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你们听我解释
    李斐文愣住了,他满脸无语的看着陈大师飘然而去,李斐文忍不住跺脚骂道:“去你.妈.的得道高人,一群吃里扒外的东西!还武道大师呢,我呸!”

    李斐文心里那个憋屈啊,他从来就没见过这种事情。

    这太天方夜谭了!

    非武道之人,很难理解一些正派武者的自我操守和原则底线。

    “现在轮到你了。”

    白言冷笑着,他走到李斐文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李斐文。

    李斐文心中颤颤,但他依然强撑着,脸上带着浓重的怨恨:“你能把我怎么样!我是李氏集团的继承人!你若敢动我,必定没有好下场!”

    “我想怎么样?”????白言笑了:“杀了你,都算是便宜你了!”

    安小婉在这儿,白言不想让这个纯洁善良的女孩子见血,所以很干脆利落转换恶魔身份,一双黑漆漆的眼眸死死盯着李斐文,二级大劣魔的恶魔气息和恶魔领主的气势,齐齐朝着李斐文压了过去!

    强烈的恐惧从李斐文心底涌上来,在白言的恶魔领主邪恶气势影响和压迫震慑下,李斐文的心智顿时崩溃,双眼睁大,嘴巴里爆发出巨大的惨叫声:“啊啊啊!别过来~!!啊啊!滚开!”

    李斐文双手胡乱挥舞着,整个人都瘫软在了地上。

    白言依旧不停歇,不断加强恶魔领主的邪恶气势输出,极度邪恶的深渊气息一丝丝流露,精准控制包围了李斐文。

    白言的恶魔身份实力强大,智力属性极高,对于精神控制和轰炸虽然算不上精通和熟练,但是压迫一个普通人是绰绰有余了。

    李斐文现在面临的,就是白言对他的灵魂轰炸!

    “啊啊啊!”

    李斐文的叫声越来越大,随后李斐文在白言灵魂密集轰炸之下,整个人都傻了,原本有点英俊的脸庞歪斜。

    李斐文也不惨叫了,他嘴角流着口水,眼神变得痴呆起来。

    李斐文的脑神经彻底被破坏,成了一个傻子。

    “可惜了,原本好想让你多受一顿苦的,没想到居然这么不经折磨。”

    白言摇头叹息,眼神冷淡的扫过李斐文可怜凄惨的痴呆模样。

    金萱萱在一旁呆呆的看着,她不知道白言对了李斐文做了什么,她只看到李斐文好端端的就恐惧的大吼起来,随后因为恐惧过度而变得痴呆起来。

    “金萱萱。”

    白言微眯着眼睛看向这个女人:“你当初选择李斐文做男朋友,我可以不去计较。可你身为一个女人,你居然心思如此狠毒,居然对小婉下手!”

    金萱萱苦涩的一笑,她喃喃道:“我也没有办法,李斐文派人威胁我,如果我不配合他,他就会派人杀了我父母。”

    金萱萱将头埋在双腿之间,整个人蜷缩在墙角里低声抽泣着。

    一股绝望的情绪笼罩着她,她发现自从和白言分手后,生活并没有向着她幻想的轨道而前行,反倒是让原本幸福开心的生活愈加的远离她。

    “嘿嘿....糖~宝宝要吃糖!”

    李斐文在一旁痴呆的傻笑着,口水流的满身都是,他伸出手想要找金萱萱要糖吃。

    “滚开!你给我滚开!”

    金萱萱像是疯了一般,扑到李斐文身上抓挠着,披头散发的踢打啃咬着李斐。

    白言冷眼以对,随后走到安小婉身边,柔声道:“小婉,已经没事了,我带你回家吧。”

    “唔,言哥哥,结束了吗?”

    安小婉的眼睛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变得迷离起来,她不安的在沙发上扭动着娇躯,吐气如兰的发出轻轻的呻.吟声。

    “小婉!你怎么了!”

    白言大惊,他突然想到了李斐刚才说的话,小婉被他们喂下了没有解药的chun药!

    “言哥哥,我好热啊。”

    安小婉美眸露出迷离的色彩,她的俏脸上带着一丝迷茫,她有些惶恐,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安小婉只能顺从本能抱着白言。

    安小婉那柔软的身体,玲珑的曲线紧紧贴在白言的身前。

    少女的幽香止不住地钻入白言的鼻孔,白言原本想将安小婉推开,谁知道右手一用劲,反而将安小婉压得更紧。

    “言哥哥,抱着我......”

    安小婉呢喃着,声音甜腻极了,小手不断在白言的身上摩挲着,少女用生涩的动作向白言传递渴望的信号。

    “这.....”

    白言犹豫了,安小婉柔软的身体不断在他怀里不安的扭动着,刺激着某个东西有抬头的迹象。

    白言的手不自觉拥抱着安小婉,柔软的触感传来,安小婉犹如触电了一般,粉唇吐出诱人的声音,就像是有一只小猫在人心尖抓挠着。

    白言有一种沉醉的感觉,感觉好似要沉沦在这难言的温柔中。

    就在这时,安颜惊慌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小婉!小婉!你在哪里!你别吓姐姐啊!小婉!”

