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这个年轻人不简单
    白言的话音才落,脚下便猛然用力一踩!

    “啪嚓!”

    劫匪老大的手腕发出一声脆响,骨头断裂,他的手腕居然被白言活生生踩断了!

    “啊啊啊啊!”

    劫匪老大的嘴里爆发出巨大的惨叫,他痛苦得连脸庞都扭曲了,在地上打滚哀嚎不止。

    大厅里面的人们看到这一幕,眼角不断抽搐着,他们看到劫匪老大痛苦凄惨的模样,也有种自己手腕疼痛的错觉了。

    这个华夏年轻人不仅能打,还很残忍啊!

    一言不合就踩断人的手腕,直接把人给废了。

    白言走到劫匪老二面前,依法照做,也废了他的四肢。

    众人已经能确定了,就这两个劫匪的可怜模样,即便police不来抓他们,他们估计下半辈子也只能躺在病床上了。

    “好了,大家都站起来吧,可以报警了。”

    白言拍了拍手,随后他拍了拍脑袋说道:“对了,差点忘了一个人。”

    白言大步向着汗衫白人大汉走去。

    白言可没忘记,这个家伙刚才陷害自己的事情,居然跟劫匪说自己有一个亿,明摆着是不安好心!

    对于这种人,白言历来都是有恩报恩!有怨报怨!

    你不是有嫉妒心吗?

    你不是喜欢陷害人吗?

    很好,我恰好是个恶魔,可以教教你什么是真正的恶!

    汗衫白人大汉看到白言走过来,脸上浮现出一丝惊慌之色:“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揍你啊。”

    白言笑得很开朗。

    “你敢!老子可是去年墨市的散打冠军!”

    汗衫白人大汉一脸愤怒的表情。

    “哦?还散打冠军啊,那你刚才怎么不站出来阻止劫匪?”

    白言笑眯眯的看着他。

    “那是.....我以为他们手里的枪是真枪!”

    汗衫白人大汉努力为自己的懦弱辩解着,周围人纷纷站起来,对汗衫白人大汉露出鄙夷的表情。

    一名银行女职员冷笑着对着汗衫白人大汉说道:“这位白先生一开始也不知道劫匪手里的枪是玩具枪,为什么他就敢反抗劫匪?我看你根本就是一个懦夫!”

    “对!懦夫!”

    “懦夫,你就是墨市的耻辱!”

    “你就是白人的耻辱!”

    “你太玷污这个城市了!”

    “你不配生活在这里!”

    人们纷纷对汗衫白人大汉嗤之以鼻,还散打冠军呢,见到劫匪跟老鼠看到猫一样,腿软的比谁都快。

    “该死的,你们胡说,我才不是懦夫!”

    汗衫大汉大汉气得跳脚。

    “黄皮猴子,这一切都怪你!”

    汗衫白人大汉暴跳如雷,怒火冲昏了他的脑袋,他朝着白言就挥舞着拳头砸下去!

    面对劫匪他不敢出手,面对一个英雄,他倒是敢于反抗。

    或许,他潜意识的认为白言是个好人,不敢伤害他。

    呵呵,人呐!

    无论在哪个国家,总是不缺少这种自以为是又欺软怕硬的人。

    “呵呵。”

    白言冷笑,单手捏住汗衫大汉的拳头,右腿狠狠一踹,“噶擦!”一声踹断了汗衫大汉的左腿。

    “啊啊啊啊!”

    汗衫大汉抱着弯曲成九十度的大腿,痛苦惨叫着在地上打滚,他的额头上满是汗珠。痛苦的感觉不断传来,让他瞬间涕泪满面。

    “废你一条腿,这是你招惹我的代价。”

    白言从一旁的桌子上抽出一片纸巾,随意擦了擦手,他满脸淡然地低头对着汗衫大汉说道。

    若不是当众杀人会让自己惹上不必要的麻烦,白言绝对会杀了这个家伙!

    顿时,全场失声,静得可怕。

    众人纷纷呆滞,场面静的可怕,没人敢说话,生怕招惹到白言。

    有不少人心中升起一个古怪的感觉,这个看起来清秀无害的华夏年轻人,危害性恐怕比这三个劫匪还要大!

    他真的好霸道啊!

    不光是对三个劫匪狠,但凡是招惹到他的人,都残忍对待!

