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安大总裁的心乱了
    “李伯伯,小曼是我的员工,我帮她、帮您都是应该的,只是您以后可不能再赌了!”

    白言温和的笑着。

    白言此时的谦谦公子模样让赌场里的工作人员纷纷露出古怪的表情。

    这小子刚才与一众富豪对赌的时候,可是嚣张至极啊!

    现在倒好,在自己未来岳父面前却表现出一副好男人的形象。

    到现在为止,这些工作人员都还误会李小曼是白言的女朋友。

    “谢谢!谢谢你!”

    李小曼父亲只是一个农民,没什么学问,一双满是皱纹老茧的大手紧紧捏着白言的双手,嘴唇颤抖,不断道谢。????“好了,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带人走了,王老板。”

    白言笑着将李父交给李小曼,随后转头对王老板告别。

    “白小兄弟慢走,以后什么需要,随时可以联系我,这是我的私人号码。”

    王老板递过来一张名片,笑着道别。

    白言收好名片,带着李小曼和李父离开利来赌场。

    白言一路开车送李小曼和李父回家,离别时分,白言将李小曼的银行卡号要了过来。

    “回头我会转一个亿进去,你准备一下,先拿这笔钱注册一家公司。”

    白言坐在车里对着李小曼吩咐道,李父站在小区门口眺望,他听不清两人在说些什么。

    李小曼的ktv已经关门了,不管是为了李小曼的生计着想,还是为了好好利用起她的商业天赋,亦或者是为了给自己未来的打算提前做准备,开公司都是必选的一条路。

    “好的,不过主人,我们的公司要入主哪个领域?”

    李小曼很恭敬,小声的叫着白言主人。

    “我暂时还没想好做什么,等我忙完这段时间再告诉你。你先租个办公楼吧,租个好一点的!然后招点人,把公司框架先搭起来,这是金克丝给我的仓库钥匙,这段时间你先配合一下金克丝,交接一下货物渠道,采购一些家禽放里面,回头我要用。”

    白言把仓库钥匙递给李小曼,随后叮嘱道:“不要活鸡了!多采购一些牛羊马之类的,钱不是问题,但生灵要强壮!你知道我需要什么样子的生灵!”

    白言深深看了一眼李小曼,李小曼轻轻的点头,身为恶魔仆人,她自然清楚自己的主人此时最需要什么。

    “没事,我就先走了,回头电话联系。”

    白言摆了摆手。

    “那主人,公司叫什么名字啊!”

    李小曼连忙问道。

    “就叫婉颜集团吧。”

    白言随口一说,公司名字什么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给他带来足够的金钱和家禽生灵。

    “好的,我会安排好这些事情的。”

    李小曼恭敬的说道。

    “轰!”

    白言点点头,迈巴赫发动,黑色的车辆逐渐消失在李小曼的视线里,李小曼的一双美眸里满是不舍,有些失落的走回小区。

    “娃呀,这男人是啥子来头?居然有车开啊!”

    李父悄悄拽着李小曼的手臂问道,这么一个帅气的小伙子,懂礼貌、又开着车。

    看他模样,应该是一名事业有成的男性,就是年纪小了点。

    不过,这小伙子重感情啊!

    为了她女儿,直接打上了利来赌场!这是让李父最满意白言的地方。

    “女儿啊,这个小伙子不错哇!你要好好把握机会啊!”

    李父满是皱纹的老脸上充满了感概的表情:“这年头,想再找一个重情重义的男娃,难咯!”

    “爸,您就别问了。”

    李小曼俏脸一红,随后不依的撒娇:“人家还不一定喜欢你女儿呢!”

    “怎么会不喜欢!我家小曼这么漂亮,他肯定喜欢!不然为什么他要为了你去利来赌场救我们!”

    李父满是坚定的说道:“他肯定是喜欢你的啊!”

    “对了,小曼啊,那男娃开的车,得要多少钱啊?”

    李父打听着。

    “九百八十万。”

    李小曼随口说道,她现在俏脸羞红,一颗芳心惦记着白言。

    “啥子??”

    “九百....九百八十万!”

    李父满脸呆滞,他情不自禁的倒吸一口凉气。

    李父做了大半辈子的农民,这辈子见过最多的钱就是几万块了。

    他原以为白言开的车,顶天也就几十万了,却没想到居然是接近一千万的豪车!

