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一步!一刀!一人!
    “口气倒是不小!”

    峰哥冷笑着说道,他脸上的横肉随着他的冷笑在不断颤抖。

    “去,把这小子给我废了,把那个妞给我抢过来!老板说了,这两个妞儿都不能放走!”

    峰哥果断下令,七八个手持砍刀的黑人壮汉围了过来,这个峰哥虽然是个华夏人,但他很明显在墨市地下世界有点势力。

    “想英雄救美?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

    峰哥脸上挂着狰狞的笑容,将包厢音乐的声音开到最大,以免等下白言发出巨大的惨叫声被人听见。

    “小子,这是你自己找死的。”

    几个黑人壮汉舔着嘴唇,狞笑着死死盯着白言,他们都是道上搏命的亡命之徒,每个人身上都带着浓重的血腥味,砍人对他们来说只是家常便饭。

    “白言,我怕......”

    陈静躲在白言身后,死死捏着白言的衣袖,原本清脆悦耳的声音此时带着一丝恐惧的颤抖。

    对于留学生而言来说,他们的世界从来没有杀戮和死亡。

    “陈静,你闭上眼睛,听话,这些人交给我解决就行了。”

    白言微笑着安慰道,陈静在白言温柔的声音中感受到一股难以言喻的安定,她听话的闭上了美眸。

    白言转过头,脸上和煦的笑容一变,变得冷漠且冰冷。

    “小子,乖乖把这个妞交出来,大爷们可以考虑少卸你一条胳膊。”

    砍刀男们阴测测的笑着。

    “放肆!”

    白言暴怒。

    敢对一名尊贵邪恶的恶魔领主口出狂言,真是一群不怕死的凡人!

    白言的身形暴冲向前,在砍刀男们惊愕的目光中夺下为首一人的砍刀。

    随后白言速度极快,举刀狠狠一个下劈!

    “噗嗤!”

    一道寒芒划过,第一个砍刀男被白言劈掉了胳膊,断裂的胳膊滚落在地板上,滚烫的鲜血喷洒而出。

    “啊啊啊啊!”

    这名砍刀男抱着胳膊痛苦的喊叫着,脸上鼻涕和眼泪全部挤成一团,脸上的横肉扭曲成一团,模样丑恶至极。

    “艹!这小子是个硬点子,大家一起上!”

    剩下的六七名男人暴喝一声,白言的速度和力量太快了,这让他们有些震撼。

    难不成这小子是一个练家子?

    七八个男人挥舞着砍刀冲了上来,在包厢门口闭着美眸的陈静害怕得浑身微微颤抖,小姑娘心中担忧极了,她害怕白言也会落得跟付超等人一样的下场。

    白言懒得跟这群人废话,杀光这群人,赶紧去救安小婉!

    白言一人一刀,身上沾染着鲜血,身躯挺拔的站在原地,冷漠的看着冲过来的男人们。

    男人们面带狞笑着将砍刀狠狠劈下,白言微微一侧头,潇洒躲过砍刀。

    白言抬起手中的砍刀,斜劈!

    “唰!”

    砍刀直接卡入砍刀男的脖子,鲜血飚射而出。

    简单直接!一刀毙命!

    “呃!~!”

    砍刀男捂着脖子,他的喉咙被砍刀砍断,只能发出无力的嗬嗬声,同时脸上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

    砍刀男双眼圆睁,他不甘心的看着白言,然后软软倒下。

    白言的速度太快了,快到这些人根本没办法反应过来!

    白言沉默不语,身形暴冲迎了上去,在人群中肆意挥舞着手中的砍刀,将他们一个个当场杀死!白言砍人的动作残暴到了极点!

    一步!

    一刀!!

    一人!!!

    冲天杀意在白言心中腾起,他一想到安小婉被这些人带走,心中就情不自禁的抽痛起来。

    今夜,白言无法根本忍耐心中杀戮的**!

    满地都是鲜血,痛嚎惨叫的人白言也没有放过,全部杀死!一个不留!

    这群人渣!

    居然敢动我的人,就要拿命来偿还!

    白言大踏步,踩着满地黏稠的鲜血走到峰哥面前,声音冻彻骨髓:“就剩你了。”

    “别过来!你.他妈别过来!”

    峰哥不断倒退着,脸上带着惊恐的表情。

    这尼玛还是人吗?

    速度快到跟闪电一般,让人看不清动作,力道之大恐怖到了极点,一刀下去就能劈断人的骨头!

