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前任和情敌
    金萱萱。

    这个曾经背叛他的女人!

    白言掐灭了香烟,踩了一脚。他抬起头来了,平静冷漠的看了她一眼。

    “我做什么事情,和你有关系吗?”

    白言的声音陡然变得冰冷。

    “难道没关系吗?”

    金萱萱的声音陡然拔高,声音里带着一丝恼怒和厌烦,怒视着白言道:“你难道不知道我身边的朋友,这些天都在议论什么吗?”

    “她们说,你为了引起我的注意力,已经开始不择手段了!”

    “李斐武是你打的吧?”

    “校园论坛上的帖子是你写的吧?”

    “还有,安小婉的神秘男友也是你吧?我能认出来那照片上的男人就是你!是你ps上去的吧?”

    金萱萱的嘴巴就像是机枪一样,响个不停:“我拜托你不要在制造你不要在尝试制造一些热点,来吸引我的注意力了!哪怕你再怎么改变,我都不会喜欢你的!我们已经分手了,我求求你不要再纠缠我了。”

    这女人有神经病吧?

    谁纠缠她了?

    谁制造热点只为了吸引她注意了?

    有种女人啊,没有公主命,天生就有公主病,总以为天底下的男人就应该围着她转悠!

    白言冷眼旁观,又点燃了一根烟,平静道:“你说完了吗?”

    他有点不耐烦了,白言发现自己是第一次讨厌这个女人,他当初怎么就瞎了眼喜欢上这种女人?

    “抱歉,是我失态了。”

    金萱萱冷静下来,她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是李斐文的男朋友了,没必要和前男友这么生气。

    她表情变得冷静,抬起手收拢了一下自己新做的发型,矜持的淡淡开口:“你不要以为自己弄了这些热点,我就会回心转意,我爱的是李斐文,他才是我的爱情。还有,我劝你自己也小心一点,不要以为ps了一张图片,自己就真的成为了安小婉的男朋友,你配得上人家吗?”

    “小心人家知道了真相,会来找你算账。”

    金萱萱突然一笑,对着白言道:“如果你保证以后不纠缠我,不影响我和李斐文的感情,不去制造热点话题,我可以保证不把这件事情告诉安小婉。”

    她以为自己抓住了白言的把柄,她以为白言是为了吸引她的注意,才会冒风险ps那种图片来制造热点。

    “知道吗?”

    白言吐了口烟圈,打在了金萱萱的脸上,白言幽幽的道:“你应该庆幸,我不打女人。”

    否则,凭借着你曾经的背叛和今天莫名其妙的嘲讽,老子就该把你献祭了!

    白言深吸一口气,大步向前走去。

    唉,可惜这里是校园啊,人多眼杂,不然我真想把这个女人给献祭了。

    “姓白的,你!”

    金萱萱大怒,想要呵斥,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白言先前的眼神太冷漠了,冷的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金萱萱忍不住的怀疑,现在的白言还是当初那个单纯好骗的大男孩吗?

    就在这时。

    “言哥哥!”

    安小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巧笑嫣然的美人儿像是百灵鸟一样,一路吸引着路过学生们的惊艳目光,快步走到白言面前。

    白言身后的金萱萱忍不住张大了嘴巴,满脸震撼和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

    白言,居然真的认识安小婉?

    这怎么可能!

    他不过是个穷小子,怎么有资格认识安小婉!

    “小婉,怎么没去上课?”

    白言有些纳闷的问道,他没空搭理金萱萱,也懒得在乎这女人心中的震撼。

    “言哥哥。”

    安小婉低声喊了一声,快步走到白言身边,白言很快就发现了跟在安小婉身后,手捧大束白色郁金香,面带微笑的李斐文。

    李斐文!

    难怪小婉没有去上课,原来是中途遇到这个家伙了,被纠缠住了。

    白言的眼神微眯起来,气质陡然变得有些阴森冰冷。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小婉,你等等我,别走的那么快啊。”

    李斐文快步走来,他看到了站在安小婉身边的白言,眼神闪烁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惊诧和诡秘。

    这小子,居然没死。

    难怪这些天华人会那边的朋友,通知自己低调一些。

    李斐文心态强大,在短短一秒钟内就调整好自己的状态,面带绅士微笑的看着安小婉,英俊的脸上满是痴情和温柔,道:“小婉,我好久没有回到学校,今天回到学校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到你。”

    “瞧,这是我送你的花,我知道你最爱白色郁金香,这是我送给你的。”

    李斐文满脸痴情,不去提及其他事情,只为送花。

    说完,李斐文还不露神色的瞥了一眼白言,带着淡淡的轻蔑。我能完全掌握安小婉的喜好,你呢?你这个穷小子,真以为近水楼台能先得月?

    追妹子,是需要技巧的!

