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在十万人面前暴揍情敌!
    “就是这小子?”

    “艹,这不是墨市大学的风云人物,李斐武吗?”

    “什么风云人物,他就是一个废物!要不是他哥哥厉害点,他能混到今天这个地步?”

    “真的是他?!听说李氏兄弟从在华夏的时候就开始追求安女神了,难不成是他已经追到手了?所以女神才告白的?”

    “不会吧!我的直觉告诉我,女神要告白的人,应该不是这小子!”

    人们纷纷议论纷纷,大会堂里面的气氛热闹极了,人们激烈讨论着,他们的八卦之魂熊熊燃烧着。

    “李斐武!”

    白言微眯着眼睛,心中杀意沸腾。

    一个废物,也敢在我面前蹦跶?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看来,当初我还是下手太轻了!

    今天,我必杀你!

    李斐武迎接着人们惊讶和震撼的目光,大步走上舞台,他手捧大束鲜花,故作潇洒的对着安小婉温柔的笑道:“小婉,我来了。”

    “你.....你别过来!”

    安小婉的表情有了一丝惊慌,她要告白的人不是李斐武啊!

    为什么李斐武恰好出现在这里,如果让后台的白言看到,肯定会误会我的!

    我根本就不喜欢李斐武啊,我喜欢的人是言哥哥啊!

    安小婉心中焦急。

    “小婉,我都知道了,你刚才是不是唱歌向我告白?现在我已经来了!小婉,做我女朋友吧!”

    李斐武微笑,不退反进,向前走一步。

    安小婉惊慌的后退着,绝美的脸蛋上挂着羞怒和害怕的表情。

    舞台上,李斐武一步一步向前走着,捧着鲜花:“小婉,答应我吧,做我女朋友吧!我知道,你是在对我表白,所以我来了。”

    李斐武一脸深情的模样,眼神里却不易察觉的闪过一丝贪婪。安小婉,我一定要得到你!

    李斐武深深的看着安小婉,心里却在得意的大笑。

    今天真是天赐良机,安女神居然告白了!不管她对谁告白,现在在舞台场上的男人是我!安女神她只能接受我!

    只有答应我的告白,她才有台阶下!

    即便她不答应,那么我也可以顺理成章的成为安女神的绯闻男友,然后近水楼台先得月!

    “你走开!我不是对你唱的,你快走开啊!”

    安小婉害怕极了,李斐武这幅贪婪的模样,好像要吃了她一般。

    台下的十万观众都不是傻子,他们此时全都看出来了,这李斐武肯定不是安小婉的告白对象!

    “靠!好无耻!”

    “安女神的那首歌不是唱给你的!你这个禽兽,快滚下来!”

    “不准欺负安女神!”

    安小婉害怕的样子让底下的观众们群情激奋,不少男学生愤怒的站了起来。

    这李斐武太无耻了!他激起了公愤!

    “小婉,我知道你是对我唱的,你别否认了!我对你的一颗真心,难道你还不知道吗?”

    李斐武急切的走上前,伸手想要抓住安小婉。

    不行,今天一定要让安小婉答应我。

    舞台只有这么大,安小婉没地方躲了,她睁大美眸,俏脸上满是惊慌和害怕。

    这一刻,安小婉俏脸煞白,她条件反射喊出了一个名字:“白言,救我!”

    “白言?白言是谁?”

    “白言是刚才那个唱歌的男人!”

    “我靠!白言你都不知道,他是我们墨市大学第一风云人物,是最牛的华夏留学生!他可以甩这个狗屁李斐武八百条街啊!”

    “安女神在喊白言的名字!”

    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身影飞快地蹿上舞台。

    就在李斐武快要抓住安小婉的时候,一只大手猛然从旁边出现,死死捏住李斐武的手腕。

    “你是谁?”

    李斐武一愣,有些错愕的看着出现在他面前的白言。

    白言的脸色阴沉得彷如要滴出水来一般,他冷笑一声:“我是谁?老子是你大爷!”

    “白言!你怎么在这里!”

    李斐武顿时慌了,眼中流露惊慌神色的同时还有一丝仇恨。

    “我在这里,是为了教训你!”

    白言二话不说,直接甩出拳头!

    “嘭!”

    白言的拳头狠狠砸在李斐武俊俏的脸上,直接把李斐武整个人都给砸飞出去了!

    “啊!!!”

    李斐武痛苦的惨叫着,他感觉自己的眼睛和鼻子都被白言给打碎了。

    酸的、辣的、苦的、所有滋味一齐涌上来,让他痛苦难耐。

    “妈的!帅气!”

    “艹!真的解气!白言好样的!”

    “嘶~,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觉得疼吗?尼玛一拳头就这么重重砸在脸上啊!”

    “啊啊啊!白言,你好帅!”