    心狠手辣!

    这个华夏年轻人,是个狠人啊!

    白言把擦手的纸巾,随手丢在汗衫大汉痛苦扭曲的脸庞上,转头打开银行被反锁的卷闸门离开这里。

    直到白言走了十分钟后,众人才松了一口气,白言给他们的压力,可比这三个劫匪大多了!

    “报警吧。”

    奥尔德斯站了起来,声音颤抖的说道。

    他到现在都没缓过劲儿来,如果今天不是这个华夏大客户出手,恐怕他们都要遭殃。

    “滴滴啦啦啦!!”

    银行大门外传来警车呼啸的声音,一群手持枪械的police闯了进来。

    “劫匪呢!劫匪在哪里!”

    为首的白人警官虎目一凝,表情严肃,持枪动作非常标准。

    众人齐齐伸出手,指着地上早已昏过去的三个可怜劫匪。

    白人警官低头一看,表情顿时惊愕了。

    说好的抢劫银行的三个大盗呢?怎么会是三个躺在地上的死鱼?

    这三个劫匪,到底经历了什么?

    ......

    墨市police总局。

    “乔舒亚探长,那个降服劫匪华夏小伙子的资料已经查到了。”

    “说。”

    乔舒亚探长就是带队的白人警官,他此时坐在椅子上,眉头紧皱,一脸严肃的模样。

    “姓名:白言。国籍:华夏。年龄:19岁。父母双亡,是墨市大学的短期交换生,就住在墨市大学的留学生宿舍内......”

    一名黑人年轻警员站在刘队长身旁,念着纸上的资料。

    “十九岁的留学生学生,以一己之力降服三名战斗力强悍的劫匪.....难不成他真的会华夏功夫,还是...他是那种特殊人?”

    乔舒亚探长低声喃喃自语,不管这个白言是哪一种人,这个案子都不是他能管的范畴。

    “好了,大卫,你把案子交上去吧,交给那批人处理。我想如果不出意外,这白言不是我们能管的。”

    乔舒亚探长打断大卫念资料的声音,他已经派人查过了三名劫匪的伤势问题,也调查了银行的监控录像。

    很显然,这个叫白言的华夏年轻人很不简单,他的身手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能拥有的,甚至远超普通的特种兵。

    “好的,探长。”

    大卫点点头,抱着一叠资料离开乔舒亚探长的办公室。

    当天下午,这起案件转交给了墨市的异人组织,同一时间,墨市华人会的王老板也亲自过问了这起案件,想探察墨市异人组织对白言的一些态度。

    在华人会王老板的坚持和担保下,墨市异人组织决定暂时不与白言接触,将这起案件当做正常的案件处理。

    下午3点,副市长奈杰尔亲自致电过问了银行抢劫案,大肆赞赏夸奖了白言,强烈要求警局颁布奖章和锦旗给白言,而且墨市官方政府这边也会通知报社大肆宣扬此事。

    “可是,奈杰尔先生,我们警局里一直都没有颁发给留学生的奖章啊,最多给白言一些奖金就可以了吧?”

    “没有奖章可以去做嘛!不要这么僵硬嘛,可以灵活变通的嘛,你们临时赶工出来一个奖章!要制作的漂亮一些!奖金也要翻倍!”

    “为什么啊,奈杰尔先生?”

    “为了两国的友谊,同时也为了让其他国家的人们也知道,我们墨市是从来不会亏待英雄的!对了,记得这件事情一定要声势弄大!最好是让墨市大学全体都知道这件事情!好了,就这样了,我还有事情,就先忙了。”

    挂了电话后的乔舒亚探长一脸懵逼。

    副市长奈杰尔的作风和说话口气,怎么越来越有点华夏官僚的味道了?

    真是的,有必要为了一个留学生这么大动干戈吗?

    对了,好像从哪里听说过,奈杰尔准备去华夏考察学习一段时间?

    难不成是因为这件事情,所以奈杰尔先生才想通过一个华夏学生,来传达一种对华友善的信号吗?

    乔舒亚探长的职业习惯让他开始揣摩副市长的打算,但他怎么都不会想到,奈杰尔所做的这一切,完全就是为了结交和讨好白言这个人。

    他绝对想不到,这个白言是连墨市副市长都需要讨好的存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