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气功大师
    “白言,我听你的。”

    陈静紧紧捏着记载着安颜电话号码的纸条,她的一双美眸目不转睛盯着白言。

    白言推开包厢门,阴沉着脸,满身杀气的大步走出去。

    “白言,你要小心一点啊!”

    陈静有些担心白言,他只有一个人,而李斐文今天晚上却带来不少人过来。

    白言没有回头,他提着沾满鲜血的砍刀,一步一步顺着金碧辉煌的四楼上去。

    此时的白言胸膛的怒火丝毫没有减退,反而有愈烧愈烈的趋势!

    区区李斐文,区区凡人!

    居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白言绝不会饶恕他!

    “嘿!小子你是干嘛的!”

    几名在三楼巡逻的黑人保安和打手们看到手提染血大刀的白言,顿时大喝着围了过来。这些保安都是道上混的人,负责保护金碧辉煌的安全。

    “滚开。”

    白言懒得跟这些保安浪费时间,他直接冷喝着,提刀就砍。

    “呼!”

    刀锋划破空气,发出呼啸的声音,让这群黑人保安和打手连惨叫的声音都没办法发出,直接倒地死亡。

    一排排的包厢内传来震耳欲聋的歌声,男男女女们都在里面鬼哭狼嚎,他们不知道包厢外面有一名魔神一般的男子手上拿着砍刀,从包厢门前经过。

    金碧辉煌,四楼。

    红色的地毯延伸出去老远,白言的眼神犀利地扫过一扇扇灰褐色的檀木门。

    4013......

    4014......

    4015!

    白言冲到门前,伸手一握,门被反锁住了!

    “艹!”

    白言暗骂一声,连忙抬脚猛踹!

    “碰!”

    白言腿上爆发出巨大的力量,厚实的木门被踹开,白言冲了进来。

    只见这是一间总统套房,里面设施一应俱全,处处透着豪华奢侈的气息。

    总统套房大厅的最中间,安小婉被人绑在沙发上,她的嘴巴还贴着胶带。

    安小婉看到白言冲了进来,一双充满萌气的大眼睛顿时一喜,随后露出焦急的声色发出呜咽的声音,奈何她的嘴巴被封住,没办法说话。

    言哥哥,这里有危险啊!

    这是一个圈套!

    “小婉!”

    白言阴沉的脸上看到安小婉后连忙一变,他满脸焦急的冲过来,将小婉身上的绳子给解开。

    “对不起小婉,我来晚了。”

    白言有些愧疚,他动作轻柔的将安小婉嘴巴上的胶带撕下。

    安小婉面对温柔的白言,漂亮的大眼睛通红起来,委屈的感觉涌上心头。安小婉一把抱住白言,娇小柔软的身躯投在白言的怀里:“呜呜呜,言哥哥。”

    “别怕别怕,言哥哥来接你回家了。”

    白言抱着安小婉,温柔的抚摸着她乌黑的秀发。

    “言哥哥......”

    安小婉梨花带雨的从白言怀里抬起头来,小声抽泣地道:“他们刚才不知道给我喂了是什么东西,我现在感觉身体里面好热。”

    “言哥哥,我是不是快死了。”

    安小婉小嘴儿一撇,美眸中满是不舍的看着白言,她认为李斐文等人给自己喂食的是毒药,身体里面升腾而起的燥热感觉让她的内心充满了不安和迷茫。

    “什么!”

    白言大惊。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口传来一阵“啪啪啪”的鼓掌声。

    白言迅速转身回头把安小婉护在身后,只见李斐文满脸阴笑带着金萱萱出现在房门口,他的身后还跟着几名穿着青色道袍的男人,每个人的气息都沉稳强大,用审视的眼光打量着白言。

    “不错不错,真是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戏啊!”

    李斐文鼓掌,脸上带着戏虐的笑容。

    “李斐文,金萱萱......”

    白言微眯着眼睛,怒火从他的眼里几乎快要化作实质冒了出来。

    金萱萱有些不敢去看白言的双眼,她躲在李斐文的身后。

    李斐文扯着金萱萱的头发把她拽了出来:“是不是很惊喜?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跟你分手后,还能再暗算你一次吧?”