    陈静的声音也响起:“安姐姐,我记得是4015房间!”

    安颜急切的声音传来:“来人,马上给我去4015房间,如果小婉出事了,我要所有人都陪葬!”

    安颜的声音带着一股愤怒和威严,白言从没有见过美女总裁如此生气的模样。

    “另外,负责小婉安全保卫的四队成员,全部开除!让他们卷铺盖滚蛋!真是一群废物,连我妹妹都保护不好!”

    安颜既怒又急,但起码还心地善良,只是开除这些人。

    如果换做白言来处理这件事情,那么保护安小婉日常安全的保镖四队成员基本上就有生命危险了。

    “是,大小姐!”

    安家集团的保镖们恭敬的声音响起。

    白言无奈的用牙齿猛咬自己的舌头,用痛苦来缓解某个东西膨胀的物理现象。

    一咬,痛觉传来,膨胀的趋势顿时得到缓解,不过只能说是得到缓解,效果并不是很明显。

    “言哥哥,快来爱我嘛~.....小婉好喜欢你啊!”

    安小婉的眼神更加迷离了,白言的身上不断传来的男人味刺激着她的神经,让她感到心安的同时,心底还有一股难言的渴望在弥漫着。

    安小婉在白言的身体里软成一滩水,美眸如丝一般迷离的看着白言。

    外面安颜等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白言暗叫一声糟糕。

    糟糕了!安颜她们已经来了!

    可是小婉她......

    现在我该怎么办啊!

    白言突然有种哭笑不得的无奈感。

    ......

    “小婉!”

    安颜焦急极了,她看到4015房门是大开着的,李斐文和金萱萱两人在门口互相扭打着。

    “快去看看小婉在不在里面!”

    安颜果断下令,她身后几名穿着黑色西装的精锐保镖恭敬说道:“好的,大小姐。”

    几名保镖冲进房间内,看到安小婉死死抱着白言的一幕。

    “你!举起手来!不准动,快放下安小姐!”

    几名保镖脸色大惊,连忙从鼓鼓囊囊的腰间摸出一把手枪,指着白言。

    黑洞洞的枪口指着白言,让白言的瞳孔猛然紧缩起来,这些人居然有枪!

    一股刺痛感从太阳穴传来,白言的眼睛微眯着,他感受到了极度的危险。

    白言手臂上的肌肉在绷紧,他随时准备暴起反击。

    白言能从这些人身上感受到,一股丛林孤狼的气息,这些都是职业军人!

    而几名男人也如临大敌,这个清秀的男子虽然看起来不大,但是身上隐约透着一股血腥味,多年的任务经验告诉他们,白言的实力绝不容小觑!

    “白言?”

    陈静冲了进来,满是惊讶的看着搂在一起的两人。

    陈静要冲过来,然而几名保镖却拉住了她:“陈小姐,这个人很危险,不要过去!”

    保镖们脸色异常警惕,他们都是知道陈静的身份不俗,他们可不敢让陈静去这么危险的人身边。

    “危险什么啊!这是白言,小婉的私人家教啊!你们真是蠢死了!”

    陈静气急,挣开保镖的手臂,风一般的跑到白言身边。

    私人家教?

    白言?

    那不是常驻别墅区的三队队员们嘴里提到过的人吗?

    几名持枪的保镖们面面相觑,随后领头的男人咳嗽一声,有些尴尬的笑道:“原来是白兄弟,这是误会啊,都是自己人!兄弟们,赶紧把枪放下!”

    白言深深的看了一眼这几个男人,看来他还是小觑了安家的力量,原来安颜这一次带到墨市的保镖根本就不简单,人数非常多。

    “兄弟们,我们先出去。”

    为首的男人很自觉,他带着西装男们出去,开始拷问李斐文和金萱萱。

    安颜冲了进来,俏脸上带着急切的表情冲了进来:“小婉!你没事吧!”

    就在这个时候,安小婉突然嘤咛一声,她伸出雪白的手臂搂着白言的脖子,粉嫩的小手用力一按,白言猝不及防的低头。

    糟了,要被小婉强推了!

    柔软的感觉从嘴唇上传来,还有一股甜丝丝的味道。

    陈静呆了。

    安颜也呆了。

    陈静:“......”

    安颜:“......”

    全场震惊。

    两女就这么傻愣愣的看着这一幕,一时间缓不过劲来。

    白言狼狈的低着头,而安小婉在不断的索求着白言的吻,粉唇还发出舒服的呢喃声。

    “这.....”

    陈静俏脸通红,她没想到一直乖巧纯洁的闺蜜居然有这么大胆的一面,居然敢当着她和安颜的面强吻白言。

    安颜绝美的俏脸上挂着惊愕的表情,她指着白言和安小婉两人,满是不可思议的说道:“你....小婉,你们......”

    安颜无法想象,她的妹妹居然这么饥渴,不顾姐姐和闺蜜在场都要向白言索取。

    这太颠覆安颜对小婉的印象了,这和她印象中那个乖巧粘人的妹妹完全不一样啊!

    “不......你们...听我...解释!呜呜!”

    白言挣扎着,哭笑不得,他不敢用力,生怕弄疼了安小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