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墨市真正的王!
    他们除了是血杯雇佣军的身份之外,更是多米特手下最为精锐的血族战斗队伍,他们每一个人和多米特都有着不可分割的主仆关系,他们每个人都是从多米特的血奴慢慢培养成了吸血鬼男爵。

    可以说,雇佣军只是他们用来赚外快的工作而已,也可以说是身为血族在漫长生命中一种消遣娱乐的活动......

    这也就是很好的解释了,这十三个人为什么身体素质都那么高,毕竟他们都是血族男爵啊!

    白言此时也忍不住在心中感叹,恶魔之眼还是有些小缺陷啊,恶魔之眼在透视太多阻碍的时候,功能有些削弱,无法第一时间察觉他们身为血族的身份。

    不然的话,哪有艾伯塔继续嚣张的份儿?

    十三名的血杯雇佣军成员,礼貌又恭敬的对白言行注目礼,齐声喊道:

    “白先生好!”

    “白先生好!”

    “白先生好!”

    ......

    整齐洪亮的声音,震的艾伯塔满脸铁青,转而涨红,又变得煞白一片。

    艾伯塔的表情就像是京剧变脸一样,精彩丰富,完美诠释了他内心中的复杂情绪转变。

    怒火,不敢置信,憋屈,不甘,然后害怕和惊恐。

    为什么?

    为什么我带来的雇佣军,属于我自己的人,却突然倒戈向白言?

    “出来吧,王老板,已经安全了。”

    白言对着里面喊了一声。

    正躲在赌场内的王老板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外面始终没有传来枪声,难不成白小兄弟这么强悍,在血杯雇佣军们开枪之前就解决了他们?

    想到这里,王老板等人的眼中流露出一种惊骇之色。

    微微沉吟,王老板沉声说道:“走,出去看看。”

    很快,一行人从赌场内出来,看到了地下停车场诡异的一幕。

    “这...这是怎么回事?”

    饶是王老板见多识广,也不由得张大了嘴巴,满脸的迷茫和震撼。

    这群血杯雇佣军的人,不是艾伯塔带过来的人吗?

    怎么他们都把枪口对准了艾伯塔?而艾伯塔本人,则是满脸的苍白害怕的神色。

    “他们都是自己人。”

    白言笑了笑,指着血杯雇佣军的战士们。

    他们都是多米特的人,如果说多米特是他们的大哥,那么白言就是大哥的大哥。

    他们岂敢得罪白言?

    这个艾伯塔居然想让他们杀白先生!真是该死啊!

    艾伯塔,你是想害死我们血杯雇佣军吗?

    血杯雇佣军的狙击手一想到这里,就忍不住怒意上涌,眼神微眯闪烁寒芒,手指也扣在了狙击枪的扳机上,枪口对准了艾伯塔的脑袋。

    只要白先生一声令下,他一定要杀了这个混蛋!

    “这不可能!”

    艾伯塔摇头,满脸苍白,两眼无神。

    他环顾四周,十三把枪口对准他,让他无路可退。

    为什么事情会突然变成这样?

    局势不都一直掌握在我手中的吗?

    为什么这个黄皮猴子出来后,一切都变了?

    艾伯塔无法理解,他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就在这时,一声洪亮威严的声音从地下停车的外面传来。

    “有什么不可能?他们都是我的人!”

    一道修长的身影,疾步从外面走来,他的身后跟着清一色的黑衣大汉,人数在一百人以上,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一把冲锋枪,更有人端着一台肩扛式火箭筒!

    “哗啦啦!”

    上百号杀气腾腾的枪手冲了进来,每个人都是精锐之士,其中还有不少吸血鬼夹杂其中。

    我的天呐!

    艾伯塔转过身,看到这一幕,整个人都傻眼了,嘴唇颤抖,哑口无言。

    “血手多米特!”

    艾伯塔失声惊呼,双腿发抖,额头和脸庞上满是冷汗。

    来者正是多米特和金克丝。

    在金克丝接到白言的短信后,第一时间联系了多米特,只可惜当时多米特在应付黑暗议会派到墨市的人,所以耽搁了一些时间。

    在赶紧打法走黑暗议会来人之后,多米特马上率领酒吧内的所有武装力量,急忙赶到利来赌场。

    多米特也不知道主人白言面对的是什么危险,所以他把能带过来的武装力量全都带过来了。

    肩扛式火箭筒算什么?

