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等缘分认真
    台下的安颜听着耳边的呐喊,她的俏脸上还挂着淡淡的泪痕。

    安颜抬起美眸看着白言,美眸里带着一丝迷茫。

    她能从这首歌里,感受到白言那一颗永不肯对命运妥协的心。

    “你还是没有变,从小就是这么倔强......”

    安颜语气复杂无比的喃喃着,这个男人,依然是她熟悉和迷恋的那个男人,他还是那么的高傲和狂放。

    只可惜,她再也没办法爱他了。

    她和白言之间,永远隔着一道无法逾越的沟壑,她对白言的感情,丝毫不比安小婉的弱。

    但白言,已经是安小婉的爱人了,她是安小婉的姐姐啊!

    或许,以后她会称呼白言为妹夫?

    呵呵,妹夫,这是多么讽刺安颜的一个称呼啊。

    “这是老天爷对我的惩罚吗?”

    安颜苦笑,她的嘴角满是苦涩的笑容:“你个傻子,你根本就不知道我也......”

    “唉。”

    安颜幽幽的叹息。

    安颜从未发现,她的一颗心,能为一个男人这么剧烈的颤抖着!

    ......

    台下的校董事们表情震撼:“这群孩子,怎么都这么激动!这首歌有这么好听吗?”

    “还有台上唱歌的白言,简直太放肆了!这哪里是唱歌,分明是咆哮啊!”

    有一些校董事不满的皱眉。

    安颜笑着说道:“我觉得唱得很好听啊,年轻人嘛,唱唱情歌也很好。”

    原先有些不满的校董事们纷纷闭嘴,副校长笑而不语,满目欣赏的看着台上的白衣少年。

    安颜身为校董事为白言撑腰,其他的董事自然不会再多嘴。

    谁都知道,安颜是校董事会最强势、也是最有权势的一位,从没有人因为她是一个美丽的女人而小瞧她。

    舞台上,白言举起了双手,全场的欢呼呐喊声犹如说好了一般,整齐的停止。

    所有人都将眼神汇聚在白言的身上。

    白言微笑着举起话筒:“刚才的歌好听吗?”

    “好听!”

    十万人整齐的欢呼道。

    “还想听吗?”

    白言哈哈一笑。

    “想!”

    观众们很给面子。

    “那我再唱一首,接下来,就不要安女神表演了呗?”

    白言笑眯眯的给观众们挖坑。

    “不行!我们要看安女神,哈哈哈!”

    十万人哈哈大笑,根本不入白言的坑。

    “你们啊,真是伤我的心。”

    白言摇头苦笑,随后表情一肃,抓着话筒。

    “好!”

    “放开你们的灵魂,解脱你们的束缚!”

    “让我们有请,来自华夏最可爱的女孩子,安小婉登场!女声独唱!”

    白言的话挑动了全场期待的气氛,所有人都开始期待了,大多数人来这里都是冲着安小婉来的。

    不得不说安小婉确实很有人气,无论在华夏还是国外的墨市,她都是让人万众瞩目的可爱女神。

    白言微微一笑,走下舞台。

    晚会后台,白言才一出现,人们就满脸激动的围了过来,纷纷祝贺。

    “言哥,你太棒了!”

    陈宇栋连忙跑了过来,满脸激动一把抱住白言。

    “你唱的太好了!我差点就哭了!”

    “追梦赤子心!太尼玛燃了,言哥!”

    “一边去,我可不要男人为我哭。”

    白言哈哈一笑。

    “言哥,陈大校花刚才可是哭了呢,嘿嘿。还有不少学妹们,我看她们都偷偷哭了,你一首歌俘获了好多人的心啊!”

    陈宇栋挤眉弄眼的用胳膊肘撞了撞白言,偷偷指着一旁微笑的陈静。

    白言抬头看去,陈静的脸上还有一些未干的泪痕。

    想不到,这个女孩儿也能体会到这首歌里的情感。

    陈静羞涩一笑,不敢和白言对视,她低下头,心中却升起一股难言的失落。

    白言越是优秀,她就越是失落,白言是安小婉的男人,她怎么能做一个坏女人。

    她是多么的想靠近白言,可是白言并不知道。

    舞台上。

    悠扬的音乐轻缓的响起。

    “这首曲目的前奏......好熟悉,我好像在哪里听过啊!这是华夏古风歌曲!”

    有学生睁大了眼睛,喃喃的喊道。

    一直以清纯和可爱示人的人安女神,居然要唱情歌?

    而且是唱一首古风情歌?

    “又是一首华夏歌?”

    有一名外国学生皱眉,想要挑刺,但他话音未落,身边人纷纷怒瞪他,一脸择人而噬的模样。

    “你在嫌弃安女神?”

    “不不不,我不敢!”

    “哼!我告诉你,安女神唱什么都好听!你小子再啰嗦,把你剁了喂狗!”

    “是是是,各位大佬说的对,都是我的错。”

    外国学生灰溜溜的闭嘴,安小婉可不比白言,她的人气之高,已经无需歌声来衬托了。

    这十万的观众里,起码有七八万人都是安小婉的粉丝,在这里挑安小婉的刺?你说,你想怎么死?

    ......

    “安女神,要唱情歌!”

    “天啊,我心都要碎了!女神的情歌是唱给谁听的?快告诉我啊!”

    “别吵,女神快出来了!”

    在各国学子们的期待目光中,嘈杂的现场渐渐安静下来。

    舞台上,柔和的聚光灯闪烁着,汇聚在舞台登场口处。

    一袭拖地大红长袖古风宫装的安小婉犹如仙境里走出来的绝美仙子一般,轻轻的走出,纤细的玉指拿着话筒,一双美眸扑棱棱的眨着,就像是这世上最纯净的宝石一样美丽。

    真是没想到,她换上古装,也这么美丽,美的惊心动魄,可爱中带着一丝缥缈的仙味儿!

