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你见过我?
    “我......”

    安颜眼前发黑,娇躯一软,眼看着就要倒下。

    “安颜!”

    白言脸色一变,身形一动。

    白言冲到安颜的身旁伸手搂住安颜,用自己强壮的手臂支撑着她,不让她倒下。

    “爷爷......”

    安颜依偎在白言的怀里,喃喃的说道,美眸里尽是深深的哀伤,闪烁着泪光。

    “让我试试吧!我能治好老爷子的!”

    白言轻声叹气道,他不忍心看到安颜这么悲伤。

    这个绝美的御姐女总裁,就应该高傲冷艳的面对所有人!

    她是那么的骄傲!

    悲伤这种情绪,不应该困扰着她!

    “好。”

    安颜犹豫了一会儿,随后咬牙答应道:“但是你要答应我,即便治不好爷爷也不碍事,你可千万不要乱来!”

    “合着你还是不相信我。”

    白言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

    算了算了,还是用事实说话吧。

    “安小姐,你这样子简直就是拿老爷子的生命在开玩笑!”

    这个时候,张老板又站了出来,大义凌然的指着白言说道:“我是绝对不会让你进卧室里的!安小姐不懂事,难不成我们也跟着不懂事嘛?你休想进去胡闹!”

    “你的意思,是咬定了我就治不好老爷子?”

    白言沉下脸,他真是厌恶极了这个张老板,简直一点脑子都没有,人家亲属都答应了,他身为外人还要阻拦白言救人!

    “你不可能治好老爷子!你根本就没这个本事!年轻人,不要用你的无知,来挑战我的耐心!”

    张老板冷笑,斩钉截铁地说着。

    白言笑了笑,向前走着。

    张老板拦在卧室门口,警惕的看着白言,大义凌然的喝道:“只要有我在,你别想进去!”

    “张叔叔,让他去吧。”

    安颜皱着眉头,她有些不快了,此时在强行忍耐心中的怒火。

    这个张老板,平时倒也挺圆滑,今天怎么如此不知轻重。

    “不行!”

    张老板表情严厉的拒绝。

    然而他的心底却在冷笑。

    张老板认为这小子是肯定没能力救好老爷子的,安颜是没办法才让这小子进去试一试,这种行为简直就是在胡闹!

    只要他这次护驾有功,阻止这场闹剧,那即便安老爷子死了,安家那剩下的几个大人物也能记住他。

    说不定因为这次护驾的功劳,他的位置再往上动一动也说不准。

    说到底,这张老板今天晚上连夜来这里,表面上是打着看望安老爷子的旗号,实则他一直在偷偷寻找表现自己的机会。

    张老板认为,眼下就是他表现的最好机会!

    只要抓住机会,就能在安家大人物面前留下自己的深刻印象。

    “你真的要拦住我?”

    白言冷漠的看着张老板。

    “怎么,你还敢在这里闹事不成?”

    张老板冷笑。

    来吧,小子,闹事吧!事情闹的越大,老子功劳越大!

    几名医生和围观者们纷纷冷眼旁观,在他们眼里,张老板是偷摸钻营之辈。而白言也是一个顺杆子向上爬的人,妄想救好安老爷子,这小子无非就是想抱住安家这棵的大树而已。

    这两个人,无论是哪个人,都不是一个好东西!

    如果白言知道这些人的心里想法,肯定会嗤之以鼻。

    他堂堂恶魔领主,需要抱一个凡人家族的大腿吗?

    “好,拦我?很不错!”

    白言笑了,笑得很灿烂,轻声道:“你,真以为我不敢打你?”

    “哼!粗人一个,谅你也不敢!”

    张老板冷哼,轻蔑的看着白言。

    这里是安家别墅,你敢在这里打我?你不怕老爷子震怒之下惩罚你?你不怕被安家大小姐赶出去?

    “唰!”

    白言很干脆,他直接抓着张老板的脖子,右手猛然挥出,一个巴掌直接抽在张老板的脸上。

    “啪!”

