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安家二叔
    “白小兄弟,你是怎么做到的!”

    王老板死死盯着白言,双眼里带着深深的震撼。

    白言笑了笑,没有开口解释。

    白言总不能告诉他,这生命汁液是从赌场的打手身体里面和一群家禽活物的体内汲取炼化而成的生命精髓吧。

    “是我孟浪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王老板笑着道:“不过白小兄弟,你可真是真人不露相啊!不仅赌术逆天,实力强大,最关键的是还能救人!”

    “这感情好,你一来,老爷子的病就药到病除了!”

    王老板满脸敬佩之色。

    白言小小年纪,就精通数门技艺,假以时日,前途不可限量啊!

    “王老板过奖了。”

    白言笑眯眯的道。

    一群医生围着安老爷子忙活不停,两名主治医师却跑到白言跟前,态度非常恭敬,和刚才判若两人:“白先生,能不能告诉我们,您究竟是用了什么办法治疗好安老爷子的癌症的?”

    “这种强大逆天的药物,我们应该公布出去,救助更多深受癌症折磨的病人们!”

    “对啊,白先生!我们有渠道帮您推广,只要您肯信任我们,我们一定让您神医的名声,传遍华夏!不,是全球!”

    两名医生眼睛直冒光,他们想要知道白言的药物配方,他们渴望名和利。

    “不用了。”

    白言眉头一皱,淡淡拒绝道:“这是我公司的药物,不久后我公司就会正式公布这种药物,不劳二位费神了。”

    想蹭我的好处?

    想搭顺风车,不出力就名利双收?

    门都没有!

    白言冷笑,这两个医生心里想什么,他一清二楚。

    两名主治医师很尴尬,他们还想努力争取一下,但安老太太已经发话:“好了,都消停会儿,你们不准再叨扰小白言了!”

    安老太太的话很管用,两名主治医生只能悻悻地回到岗位上。

    在白言恶魔之眼的观察下,大量的生命汁液在消除安老爷子体内的癌细胞后,依然还存留了不少,剩下的生命汁液在缓慢的调节着安老爷子的身体。

    安老爷子有八旬了,身体内积压了太多的暗疾,生命汁液也只能缓慢的强化安老爷子的身体健康,所以效果不是特别明显。需要在以后的日子里调养身体,才能慢慢体现出来生命汁液后续的治疗效果。

    不过,癌细胞的消失让安老爷子目前已经没有了性命之忧,这让白言很满意,总算是对安家姐妹有了一个交代。

    白言坐下来和安老爷子聊了几句后,随后告辞走出门。

    白言推开卧室门,安颜和安小婉眼前一亮,两姐妹花连忙迎上来,满脸焦灼的问道:“白言,我爷爷怎么样了!”

    “言哥哥,爷爷他怎么样了!”

    面对一大一小,两张绝美的俏脸,白言突然心生戏弄的念头。

    “唉。”

    白言看了一眼两人,他故意重重地叹了口气,一脸沉痛的表情。

    看到白言这副表情,安颜俏脸顿时一白,安小婉的大眼睛里也开始蓄着泪水。

    “我就知道,你这小子在吹牛!你不是说能治好癌症的吗?事情搞砸了吧!”

    张老板哈哈大笑,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

    安小婉恨恨的看了一眼张老板。

    安颜强笑着安慰白言:“没事,癌症这种病太难治了,我知道的,我不怪你。”

    这个傻女人,白言心里一暖。

    “唉......都怪我,只能把安老爷子的病情暂时稳固住,虽然老人家身体里癌细胞已经被治疗干净了,但仍然需要静养一些日子啊。”

    白言一脸沉痛的继续说道:“都怪我学艺不精!”

    白言说完,淡然的看了一眼张老板,他此时脸上的表情十分错愕。

    我治不好区区癌症?简直就是笑话!

    我堂堂恶魔领主,岂能被一个凡间的绝症难住?

