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 小惩大诫
    “我让你多久赶到?”

    “回白先生的话,您让我接到电话的时候十分钟之内赶到。”

    “已经超过十分钟了,现在是十一分钟。”

    白言的声音很淡漠,十分冰冷。

    没有当场惩罚多米特,已经是白言对他最大的恩赐了,否则以深渊位面恶魔领主们的一贯脾气,早就杀了多米特这个恶魔仆人了。

    “我...”

    多米特满脸羞愧,忍不住噗通跪下,对着白言俯首,颤声道:“求白先生原谅!”

    全场死寂。

    所有人都鸦雀无声。

    安颜已经不是震撼了,她已经是惊骇了!

    白言和多米特究竟是什么关系,竟然能让堂堂墨市之王,跟狗一样的跪在地上祈求原谅。

    而这一切,仅仅只是因为他迟到了一分钟!

    陈静也是好奇和震撼,哪怕她不知道多米特的身份,但也能从多米特这群人的气势上感受到这群人的不凡。

    这样一群明显不好招惹的凶人,竟然对白言表示臣服。

    这个男人,好强啊!

    陈静美眸泛起涟漪,一瞬不瞬的看着白言的背影。

    “原谅?”

    白言笑了笑,弹了弹烟灰,淡淡道:“你觉得,你怎么做,我才能原谅你?”

    多米特还未回话,他身后的一个白人突然出声,伸手指着白言,愤愤不平的喊道:“小子,你不要太猖狂!多米特大人,岂会需要你的原谅?我们来这里帮你,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你别不知好歹!”

    瞧不出来,这白人居然还会说华夏语。

    白言笑了。

    安颜心中一个咯噔,她也觉得白言的话太过严厉了,有点对多米特咄咄逼人的味道。不管白言和血手多米特是什么关系,但谁知道这个多米特会不会因此大发雷霆,对白言翻脸?

    然而,就在安颜心中忧虑的时候。

    原本跪着的多米特猛然跳起,直接转身一个巴掌,狠狠的扇在了那个白人的脸上。

    “啪!”

    耳光响亮!

    “噗嗤!”

    那出言愤怒质问白言的白人,当场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倒飞出去,砸到了墙壁上,五脏六腑都疼痛无比,骨头就像碎裂了一样。

    白人的疼痛不过几秒,连惨叫都没酝酿出来就当场昏迷,呼吸微弱,离死不远了。

    很显然,他只是个普通人,没办法承受住一名血族的含怒一击。

    “白先生如此尊贵,你这个垃圾!竟然这么说白先生!”

    多米特大怒暴喝,暴跳如雷,跳脚怒喝:“来人!把他丢进狗笼!我要他生不如死!”

    面对这一切,白言都冷眼旁观,反倒是安颜和陈静两女惊出了一声冷汗。

    “对不起!白先生,他就是一个新人,我刚提拔上来的手下,还不认识白先生!”

    多米特又跪下了,浑身颤抖,满脸冷汗,不断对着白言磕头:“希望白先生理解,他说的话绝对不代表我的想法!我对白先生,一直......一直都抱着很崇拜尊敬的态度!”

    多米特实在不敢说出忠诚什么之类的话,他怕暴露两个人的关系。

    多米特很害怕,害怕白言因此动怒,只要白言动动心神,多米特就会生不如死,他的生死都在白言的一念之间。

    “我知道。”

    白言抖了抖烟灰,眼皮都懒得抬,淡淡道:“继续说说看,你打算怎么取得我的原谅。”

    “谢谢白先生给我这个机会。”

    多米特恭恭敬敬的道谢,然后起身,转身,对着手下人沉声喝道:“所有人!断一指!若是以后再敢耽误白先生的事情,以死谢罪!”

    “是!”

    所有多米特的手下都是死忠,每个人齐声大喝,掏出随身小刀,毫不犹豫的割下自己的小尾指。

    而白言反应很快,早就挡在两女面前,不让她们看到这一幕。

    但即便如此,空气里弥漫的新鲜血腥味,也让她们心中一颤,对白言和多米特的关系理解更深入了一层。

    他们,绝对不是普通朋友关系!

    天呐!

    白言是怎么降服多米特的!

    这太让人不敢置信了!

    多米特转过身,对着白言恭敬道:“主人,若是您不满意,我愿意......”

    “不用了,弄得血糊糊的,难看。”

    白言皱眉,淡淡道:“我不需要没用的人,这一次念你初犯,小惩大诫,自己心里有数就好。”

    “谢谢白先生!”

    多米特大喜,松了口气,他知道自己这一次是走了运,主人没打算大惩他。

    一个恶魔仆人能在恶魔领主的身上获得极大的好处和力量、甚至地位!但显然,恶魔仆人不是那么好当的,伴君如伴虎啊!

