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文学院的困境
    这丫头,看到白言就忘掉我这个闺蜜了。

    陈静无奈的跺了跺脚,她追了上去,拍着白言的后背说道:“嘿,帅哥,不要把我们家小婉拐跑咯~!本小姐可是她的保镖呐!”

    “好吧,那我们一起过去吧。”

    白言一愣,回过头对着陈静善意的笑了笑。

    安小婉羞极了,她不依地跺脚道:“静静~,什么拐跑啊,你不准再开玩笑了!”

    安小婉脸皮很薄,陈静稍微开一下玩笑她就害羞得受不了。

    “嘻嘻,好啦好啦,都是我的错,不介意我们一起去看比赛吧?”

    陈静笑嘻嘻地扬了扬手中的牌号,娇嫩的俏脸上满是骄傲:“我可是球赛的拉拉队队长哦~”

    此时不少学生都往操场上走去,许多眼尖的人都发现了这一男两女的组合。

    “嘿!伙计快看,那是安小婉啊!”

    “等等!安女神旁边为什么有个男人!谁能告诉我?”

    “这.....这男人好像是帖子上的啊!他就是安小婉的神秘男友!”

    不少男男女女都在背后冲着白言等人指指点点,女生都在惊叹白言的忧郁气质,而男生都在嫉妒白言。

    有了安女神陪伴还不知足,居然还要陈静大美女陪着一起!

    呜呜呜~这男人究竟是谁,我好想取代他的位置啊!

    不少男生在心中流泪满面,看着白言在暗中咬牙切齿。

    白言笑了笑,无视了一路走来嫉妒和羡慕的目光。

    现在的白言,已经跟寻常的学生不是一个层次的人了,他岂会在乎这群学生的想法?

    很快,白言就陪着安小婉和陈静来到了看台上。

    陈静跟他俩打了声招呼就去更衣室换了一身短袖短裙出来,白嫩的大腿、火辣辣的身材,充满朝气阳光白皙脸蛋。

    陈静双手拿着两个花球,朝着看台上的白言和安小婉微笑招手。

    “静静,加油!”

    安小婉开心的笑着,摆手喊道。

    白言笑而不语,墨镜一直戴在脸上,让周围的人很好奇这个男人究竟是谁。

    陈静带着她的拉拉队,在篮球场上跳起了热舞,惹得周围男生们纷纷站立起来疯狂吹着口哨,尖叫和欢呼声一声大过一声,美女永远是挑动气氛的最佳品。

    墨市大学的篮球场面积很大,在墨市官方的大力支持下,墨市大学拥有全市排名前三的体育馆,篮球场就在体育馆之内。

    白言四顾,这座体育馆的看台是按照十万人的标准设计,足够容乃墨市高中的全体师生和一些外来参观球赛的人们。

    对于外国人而言,篮球是一项极为火热的运动,来观看比赛的不仅仅有各国的学生,还有很多墨市本地的白人和黑人们。

    在体育馆看台的最前方位置,有一排特殊坐席,上面坐着几名白发的白人老者和几名校董事,这些往常很少见到的大人物都来观看这次墨市大学篮球比赛的盛事。

    拉拉队很快就退场了,两支篮球队的队员秩序上场,比赛很快就开始了。

    海选和八分之一半决赛在前几天就已经结束了,今天下午举行的是四分之一半决赛和最终决赛。

    规则很简单,四支球队随机匹配对手,每场两个小时。

    文学院对阵艺术学院,理学院对商学院。

    安小婉和白言两个人的学院抽到了一起比赛,付超带着队员上场。

    艺术学院的学生实力非常强劲,第一场进行了不到一个小时,付超所在的队伍分数逐渐落后,最终在时间结束的时候,以50分的差距败给艺术学院的外国学生们。

    艺术学院所在的看台处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陈静带领拉拉队出来跳起热舞,为自己的学院鼓舞喝彩。

    付超等人垂头丧气的下场。

    没办法,谁让艺术学院都是一群人高马大的黑人,文学院里真的找不出几个多少爱运动的学生,付超带领的队伍基本上都是以华夏留学生居多。从身材和体重、还有耐久而言,较之黑人们有不小的劣势。

    白言有些心不在焉,他看到了商学院的球队里,有李斐文!

    他居然也参加了球赛!

