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我们仍是少年!
    会场外面,起哄的声音愈加激烈了。

    “人呢?到底还唱不唱了!”

    “走啦走啦,人家肯定是没辙了,估计都不想让安女神出场了!”

    “唉,白来一趟!”

    外校的学生们肆意讥讽着,很多人已经快要面临大学毕业,这让他们心中充斥着许多的压力,许多人在这样的场合下,肆意起哄着,巴不得混乱越大越好。

    “你们不要胡说!肯定会有人出场的!”

    有不少本校学生脸色气得通红,不断维护着自己的学校。

    “怎么回事,为什么还没有人出场!”

    就在双方争执不休,校董事们快要气得发抖的时候,舞台突然暗了。

    “啪嗒!”

    灯光熄灭,一片黑暗。

    “唰!”

    一束大红色的舞台灯光,从舞台上方斜斜的打了下来,照着舞台上的中央,但是那里空无一人!

    “什么嘛!在玩我们吗?”

    “那里根本没有人!”

    “这场晚会真是太糟糕了!”

    “这是我见过的最差劲的校庆晚会!”

    有人大声嘲讽着:“说好的男声独唱呢!”

    无人说话,舞台上沉寂一片。

    突然,音乐声淡然响起。

    “当!当!当!”

    一声又一声,清脆铿锵有力的前奏缓缓响起,在偌大的会场上空荡出涟漪。

    一下,又一下!

    仿佛是一颗心脏,在用力认真的跳动!

    “充满鲜花的世界到底在哪里?”

    低沉沙哑的男声响起,回荡在舞台上,却无人知晓声音从何而来,只有舞台一束孤寂幽冷的灯光孤独洒落。

    舞台的灯光,陡然变成淡淡的蓝色,仿佛像是少年那迷茫的内心。

    “如果它真的存在那么我一定会去,我想在那里最高的山峰矗立,不在乎它是不是悬崖峭壁。”

    “用力活着用力爱哪怕肝脑涂地,不求任何人满意只要对得起自己。”

    “关于理想我从来没选择放弃,即使在灰头土脸的日子里。”

    仿佛是在叙述一般,一句又一句,平静又低沉,清晰的回荡在大会堂内所有人的耳朵里。

    “我知道这首歌,这是追梦赤子心!”

    有华夏学生大声喊道。

    “唱的也很一般嘛。”

    有学生撇着嘴,不屑道。

    “我还以为是情歌呢,这首歌听起来太平淡了,真是没意思。”

    有人哈哈大笑。

    “什么嘛,居然是一首华夏歌?”

    “呵呵,真是搞笑了,华夏会有什么好歌?”

    “这么平淡的歌曲和节奏,真的难听。”

    一群外学的外国学子们,冷笑以对,在国际化的校园内,不去选择大家都听得懂的英文歌曲,反而选一首华夏歌曲。

    这个正在唱歌的华夏留学生,难不成以为这里还是华夏?

    “你们闭嘴!”

    有墨市大学的华夏留学生愤怒无比,忍不住怒而看向出言挑衅嘲讽的外国学子们。

    “怎么?难道我说错了?”

    那名外国学子哈哈一笑,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嘲笑和鄙夷:“你自己听听,这能叫歌吗?歌曲应该动听,而他唱的就跟说话一样平淡!”

    其他人深以为然。

    即便有部分人听不懂的华夏语,但他们也能从这首歌的前奏中感受到好坏,歌曲的好坏是不分国界的。

    “也许我没有天分,但我有梦的天真。”

    “我将会去证明,用我的一生。”

    白言没有理睬舞台下的嘈杂,没有理睬墨市大学华夏留学生们的担忧,也没有理睬外校外国学子们的鄙夷嘲笑。

    他很认真的在唱着,对,他唱的很认真。

    依然是沙哑的男声,声音里带着一丝说不上来的迷茫,但迷茫中还有一丝隐隐约约的坚定。

    只有少数懂音乐的人,心中莫名的一悲,他们好像,能隐约看到一个画面,一名迷茫却又坚强的少年,努力一步一步在人生的道路上,艰难的前进!

    纵然无人理解,纵然无人认可。

    这少年,仍然不想放弃。

    少年的人生路何其残忍,或许这是一场,这是在我们成年之后,要学会承受现实和梦想之间差距的一种痛苦。

    是坚持梦想,还是对现实妥协?

    这个男声,居然用这首歌唱出了少年人生路中深藏的韵味。

    台下的安颜一愣,她听出来了,这是白言的声音,这是白言在唱!

    “你们!”

    那名华夏留学生气的发抖,努力为自己国家的歌曲辩解:“这首歌的前奏就是这样的,有本事你们听到后面!”

    “继续听?你想多了,我们才不要继续听!”

    “浪费时间!”

    “走了走了,散了散了,这场晚会也就这样。”

    “呵呵,墨市大学今年的校庆晚会,要毁在华夏留学生的手里了。”

    “华夏人不是喜欢吹牛逼吗?我看,这一次他们就是把牛逼吹破了!”

