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一个“蟊贼”
    白言又观察了一下恶魔幼虫们的吞噬,为了避免出现以大欺小,恶意吞噬的情况出现,他特意操控着恶魔养殖场,给恶魔幼虫们下达了一条规定。

    但凡吞噬了9头同类的恶魔幼虫,必须参与进化,不允许再继续吞噬其他同类了。

    恶魔养殖场内的恶魔培养,是批量化生产,一头恶魔幼虫吞噬了其他九头同类,必然达到了满足进化的条件。

    白言特意在恶魔养殖场内划分了一块安全区域,提供给这群恶魔幼虫进化。

    在安全区域内,是严禁互相厮杀。

    白言掌控者恶魔养殖场内的绝对意志和控制权限,所有在恶魔养殖场内培养出来的恶魔,都必须听从白言的命令。

    在白言的严厉规则下,这2000头恶魔幼虫厮杀吞噬的速度倒也很有秩序。

    吃完一定数量的同伴,马上就爬到“安全区”,开始自己的进化,化作一颗血红色的大卵。????当这些恶魔卵再次诞生的时候,孵化出来的必定是1级下位恶魔!

    每一颗恶魔卵都有自己的孵化时间,白言观察了一会儿后发现,基本上孵化时间都在4个小时左右。

    很快,1个小时候,在凌晨2点时分,这群恶魔幼虫基本上都进入了血色大卵的孵化状态。

    2000条恶魔幼虫,互相厮杀吞噬后,只残存而来200颗恶魔卵。

    白言没有刻意的规定这群恶魔幼虫的进化方向,恶魔养殖场内的第一次吞噬进化,白言想让这群恶魔幼虫自主选择,方便他的观察和检测。

    反正白言也就体验过小劣魔的实力,其他1级恶魔和小劣魔的属性有什么区别,白言也不知道。

    一切,都要等这200颗恶魔卵孵化出来后,才能知晓啊!

    就让它们安安静静的孵化吧。

    白言关掉了恶魔养殖场,开始闭目修炼《武道九境秘本》,人类身份的实力也不能落下,武道修行贵在坚持。

    没有一日一夜的点点滴滴修炼,怎么能有以后的叱咤风云,威震八方。

    白言从不觉得自己是个天才,从小的生活经历告诉他,只有比别人多付出一点,才能获得更多一点。

    时间飞逝,不一会儿,三个小时的时间就过去了。

    进入修行状态后的白言,思绪飞散,在体内罡气的影响下,他的感知力急速扩大。

    窗外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夜虫的鸣叫声,还有别墅门口附近轻微的响动声。

    耳清目明的感觉真好啊!

    白言情不自禁的感叹。

    “嗯?不对!”

    白言突然微眯起眼睛,侧耳倾听。

    夜晚有虫子的鸣叫声倒说得过去,可这别墅门口,怎么会有响动呢?

    白言眼神一凝,难不成家里进贼了?

    “哼!”

    白言冷哼一声,悄无声息的下床,轻轻推开自己的卧室门,顺着楼梯往下走。

    门口的动静越来越大了,白言的表情很严肃,他没有开灯,唯恐惊走了这蟊贼。

    究竟是什么人!

    难道是李斐文派来的绑匪?还是贪图别墅内财富的小偷?

    “敢来这里撒野,真是当我不存在吗?”

    白言的眼神闪烁着一股怒火,无论是什么人,肯定是知道了安小婉在这里独居,所以才敢来意图不轨!

    该死的蟊贼,无论你是什么身份,我都决不轻饶!

    白言是决不允许有人企图伤害安小婉的!

    别墅门口的动静越来越大了,小蟊贼悉悉索索的在客厅大门处捣鼓着。

    随后大门被打开,一道纤细的身影闪进客厅。

    白言走下楼梯,嘴角挂着冷笑。

    现在的蟊贼,技术真是越来越熟练了,别墅大门严密的电子锁都能弄开,看来这不是一般的蟊贼啊!

    “蟊贼”没有开灯,反倒是跌跌撞撞的抹黑在客厅内走着,试图按照脑海中的记忆找到自己的房间。

    白言悄无声息的来到蟊贼身前,手掌快若闪电的打向蟊贼的胸口!

    “拿命来!”

    白言暴喝一声。

    “哎呀!”

    蟊贼娇声惊呼,被突然出现的白言吓了一大跳。

    咦,这声音不对啊!

    是个女人?!

    白言皱眉,他条件反射的觉得这好像是个误会,随后赶紧收回手上的力道。

    但白言只来得及收回九分九的力道,手掌居然不可避免的直接击中了蟊贼的胸口。

    柔软的触感传来,白言就好像自己的拳头打在了一团软嫩的棉花上,而且这团大棉花上,还有一颗软中带硬的凸起

    白言疑惑,鬼使神差的捏了捏。

    真的好软啊!