    白言的喜怒哀乐,随时可以决定着恶魔仆人们的生死苦痛。

    ......

    多米特的出现只是一个插曲,他的迟到让白言十分不满,不过既然已经惩罚了也就算了。

    虽然安颜很好奇,但奈何她不好直接询问白言和多米特的关系,只能将一切的好奇、震撼都隐藏在心底,但越是这样,就越是渴望和白言单独相处,想好好的从这个小男人的嘴里撬出一点秘密。

    陈静也是如此,她的美眸根本就没有从白言的身上离开过。

    女人呐,就是如此。

    当她对一个男人的秘密有着极大的好奇心时,基本上离全面沦陷的程度也就不远了。

    白言打发走了多米特,也安抚了一下打来电话关心询问的金克丝和李小曼两女。

    很快,安颜和陈静将安小婉的衣服穿好,搀扶着她走了出来。

    看着安颜和陈静两人吃力的样子,白言叹了口气。

    把烟灭掉,白言走上前,一把将安小婉横抱起来:“算了,我来吧。”

    温香软玉满怀,某个东西受到刺激,又开始蠢蠢欲动的膨胀了。

    膨胀,膨胀!就知道膨胀!

    你咋不膨胀上天呢!

    白言苦笑不已,暗自咬了下自己的舌尖,试图用痛苦转移注意力。

    安颜满是担忧的看着正在昏睡中的安小婉,叮嘱着白言:“你动作轻一点。”

    “我晓得。”

    白言点点头,随后他带着两女下楼。

    金碧辉煌的楼下聚集了一批又一批的白人police,才一会儿的功夫,金碧辉煌就被这些police查封,几名管事的人抱头蹲在地上,有的哭丧着脸在打电话联系老板,让老板赶紧过来救场。

    police队伍中还有一两名华夏军人,华夏军人见到安颜等人下楼后,连忙上前行了一个军礼,递给安颜一个文件袋:“大小姐晚上好!这是您之前吩咐我们办的事情,程序已经全部走完,可以放心使用。”

    “嗯,好,我们先走了,这里交给你们了。”

    安颜点点头,冷艳的脸蛋上带着一丝冰冷:“告诉墨市的警方,这里所有的相关人员,要从严处理!绝不能放过任何一个人!”

    这是一场涉及到神州集团高层亲属的绑架案,情况严重,不容墨市官方轻视。

    “是!大小姐,我们已经将案情告知墨市police,全市警力已经调过来三分之一,墨市副市长刚才致电,表达了对您的歉意,他说过一会儿亲自过来主持局势,他还保证绝对严惩凶手!绝不会有漏网之鱼存在!”

    军人条件反射的抬手行礼。

    随后他们有些谨慎的问道:“大小姐,需要我们送您回去吗?首长打电话过来说,要我们确保您的安全。”

    说这话的时候,他们的眼神一直在打量着白言。

    就是这个瘦弱的小子,救下安小婉小姐的吗?

    白言淡漠的抬头看了他们一眼,抱着安小婉径直向外走着,安颜随后叮嘱道:“记得了,不要放过金碧辉煌里的任何一个人!我先走了。”

    “是!大小姐慢走!”

    军人们的表情很严肃。

    三人坐上了白言的迈巴赫,白言将陈静送回家,然后开车调头回到了安家姐妹的别墅。

    白言抱着安小婉进入别墅后,直接送到卧室内,白言动作轻柔的将安小婉放在卧室床上,安小婉现在还处于昏睡状态。

    虽然目前安小婉体内的毒素已经解除了,但是今天她受到的惊吓不少,仍需好好调养。

    “如果明天没事的话,最好帮小婉请两天假期,就暂时先别上课了,调养两天吧。”

    白言帮安小婉摄了摄被子,表情上充满了温柔,动作也轻柔极了。

    安颜望着白言忙前忙后的样子,心中突然有些失落。

    这个男人心里就只有小婉一个人吗?

    “行了,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离开了。对了,付超他们被你安排在哪家医院?我去看看他们。”

    白言倒了半杯温水在安小婉的床前,方便她起床就可以拿到。

    “皇家墨市医院。”

    安颜轻轻的道。

    白言点点头,转身笑道:“那行,我去看看他们。你早点睡吧,今天事情这么多,真是辛苦你了。”

    如果没有安颜来处理烂摊子的话,白言估计自己今天还要面对不少后续的麻烦,所以白言这句“辛苦你了”是发自内心的。

    “不辛苦。”

    安颜莫名的心情好了一些,她嘴角带着微笑。

    “对了,这个东西是给你的。”

    安颜突然把放在客厅沙发上的文件袋给拿了过来,递给白言。

    “什么东西?”

    白言有些疑惑。

    “你拆开看看,这是男人的宝贝儿。”

    安颜捂着小嘴儿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