    为数不少的外国学子们起身,他们开始向外走去。

    “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了!”

    副校长愤怒了,他忍不住大声质问负责人和学生会会长。

    好好的校庆晚会,为什么会这样。

    越来越多的学生起身了,甚至有本校的学生们也打算黯淡立场,他们没脸面对母校这羞耻的一幕,这是一首失败的歌曲!

    有一部分的墨市政要们也皱眉,交头接耳,摇头不已。

    在这里,唱一首华夏歌,还唱的沙哑低沉,无疑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越来越多的人站起来了。

    “哈哈,大家都走吧,我们离开这里,谁要为一首垃圾歌曲浪费时间?”

    那些挑头的外校外国学子们哈哈大笑,得意的很。

    年轻人,总是喜欢闹出一点大事。

    白言的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喜欢搞事?

    好,我陪你们一起搞事。

    白言紧紧捏着手里的话筒,声音依然低沉沙哑:“也许我手比脚笨,但我愿不停探寻,付出所有的青春,不留遗憾。”

    “向前跑!!迎着冷眼和嘲笑!!!”

    陡然的高音爆发,沙哑的男高音,仿佛是对命运不公的质问!仿佛是少年披荆斩棘后、满身鲜血和狼狈,却也不肯污了那双渴望梦想的眼眸!

    “来了!来了!这是**!”

    有不少华夏学生忍不住起身,满脸通红激动,期待不已。

    所有人都呆住了。

    副校长呆住了,学生会长呆住了,陈宇栋呆住了,安颜呆住了,准备立场的外国学生们也呆住了。

    这声音......这个**......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沙哑的高音,仿佛破音后的沙哑男高音,却能让人灵魂一颤!

    “生命的广阔不历经磨难怎能感到!”

    “命运它无法让我们跪地求饶!就算鲜血洒满了怀抱!”

    这是怎么样的坚持,哪怕是跪着,那少年也要走完这一条路,他的梦想,比生命还要重要!

    “继续跑!!带着赤子的骄傲!!!”

    又是一声几乎要穿透到人灵魂的高音,这声音声嘶力竭,仿佛唱破自己的喉咙也在所不惜!

    这沙哑的高音里,带着无穷的力量和不屈。

    这一声高音,让众人毛骨悚然!浑身鸡皮疙瘩浮现!

    走吧!

    哪怕这条路崎岖不平,道路两旁充满了冷眼嘲笑的人们。

    走吧!

    哪怕这条路需要我跪着。

    走吧!

    带着赤子的骄傲!

    这....这!

    这是对命运,毫无妥协的宣战!这是对人生路最鲜血淋漓的坚持!

    所有人都呆了,原本准备起身的学生们呆滞了,他们缓缓转过身,看向那依然空无一人的舞台。

    这歌声,就仿佛能刺穿人的灵魂!

    每个人的眼睛都变得朦胧起来,哪怕是坐在前排的校领导和墨市各届大人物们,都忍不住深深陷入了回忆之中。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青春和不屈服的时候,年少的轻狂,是最珍贵的时候,哪怕有些中二,哪怕有些不知天高地厚。

    可我们,是少年啊!

    我们就应该不知,天!高!地!厚!

    所有的学子忍不住紧握着双拳,双眼闪烁着激动震撼的光芒。

    “生命的闪耀不坚持到底怎能看到,与其苟延残喘不如纵情燃烧吧!有一天会再发芽!”

    “未来迷人绚烂总在向我召唤,哪怕只有痛苦作伴也要勇往直前!”

    “我想在那里最蓝的大海扬帆,绝不管自己能不能回还!”

    “失败后郁郁寡欢,那是懦夫的表现,只要一息尚存请握紧双拳!”

    “在天色破晓之前,我们要更加勇敢,等待日出时最耀眼的瞬间!”

    **过后,依然是一声又一声,简单、清晰、沙哑的男声。

    他还在唱。

    这个华夏留学生还在唱!

    这首歌,并没有结束!

    所有人都沉默了。

    全场失声。

    偌大的会场,无人嘈杂,无人嘲笑,无人开口说话。

    好似他们一开口,这歌声就会消失,所有人都静静的等待着。

    音乐,没有国界,没有种族。

    这首歌里蕴含着的不屈和少年赤子心的骄傲,让无数学子动容。

    他们在安静的等待着,等待歌者再一次的宣泄。

    他们期待,无比的期待,这个男人,再唱一次吧!

    是谁唱的,已经不重要了。

    就再唱一次吧,求求你,一次就好!

    许多人通红着眼眶,湿润了眼睛,转过身,沉默的看向舞台。

    求求你,再唱一次,让我们知道,我们仍是少年!

    我们不应该在最需要轻狂的时候,却冷了自己的浑身热血!

    (歌曲:《追梦赤子心》,很好听,作者菌很喜欢这首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