    金萱萱吃痛不已,她拼命拍打着李斐文的手臂:“啊啊!痛!你这个混蛋,快放开我!”

    李斐文把金萱萱狠狠一丢,把她推到地上,转而面对着白言戏虐的笑着:“小子,看来我猜的果然没错,抓了安小婉你就会现身!”

    “我知道你很能打,老子花重金从国内请回来几位气功大师来对付你,他们个个都能徒手劈铁斩金,我今天倒要看看是你的肉硬,还是他们的手硬!”

    李斐文哈哈大笑着,声音里面充满了畅快的感觉。

    李斐文对白言是恨之入骨,这小子不仅让他在全校面前丢脸,而且还夺走了他的荣誉,还抢走了他一直暗恋的女人安小婉!

    哪怕是他一直性格阴毒,擅长隐忍都没办法继续憋着了。

    这小子已经不止一次刺伤他身为男人的自尊了!

    今天的这一切都是李斐文布下的局,他已经无法忍耐了,他要亲眼看着白言死在他的面前。

    当然了,在白言死之前,李斐文不介意再狠狠的报复他一次!

    “你给小婉吃了什么!”

    白言的眼睛微眯着,他站在安小婉面前,犹如一堵厚实的墙壁,把安小婉牢牢护在身后。

    “一种很特别的chun药,这是洛克州一个私人科学研究院里研发出来的药物,这是现代医学绝对没有办法解决的药物,只有找男人才行!哈哈哈,等解决了你这小杂种,老子要当着你的面和安女神一起乐呵乐呵!共赴人间仙境,哈哈哈!”

    李斐文哈哈大笑,他的声音充满了快意。

    “你无耻!”

    安小婉气得娇躯发抖,乖巧的她想不到更恶毒的词汇来骂李斐文,只能用苍白的语言呵斥他。

    “言哥哥,你别管我了,你快跑吧!”

    安小婉最担心的就是白言的安全,如果这几个道袍男的实力,真的像李斐文说的那般强大,那白言一个人绝对是打不过他们的!

    “别担心,小婉。”

    白言转头柔声安慰安小婉,随后白言的恶魔之眼落在这几名道袍男人身上,这几名男人的实力在恶魔之眼下暴露无遗。

    普通的人力量、敏捷、体质、智力四大属性不会超过10点。

    而这几名道袍男的力量、敏捷、体质在30多点左右,比普通人要足足强大不少!

    看来这几个气功大师,手里确实有些真本事。

    “几个大师,劳烦您几位把这小子给弄残废,我要当着他的面享受安女神!”

    李斐文转身恭敬的对着几名道袍男人说道。

    为首的一名中年道袍男每一皱,有些不喜的看了一眼李斐文,随后淡淡道:“李斐文少爷,这次我是看在你父亲的面子来帮你。我可以帮你把这小子杀了,就算是还了你李家的人情,但是你得负责处理好后续的事情,我们可不想吃官司。”

    “陈大师,我李斐文办事您还不放心吗?您只需把这小子废了,后续的事情我来解决。”李斐文笑呵呵道:“对了!如果大师对这个小姑娘感兴趣的话,我可以把头汤让给大师来享受。”

    “不必了。”

    陈大师摇了摇头,声音淡然,瞥了一眼白言,摇头道:“早点解决,早点走人吧。”

    “大师好胸怀!果然是世外高人!”

    李斐文在一旁陪笑,他们都觉得白言已经是砧板上的肉,胜券尽在掌握之中。

    “你们,可真放肆啊!”

    白言怒极反笑,我还没死呢!居然敢在我面前讨论我的女人?

    你们真以为老子是纸老虎吗?

    “这么就迫不及待的想送死了?”

    李斐文转头看着白言,他狞笑道:“几位大师,让这小杂种尝尝我们的厉害吧!”

    “如你所愿,李斐文少爷。”

    陈大师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白言。

    听说这个小子很能打?

    可惜了,他等下就会见识到,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是他惹不起的存在。

    陈大师带着几位弟子走上前,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是道上的规矩。

    李斐文满是戏虐的看着白言,他仿佛看到了等一会儿白言会跪在地上求饶的可怜模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