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你应该回头看看
    “万万不可!”

    王老板顿时大惊失色,连忙阻止白言:“白小兄弟,我若是坐视你被这群人抓去了,以后我还怎么做人?”

    “我王某人虽然不是个正派人物,但我也不知道义字当先,你我既已为友,我又怎么能在关键时刻弃你而去!”

    “白小兄弟切莫以为这利来赌场对我来说很重要,没了利来,我还能开一家东来、西来、北来!只要人还在,名利皆为虚妄!”

    王老板苦口婆心的劝着白言,瞧他这样子,神色间居然有点感动。

    他是真没料到,白言居然是这样义气之人!

    为了不让利来赌场牵扯在内,他要独自一人出去面临血杯雇佣军,让自己深陷险境。

    那外面可是有着热感器反器材狙击啊,哪怕是装甲车都能一枪打爆,白小兄弟的实力再强,也扛不住狙击枪的子弹啊!

    “......”

    白言有些无语。

    王老板,你有点想多了,我还没有那种伟大的奉献精神。

    “放心吧,王老板,我若是没有把握,也不敢出去的。”

    白言笑了笑,说了一句。

    “不行,绝对不行!”

    王老板抓着白言的手,坚定的摇头:“白小兄弟,要走一起走!我们赶紧跑吧!”

    “里面的人听着,老子没那么多耐心!给你们五秒钟时间,再不出来,我就杀光你们!”

    艾伯塔在外面不耐烦的大喊。

    “五!”

    “四!”

    “三!”

    ......

    白言不动神色的将手掌抽了回来,在身上擦了擦。

    都是大男人,拉什么手?

    “你们在这里等我。”

    白言低声说了一句,不等王老板阻止,起身推开桌子,大步走了出去。

    “白小兄弟!”

    王老板感动的热泪盈眶,满脸愧疚,喃喃自语:“若是你死了,我绝不会放过艾伯塔!”

    幸亏白言已经走远了,若是白言听到这句话,肯定会无言以对。

    旁友,你是有多不看好我?

    “他出来了。”

    狙击手在战术耳麦内淡淡的开口。

    “刷!”

    “刷!”

    “刷!”

    一瞬间,十二把ak清一色的对准大门口。

    艾伯塔满脸兴奋,他渴望报仇,渴望看到白言哭泣的匍匐在他的脚下,哀嚎痛苦的祈求他的原谅。

    这让人愉快兴奋的一幕,马上就要发生了!

    “吱呀~”

    白言推开大厅的门,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将自己暴露在十三把枪械的黑洞洞枪口下。

    血杯雇佣军的成员们,在看到白言的面目后,一时间都愣了。

    尤其是狙击手,眉头一皱,心中再也无法保持平静了。

    热成像狙击是无法看到人的面孔,所以直到现在,他才看到白言的全貌,这一刻,血杯雇佣军的战术耳麦内,大家都默契的沉默了。

    十三个人,谁都没有说话,但大家都知道彼此心中的震撼。

    谁都没有想到,他们居然在这里遇到这个男人了!

    十二把ak和一把狙击枪的枪口,不约而同的移开了,没人再敢把枪口对准白言。

    这是血杯雇佣军从血与火的战场上磨砺出来的默契。

    然而,唯独艾伯塔一个人还没有意识气氛的诡异转变。

    “小子,你居然还有勇气出来?”

    艾伯塔残忍的冷笑,轻蔑的看着白言,眼神充满了贪婪和残忍:“小子,我的钱呢?乖乖交出来,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

    “你凭什么让我生不如死?”

    白言笑了。

    这个艾伯塔还真是掉进钱眼里去了,输急眼了就带雇佣军来,想找回场子。

    “凭什么?”

    艾伯塔一愣,随后大怒,从腰间拔出一把手枪,大步向前,抵着白言的额头,张狂无比的吼道:“就凭这个!”

    “你确定,你敢开枪?”

    白言很平静,丝毫没有躲闪的意思,反而带着玩味儿的笑容看着艾伯塔。

    “我不敢?”

    艾伯塔大怒,他一看到白言那一切尽在掌握的笑容就觉得怒火中烧。

    这个小子,在一个多小时前,就是以这样让人厌恶的姿态,赢走了他全部的财富!

    “黄皮猴子,我告诉你,我没有这个耐心跟你废话!”

    “马上把你赢来的钱全部交给我,不然的话,你会知道我到底敢不敢开枪!”

    艾伯塔冷笑的看着白言,他的一双狭小的眼睛闪烁着骇人的疯狂神色。

    只不过是扣下扳机杀人而已,他又不是没杀过。只要能拿到这笔钱,他甚至不惜杀了利来赌场的所有人!

    “快!不要让我等太久。”

    艾伯塔舔了舔嘴唇,暴喝一声。

    他很享受这个时刻。

    他认为自己掌控了全场的局势。

    白言淡淡的扫了一眼艾伯塔:“一把小手枪而已,你以为能靠它制服我?”

    艾伯塔一愣,嘿嘿一笑:“我知道你很能打,你会华夏功夫是吧?一把小手枪对你没有威慑力是吧?”

    “知道他们是谁吗?血杯雇佣军!都是世界级的精锐军人!”

    艾伯塔骄傲的指着身后的十三个强壮高大,面色阴沉,气息惨烈的男人。

    艾伯塔随后又一指白言,面色疯狂的大喊:“来,兄弟们,都上家伙,让这个黄皮猴子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绝望!”

    随着艾伯塔的话音落下。

    “噶擦!”

    步枪上膛的声音响起。

    “嘿嘿。”

    艾伯塔骄傲极了,轻蔑的看着白言:“他们都是我的人,这么多枪指着你,你的华夏功夫再厉害又有什么用!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有啊。”

    白言笑了,笑容很灿烂:“我觉得,你应该回头看一看,你确定他们都是你的人?”

    “嗯?”

    艾伯塔一愣,转过头,条件反射的扫了一眼身后。

    仅这一眼,就让艾伯塔的面色变得煞白一片。

    因为,包括狙击枪在内,十三把步枪漆黑枪管闪烁着金属质感的寒芒,黑洞洞的枪口,整整齐齐的对着艾伯塔周身要害!封锁了他的任何退路!

    肃杀的气氛在空气中弥漫,十三名血杯雇佣军们身上的浓烈杀意,让艾伯塔整个人都懵了。

    “你们...你们在做什么!”

    “枪口对着这个黄皮猴子啊!我是你们的雇主啊!”

    艾伯塔忍不住颤声大喊,他急得都快要跳起来了。

    “你们也配叫做世界级的雇佣军?你们连敌人和雇主都分不清了吗!”

    心里的恐惧,让艾伯塔恼羞成怒,他冲着血杯雇佣军的成员们疯狂大喊。

    “艾伯塔先生,我们分得清敌人究竟是谁,不需要您来教我们。”

    狙击手冷淡沙哑的声音响起:“根据多米特大人的命令,任何企图伤害白先生的人,就是我们的敌人!”

    “刺啦!”

    十二名血杯雇佣军成员默契的拉开拉链,脱掉外衣,露出里面的特质燕尾服战衣。

    他们,都是memory酒吧内的一员!

    他们,都是血族!

    他们,都是多米特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