    不得不说,这家伙倒有些手段,比他弟弟要聪明许多,他知道什么样子的女人应该用什么办法追求。

    安小婉的家世雄厚,不是金萱萱那种用钱就可以拿下的女人,神州集团的市值足以压垮李氏集团。

    所以,李斐文选择以退为进,扮演好自己的痴情追求者身份,虽然死缠烂打,但也不做出让人厌烦的过激举动。

    若是寻常的富家女,被李斐文这么一个大帅哥,用心良苦的苦苦追求,多半是松懈了防线,被彻底攻占了。

    就在李斐文满心期待的等着安小婉接过鲜花的时候。

    “我不喜欢郁金香。”

    安小婉摇了摇头。

    “这...怎么可能啊!”

    李斐文愣住了,有些纳闷的问道:“你明明最喜欢的就是郁金香啊!怎么突然不喜欢了?”

    在李斐文的调查中,哪怕是两个月前一个普通男生出于爱慕送给安小婉的鲜花,还是安小婉自己别墅里栽培的鲜花,都是郁金香。

    而安小婉也很喜欢别人送郁金香给她,无关感情和其它因素,她就是单纯的喜欢这种花。

    可是,她今天怎么突然变了?

    “我确实不喜欢郁金香,我没有特别喜欢的花儿。”

    安小婉摇了摇头螓首,偷偷看了一眼白言,低声道:“只是曾经有个人告诉我,我就像白色郁金香一样纯洁天真。所以从那天起,我就特别喜欢看到郁金香,因为每次看到郁金香,就像看到他一样。”

    现在,他就在我身边,我还要你的郁金香做什么?

    李斐文愣住了,俊脸上满是愕然之色,这跟他心里的剧本对不上啊!

    你难道不应该腼腆羞涩的接下我送的花吗?

    为什么要拒绝?

    难道,是因为这个穷小子?

    李斐文忍不住看向白言,眼神里闪烁过一抹阴冷和怒意。

    这小子可真是命大,这样都没死,看来我还是下手太轻了!

    “言哥哥,我们走吧。”

    安小婉向着白言绽放出甜甜的笑容,拉着白言的大手,就想着教学楼走去。

    白言冷冷的扫了一眼李斐文,微微犹豫,还是跟着安小婉离开了。

    还是不要在小婉面前见血比较好。

    等这混账落单的时候。

    必杀他!

    白言心中思念转动,一道罡气从手指尖缓慢溢散,无声无息的顺着空气,沾染在了李斐文的身上。

    先做个记号,看你能跑到哪里去!

    在安小婉离开后,李斐文原本面带微笑的脸庞瞬间变得阴沉无比。

    望着两人手拉着手离开,李斐文怒哼一声,将白色郁金香丢进一旁的垃圾桶。

    “阿文。”

    金萱萱有些惴惴不安的走上来,想要安慰自己的男朋友,却又不知道从何开口,只能是满心的苦涩。

    她刚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男朋友,手捧鲜花,为了追求别的女人,偏偏她还不知道如何制止。

    若是以前的白言,可不会这般做,他只会围着自己转,百般疼爱自己,怎会做出这种伤人心的事情!

    “闭嘴!”

    李斐文低吼一声,冰冷的看了一眼金萱萱,淡淡道:“你在这里做什么?我刚才看到你和那穷鬼在一起,难不成是想旧情复燃吗?”

    李斐文的话语充满了淡淡的讽刺,他从未把金萱萱当做自己的女朋友,在他眼里,这个女人不过是个玩具罢了。

    “没有!阿文,你不要误会我,我只是警告他不要在来纠缠我了......”

    “你好自为之吧。”

    李斐文没有耐心听金萱萱的解释,转身离开了这里,丢下金萱萱一个人。

    他需要去改变一下计划,显然安小婉已经和白言勾搭在一起了,这样下去对他很不利,必须要想办法解决这个男人!

    “阿文!”

    金萱萱满心苦涩,望着转身离开的李斐文,再想到白言刚才看向安小婉那满目的柔情,她忍不住心中苦涩迷茫。

    这一瞬间,她想到了很多。

    想到自己先前对白言的自以为是的嘲讽和高姿态,也想到了李斐文对自己的满不在乎;她想到了白言曾经对自己的好,也想到了安小婉对白言的温柔和信任......

    她不知道,自己放弃白言,攀上李斐文这个“高枝”,是不是正确的决定?

    现在的白言,不是她以为的小丑,人家是真的和安小婉有纠葛!白言有了安小婉,怎么还能看得上她这样的女人?

    毫无疑问,和安小婉比起来,无论是从人气、家世、背景而言,李斐文都远远比不上。

    白言是越来越好了,可现在的自己呢?李斐文这个“高枝”,她真的攀上了吗?

    她这一刻有些迷茫了。

    很多人,只有等到真正失去,才知道他曾经对自己的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