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武道宗师哭了
    “真正的气功?”

    白言冷笑:“你不配玷污华夏国粹!”

    “待会儿你就知道陈大师的厉害了!”

    李斐文冷笑,看着白言,轻蔑道:“你根本就无法理解,什么是武道宗师!”

    不错,陈大师就是一名武道宗师,其实力不俗,身体素质远胜他的弟子,若是体内雄厚内力爆发,身体素质可能会更上一个台阶。

    在现代社会,能有一个精修内法的武道修者,并且有不俗造诣者,才配称为武道宗师!

    “哼,口出狂言的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陈大师冷哼一声,傲然站出来,淡淡道:“出招吧,小子,省得说我以大欺小。”

    陈大师认为自己吃定了白言,他苦修多年武道,在华夏异人界小有名气,这个狂徒小子最多会两招花拳绣腿,岂能跟自己这个老师傅相提并论?

    “如你所愿!”

    白言一巴掌甩出去,呼啸的风声响起,比先前的速度更快!力量更大!

    他加持了一丝罡气在身,哪怕人类身份比恶魔身份稍弱,也绝对不是陈大师可以抵抗的存在!

    陈大师脸色大变,顿时抬手格挡,白言化手为抓,抓住陈大师的手臂一扭,古武技“分筋错骨手”施展而出,随后骨折声响起。

    “噶擦!”

    “啊啊啊!”

    陈大师痛得大叫,额头冒出冷汗。

    “啪!”

    白言一丝便宜都不肯放过,直接一巴掌打在陈大师的脸上,把他打蒙圈了。

    “小辈!岂敢如此辱我!”

    陈大师气的浑身发抖,满脸悲愤:“若不是老夫有伤势在身,岂能容你轻辱!”

    “这就是你以大欺小,助恶欺善的借口吗!”

    白言暴喝一声,人类身份的武道罡气加持在身,正气凌然!

    他浑身上下洋溢着微光,强烈的光芒让陈大师几乎睁不开眼。

    “这...这是先天武道!这是武道精髓之气!”

    陈大师顿时惊呆了,忍不住失声惊呼,声音颤抖。

    天呐!

    这小子才多大年纪,居然能有如此武道造诣!而且瞧他浑身内力洋溢,内力外放宛若太阳,雄厚至极!并且这功法浩然荡荡,透着一股天地正义,绝对是大有来头的内功心法!

    他,到底是什么来头和身份啊!

    白言才懒得管陈大师心里想什么,白言运转罡气之时,自然流露出《人间界武道九境秘法》的正义浩然气息。

    这是他的人类身份,浩荡正气,万邪不侵!

    “气功士,乃武者,应遵循武德!”

    白言淡然开口说道,随后又是一巴掌打在陈大师的脸上。

    “啪!”

    “武德,以仁、义为原则、以上、止、正为原则的言行举止。”

    陈大师愣了,这小子居然在教他何为武德!

    “但凡修行者,师从名门者需遵循八戒律门规,散修者皆遵循严于律己之德操,不以强大而欺凌弱小。”

    白言每说一句,就打一次陈大师的耳光。

    李斐文在一旁都看呆了,白言这小子居然打气功界泰斗陈大师的耳光!

    跟爷爷打孙子一样,而陈大师仿若呆住了,整个人都死机了一般,任由白言扇自己的耳光。

    陈大师的耳边,不断回想着白言说的每一句话,白言说的每一句都带着一丝罡气,和佛门狮子吼有异曲同工之妙,可震慑人心,摄人心魄!

    “如果我记得没错,气功修行者在华夏是有明文规定的武德操行需要遵守。”

    “自强不息!尚武崇德!修身立本!习文弘道!从近代的霍家开始,华夏武者皆遵守这条例,可你仗着自身强大,欺凌普通人!协助恶人强掳少女!”

    “你还配做武者?!你也配谈气功?!你也配为武道大师?!”

    白言冷笑不已,这种德行败坏之类,居然还有脸自称气功大师。

    “我...我...”