    白言内心冷笑不已。

    不仅张老板满脸错愕,就连卧室外的其他人都纷纷呆住了。

    这个小伙子,他说他治好了癌症?

    天啊!

    我没听错吧!

    “你这个臭坏人!”

    安颜一愣,随后气恼地伸出纤纤玉手,狠狠掐了一下白言腰间的肉。

    “嘶,痛痛痛!”

    白言非常配合地发出倒吸一口冷气的声音,一脸夸张的疼痛表情。

    安颜笑了,她的一双美眸里难得透着一丝温柔看着白言,女人的直觉告诉她,白言没有骗她。

    “言哥哥,你真坏!”

    安小婉还是哭出来了,但这是喜悦的泪水。

    她不管众人在场,直接扑到白言的怀里,用白嫩的玉手不依地打着白言胸膛。

    白言哈哈一笑,坦然受之。

    “不可能!你在撒谎!”

    张老板满脸不信的大喊道:“安老爷子身患绝症,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被治好!你在骗我们!医生都说了,安老爷子明明是快死了的!”

    “对!你一定是在撒谎!”

    “晚期癌症,怎么可能治好!”

    “这小子该不会是用什么办法欺骗了主治医生和安老爷子吧?”

    人们纷纷质疑,谁都不愿意相信白言有这么神奇的手段。

    面对自己不了解的事情,很多人都一厢情愿的用自己的主观想法去恶意臆测。

    人之本性,总喜欢自以为是的指点江山。

    “对!我也觉得,他是用什么办法骗了安老爷子!”

    张老板笑了,他觉得自己拉拢了很多人站在同一条阵线上,他要当众揭穿白言的丑陋面目!

    “你根本不可能治好安老爷子!”

    张老板面如严肃,抬头挺胸,义正言辞的看着白言。

    安颜和安小婉两女齐齐一愣,纷纷愤怒的看着他,安颜低喝道:“张老板,你就这么希望我爷爷死吗!”

    “不不不,安小姐误会了,我只是认为这个小子骗了你们,也骗了大家!”

    张老板连连摆手,义正言辞的说道:“我们都是有阅历的人,怎么能无端相信这样一个黄毛小子的话?我知道两位安小姐一定是心忧老爷子的病情,焦急无奈之下,所以才信了这小子的胡话。”

    安颜还未开口,白言就笑了。

    “你就这么不相信我?”

    白言松开了安小婉,平静的看着张老板。

    “你想干什么!”

    张老板声厉内荏,他看到白言这副平静的模样,忍不住浑身一颤,往后退了一步,他可没忘记刚才被白言扇耳光的那一幕,他的嘴角现在都还带着鲜血。

    “你在怕什么?”

    白言冷笑,他每向前一步,张老板就退后一步,当白言走到人群里的时候,张老板已经害怕的跑到墙边了。

    “怂货!”

    白言摇头,这货还真是从心的很。

    “哼!你别以为自己会两下子就能肆意妄为了!这里是安家别墅!容不得你放肆!”

    张老板大怒,他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侮辱,他指着白言的鼻子,大喝道:“我已经通知了陈昊和安家二叔!他们马上就会过来!”

    随着张老板的话音落下,一楼果然出现了骚动。

    “哗啦啦!”

    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们冲了上来,每个人都身穿迷彩服,手持实弹枪械,表情严肃,孔武有力。

    带领这队士兵的人,正是一位表情威严的中年男人和一名同样身穿军装的年轻男人。

    这中年人看起来文质彬彬的,除了气质格外威严之外,倒也没什么特殊。不过他身后的年轻男人和士兵们,却实力强大,每个人的身体素质都超过了25点!

    这群人,每个人周身都缭绕着煞气和冲天的血气,一看就是久经战场,手上沾有鲜血的强悍之辈,他们绝对不是普通士兵!

    二楼的人们纷纷自觉的退后,让出一条道路,表情尊敬的看着中年男人带着队伍大步走过。

    “二叔!”

    “陈昊!”

    安颜和安小婉一愣,他们不是在京城吗?怎么来hz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