    张老板发出一声惨叫,嘴里的门牙都被白言给打落了,他整个人都飞了出去,撞倒了卧室门前的一批人。

    用事实说话。

    这是白言一直都喜欢的处理方式。

    “你居然敢打张老板!他可是hz市的首富啊!”

    医生们满脸愕然的看着白言,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堂堂的hz市首富,居然被这个年轻人给打了!

    “首富?他算哪根葱?”

    白言笑了笑,稍稍整理了一下衣物,偷偷将装有生命汁液的瓶子放进衣兜里,推开卧室门,大步走了进去。

    首富又如何,我抽的就是你!

    白言潇洒的进了卧室,留下了一群口瞪目呆的人们。

    这到底是哪里来的狂妄小子啊!

    他不仅口出狂言,说能治好老爷子的晚期癌症,他更是在一群政要和顶级富豪面前,狠狠抽了张老板一个大耳瓜子!

    “妈的,臭小子你给我站住!”

    张老板恼羞成怒,他从地上爬起来,嘴角带血,嘴巴漏风的冲着白言大声喝道。

    然而白言早已进了卧室里面。

    “不准进去。”

    几名保镖面色冷酷的拦住张老板,他们阻止了被怒火冲击的已经失去理智的张老板。

    “为什么这小子就可以进去!”

    张老板咬牙切齿的问道。

    “他能进去,是经过大小姐同意的。”

    保镖们满脸冷酷地说道。

    他们是安家的死忠,只遵循安颜姐妹和老爷子的命令。

    “妈的!”

    张老板狠狠的跺脚,满脸阴狠的对着卧室说道:“老子倒要看看,你今天怎么治好老爷子!”

    张老板看着卧室门,心里冷笑不已。

    只要白言把事情搞砸了,到时候他有的是办法落井下石,让白言彻底无法翻身!

    要不要考虑打个电话,通知安家的一些大人物,让他们知道有个年轻人在拿老爷子的命开玩笑?

    张老板怨恨的看了一眼紧闭的卧室大门,掏出了手机,偷偷编辑短信发送。

    ......

    卧室内,白言大步走了进来。

    卧室里面也有人,但人不多,除了几个医生仍然在给一个病床上的老人调整仪器之外,只有面容和蔼慈祥的老太太坐在床边。

    还有几人陪同在床边,其中就有白言的一位熟人。

    利来赌场的王老板!

    他居然也回国了!

    直到这个时候,白言才算证实了自己心底的猜测。

    原来那天在利来赌场,王老板嘴里那位一直护着白言、却又素未谋面的安老爷子,真的是安家姐妹俩的爷爷!

    “咦?”

    听到开门声后,众人纷纷抬起头看向门口。

    王老板在坐在病床上,小声的跟垂暮老人聊天,舒缓老人的情绪,王老板一时间没注意到门口的白言。

    “你不是医生?你是谁!谁让你进来的!”

    一名黑衣男子皱眉警惕问道,他是安老爷子的贴身保镖,是中南海退役的特种兵军人,身体素质远超常人,掌握了各项精锐技能。

    床边那一位面容和蔼的老太太,也好奇的转过头看了过来。

    她是安颜的奶奶,安老太太,她早已吩咐过安颜,让她照待好外面的客人们,并且吩咐过,不能让人随意进卧室。

    能进卧室的,只会是经过安颜批准的人。

    “我叫白言,受安小姐之托,前来医治安老爷子。”

    白言笑眯眯的说道。

    这保镖虽然生命气息强大,力量和敏捷素质也都超过了20点,但他和白言相比,依然差得远。

    “白言?”

    安老太太顿时眼前一亮,笑呵呵的说道:“我知道你,小婉那丫头经常在电话里提到你。”

    “嗯,不错,精气神也很足!长大了,变帅了!”

    安老太太满是赞赏的看着白言,一副老太太看孙女婿的模样。

    老人陪着安老爷子走遍了大半个中国,不少风流公子和翩翩佳人都见过,唯独白言身上的独特气质让安老太太很是惊叹。

    小小年纪,身上就透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风韵,白言给人的这种感觉,老太太只在京城少数的人身上见到过。

    嗯?

    白言一愣。

    安老太太这话听着怎么有点古怪?

    她见过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