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危机
    付超等人恭敬的道:“言哥,我们本来把他藏在储藏室,但后来人太多,我们就把他转移到了车上。”

    “嗯,好!付超,你去找个母猪多的地方,把李斐武的人带过去。”

    白言笑了,笑容很残忍:“他不是喜欢祸害女人吗?今天晚上,我要让他好好乐一乐!祸害个够!”

    “包在我身上。”

    付超咧嘴一笑。

    心狠手辣,后台神秘。

    白言这样的男人,值得他追随,否则付超这么心高气傲的人,怎么肯为白言默默做事。

    晚会结束后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付超等人上了自己的车,白言开着迈巴赫跟在付超的保时捷车后面。????相比起白言来说,付超这些富家子弟对于墨市的格局分布更加了解,很多不为人知的地方他们都知道。

    不一会儿,付超三人就带着白言来到墨市郊区的一处猪肉加工养殖场。

    “言哥,这是李旭家里在墨市的一处产业,他们家是搞酒店行业的,所以旗下有几个专门养殖场和挑选切割猪肉的地方。这里晚上只有少量的夜班人员在。在这里绝对不会有人知道我们来做什么,工作人员们也不敢问。”

    付超低声对着白言介绍道。

    白言点点头,跟在三人身后走进养猪场。

    果然如付超所言,李旭在这里一路畅通无阻,不需要什么工作卡片,只要报出他的名字,一名养猪场的经理就连忙恭恭敬敬的把这几位少爷给迎了进来,然后他什么都不敢问,直接交给李旭一把钥匙就离开了。

    付超从白言的车后座拉出昏迷不醒的李斐武,几个人扛着他来到了一处公种猪和母猪xxoo的猪圈处。

    “哗啦!”

    一蓬冷水浇灌而下,李斐武打了一个激灵,从昏迷中醒来。

    他发现自己身处在恶臭的猪圈内,身前站着那恶魔一般的男人,他身后是付超和李旭、陈飞等熟悉的富家子弟!

    “白言,你要干什么!还有付超,李旭你们为什么也在这里,你们快救我啊!”

    “快救我,我会给你们好多好多钱的,付超!我们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你们怎么能眼睁睁看着这个穷鬼害我!”

    李斐武嘟囔着喊道,他的舌头肿成一大块,说话都不利索,但是付超能从他惊恐不安的表情上看出,李斐武此时的心里害怕极了。

    李斐武不傻,他看着满脸阴沉的白言,就知道今天绝对是大难临头了。

    李斐武爬着向付超等人过去,嘴里不断求救着。

    “滚!好好呆在里面,瞧瞧你这个怂样,居然还敢追言嫂,老子今天晚上要玩死你!”

    付超一脚把李斐武给踹回猪圈。

    李斐武身体被踹飞,撞在几头母猪身上,身躯肥大的母猪发出“哼哼”的叫唤声。

    李旭早就打听过了,这猪圈里面有几十头母猪,都是等待明天种猪来临幸的母猪,这些母猪不仅一头头身躯肥大,体重超过500斤,而且都饥渴异常!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吗?”

    白言在猪圈外蹲了下来,他看着李斐武,语气冰冷阴森着道:“我说过,要让你跟母猪们好好乐一乐,我白言这个人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我说话,历来都是言出必行!”

    “不!你不能这样做!”

    李斐武急了,他连忙爬了过来,不断冲着白言磕头哀求:“我错了!言哥我错了!我不该追求安小婉,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冒充您去接受安女神的表白,都是我的错!”

    “求求言哥放了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李斐武低着头,肩膀害怕的直颤抖,没人看到他的眼睛里面闪过一丝阴毒和仇恨!

    只要他能放下身段,求白言放过他这一次,想必白言应该不会这么残忍,毕竟大家都只是墨市大学的同窗啊!

    李斐武认为,知道自己肯好好求饶,放下姿态和尊严,白言多半会放过他。

    这个穷鬼,难道还真敢杀了他不成?

    要知道,这里可是墨市,只要李氏集团知道白言对李斐武动手的消息后,必定会动用李氏集团的地下势力来追杀白言,他一个穷学生拿什么抵抗?

    同时李斐武在心里发誓,只要他能出去,他一定要发动李氏集团的力量,狠狠玩死白言!

    无论如何,他都要白言付出惨痛的代价,哪怕是被父亲禁足和痛斥怒骂,失去和哥哥争夺集团继承人的机会也在所不惜。

    “求求言哥,放过我把!言哥,您就把我当一个屁放了吧!”

    “真不好意思,我可没你这么大的屁。”

    白言笑了,转头对着付超问道:“有药吗?”

    既然要玩,就玩死他!

    白言不打算给李斐武任何翻身的机会。

    他的灵魂有一半是人类,但人类有时候也可以变得比恶魔还要邪恶。

    付超一愣:“老大,你要什么药?”