    白言的眼神微眯着,闪烁过一抹寒芒。

    安小婉没怎么用心看比赛,她一直偷偷看着白言,娇小的身体微微靠近白言,感受着白言身体上散发的男人气息,让安小婉身体都开始微微发软,大大的美眸化作一汪柔水,安小婉有些迷醉。

    不知道为什么,白言身上有一股非常独特的气息,一直吸引着安小婉。

    安小婉不知道,恶魔本身就是善于诱惑人类的一种生物,吸引安小婉的正是白言身上独有的恶魔特质。

    这种特质十分吸引异性,尤其是和白言有过亲密接触的女人,这种吸引异性的效果会被无限放大,让人难以抵抗白言的诱惑。

    篮球场上的比赛仍在继续,理学院对商学院,理学院败北,接下来是两个败者班级的对战,胜利者将和另外两个班级进入角逐冠军的比赛中。

    就在比赛开始之前,文学院的队伍异变突发,陈宇栋因为走台阶的时候不幸脚崴了,整个人从台阶上滚下来!

    陈宇栋受伤十分严重,不说身上大大小小的擦伤,仅仅是他的右脚就已经肿了一大块,走路都困难起来。

    比赛被迫叫停,校医出动,为陈宇栋检查后宣布:在接下来的一周时间内,陈宇栋不能再进行剧烈运动,不然就会有伤情感染加重的危险。

    然而,最让文学院所有人无奈的是,文学院的队伍里根本就没有替补,能在文学院里拉起一支不弱的篮球队伍就已经显示出付超的管理才干了,他现在能去哪里找人代替陈宇栋!

    裁判给出最后通牒,如果在十分钟之内,付超找不到替补队员,那么就以弃权处理。

    文学院的看台失落一片,难道我们要止步四强了吗?

    商学院的篮球队休息处,李斐文堂而皇之的站在那里,身穿篮球服,面带冷笑,遥遥对着付超比了一个中指!

    “小子,居然敢跟白言那个混蛋混在一起,迟早我也要教训你一顿。”

    李斐文阴狠的咬牙喃喃道。

    他是商学院的篮球队队长,这次付超的篮球队伍临时出事,让他开心不已。

    让你跟白言那个杂种混在一起,活该!

    李斐文笑了,他冲着付超比了一个嘴型,付超看得很清楚,那是“滚回家吃奶吧,你注定是个失败者!”的意思。

    付超捏紧了拳头,距离十分钟只有最后三分钟了!

    他现在去哪里找替补队员啊?!

    时间上根本来不及!

    “付少,要不我们就随便在班上拉一个人上场吧?”

    有队员建议道,付超咬牙摇头,与其让文学院那群不会打篮球的男生上场,还不如直接弃权,省得到时候让文学院在全校师生面前丢脸。

    “该死的,去哪里找人呢!”

    付超急死了。

    “付少,只有一分钟咯!不行就弃权吧,哈哈哈!失败者,滚回家!”

    李斐文所在的队伍里,有一名华夏学生大喊道,他畅快地哈哈大笑着。

    他是李斐文的追随者,在李斐文面前踩付超,自然能得到李斐文的赏识。

    “失败者,滚回家!”

    “失败者,滚回家!”

    “失败者,滚回家!”

    李斐文的队员们纷纷吼着,黑人球员的声音非常大,许多人都看着文学院的队伍,眼神饱含着同情,那是对弱者的同情眼神!

    “妈的!队长,难道我们就这么弃权了吗?我不甘心啊!这李斐文,以前我怎么就不知道他这么可恶,真想揍他啊!”

    有一名富家子弟队员恼火地低吼着。

    “对啊,队长,我们不甘心啊!”

    “我也不甘心啊!队长!”

    队员们的情绪很愤怒,好不容易打进了四分之一决赛,就这么放弃了,实在是不甘心啊!

    尤其是这李斐文,居然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嘲讽他们,这让队员们既愤怒又无奈。

    付超突然福至心灵,猛地一抬头,看到了看台上陪在安小婉身边的白言。

    “别急,老子找到人选了!”

    付超眼前一亮,他二话不说,拨开队员就朝着白言的位置冲过去!

    这个时候,只有白言能帮他!

    付超不知道白言会不会打篮球,但是直觉告诉他。

    今天,只有白言能帮他!

    只有白言,能让文学院拿到篮球冠军的位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