    杀人不眨眼,这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我说过,你们都要死。”

    白言冷漠的声音响起。

    白言一把抓起峰哥的头发,狠狠撞向ktv豪华包厢旁边的墙壁上!

    “碰!”

    峰哥的头颅和墙壁亲密接触,发出巨大的碰撞声。

    “啊啊啊!”

    峰哥痛得大叫,眩晕的感觉隐约传来,他感觉头发上流下来黏糊糊的液体,他的头一定是流血了!

    白言不顾峰哥的挣扎,一下又一下!

    狠狠撞在墙壁上!

    “嘭!嘭!嘭!”

    撞了十多下后,白言把峰哥丢垃圾一般丢在地板上,雪白修长的砍刀唰的一声停放在峰哥的眼前。

    雪亮的砍刀,刺痛峰哥的眼球,死亡的恐惧在这一刻笼罩着他。

    峰哥哭了,他冲着白言跪下,强忍着头晕的感觉不断地磕着头:“求求你,大爷!我错了,我不该招惹你的女人!是我不对!都是是我不对!”

    峰哥一边涕泪齐流的哭泣着,一边狠狠抽着自己的耳光,每一下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生怕白言一个不满意就杀了自己。

    “啪!”

    “啪!”

    不一会儿峰哥的满是横肉的脸上都是自己鲜红的掌印。

    “告诉我,安小婉在哪里?”

    白言的声音依然冰冷,若不是他心中担忧安小婉的安危,他早就杀了这男人!

    “我说,我说!求你别杀我!”

    峰哥害怕极了,这个男人比起他们这些道上混的还要心狠手辣,道上混的人最多是把人给打残废,卸别人的胳膊四肢之类的。

    白言倒好,干脆利落的全部杀掉!

    但凡招惹到他的,全部杀掉!一个不留!

    这是赤.裸.裸的恶魔本性啊!

    “别给我废话,说!”

    白言眼中闪过一道冷厉的光芒,让峰哥浑身一个发抖,峰哥连忙说道:“在四楼!金碧辉煌四楼是宾馆!李斐文把她带到四楼的4015房间!”

    “大爷,您别杀我!她才刚刚被带走,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的!”

    “求求大爷,放过我吧,我不想死啊!”

    峰哥的声音凄惨极了,他既然后悔又绝望,早知道如此,他打死都不跟李斐文一起掺和这件事情了。

    又是李斐文,这个混蛋!

    老子早该杀了他!

    白言心中怒火无法抑制,李家兄弟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别杀我,我都告诉你了!绝对没有骗您啊!全是真话!”

    峰哥说完,继续嚎啕大哭磕着头,这副模样差点就没把白言给当做亲爹来看了,丝毫没有刚才嚣张拔扈的样子。

    在白言的恶魔之眼中,能分明看到峰哥体内丑恶又颤抖的灵魂,弥漫着一股黑色的气体,这种邪恶的灵魂能献祭出更加多的恶魔能量。

    白言把不顾峰哥的挣扎和哀求,一把将他抓住,丢进恶魔养殖场内,随后白言把地上的尸体也丢进恶魔养殖场内。

    血红的土地上,峰哥出现漆黑一片的恶魔祭坛的中间,他恐惧的看着四周灰暗的场景,连土地都是血红色的,他顿时情绪崩溃的大吼着:“这里是哪里啊??”

    峰哥绝望的声音回荡在深渊大地上,除了白言之外,任何人都看不到他。

    “好了,陈静,睁开眼睛吧。”

    白言温柔的声音响起,陈静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随后睁开了眼睛,包厢内空无一人,只有白言手持砍刀,浑身是血的站在包厢内。

    “白言。”

    陈静怕极了,她扑到白言的怀里,死死搂着白言的腰。

    地上的鲜血刺痛陈静的美眸,陈静小声道:“白言,那些人呢?”

    “我都解决了,其他的事情你不要问了,我要去救小婉!这是安颜的电话,你赶紧给安颜打电话,让她派人来把付超他们送到医院里面去。还有这个电话,你打通了,告诉他,白言在金碧辉煌,十分钟他还不出现,就可以去死了!”

    白言掏出安颜给他的私人电话号码,递给陈静,还有多米特的私人电话。

    白言现在只能希望安颜和多米特能帮他处理好后续的烂摊子了,他现在已经管不了许多了。

    他必须马上去救安小婉!

    哪怕,今天要血洗整个金碧辉煌,他也在所不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