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来自华夏的言哥!
    “言哥!”

    陈宇栋急了:“你听听外面那些人,都在等着看我们的笑话啊!”

    学生会长也带人走了进来,了解情况后,他带着学生会干事和参加过演出的一帮子男男女女走到白言面前。

    学生会会长深吸一口气,冲着白言鞠躬,用流利的华夏语恳求道:“言哥,您是我们墨市大学的第一风云人物,这次非您出场不可!不然外面的场子,我们真的镇不住啊!”

    他是个白人,但为人和蔼,十分有领导能力,做事也圆滑。

    若是他用英文跟白言叽叽歪歪一堆大道理,白言肯定懒得理他。

    “对啊!言哥,您就出场吧!”

    “言哥,您再不出场,我们学校学生的气势,都要被外校的学生给压制住了!”

    “言哥,我们求您了!”

    “言哥,咱们华夏留学生丢不起这个脸啊!”

    一大帮子人围住这里,其中不乏很多华夏留学生们,都在苦苦哀求着白言。

    他们是打心底的佩服白言,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认识白言,毫不夸张的说,白言就是墨市大学的一个传奇式人物。

    白言就是学校的代表!

    白言就是墨市大学华夏留学生的代表!

    白言唱歌好听不好听,这已经不重要了,只要白言现在出场,混乱的场面就能够挽回。

    这就是白言的人格魅力和他在墨市大学的强大声望!

    白言一出场,就能给本校学生莫大的信心!这就是领袖人物的魅力!

    白言沉默了,他在心底偷偷询问深渊主宰系统:“系统,有什么办法,让我唱歌好听一些?”

    白言是真的不会唱歌,他自小唱歌就五音不全。

    没办法,谁让他有个当兵的爹,他从小就只会唱“咱当兵的人”、“团结就是力量”这些歌。

    “宿主,堂堂一个恶魔领主,干嘛非要去唱歌啊?”

    深渊主宰系统沉默了少许时间,居然难得抱怨起来了。

    大佬,你乖乖升级不好吗?

    你早点找到前世传承和记忆不好吗?

    你这么懈怠的话,深渊意志会对本系统很不满意的。

    “别给老子废话,赶紧给我想办法!”

    白言在内心低吼着。

    他.妈这么多人求着我,我再怎么冷酷也不能坐视不管。

    白言说白了,就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性格。

    别人对他恶,他会十倍奉还!

    但是别人对他好,求着他办事,他就于心不忍,难以拒绝。

    这是人之本性,谈不上好坏区分。

    最重要的是,白言从小的家庭环境和教育氛围,让他格外的重视华夏人的种族荣誉感。

    他可以坐视墨市大学出丑,但他不愿意、也不想这次出丑,是因为一个华夏留学生的意外!

    “宿主,要想唱歌好听,就只能培育出恶魔女妖了,但是恶魔女妖是三级恶魔。你现在身上没有足够的恶魔能量培育出来,只能退而求次了。”

    “宿主现在有恶魔树、邪眼这两种,攻击18头的二级恶魔,您可以挑一个恶魔进行同级转换,让一头二级恶魔转换成二级的恶魔女妖幼体,不过这种特殊转换属于恶魔领主的特权,基于目前宿主的恶魔领主等级,一年只能使用一次。”

    “恶魔女妖幼体的作用和恶魔女妖类似,虽然没有恶魔女妖那么强大,但是区区一个唱歌好听,肯定是没问题的。”

    深渊主宰系统的声音恢复机械,但还带着一丝无奈:“宿主,你挑一个吧,要转换哪头恶魔?”

    “就转换一头邪眼吧。”

    白言沉吟了一声,随后说道。

    “好,马上就好。”

    深渊主宰系统沉寂下来,随后恶魔养殖场内的一头邪眼被一团红芒包裹住,几秒后转变成了一头小巧玲珑的人类女性体型的恶魔,这头小巧女恶魔的背后还闪动着透明的翅膀。

    这就是恶魔女妖幼体,她的身躯非常小巧,大约只有巴掌大小。

    如果忽略她那突出嘴唇的犬齿脸上妖异的花纹,那她看起来就不像是一头恶魔,反倒是像是一个可爱的精灵。

    姓名:恶魔女妖幼体。

    年龄:五十岁。

    身份:恶魔。

    阵营:混乱邪恶。

    身体属性:力量8,敏捷10,体质6,智力56。

    恶魔技能:初级魅惑,被动技能,恶魔女妖以及恶魔女妖幼体只要处在恶魔养殖场内,恶魔领主对异性的吸引力将会被增强十倍!同时,恶魔领主的个人魅力也会增强十倍!

    恶魔天赋:灵魂歌者,被动技能,恶魔女妖是天生的歌者,相比起其他恶魔用于自身强大的身躯在深渊存活和猎食不同,恶魔女妖擅长用穿透灵魂的歌声迷惑猎物的灵魂,再进行捕食。

    其他选项:可选择一头恶魔,化作恶魔之力加持在宿主体内。

    拥有两项被动技能?

