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多米特的资料
    误会解除,艾伯塔被带走了。

    无人知道他是落在了墨市副市长的手里,还是安氏集团保镖队伍的手里,亦或者多米特的手里。

    总之,面对他的肯定不是一个好下场。

    白言也懒得关心艾伯塔的死活,他连被自己献祭的资格都没有,一个渣渣而已。

    副市长奈杰尔寒暄了一番后,带人走了,虽然他很想和白言继续聊聊天,打好关系,但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他需要亲自去和安颜说一声,顺带和墨市神州集团分公司谈一谈接下来的投资项目问题。

    安大总裁先前可是亲口说了,只要他能带队救出白言,两百亿澳元的投资项目,包括房地产、城市公益、公园开发、酒店建造、公寓和别墅新建等等都不是问题。

    而且后续的可投资拟资产,也在五百亿澳元以上!????这就是财大气粗的神州集团。

    你救了我家男人,我给你想要的政绩!

    不管白言是被谁救出来的,安大总裁应该不会反悔投资项目的事情了吧?

    副市长奈杰尔心里思索,他已经下定决心了,不管这件事情结果如何,他需要好好审视一下白言的身份地位问题了。

    最好是能和墨市大学大一声招呼,墨市这一届的最佳留学生头衔就给白言了吧。

    或者,再加设几个“城市友好大员”、“两国友谊大使”、“最受墨市欢迎的华夏人”等等头衔?

    听说,华夏那边的大学毕业,是需要根据一些奖项、头衔来加分的,对于毕业生的前途有不错的影响,虽然不知道白言喜不喜欢这些东西,但这么做应该不会让他厌恶吧?

    好,就这么办了!

    在副市长奈杰尔离开后,白言又接到了安颜的电话。

    安大总裁还是那副冰山模样,在电话里冷冷淡淡的,但语气里的关心之情却溢于言表,让白言觉得有点古怪。

    大姐,我已经跟你妹妹勾搭上了,你作为姐姐,不能喜欢上我这个妹夫吧?

    或许,这是我想多了?

    挂了电话之后,白言暗自琢磨,这个安大美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随后,多米特和金克丝也很快离开了,他们今天闹出来的动静已经很大了,既然主人安全了,多米特还需要去处理接下来的事情。

    不过再临走的时候,多米特又毕恭毕敬的交给白言一份,有关于多米特自己在墨市的全部力量和财富的分布情况。

    我的东西,都是主人的东西。

    这是多米特的想法,他不敢、也不想对白言做出任何隐瞒。

    白言笑而纳之,坐在赌场的沙发上,翻阅着多米特交给他的资料。

    还别说,这个血族挺有两把刷子的,在墨市里,听命于他的武装力量在两百人之上,血杯雇佣军是其中最精锐的一支力量,他的资产超过百亿澳元,各种别墅、公寓、房地产项目、酒店、酒吧、夜场等不动产也数不胜数。

    更难得可贵的是,多米特在一家世界级的雇佣兵学校,也有参股,他是第二大股东。

    可以说,如果将多米特的力量吸收和融合起来,白言完全可以借此在短时间内,组建出一支完全属于自己的强大地下势力!

    而且是全球级别的那种,不仅仅是在墨市这一块小打小闹。

    当然,这只是白言的一个初步想法,想要具体实施,还需要按部就班的来,很多事情急不得。

    毕竟一口气吃不了一个胖子,做什么事情都需要打好基础。

    就在白言暗自思索的时候,王老板满脸堆笑,亲自端着一杯.......白开水走了过来,客客气气的放在白言的面前。

    没办法,他也不知道白小兄弟喜欢喝啥,只能端白开水了。

    “白小兄弟,刚才我跟你提到的华人会的一些事情。”

    王老板微微沉吟,坐在白言面前,沉声说道:“我会严查到底,给你一个交代!我一定会抓出幕后凶手,同时也会肃清华人会里的一些心怀不轨之辈!”

    白言一愣,笑了笑。

    他知道,王老板指得是李斐文先前绑架自己的事情,王老板之所以这么说,也是在表态。

    他希望和自己能保持友谊关系,毕竟今天他因为白言所见识到的事情,真的是惊世骇俗了!

    白言也才十九岁啊!

    自身实力强悍,背景神秘,人脉广阔!

    如果任由白言发展下去,他必然会成为全球级别的大佬,甚至能在异人界也能做出一番事业来。

    这个世界上,从来不缺少王老板这样精明的人,他们善于投资,善于在一些有潜力的年轻人身上押注。

    他本身就是一个赌徒,他看好白言,得白言能强大起来,所以他决定毫无保留的支持白言!

    “谢谢王老板厚爱。”

    白言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转移话题,问道:“小曼呢?还有她父亲呢?”

    “我这就喊她们出来。”

    王老板一拍脑袋,苦笑摇头,差点忘记这件事情了,她们还躲在地下室呢。

    过了一会儿后,李小曼和她的父亲被带到,白言和王老板起身迎接。

    李小曼父女在大厅内喜极而泣,李小曼看到白言走过来后,连忙擦掉眼泪,对着她父亲介绍:“爸,这就是白言,就是他救您出来的。”

    “恩人啊!”

    李小曼的父亲老泪纵横,朝着白言就扑通一声,双膝下跪。

    “哎哎哎!使不得!”

    白言连忙托住李小曼父亲的手臂,把他扶起来。

    让个老人家跪下,真的是折寿。

    白言虽为恶魔,但他还有一半人类,在正常情况下,白言还是喜欢做一个正常人,而不是一头嗜杀的恶魔。

    李小曼父亲老脸带着激动的表情:“恩人啊!要不是你,我这把老骨头可就连累了小曼!你是我们全家的恩人啊!”

    白言有些疑惑的看着李小曼,李小曼走到他身边,小声的介绍。

    原来她父亲不是好赌之人,只是李小曼母亲走得早,家庭经济条件又差,随着李小曼的年岁增大,女大愁嫁。

    李父焦灼李小曼出嫁嫁妆问题,铤而走险进入赌场想要一搏。

    却没想到自己深陷赌场,难以自拔。

    一想到自己险些毁掉自己女儿的人生,李父心中就悲痛难耐,后悔不已。

    所以他才在看到白言的第一时间,表现的非常激动。

    白言苦笑不已,以李小曼的身材外貌,还用愁嫁?

    怕是想娶她的男人的队伍,都从墨市市北排到了市南!

    不说墨市了,哪怕是李小曼回到国内,也是珍稀少有的大美女。

    温柔体贴,美丽动人,又有商业天赋,哪个男人不喜欢这样的女人?

    这李父可真是病急乱投医啊,一点都不考虑其他因素,估计他也是穷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