    真不愧是安女神,什么气质都能驾驭的住!

    全场观众十万人,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痴痴的看着安小婉。

    这绝美的女孩儿,是所有人一直追捧的女神!

    没人敢说话,全场安静的可怕,只有轻缓的音乐在回荡。

    大家都在用心去听,听安小婉的唱歌。

    音乐前奏结束。

    安小婉缓步走到台中央,举起话筒,轻启粉唇:“一夜风雪,塞外马蹄踏星辰。刀剑纷纷,一身红衣寄风尘。”

    “血洒荒城,那染色的年轮。我用生命写下,来世相见,勿等......”

    悦耳的女声响起,仿若拨弄着琴弦,一丝一丝扣入众人的心底。

    安小婉绝美的脸蛋上带着一抹淡淡的忧愁,凄美的模样让许多男人都捂着胸口,是谁让他们的仙子如此牵挂和伤心!

    “这是哪首歌,为什么听起来这么伤感!我的女神啊,你为什么会唱这么伤感的情歌?”

    观众席上,有外国学生喃喃的说道,心中疼痛。

    女神,为什么要唱这首伤感的古风情歌。

    曲调悠扬,歌声仍然在继续。

    “长亭短亭,送了一程又一程。月冷油灯尽,小巷又几更。”

    “青丝落成秋霜,叹几壶热泪冷。琵琶声,一段曾经还在等......”

    安小婉美眸低垂,一袭大红色古装长裙,独立在舞台上,孤独又清冷,她的嘴角带着笑容。

    那笑容,却显得有一丝彷徨和迷茫。

    那是强笑吗?

    两句歌,登时将全场气氛拉到了音乐中!

    所有人都听出来了,安女神在为一个人唱这首歌!

    可是,没有人知道那人是谁。

    是谁,有资格让他们的女神苦苦等候。

    “女神究竟在为谁唱,她究竟喜欢的是谁!”

    十万人,都仿佛感觉置身在战败后的古城街道上,看到街道上的红裙女子,那夕阳西下,余晖洒在她的身上,她在苦等未归的良人。

    血染的城墙、漫天的风雪沙尘,都好像在嘲笑那个孤立古城街道的女人,她等的人是不会回来了。

    可她不信,她还在等。

    后台的白言听到安小婉的歌声,他愣住了。

    白言走到舞台入口,身影隐藏在黑暗中,一双眼眸呆呆的看着安小婉。

    “小婉,她在为谁唱?”

    白言喃喃着道。

    安小婉看到了舞台下的安颜,她勉强的笑了笑。

    她知道姐姐喜欢言哥哥。

    她也知道陈静一直喜欢白言。

    她不傻,她看得出来。

    她什么都知道。

    所有人都在让着她,就连她深爱的言哥哥对她的感情,都是疼爱胜过爱情。

    安小婉举起话筒,声音里带着一丝凄美,柔美的声音微微升高:“边荒外的夕阳渐渐黄昏,不见你归程!”

    这一声高音,让人的灵魂发抖。

    所有人的眼睛都迷茫了,他们仿佛能看到,那染血的荒城古道上,那边境黄沙遍地,断剑残戟的沙场上,有一名踉踉跄跄的红衣女子。

    她哭泣着,寻找着,用手在死人堆里寻找着。

    找她的良人。

    满身污秽,满身脏血,也赶不走她。

    “老树枯藤,昏鸦还不肯安身。月光偷偷打量可怜缘分,岁月的年轮,再诚恳,也渡不过红尘!”

    一声比一声悲伧高昂,安小婉高举着话筒,美眸里泛起泪光。

    她也在苦等自己的良人。

    她不要别人施舍的感情,她不要疼爱她的言哥哥。

    她只想......只想言哥哥是她的爱人。

    她小小的内心有着小小的渴望,如果言哥哥,只是我一个人的,该多好......

    可在这场爱情里,她面临的艰难抉择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划地三尺,只为转世灵魂换你的生辰!诵一段因果,结来世的红绳!”

    哪怕这一世我不能好好爱你,我也要等到下一世,纠缠着你,决不放弃你。

    “绣花针针恨,缝鸳鸯的枕,我用一生来陪你等!”

    “等缘分...认真!”

    安小婉努力的唱歌,她唱的很用心,很用力。

    言哥哥,哪怕有再多的人喜欢你,我都愿意等下去,等属于我们的缘分认真,等你毫无顾忌的说你爱我。

    我愿意......为你付出我的一切。

    悦耳的声音逐渐有一丝低沉,但她努力将所有的不安和渴望都深藏在笑容背后。

    这首歌何其伤感。

    可恨的良人,你说好归来,却只给我渺茫音讯,生死未知。这一针针的恨,纵然是清泪日日夜夜都扰了清浅的容颜,我也要在继续等下去。

    安小婉等的,何尝又不是她的良人。

    在爱情里,再大方可爱的女人,都有小小的自私。

    如果只有我认识言哥哥该多好,如果姐姐和言哥哥没有婚约该多好......可惜,人生没有那么多的如果。

    每一份爱情都有着自己的独特苦涩。

    安小婉握着话筒的玉指紧紧捏着,手指都发白了,她幽幽叹息。

    安小婉之所以唱这一首歌,不光是希望白言能懂她的心思,她更是觉得白言和她好像上辈子就深深的爱过,纠缠不清过。

    否则,老天为什么会对她开这个玩笑,让她爱上了这个傻男人,还爱的那么不顾一切,就像扑火的飞蛾。

    纵然烈火焚身,也甘之如饴。

    (ps:本章歌曲:少司命+critty《宿命》,由于章节字数太多了,所以就分成两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