    其中一项是灵魂歌者,听这个名字就知道和唱歌有关系。

    白言心中一定,总算是有办法了。

    就在白言准备出口答应的时候,看他一直沉默不语的陈静,突然鼓起莫大的勇气。

    她羞红着脸,凑过来踮起脚。

    温软湿润的吻,轻轻印在白言的脸上。

    白言愣了。

    在场的人都傻了。

    这.......老子被陈大校花偷袭了?

    这算不算强吻?

    白言傻愣愣的看着陈静,他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什么。

    这个偷袭他的美丽姑娘,是安小婉的闺蜜啊!

    陈静羞红着脸,慌乱的解释道:“我.....我只是想鼓励你上场。”

    陈静的一颗芳心乱了,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吻白言,她刚才就好像无法控制自己一般,她看到白言紧皱的眉头沉默不语的模样。

    陈静一看白言这样子就心疼无比,她只想用吻来排解这个男人心中的忧愁和困扰。

    这是一种冲动,一种说不上来滋味的青春冲动。

    众人纷纷用诡异的眼神看着白言和陈静。

    陈大校花主动吻白言?

    难不成,他们两个人......

    “嗷嗷嗷!”

    陈宇栋顿时兴奋的叫了起来:“老大,看不出来啊,你泡妞真的有一套啊!”

    “陈大校花都被你搞定了!”

    “啪!”

    白言毫不犹豫的就一巴掌甩在陈宇栋的头上。

    “不准胡说!”

    白言低吼着道。

    陈静则是一脸羞涩难耐的美丽模样。

    学生会长等人纷纷看向白言,露出一副我们都懂你的模样。

    陈宇栋抱着头凄惨的说道:“好的,言哥,我再也不敢乱说了。”

    “老大,你看陈大校花吻也吻了,你到底还上不上场?”

    陈宇栋有些可怜的问道。

    “嗯,这男声独唱有什么要求?”

    白言点头,转头问陈静。

    陈静不敢看白言的眼睛,她低着头看自己的高跟鞋尖,有些局促的说道:“没什么要求,随便唱唱就可以了,只要是独唱就可以了。”

    “今天晚上所有的表演节目大部分都是合唱和歌舞牧师,独唱类的节目极少。”

    一旁的学生会长解释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独唱的要求歌手有很强大的控场能力和歌唱天赋,很多学生都缺乏这一块的经验和实力,所以我们才打算安排让安小婉来做女声独唱压轴节目。”

    “言哥,您只要随便唱唱,您的声望用来控场是绝对没问题的!”

    哪怕跑调都不碍事,毕竟后面有个安小婉呢!人家可是在华夏国内受过专业训练的!

    但这句话,学生会长没说出来,他不敢。

    瞧不起你言哥?

    白言笑了,他拍了拍学生会长的肩膀:“别慌,我不会唱跑调的。”

    “我相信言哥!”

    学生会长有些慌乱和尴尬,难道言哥会读心术?

    他连忙岔开话题:“言哥,你打算唱哪首?”

    “就这首吧。”

    白言从陈宇栋手里接过歌单,低头一看,伸手指着说道。

    学生会长一愣:“言哥,这首歌,真的合适吗?”

    “之前那个男生选择的赌场曲目是情歌类,是为了要体现青春和大学中青涩又朦胧的恋情,而且前面的几首独唱也都是情歌,言哥选的这首会不会太拖节奏了?而且是首华夏歌曲,我担心其他国籍学生听不懂。”

    “不碍事的,情歌什么的,我觉得,听多了也腻歪。”

    白言笑道:“就这首吧,没有其他歌曲,比它更适合表现华夏学子们的精神了!”

    白言能答应救场,就是看在华夏留学生们这个集体的面子上。

    还要他唱英文歌?

    你会不会想太多?

    白言坚持,学生会长也只好无奈答应,只要有人上去救场就行了,其他的都无所谓吧。

    反正,没有人能看好白言的这次男声独唱。

    他学习成绩已经很优秀了,而且篮球打得好也已经够让人意外了,难不成他唱歌也牛逼?

    不可能的!

    一个人,怎么可能做到十项全能?

    “他怕不是在吹吹牛逼吧?我听说,华夏人都喜欢吹牛逼。”

    “别这么说,有人救场就不错了,你还能指望他做到多优秀?”

    “他吹牛逼就吹牛逼呗,反正我们心里有数就好。”

    有几个早就下场休息的外国学生们,在旁边嘀嘀咕咕,被学生会长瞪了一眼后,赶紧乖乖闭嘴。

    白言懒得解释许多。

    华夏人是喜欢吹牛逼,还是真牛逼,你们等下不就知道了吗?

    “出场吧,外面的小子们要等急了。”

    “让这些异国他乡的学子们知道,什么是来自华夏的言哥!”

    “走!”

    白言大手一挥,拿过话筒,笑得意气风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