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爸爸打儿子
    “当初合约上写的本金明明只有十万澳元,即便加上利息,我也只需要偿还二十万澳元!”

    李小曼的俏脸气得通红,别有一番美态。

    原来只有二十万的债务啊,大家恍然大悟。

    “咳咳。”

    冷振义故作姿态的咳嗽了一声,道:“这位老大,能不能给我一个面子?我愿意偿还三倍的本金!”

    “鄙人不才,是东艺集团的执行副总裁,我父亲就是东艺集团的ceo......”

    “哇哦!”

    黑人们发出哄笑声,打断了冷振义充满自信的自我介绍,黑人们古怪的笑声让冷振义有些不好的预感。

    “你说东艺集团的ceo?那个冷蛋子?”大腹便便的白人男子顿了顿,忽然咧嘴一笑。

    “你爹见到我都要按照华夏的规矩奉茶叫声老大,他的面子我都能不给,你是他的儿子,你凭什么跟我要这个面子?要么你来还这女人的五千万,要么就给我滚!”

    白人男子冷笑着说一口流利的华夏语,他忽然抬腿,直接踹在了冷振义的小腹上,猝不及防的他被踢得歪向一边。

    “啊!!”

    冷振义痛的大叫,忍不住抱着肚子蜷缩在地板上打滚,同时他心里震惊惶恐,额头冷汗岑下,他父亲外号冷蛋子,这是只有少数人知道的事情。

    知道这个外号的几乎都是他父亲的好友们,外加上一些大佬级的人物,而敢于在外人面前直呼他冷蛋子的,恐怕真的是那几个根本无人招惹的墨市大佬。

    一旁满脸是血的约翰等人恐惧不已,他们只是几个普通人,哪里见过这阵仗?能上来通风报信,已经是很胆大了!

    约翰等人对视了一眼,他们趁着白人男子和黑人们逼近冷振义的时候,连忙从门口溜走了,而白人男子也懒得管这么几个小小的ktv侍者。

    “这五千万,你还要替她还吗?”

    白人男子冷笑着看着冷振义,冷振义满头虚汗,连连摇头,虚弱害怕的喊道:“不!不还了!我不敢了!这位老大,我错了!”

    “嘿嘿!我喜欢识相的人。”大腹便便的白人男子上前一步,李小曼便退后一分,只听他淫.笑着继续道:“你既然不肯还钱,就跟我回去卖身换债!当然了,你这道头汤,我肯定要先爽一爽!我劝你乖乖听话,省得我亲自动手,伤了哪里就不好了!”

    说完,他那油腻的大手已经向着李小曼抓去,李小曼花容失色,再进一寸他就要抓到李小曼的腰肢。

    冷振义近在咫尺,他却装作疼痛难以起身。

    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孩要被羞辱,他很不甘,但是不甘归不甘,他却不敢有所妄动。

    女人,哪里有命重要啊!

    连他父亲都看不起的大佬,那该有多可怕?

    就在这时。

    “唰!”

    一道黑影,在李小曼身边一闪而过。

    “砰!”

    只听得一声闷响,原本向前探出身子的肥胖白人男子突然像一个圆滚皮球,撞在了办公室的墙壁上,而他的几个黑人手下都是一头雾水,一时间懵在原地。

    李小曼惊喜的回头过来,发现身前不知何时已经站着一个人。

    “白言!”

    白言慢慢将腿收回,用流畅的英文冷声道:“你打那个怂蛋可以,那不关我的事,但是你不能动她。”

    他先后指了指冷振义和李小曼。

    我是怂蛋?

    冷振义心中憋屈,但却不敢出声,他冷笑着看着白言,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小子,你以为英雄救美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这里有这么多打手,我看你今天会不会被他们打死,然后丢到河里喂鱼!

    “啊,老大!”

    这时,黑人打手们才反应过来,赶紧将他扶了起来。

    “哎哟!疼死老子了,该死的!都给我打,狠狠的打!往死里打!”

