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做你的主人
    “还玩吗?”

    白言又点燃一根香烟,叼在嘴里,慢慢走过去。

    “我会杀了你!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别!你别过来,滚开!”

    看着白言缓缓的渡步而来,白人男子的表情上带着一丝恐惧,这个男人太他.妈能打了!

    要知道利来赌场的这几个壮汉,可都是在刀口上讨生活的狠人,但几个人一起上都打不过这小白脸。

    现在只有自己一个人,肯定是死定了!

    在李小曼眼里,刚才还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白人男子,在白言步步紧逼下,只能趴在地上发抖,色厉内荏的大声喊叫着。

    “就剩你了。”

    白言走到白人男子面前,眼神淡淡的直视着他。

    “嘿!你小子别得瑟,我可是利来赌场的人!你惹不起的!”

    白人男子努力装作很凶狠的样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却是快哭了的样子。

    白人男子一边用利来赌场恐吓着白言,一边努力想要爬起来站稳,可是白言的黑眸一直盯着他,让他双腿愈加发软,最后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两条大腿颤抖不已。

    明明背景和势力很强,但他就是硬气不起来,这个黄种人淡淡笑着的样子,真是太可怕了!

    “唉,都一把年纪了,还要学人家纹身。”

    白言拿着手上的甩棍,戳着壮汉胸口的青龙刺青。

    白言突然笑道:“知道吗?你这种人,根本不配纹龙。”

    “我...”

    白人男人满脸的憋屈,但是他不敢还嘴,因为他从白言的眼中看到了冰冷的杀意。

    他很害怕,害怕白言就这么杀了他!

    命只有一条,只有在这个时候,白人男子才真正意识到自己之前的嚣张和傲气是多么的可笑。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真正的强者是不会在乎你背后有多少权势和背景。

    强者杀弱者,往往只需要简单利落的一招!

    “你到底想怎么样!”

    白人男子忍不住心中的恐惧,低吼道。

    他的额头开始冒出汗珠子,白言给他的压力太大了,这种压力是来源于灵魂层面上的,从心底透出,让人恐惧不安。

    “不怎么样,只是打算让你帮我个小忙。”

    白言轻声道。

    “什么忙?”

    白人男子很警惕。

    “我需要一点恶魔能量,所以只能请你们帮忙了。”

    白言眯着眼睛笑着道:“放心,献祭的时候,不会很疼的。”

    “唰!”

    白言伸手把白人男子砍晕,随手伸手一抓,白人男子整个人陡然消失,出现在恶魔祭坛上。

    “你!!”

    冷振义惶恐大喊,伸手指着白言。

    一个大活人就这么消失在他的面前,这太惊世骇俗了!

    这个男人到底是人是鬼!

    “别急,现在到你了。”

    白言笑眯眯的看着冷振义,身形闪烁,直接逼到冷振义身前,一个巴掌把这个富家公子扇晕,也丢到了恶魔祭坛上。

    恶魔杀人,需要理由吗?

    身为恶魔,这是白言第一次忍不住自己的邪恶一面,也是第一次肆意妄为。

    白言不想忍耐这群渣滓,在自己的面前嚣张跋扈!

    杀了他们,方能解恨!

    白言觉得,偶尔这么冲动一下,也能缓解自己心中积压的恶魔身份负面情绪。

    剩下的几名壮汉,白言也逐个处置,这些昏迷的壮汉层层叠着,堆积在恶魔祭坛上,加上冷振义,总共十六个大活人,献祭后给白言提供了160点恶魔能量。

    这也让白言发现了,活人比尸体能献祭出更多的恶魔能量,只不过还是比较少。

    160点恶魔能量,也聊胜无于吧。

    李小曼睁大了美眸,有些吃惊的看着这一幕。

    她不能理解这一幕,但她相信,白言是不会害她的。

    “好了,都结束了。”

    白言笑着拍了拍手,转头对着李小曼说道:“话说,你怎么会招惹到利来赌场的人?”

