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达成攻略成就!
    白言转过头,他还没站稳,一阵香风就钻入他的鼻子,白言条件反射的张开双手。

    一个娇俏温软的身躯扑入他的怀抱,不用说,肯定是安小婉。

    “言哥哥是大坏人!你怎么现在才上台,小婉刚才好怕啊!”

    安小婉美眸带着泪珠,她想笑又想哭。

    安小婉柔嫩的香肩微微抖着,她将俏脸深深埋进白言的怀抱里。

    “是是是,都是言哥哥的错,言哥哥是大坏人!我保证,下次我再也不会让这种情况出现了!”

    白言温柔的安慰着安小婉,旁若无人的哄着她:“乖丫头,别哭了,哭花脸就变成丑八怪了哦!”

    “你才是丑八怪,你是最大的丑八怪。”

    安小婉扑哧一声笑出来,她的俏脸带着泪痕,满是不依地用小手打着白言的胸膛。

    “好好好,我是丑八怪。”

    白言温柔的笑着,搂着安小婉。

    安小婉满脸幸福的靠在白言的怀里。

    台下十万人看着他们又如何,安小婉现在只想享受白言温暖的胸膛,在她的眼里只有白言,没有其他人。

    如果到现在这个时候,还没有人弄懂是怎么回事,那可真就是一个傻子了!

    台下的十万观众当真是心中复杂,既有羡慕,也有祝福。

    “嗷呜!这个男人好牛逼!”

    “白言!告白啊!”

    “对!快告白!”

    底下十万的观众们兴奋不已,纷纷狼嗷起哄。

    当着十万人的面英雄救美,不顾一切的暴揍情敌,这套路虽然老套,但很得人心。

    毕竟,英雄救美是一场永远都不会过气的行为,足以彰显身为男人的勇敢和真心。

    听着台下十万人的欢呼声音,安小婉羞涩的低下了螓首。

    “白言,是个男人就告白!”

    “快告白,我们要看亲亲!”

    “我去,你太流氓了!不过我喜欢!”

    山呼海啸一样的声音沸腾而起,音浪之强,几乎要掀开了整个会场的天花板。

    “小婉。”

    白言声音温柔,低下头看着安小婉。

    “嗯。”

    安小婉的声音如蚊蝇一般微弱,她不敢抬头看白言,俏脸上早就通红一片,娇翠欲滴,羞不可耐,一颗芳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她在无数次的梦中,都期待过这样的场景。

    在十万人面前,在姐姐的面前,言哥哥会大胆的说出那句话吗?

    安小婉很慌张,也很羞涩,也很愧疚。虽然姐姐同意她和白言的交往,但这终究是一种对白言的隐瞒。

    可哪怕,他已经失忆了,他忘记了自己和姐姐的婚约,哪怕只感情里有那么一丝丝的欺骗,她也愿意得到。

    这不怪她,她已经奢望这份感情整整十几年了!

    “我爱你。”

    白言的声音轻轻,却宛若惊雷,在安小婉的耳边炸响,让她忍不住一呆,美眸里满是羞涩和惊喜,娇躯轻颤,还有不可抑制的感动。

    “你说什么呢!我们听不到!”

    “嘿!伙计!你们华夏男人都这么怂吗?是男人就大声点!”

    “女神都这么说爱你了,你还要用你蚊子一样的声音来表白吗!”

    “来吧!像个勇士一样!大声说出来!”

    “我们听不到!白言,大声点!”

    无论是华夏留学生,还是外国留学生,都在疯狂的呐喊!不断的尖叫!

    这不是嘲讽和轻蔑,这是一种善意的鼓励。

    来吧,像个男人一样,不要逃避这份感情。

    给她。你的一切。

    承担起这份感情里的责任,她是属于你的!

    “我爱你,安小婉!”

    白言抓过话筒,咆哮嘶吼一般,用尽力气大吼,仿佛要宣泄自己的主权一般!

    他在整整十万人面前,在所有的师生面前,在墨市各届政要大佬们面前,毫无顾忌的说出了这句话。

    “我爱你!安小婉!”

    “我爱你!安小婉!!”

    白言一声比一声大,话筒内传出的巨大声音几乎要掩盖住十万人的欢呼声音。

    他在骄傲的,宣誓自己的主权!

    你们的女神,从今天起,是我的女人!