    陈大师冷汗潺潺,浑身颤抖,低着头盯着地板,喃喃自语。

    打不过这小辈也就罢了,他竟然还被白言教训了一顿,最关键的是他哑口无言,无法反驳白言的这番话!

    全场死寂。

    李斐文当场愣住了,傻眼了,难道陈大师也不是白言的对手吗?

    陈大师如同被一盆冷水当头泼下,所有的愤怒瞬间都消逝不见。眼前这人可不是之前柔弱可欺的少年,而是力压武道宗师,心法正义浩然的武道能者!

    武道之途,达者为先。

    陈大师愣住了,他嘴里喃喃有声,隐约间能听见他在说着:“尊自然...法天地...爱家国...孝父母...严律己...宽待人...”

    “上善若水,利而不争;施恩不图报,受恩记心间。”

    “我陈式门规,弟子岂敢相忘!”

    陈大师念着念着,两行老泪情不自禁哗哗的流了出来,哭得那叫一个声情并茂。

    越是有造诣的武者,越是心念师恩和传承,越是严于律己,这是华夏自古以来的传统美德。

    陈大师眼神逐渐恢复了光彩,他死死盯着白言,身体上周身的气势陡然强烈起来。

    白言微微皱眉,陈大师的力量和敏捷在加持内力后皆有30,实力比起他的人类身份不弱,若是真要打起来,也是一番苦战。

    李斐文察觉到陈大师的变化,他眼前一亮,他兴奋的喊道:“大师,废了这小子!”

    然而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陈大师死死盯着白言,随后猛然双膝跪地!

    “噗通!”

    陈大师老泪众横,对白言诚恳叩首,满脸羞愧。

    “武道一途,修行德行并行方为正道!达者为师,小兄弟年纪虽幼,但观你心法正气浩然,对武德理解也在我之上!今日点醒我陈无为,让我悬崖勒马。如此大恩,如同授业恩师!小兄弟再造之恩,我没齿难忘,应当受我九拜!”

    陈大师说完,“哐哐哐”冲着白言狠狠磕了九个响头!

    李斐站在客厅内,整个人都惊呆了,嘴巴张得老大,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老子花了几百万请来的气功大师,他.妈的朝白言磕头了?!!!

    白言也愣住了,这陈大师居然向他磕头?

    想不到啊,这人类身份运转罡气后,居然有这等奇效!

    “小兄弟,敢问名讳?”

    陈大师非常恭敬。

    白言皱眉道:“你不用这么文绉绉的,我叫白言。”

    陈大师连忙道:“白小兄弟,你刚才的一番话确实是金玉良言,习武之人不仅重视修行,更重视武德!小兄弟一番话点醒我,如此大恩形同再造恩师!”

    “请再受我一拜!”

    陈大师说着,还要纳头跪拜。

    白言哭笑不得。

    说好的气功大师呢?

    你怎么磕头还磕上瘾了?

    “算了吧,不用磕头了。你还打不打了,要打快一点。”

    白言皱眉摆手道。

    陈大师恭恭敬敬的道:“白小兄弟与我恩人无异,我怎么敢对恩人出手。”

    “不打?那就赶紧滚!”

    白言冷喝。

    “唉!好,我这就走。”

    陈大师笑道,脸上一点都看不出生气的模样。

    他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几名受伤的弟子不敢抬头看白言,互相搀扶着跟在他身后,离开了总统套房。

    李斐文急了,他连忙拉住陈大师:“大师,我可是付过钱的啊!”

    陈大师脸色一冷,随后甩开李斐文的手喝道:“我习武之辈岂能做出强掳少女之事?今日若不是白小兄弟点醒我,我差点酿成大错!”

    “此事休得再提!那几百万,我会打回你卡上!”

    陈大师冷言冷语的喝道,随后他转身恭敬的对着白言抱拳:“白小兄弟,后会有期!”

    陈大师说完,潇洒的带着几名弟子走了。

    徒留下李斐文张大着嘴巴,满脸愕然和震撼,表情就跟吃了shi一样的难受和憋屈。

    老子花钱请来的武道宗师,就这么对敌人磕几个头,然后潇洒的拍屁股走人了?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