    “废话,就是那种药啊!你们几个天天去酒吧,别告诉我你们身上没有那种药!”

    “哦哦!有有有!”

    付超一拍脑袋,他从裤兜里掏出一盒药,里面放着几颗粉红色药丸。

    “言哥,这种药男女都适合,吃下去,那感觉就跟火烧了一样,必须要通宵来几发,才能安分下来啊!”

    付超朝着白言挤眉弄眼的说道。

    “给他喂下去!”

    白言的嘴角挂着一丝邪笑,这种时候,必须要用药助兴啊!

    “不!我不吃!你们不能给我吃这个!”

    看到那熟悉的粉红色药丸,常年泡妞的李斐武终于怕了,他猛然抬起头,表情惊慌,不断地蹬腿后退。

    他不止一次用这种药来胁迫女人们,在辅以金钱轰炸,很少有女人能扛得住这样的组合拳。

    李斐武深谙其中的套路,他自然也清楚这药的威力。

    “这可不是你想不想吃的时候。”

    付超三人狞笑着走了进来,跟抓小鸡似的把他抓在手里,手一摁,药丸入口。

    “啊啊啊!”

    李斐武哭丧着脸,鬼哭狼嚎一样的尖叫,一脸死灰绝望之色。

    可惜,这里的工作人员在李旭的安排下,早就离开了这里。

    随后,不到十分钟,李斐武身体里面的药力发挥作用,李斐武原本俊朗的脸庞扭曲着,一双眼睛通红着低吼着,鼻息粗重。

    李斐武的神智渐渐模糊,转身就朝着几头母猪扑过去,母猪发出巨大的“哼哼”惨叫声。

    付超和白言几人脸上浮现不忍,纷纷扭过头去。

    这画面太美,让人不忍直视啊!

    白言有些受不了了,这已经不是手段狠辣的问题了,这已经是恶心了。

    这画面,辣眼睛啊!

    “这里交给你们,等李斐武玩够了,你们把他处理掉!记得,干脆点,我不想有后续的麻烦。”

    白言抬起手,表情冷酷地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

    白言从不会留下任何敌人的活口。

    斩草除根!是他的原则!

    白言吩咐完付超几人,转身离开这里。

    他不需要担心付超等人不听话,他们都是聪明人,他们已经和白言一起参与了这件事情,哪怕是放了李斐武,李家也不会饶过付超等人。

    他们会比白言,更希望李斐武人间蒸发。

    “好的,老大。”

    付超哭丧着脸答应下来。

    让他们三个大老爷们在这欣赏另一个爷们对着母猪们做着一些不可描绘的事情.....

    付超三人,顿时感觉胃里泛起一阵阵的呕吐感。

    这该死的李斐武,没事招惹言哥干啥,真是恶心了自己又恶心了别人啊!

    “付少,咱们现在怎么整?”

    “先等着他吧,希望他快点搞完,等下找个地方结果了他。对了,陈飞,你刚才说有地方来掩藏他,保证绝对隐秘,那地方是哪里?”

    “我找人花大价钱,跟墨市的地下皇帝多米特的一个心腹接触了,他说可以帮我们处理掉李斐武的尸体,保证不会让李氏集团发现。”

    “那就好。”

    付超满意的点了点头,多米特是谁啊!他是墨市血手,无冕之王啊!

    钱不是问题,只要是他们能帮忙善后,一切都好说。

    当然了,他们自然是不知道白言和多米特的关系,否则的话,若不是多米特的暗中吩咐过让手下人注意白言身边的动态,随时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凭借着陈飞的身份,确实还不够资格和多米特的心腹联系上。

    白言走出养猪场,坐上了自己的迈巴赫,去了李小曼的家中。

    今天约定好了,要和李小曼商量一下筹备公司的一些具体细节。

    半个小时后。

    “具体的事情就是这样,公司的话框架可以先建设好,人手也尽量挑选一些精悍能干的人,不要怕花钱,我后续还会有资金投入进来。”

    “好的,主人,我会处理好的。对了,主人,您看都这么晚了,要不......你就别走了,今天留下来吧?”

    “不了,我等下还有事情。”

    白言婉拒了李小曼的留宿邀请,李小曼的俏脸上挂满了失望。

    白言从李小曼家中出来,坐上迈巴赫。

    就在白言准备打电话问安小婉她们去哪里庆祝的时候,陈静的电话突然打了过来。

    咦?

    她给我打电话做什么?

    白言接听电话,有些疑惑地问道:“陈静?你有什么事情吗?对了,你们在哪里庆祝啊?”

    “白言,你快过来!小婉,她.....她有危险啊!”

    陈静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哭腔,她的声音极度压低,仿佛害怕被谁发现一样。

    陈静的话让白言心中顿时一紧!

    白言微眯着眼睛,怒火犹如实质一般在白言漆黑的双瞳内燃烧着,一股强大又邪恶的气势不由自主的从白言周身猛然炸开!

    他的女人,出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