    “言哥哥......”

    安小婉的玉手忍不住捂着小嘴,泪如雨下,泣不成声,她美眸通红,痴痴的看着这个骄傲宣誓身为男友主权的男人,她的美眸里充满了感动和浓浓的爱意。

    没有任何事情,足以让安小婉这般感动。

    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毫无顾忌的说爱你,你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安小婉觉得此刻的自己,快要被幸福填满窒息了,哪怕白言让她现在死去,她都不会有任何遗憾。

    “傻丫头。”

    台下的安颜,也笑着,哭着,美眸通红。

    无人知道她心里的酸楚和伤感,还有那么撕心裂肺的疼痛,所有人都以为她是喜极而泣,因为祝福她的妹妹。

    谁都不知道,她在白言大声喊出“我爱你!安小婉!”的那一刻开始,她的心已经碎了,撒了一地。

    她知道,从这一刻开始,她会失去这个男人。

    失去这个,她一直不假辞色,却默默牵挂的坏蛋。

    晚会后台。

    “言哥真的太棒了!”

    “哈哈,恭喜言哥达成成就!”

    “牛逼牛逼!社会社会!”

    陈宇栋等人纷纷兴奋的满脸通红,付超等人和忍不住击掌相贺!衷心的祝福白言和安小婉!

    无人知道,他们的身后,是一身美丽晚礼服,紧紧篡着话筒,默默流泪的陈静。

    “祝福你,小婉。”

    陈静喃喃自语,低头看着自己已经捏的发白的玉指,心里苦涩:“我真的好羡慕你,小婉。”

    没有人会在意先前贸然出现的可怜人李斐武,他只是一个小丑,就像是舞台剧上昙花一现的反派,如果不是他的出现,十万人的观众怎么会如此激动。

    总要在最后一刻,人们才会真切的期待和祝福着英雄和公主,就像是童话故事一般。

    在美好大团圆的时刻,谁会在意其他人的感受呢?

    让人羡慕的美丽下,总有一些默默流泪,黯然失神的人们。

    ......

    晚会结束了。

    两首独唱歌曲和李斐武的最后出现,以及白言的英雄救美,和他用行动来正面赤子心的洒脱骄傲,还有最后的告白。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十万观众们心满意足。

    白言这个名字,会让他们深深的记住,哪怕到老了的时候,也可以得以的对子孙们炫耀吹嘘这份经历。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成功的校庆晚会,无论是本校学生还是外校学生,还是其他的墨市政要和墨市大学领导们,都从未如此“大饱眼福”过。

    好在白言的人脉关系够硬,而且墨市大学的校风历来开明,这件事情并未造成什么不良的影响,反倒是被一些墨市媒体大肆宣传,鼓吹这是属于东方的美丽爱情故事。

    这是一场真实发生在墨市人们身边的东方爱情故事,在记者们的笔下,可怜的李斐武又一次被拿出来口诛笔伐了一番,当然这是后话。

    晚会结束后,十万人的观众学子们恋恋不舍的离开墨市大学的大会堂。

    安小婉们被演出的学生们和一些女闺蜜们,簇拥着,起哄着要去庆祝这一场难得的盛会。

    这是一场成功的晚会,值得庆祝,白言和安小婉这两个大功臣无疑是主角。

    可惜,安颜的公司还有事情要处理,她只能默默离场。

    而白言也婉拒了同学们的邀请,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你们先去玩吧,我等下就过去。”

    “那言哥哥一定要来啊,我等你。”

    “嗯,小婉玩得开心点。”

    “嘿嘿,小婉,一起走吧!我们去庆祝一下,反正你的言哥哥马上就会过来,他又不会跑掉,你干嘛这么舍不得。”

    “小婉,你看起来就像是新婚的新娘子呢,真是一刻都离不开白言。”

    “哪有,静静你又在乱说,我不理你啦。”

    白言微笑着和她们打招呼分别,安小婉很依依不舍,但她更珍惜这一份来之不易的白言女朋友身份,她不想让言哥哥觉得自己是一个不懂事的女人。

    晚会散场了,人都走光了。

    白言点燃一根香烟,渡步饶了一圈,一脸阴沉的绕过所有人,又走回了晚会后台。

    这时,付超三人犹如鬼魅一般出现在白言的身后。

    “李斐武人呢?”

    白言淡然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