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这局,我白言接下了!
    全场鸦雀无声。

    大家面面相觑,都傻眼了。

    怎么一转眼的功夫,这局势就变了呢?

    “唰唰唰!”

    肥猪男身后的保镖连忙反应过来,掏出腰间的手枪指着白言,他们满脸的震惊。

    这个华夏人,居然能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抢到武器!

    这家伙还是人吗?

    “小子,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你居然敢拿枪指着我!”

    肥猪一般的哈罗德声音凄厉的吼着,此时他一动都不敢动,生怕白言一个不爽扣下扳机,那他的小命就彻底交代在这里了。

    在场的人没人敢说话,都傻愣愣的看着白言,谁也没想到白言会在这个时候掏枪出来。

    “还愣着干嘛啊,还不快过来救我!”

    哈罗德害怕极了,对着自己的保镖们大吼。

    哈罗德的几名保镖面面相觑,想要靠前救人,却又怕刺激到白言,让他直接开枪杀人。

    几名黑人保镖满嘴苦涩,他们身为保镖,却被一个拿枪的东方小伙子给唬住了,这让他们羞愧不已。

    看到黑人保镖们踌躇不前的表情,哈罗德知道没办法指望他们了。

    这群人是哈罗德从保安公司请来的保镖,他们很担心刺激到白言从而让哈罗德丧命,根本没有孤注一掷的勇气和魄力。

    哈罗德把求救的目光投向瑟琳娜:“瑟琳娜,快救救我!我知道你们赌场里有雇佣军,快让他们出来,杀了这混蛋!”

    在国外战场上活跃的专业雇佣军,总比这群保镖要厉害吧?

    哈罗德还在心怀侥幸和对白言的怨恨。

    瑟琳娜俏脸一寒,对着白言阴森森的说道:“好小子,老娘倒是没料到,你居然还带着枪啊!早知道刚才就应该搜你的身。”

    白言冷笑不语,手上用力,冰冷的额枪口往前抵着,哈罗德顿时痛得啊啊大叫。

    “李小曼呢?”

    白言的意思很明确,赌场不交人,那他就杀人!

    “去,把那个女人带出来。”

    瑟琳娜拍拍手,几名打着蝴蝶结领带的服务生转身进入赌场里面,不一会儿就带着李小曼出来。

    “白言!”

    李小曼一出来,连忙挣扎开几个男人的束缚,冲到白言身边。

    李小曼一双美眸激动不已,她怎么都想不到,白言居然真的为了她独身闯龙潭虎穴。

    这个小男人,难道他就不怕死吗?

    李小曼紧紧抱着白言的胳膊,满腹话语,却不知道从何说起,只能用一双美眸带着感动和迷离,痴痴的看着白言。

    “你没事吧?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

    白言笑着问道。

    李小曼俏脸一红,她实在是吃不消白言那温柔阳光的笑容。

    “他们没对我怎么样,就是打了我两巴掌。”

    李小曼低声说道,白言这时才发现,李小曼的左脸上有两个鲜红的掌印。

    “谁打的?”

    白言皱眉问道。

    李小曼拉扯着白言,低声说道:“白言,我们赶紧走吧,别问了。”

    李小曼害怕在利来赌场呆的久了,会害得白言也逃不出去。

    “谁打的?”

    白言继续问道,表情十分认真。

    “我打的!”

    瑟琳娜昂着雪白的脖子,性感的红唇勾起,露出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小帅哥,你朋友我也放了,你是不是该把哈罗德先生给放了?”

    “哼!黄皮猴子,我劝你最好把我给放了,不然你和你的小女朋友,绝对走不出这个地方!”

    哈罗德声厉色茬说道,但那一双害怕得直发抖的肥腿出卖了他内心的恐惧。

    “我即便放人,你又不会让我离开。”

    白言耸了耸肩膀,丝毫没有放开哈罗德的意思。

    “小帅哥真聪明,不管你放不放人,我确实不能放你离开这里。”

    瑟琳娜笑眯眯的摆了摆手。

    “哗啦啦!”

    利来赌场的后面飞快的跑出一队黑衣男,每个人都身材高大,戴着墨镜,清一色手上都拿着微冲,表情冷峻,数十把黑洞洞的枪口指着白言。

    白言瞳孔猛然紧缩,他现在还没有强大到可以无视这么多枪械的地步。

    除非是他体质属性超过100点,不然他在这么多枪械的扫射下,也会有生命危险!

    白言不动声色,瞧瞧打开了恶魔养殖场的控制界面。

    只要爆发战斗,他要第一时间召唤出所有的二级恶魔!

    白言拿不准这十八头二级恶魔在枪械的扫射下能支撑多少时间,他还在计算,所以没有第一时间暴露底牌。

    “小帅哥,我劝你最好放了哈罗德先生。”

    瑟琳娜捂着小嘴儿娇笑不已:“不过你即便放了哈罗德先生,依然按照我们赌场的规矩来。想要带走你的小女朋友,就要赌上一场。赢了,你带她走,她父亲的帐一笔勾销。输了,你的命留下来,她可以离开,但她父亲的帐依然要算。”

    瑟琳娜很自信,她认为自己掌控住了局势。

    “如果我不放人呢?”

    白言微眯着眼睛,他在试探哈罗德这个人质的重要性。

    “如果你执意不放哈罗德先生.....”

    瑟琳娜的媚眼闪过一道寒芒:“那我只能把你们全部杀了!”