    若不是今天条件不允许,多米特可以把墨市军方的直升机作战队也调集过来!

    “大人。”

    血杯雇佣军的大汉们恭敬的对着多米特喊了一声,他们心里都松了口气。

    幸好先前没有对白先生开枪,否则他们今天绝对没办法活下去,在墨市这个地界,无人可以承担多米特大人的怒火。

    多米特看到站在场中央的白言,瞳孔骤然紧缩,懒得理睬雇佣军成员和艾伯塔,他快步走到白言身边。

    他丝毫不顾在场还有这么多手下,直接向着白言“噗通”一声跪倒。

    “手下人不懂事,让宵小之辈惊扰了白先生,多米特真是罪该万死。”

    多米特说着一口流离的华夏语,抵下高贵的头颅,语气十分谦卑和恭敬,充满了深深的愧疚和自责。

    即便在外人面前不能口呼主人这个称呼,但也无法改变多米特对白言的尊敬和两人之间的主仆身份。

    让主人身临险境,这是多米特身为恶魔仆人的最大罪过啊!

    这一幕看得所有人都呆住了,多米特雄踞墨市,从来只有别人跟他认错,谁看到他跟别人认错?而且还是下跪道歉,这个面带淡笑的华夏年轻人是什么人?

    多米特大汗淋漓,手脚冰凉,他的手枪早已“当啷”一声在地上了。

    想他还狂妄的打算带着血杯雇佣军来报仇,夺回自己输走的财富,但没想到居然惹出了“血手”多米特!

    他可是“血手”多米特啊!

    哪怕是墨市市长都不想正面对抗的存在!

    他是墨市真正的黑暗世界之王!

    王老板等人更是浑身一震,面面相觑,倒吸一口凉气。

    这个白小兄弟,为何能让多米特跪下?

    这可是让整个墨市华人会都避之不及的真正大佬啊!

    难怪,安老爷子特意高看他一眼,可安老爷子啊,你可知道这个男人根本不需要我来保护他啊。

    王老板深深的看了一眼白言的背影,心中苦笑不已,仔细算起来,安老爷子应该是救了自己一命,否则若是利来赌场真的伤害了李小曼,谁能承受白小兄弟的怒火?

    无需多米特本人出手,即便是一支血杯雇佣军,也可以让利来赌场全灭!

    白言面色不变,淡淡的看了一眼多米特,声音冷漠道:“起来吧,这不怪你。但是这个渣滓,我以后不想在墨市看到他。”

    白言指着艾伯塔。

    “是,我一定办得妥妥当当!”

    多米特不敢有二话,他就像条听话的狗一般,甚至都不敢正眼看白言,只敢这样趴在地上,冷汗已经湿透了背部。

    该死的艾伯塔,你这个卑贱的土狗,居然敢招惹我的主人!

    “最近多做些正事,如果耽误了我的计划,你自己知道后果!”

    白言说完,大步流星地转身进入赌场,在场根本没有一人敢拦他。

    “白先生,您...没受伤吧”

    金克丝俏脸挂满了焦灼,连忙追上前,跟在白言身后。

    这个金发大美妞好眼熟啊,这不是墨市那个后台极硬,无人敢招惹的超级模特吗?

    王老板再一次被震撼了。

    墨市的娱乐圈和国内一样的混乱复杂,所谓的明星不过只是表面光鲜,但在墨市娱乐圈,有几个人确实不能招惹。

    金克丝就是其中之一,她美艳光彩,魅力四射,追求者无数,却无人敢用权势逼迫她。

    她背后实力之强大和神秘,是连王老板这个华人会大佬都无法打听的存在!

    多米特起身,冲着白言的背影深深弯腰施礼,像极了中世纪对主人施礼的官家。

    随后,他转过身,眼神冰冷的看着艾伯塔:“你,真的该死。”

    艾伯塔浑身一颤,抬起头来,绝望的看着多米特,跪下哀求道:“求求多米特大人,不要...不要杀我!”

    直到这一刻,艾伯塔才真正的了解到什么叫做恐怖和绝望。

    他面前,是墨市的无冕之王啊!

    “不杀你?可你今天得罪的是白先生,你知道白先生是什么人吗?”

    多米特冷笑不已,淡淡开口:“人们都说我是墨市的王,但我今天让你死个明白。”

    “墨市的王,从今天起,不再是我血手多米特,而是白先生!”

    “他,才是墨市真正的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