    “啊,痛死了!”

    蟊贼的声音里面带着一丝痛苦的味道。

    白言这个时候才惊觉过来,连忙松手,大声喝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进来!”

    白言连忙打开客厅的灯。

    只见穿着一身黑色ol制服的美丽女子跌在地上,双手揉着自己的胸口,粉唇紧咬,绝美的俏脸上带着痛苦的表情。

    高挑的马尾秀发,自然而洒脱,紧身的黑色裤裙托着她那一双美腿更加迷人,黑色的丝袜让她平添一份成熟妩媚的气质。

    “你是谁!”

    白言沉声喝问。

    “我到还想问问,你为什么会在我家里!”

    绝美女人声音清脆如黄鹂般动听,她的美眸如水,带着一丝羞怒的诱人风情,直直的看着白言。

    “这里是你的家?”

    白言一愣。

    这女人到底是谁?

    “这里当然是我的家!这是我买给小婉的别墅!这栋别墅的主人是我!”

    绝美成熟的女人羞愤难耐,一字一句的看着白言,道:“你为什么会在我家里?白言!”

    “”

    白言眨巴着眼睛,有些懵逼和迷茫。

    大姐,你怎么知道我名字?我跟你很熟吗?

    看着白言迷茫的眼神,绝美女人知道自己需要解释一下,这个该死的男人,他已经失忆了,他根本就不记得自己了!

    “我叫安颜,是安小婉的姐姐。”

    安颜深吸一口气,美眸平静的看着白言,绝美成熟的俏脸上带着一丝晕红和痛楚,先前白言的那一拳虽然没用多大劲儿,但她还是觉得胸口的一对白兔疼痛难受。

    老娘辛辛苦苦养了二十多年的大白兔,自己平时都舍不得捏一下,今天就这么被你给打了!

    真是可恶啊!

    白言:“”

    她叫安颜?

    这这误会好像有点大啊。

    “这个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家里进贼了。”

    白言满脸都是尴尬,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挠着头小声说道。

    这下子乐子可大了,自己把安小婉的姐姐给打了,白言有些无语了。

    本来好像追求人家妹妹来着,结果自己把姐姐给打了,这天底下的男人,也只有白言干得出这种事儿。

    “你!”

    安颜气急,随后娇喝一声:“你这个混蛋,还不快扶我起来。”

    “唉,好好!”

    白言理亏,连忙点头上前握住安颜的玉手,扶她起来。

    柔软滑腻的触感出来,让白言心中一荡。

    安颜的一颦一笑都带着特有的风味,她身上独有的冷艳气质,是最让男人着迷的毒药,只稍一接触,就让人欲罢不能。

    安颜柳眉倒竖,瞪了白言一眼:“你说你,也不问问是谁就这么打我,要是打死我了怎么办!”

    “姐姐,你误会我了。”

    白言尴尬的笑着:“谁让你不开灯啊,我都收回九层力道了。再说了,这不是没打死嘛”

    “谁是你姐姐!你还敢顶嘴!”

    安颜气急,抬起自己的美腿就向白言踩去。

    安颜在进门的时候就已经换上了自己的居家拖鞋,然而事实证明,毛绒拖鞋踩人真的很不方面。

    安颜动作太大,紧身的制服裙让她身体失衡。安颜的脚还没踩到白言,自己的身体却歪斜着要倒下。

    而她倒下的方向正是客厅茶几上的硬角处,这厚实的玻璃硬角要是撞到人的脑袋上,多半是会有生命危险。

    “啊~!”

    安颜俏脸煞白,小嘴儿张大惊呼着。

    “小心点!”

    白言连忙上前揽住安颜的柳腰,化解了这场无形之中的危机。

    “哼,坏蛋!”

    安颜看到白言就来气,不顾在他怀中,膝盖抬起,撞向白言的小兄弟。

    “别啊,姐姐!这是我家祖传的宝贝!”

    这下子轮到白言脸色煞白了,白言连忙一个闪躲,但是身体却因为躲避的动作而失衡,白言整个人都被安颜给带动着倒下。

    两人一起摔倒在地上。

    而且,巧合的是,白言的嘴巴正好撞上安颜的粉唇!

    柔软。

    芬芳。

    甜腻。

    还有一丝腥味

    安颜身上特有的郁金香香水的味道钻入白言的鼻子内,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儿的,嘴唇紧紧贴在一起。

    空气里的气氛,有些尴尬和暧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