    得,感情这个肥猪男对利来赌场而言,一点都不重要。

    白言能感受到瑟琳娜的杀意,她不是开玩笑的,她是真的不在乎哈罗德的性命。

    “不要啊!瑟琳娜,你不能这么对我啊!我也是股东!我有股份,你有义务救我!”

    肥猪男哈罗德连忙惨叫的呼喊着,声音悲戚极了。

    “哈罗德先生,不好意思啦~这是大老板定下的规矩,赌场的规矩大过天。”

    瑟琳娜笑眯眯地道,在场的男人纷纷升起一股寒意,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一个蛇蝎心肠的歹毒妇人!

    为了守住赌场的规矩,在她眼里,人命犹如草芥!

    “可是我不会赌。”

    白言坦然道。

    “不碍事,利来赌场成立这么多年,自然不会难为贵客,我们还有三王六将的规矩。要么你和我赌一场,要么你跟三王六将轮流打一场,你选一个吧。”

    瑟琳娜微笑着坐在椅子上,她慵懒地伸了一个懒腰,美好的身材展现无遗。

    数十名黑衣男手持枪械,严密监视着白言。

    黑洞洞的枪口指着白言周身的要害,就连李小曼这个弱女子,他们都拿枪指着。

    这帮人的军事素养,堪称最精锐的职业军人!

    在他们的眼里,只有敌人和友军之分,没有女人和男人之分!

    只要白言和李小曼稍一有异动,这些人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开枪!

    “好,我选跟三王六将打一场!”

    白言沉默少许后,随后干脆的答应下来。

    先静观其变,能不暴露底牌就尽量不要暴露。

    “白言!”

    李小曼顿时急了,这三王六将听起来就不是好惹的人,白言即便再怎么强大,也难敌对方的车轮战啊!

    李小曼的美眸看着白言,紧咬着粉唇。

    她既感动又着急。

    这个傻男人,为了我这个微不足道的女人,偏要把自己身陷险地。

    “乖,站在一边,这些事情交给我来处理。”

    白言温柔的笑着,拍了拍李小曼的玉手安慰道。

    现在的局面对白言十分不利,数十把枪指着他,而且都距离他有六七米的距离,哪怕是召唤十八头二级恶魔,他也没有把握在短时间内暴起解决这些黑衣人。

    并且李小曼就在他身后,若是白言只顾自己的话,李小曼这个女人一定会在枪火下香消玉殒。

    白言没办法,他只能遵守利来赌场的规矩。

    与其去选择他一窍不通的赌博,不如试试这所谓三王六将的厉害!

    白言冷笑,把肥猪男哈罗德一把推了出去,无用的人质,留着也只会碍手碍脚。

    哈罗德赶紧从白言身边离开,脚步踉跄的跑着,连忙躲在自己的保镖身后。

    偌大的利来赌场,面对数十把微冲的黑洞洞枪口,白言独自一人环视四周。

    白言在场中傲然挺立:“让你的人出来吧!”

    “这局,我白言接下来了!”

    李小曼看着白言那挺拔的身躯和掷地有声的话语,整个人都迷醉了,她站在白言的身后,傻傻的看着这个男人。

    这个为了她,站出来挑战整个利来赌场的男人。

    这个让她魂牵梦绕的清秀小男人。

    这一刻,李小曼的一颗芳心,强烈悸动着。

    一种莫名的感情,在疯狂吞噬着她的灵魂。

    她感觉,自己要彻底沦陷在这个小男人的手里了。

    不,她是已经沦陷了!

    “不错!好胆魄!”

    瑟琳娜也为白言的傲然风采喝彩,她眼前一亮,带着一股子说不上来滋味对着李小曼幽幽道:“你这个女人,可真有福气啊......居然能遇到这么重感情的男人。”

    “若是你今天能不死,我愿意和你交个朋友!”

    瑟琳娜转头对着白言娇笑,语气全然没有小女人的姿态,尽显女中豪杰之气,看来这女人还确实有点草莽义气。

    在利来赌场,一直都是以赌技说话,不管是谁来闹事。

    只需赌上一场,只要赢了利来赌场,那就奉为上宾!

    要是输了......那就大卸八块,丢进河里喂鱼!

    利来赌场成立多年,赌局的规矩被人挑战过不少次,唯独这三王六将没人挑战过。

    “废话那么多干嘛,瑟琳娜,赶紧让人出来废了这小杂种!”

    肥猪男哈罗德冷笑不已,这个白痴小子,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居然敢挑战赌场最难的三王六将。

    “嘴贱!”

    白言皱眉,抬手就是一枪。

    超强的感知力让他很精准的瞄准了肥猪男哈罗德的额头。

    “碰!”

    枪声一响,哈罗德的额头出现了一个血窟窿。

    哈罗德那张肥猪脸上,充满错愕的表情,肥胖的身体就这么摇晃着倒下,重重的砸在地板上。

    鲜血从尸体的额头上蔓延开来,刺鼻的血腥味充斥在场中。

    哈罗德到死都不敢相信,白言居然敢在这么多枪口指着的情况下,还敢开枪杀他!

    不仅是肥猪男哈罗德不敢相信,就连其他来赌博的大佬们都满脸错愕,众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脸上挂满不敢置信的表情。

    这小子胆子太大了!

    他居然敢真的杀人!

    当着瑟琳娜的面杀人,当着一群职业枪手的面杀人!

    而且他杀的利来赌场的股东,哈罗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