    底下的男生疯狂呐喊着,女生们尖叫着。

    当着全会场,密密麻麻的十万人面前英雄救美,暴打情敌。

    太尼玛燃爆了!

    你能不能再牛逼一点!

    “这是怎么回事!”

    舞台下的校董事们纷纷站了起来,怒视台上的两个男生。

    太他妈猖狂了!

    居然在舞台上打人!

    简直丢我们学校的脸!

    “干得好,白言!”

    安颜笑眯眯的喊道。

    校董事们脸色一僵,随后面面相觑,整齐的干笑着鼓掌道:“不错,年轻人有冲劲,打得好!”

    没办法,谁让安颜是校董事会的第一人,说一不二的女强人。舞台站着的女孩儿又是她的妹妹,校董事们再牛逼,也不敢得罪安家的这个女人啊!

    十万观众无语了,这些校董事们可真势力啊!安颜一开口,他们居然站起来,亲自为白言鼓掌!

    不过......

    我们就喜欢这样的校董事!

    舞台上,安小婉呆呆的看着白言愤怒的背影,心里油然生出一股安全感。

    我就知道,言哥哥一定站出来保护我的。

    白言冷笑,他捡起地上的那一大束鲜花,大步走向李斐武。

    “白言,继续揍他!”

    “艹,早就看着李斐武不爽了,他在我们学校里面祸害了多少女生啊!”

    “打死他!”

    台下的学生们大声呐喊着,唯恐天下不乱。

    “你别过来.....别过来!”

    李斐武惊慌着不断蹬腿后退:“我爸爸是李氏国际集团的总裁,你敢过来打我,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这他.妈就是一个野蛮人,上台就揍人!

    白言的周身气质非常幽冷,他就像是从深渊地狱爬出来的恶魔,浓烈的邪恶气息笼罩着李斐武。

    李斐武都快被白言身上的恶魔气质给吓哭了。

    不堪的记忆涌上心头,他仿佛回忆起曾经被白言吓哭的那一天。

    “你爸爸?李氏集团?”

    白言冷笑:“什么时候,打架也流行拼爹了?”

    “白言说得好!”

    “打架就是凭拳头!”

    “揍他丫的!”

    台下的观众们哈哈大笑,兴奋不已。

    “不好意思,你爸爸的面子在我这里不管用。”

    白言暴喝一声:“因为,我是你爷爷!”

    白言高举起手中的鲜花,狠狠捅进李斐武的嘴巴里,然后再狠狠搅动着!

    “不要!呜呜呜!”

    李斐武的眼睛猛然睁大,痛苦的呜呜喊着。

    尖锐的花束和倒刺,刺破了李斐武的嘴巴和舌头,鲜血从他的嘴巴里面汩汩流出来。

    “艹!白言真他.妈狠!”

    “帅!男人就该这么狠!就该这么狂暴!”

    “这李斐武真惨,估计他的舌头要废了,要知道玫瑰花的枝干上,有许多倒刺啊!”

    “好样的,白言!”

    “敢在这么多校董事们和校领导们面前虐李斐武,没得说,老子只服言哥!”

    底下的人纷纷大声叫好。

    白言呵呵一笑,单手把李斐武提了起来,白言现在身体上加持的是恶魔女妖幼体,力量稍弱,但他还有人类身份的武道实力啊!

    对付起一个普通人,简直不要太容易。

    “就你这个样子,还想要小婉做你女朋友?”

    白言笑了,他凑近李斐武的耳边低声说道:“放心,我不会打死你的,我会让你和母猪好好玩一玩!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不!你不能这样做!你这么做是犯法的!”

    李斐武害怕极了,他的嘴巴鼓鼓的,每说一句话,舌头都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李斐武脸上的表情后悔极了,他干嘛要逞英雄上台去强行告白安女神啊!如果不这么做,他就不会招惹到这个无法无天的煞星啊!

    犯法?老子堂堂恶魔领主,会怕犯法?

    墨市副市长都需要讨好我,我还需要畏惧你这个区区渣男和废物?

    白言冷笑,他转身狠狠一个侧踢。

    “嘭!”

    李斐武眼球鼓起,脸上痛苦的表情扭曲成一团。

    白言这一脚,直接把李斐武踹进晚会后台!

    晚会后台,付超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那里。

    付超很机灵,趁着没人注意这边,他对白言比了一个手势,随后付超偷偷把吐血昏迷过去的李斐武给拖走,藏在一个储藏室里,等白言回头再好好收拾这小子。

    白言很想杀了李斐武,但这么做实在是太便宜李斐武了!

    李斐武的死,不足以平息白言心中的怒火,他要用最残忍、恶魔最擅长的手段狠狠折磨他!然后再杀了他,把他的灵魂永远锁在深渊位面,接受深渊之火的万年炙烧之痛苦!

    他既然说了要让李斐武生不如死,那就一定会做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