    “这是啥子车,居然这么贵哟!”

    李父满脸感叹:“真是个有钱又重感情的男娃,是个极品好男人哇!”

    李小曼无奈的捂额长叹,她根本就不是喜欢人家白言的钱好吧!

    她喜欢的是......白言为了她不顾一切、挺身而出的模样,还有白言对她温柔的时候。

    一想到白言叱咤赌场的风姿,李小曼的美眸又有些迷离了。

    ......

    迈巴赫里,白言接到了安颜的电话。

    “喂?大总裁,有什么指示?”

    白言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拿着电话,懒洋洋的说道。

    “别贫!”

    安颜娇嗔道:“我听人说你已经带人离开利来赌场了,那王老板,没难为你吧?”

    安颜的语气虽然故作平静,但白言还是听出了那一丝关心。

    她派去的人已经离开了,她还担心王老板会为难白言。

    真是个关心则乱的傻女人,你派出去那么强大的武装力量,是个正常人都不会再敢得罪白言了。

    “没啊,王老板人挺客气的,还送了我十二亿澳元,正愁着没地方花呢。”

    白言心中一暖,笑呵呵地道。

    “十二亿澳元!”

    安颜挑了挑柳眉,随后她俏脸一沉:“你在赌场赌博了?”

    “额,这是人家赌场的规矩,我也没办法啊,我本来不想赌的。”

    白言一愣,随后苦笑着解释。

    虽然白言和安小婉之间还没有什么明面上的正式关系,但白言面对生气时候的安颜,总是有种心虚的感觉。

    这个美女大总裁是安小婉的姐姐,算起来也应该是白言的姐姐吧?

    “哼!什么规矩不规矩的,赌就是赌了!”

    安颜在电话那头嘟起了粉唇:“我可告诉你,这次看在是救你朋友的面子上,也就算了,但下不为例!你不准再赌了!不然以后晚上,你都别想回家!”

    安颜没有意识到自己这句话里的暧昧,白言也没有太在意。

    “好好,我保证没有下次了!”

    白言连忙在电话里保证。

    两人都没有意识到,他们此时的对话,就像是寻常夫妻一般正常自然。

    “哼,我要上班了。”

    听到白言的保证后,安颜的嘴角情不自禁的勾起一丝微笑,她轻快的挂掉了电话。

    挂掉电话后的安颜,才惊觉自己的脸蛋已经滚烫无比,安颜的俏脸上仿佛染上了一层火烧云,美得惊人。

    安颜心中一愣,美眸充满了迷茫,安颜摸着自己的俏脸,喃喃自语:“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能跟他说出晚上不准回家那种话呢!”

    “这......这种话应该是小婉来说的啊!我又不是他的爱人啊!”

    安颜苦笑,她的芳心又一次因为白言而乱了。

    “唉,冤家......”

    一声清冷幽幽的长叹,在总裁办公室内回荡着。

    她觉得自己心都乱了。

    ......

    白言苦笑地看着手里传来盲音的手机,这冷艳总裁还真是冷啊,二话不说就挂电话,招呼都不打一声。

    白言刚放下电话不久,谁知第二个电话就打了进来。

    是陈宇栋这小子的电话。

    “喂?什么事情?”

    白言接起电话。

    “言哥,今天晚上晚会你来不?”

    “晚会?什么晚会?”

    “哎呀,我上次跟你说过啊,就是学校的校庆啊!同时也是为了给短期留学生们的送别晚会,我记得跟你说过啊,安女神也有参加的!”

    陈宇栋一副惊讶的口气。

    白言苦笑:“这段时间太忙了,把这事情给忘记了,今天晚上就开晚会?”

    “是啊!就在今天晚上,全校都准备了好长时间了!”

    陈宇栋有些无语,他真不知道他这个身为学校风云人物的同桌,一天到晚在忙些什么,连学校开晚会这么大事情都不知道。

    “言哥,你晚上来看晚会不,我可以帮你搞到位置靠前的票。”

    陈宇栋问道。

    白言稍稍沉吟,随后说道:“行吧,晚上我去,晚会几点开始。”

    安小婉既然也参加晚会,那白言说什么也得要去捧捧场子。

    “晚会在晚上八点开始,言哥你别迟到了啊!”

    陈宇栋叮嘱道。

    “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