    李小曼还有些不适应先前白言神秘诡异的举动,她微微扭动着娇躯轻声道:“是我父亲欠了利来赌场十万块钱的债,我父亲无力偿还这笔钱,所以他们就缠上我了。”

    “本来以我的收入,省吃俭用一些也能把欠款还上,可谁知道这些人不断提高利息,我完全没办法还完,并且欠他们的越来越多了,我父亲也被他们绑走了。”

    李小曼有些苦涩的说道,摊上一个好赌的父亲,这让她这个做女儿的心中很是迷茫和无助。

    “坐下说。”

    白言笑了笑,招呼着李小曼坐下,淡淡道:“等下去把ktv里面的监控摄像资料全部删除和销毁,ktv也关了吧,不要再开了。”

    虽然奋起杀人,仗剑直舒心中意的感觉很爽!

    但,后果也是需要考虑的,白言也需要为自己的冲动收拾一下烂摊子。

    现在是旁晚,街道上没什么人,但监控摄像总归是个把柄,白言不想留下把柄,招惹不必要的世俗麻烦。

    至于利来赌场和东艺集团那边,白言倒是不惧,只要墨市官方没证据搞他,一些黑暗势力白言并不放在眼里。

    在国外这点就是好,没有证据的话,人权还是相对自由。

    “可是,如果没有ktv的营业额,我更还不起利来赌场的钱了。”

    李小曼有些犹豫的说道,她没有开口问白言的秘密,虽然让一群大活人凭空消失的行为很是让人震撼和恐惧,但李小曼还能忍住自己心里对未知事情的恐惧。

    永远不要小瞧一个女人对男人的爱意,这份爱意甚至能压过她的一切理智。

    “我知道,利来赌场那边的事情,我会抽空帮你解决,这段时间你就先在家里好好休息。”

    李小曼浑身一颤,轻柔的点点头。

    白言点燃一根香烟,雾气渺渺,他透过烟雾,看了一眼李小曼,淡淡道:“去倒杯茶吧。”

    “嗯。”

    李小曼就跟个小媳妇一样,十分乖巧。

    白言眼神深邃,就这么淡淡的看着李小曼,他在考虑,怎么处置这个女人。

    说实在的,白言很犹豫,他不愿意将李小曼也献祭了。

    毕竟这个女人,对他有过恩情。

    哪怕白言再怎么邪恶嗜杀,他的灵魂有一半也是人类,他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而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杀人狂魔。

    但他的秘密,始终需要保守。

    除了死人,白言只信得过自己的恶魔仆人。

    那么,选择就很简单了,只有一条路,让李小曼签订恶魔契约。

    “红茶还是绿茶?”

    “随便”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幽香,李小曼倒了一杯温开水,轻柔的弯腰放在白言面前。

    从这个角度,白言的视线顺着李小曼的脖子滑了进去。

    黑色的蕾丝边包裹着丰满的软肉,挤成一道沟壑,让人的眼珠子拔不出来。

    “白言。”

    李小曼发现白言的目光,有些羞涩地喊道。

    “啊?”

    白言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咳嗽了一声道:“那个......刚才我做的事情,我知道你应该很好奇。我可以告诉你有关于我的秘密,不过需要你答应我一个要求。”

    白言转移话题,缓解尴尬的气氛。

    “好,我答应你。”

    李小曼看白言的表情严肃,不由得轻轻点了一下螓首。

    能够共享小男人的秘密,这已经让李小曼觉得十分的幸福了。

    无论这个小男人是什么身份,是人还是鬼,她都喜欢他,更别说答应一个要求了。

    “我要,做你的主人!”

    白言的表情异常严肃。

    李小曼原本也有些肃然的俏脸猛然一愣,随后两朵诱人美丽的红晕,慢慢爬上了俏脸和玉脖,她羞涩的低下头了。

    等等.......

    我这句话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

    白言回过神来,他也有琢磨出一些与众不同的味道了。

    空气里的气氛,好像更加尴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