    白人男子疼得龇牙咧嘴,以他的身份哪能受这种欺辱。他一挥手,黑人壮汉们一拥而上,朝白言围了过去。

    “白言,小心......”

    李小曼紧紧握着白言的手臂,美眸里满是担忧。

    为什么我刚才被打的时候,你不担心我!

    这让冷振义嫉妒到发狂,他恨不得白言当场被这群黑人打手打死。

    “伙计,你应该哀求上帝!为什么会把你带到这个世界上来,我们会让你见识到什么叫做真正的恐怖和黑暗!”

    屋内站着几个黑人大汉,他们满脸横肉,狰狞的笑着,从腰间抽出甩棍和钢筋,裸着上半身,胸口胳膊上大都有狰狞的刺青纹身。

    “哦?”

    白言淡淡的一笑,道:“让我见识真正的恐怖和黑暗?就凭你们,也配?”

    白言的嘴角笑容,显得有些玩味和残酷。

    “去死!”

    一名黑人壮汉大怒,冲上前,甩棍猛然砸下,带着刺耳的破空声。

    白言眼神凌厉起来,伸手一抓,快若闪电的抓住黑人壮汉的一双手臂,一扭。

    “噶擦!”

    骨折声响起,惨白的骨头从刺破手腕处的筋脉暴露出来。

    “该死的黄皮猴子!你敢打......”

    有黑人壮汉大怒,正要开口放狠话。

    白言皱眉,身形微动,一个巴掌暴甩出去!

    “啪!”

    这名黑人壮汉直接口吐鲜血和碎牙,整个人旋转着倒飞出去,砸在墙壁上发出一声闷响,干脆利落的昏迷过去。

    “一张嘴不怂,看起来挺耐揍的,其实也就那么回事。”

    白言笑着评价,语气带着明显的嘲讽味道。

    “吼!”

    黑人壮汉们恼羞成怒,剩下的人一齐围攻了上来。

    白言不退反进,身影飘逸,无需动用恶魔身份,甚至连罡气都不需要动用。他抬脚一踹,踹中另一名黑人壮汉的腹部,白言单凭自己的强大的躯体力量,就直接把200多斤的黑人大汉给踹飞出去。

    黑人壮汉只感觉体内五脏六腑都移了位,痛苦得满脸扭曲着,站不起来。

    另一名黑人壮汉抓到空隙,抽冷子甩了一棍下来!

    “白言,小心啊!”

    李小曼捂着小嘴儿惊呼,她有些关心则乱了。

    就在甩棍要打中白言太阳穴的时候,白言伸出捏住黑人壮汉的手臂,狠狠一扭一甩,200斤的黑人汉子直接被白言给甩了出去。

    最后一名黑人壮汉咆哮着冲了上来,抬脚猛踹白言胸口。

    白言冷笑,右手化掌,掌刀狠狠劈在壮汉的大腿弯!

    “咯吱!”

    黑人壮汉的大腿直接反向扭曲成四十五度角,黑人壮汉惨叫着抱着扭曲的大腿,额头满是痛苦的冷汗。

    白言的速度极快,剩下的黑人壮汉基本上都没有还手之力,甚至冷振义都没有看清白言是怎么出手的。

    “砰!砰!砰!”

    一连几声闷响,只见黑人打手们全都倒在了地上,一个个哀嚎着无法起身。

    我的天呐!

    冷振义张大了嘴巴,满脸的震撼和不可思议,他倒吸一口凉气,整个人都傻眼了。

    这个家伙太可怕了,他一个人就把这群黑人打手全部打趴下了!

    还好,这群黑人打手来得及时,不然我刚才岂不是要被他活活打死?

    一想到这里,冷振义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看向白言的眼神充满了畏惧。

    白言还是站在原地,他从口袋中掏出一包香烟,点燃了一根塞在嘴里。

    “还要玩吗?”

    他眼神戏谑,直勾勾地盯着刚刚勉强站起来的大腹便便的白人男子。

    “不错,你很能打!华夏功夫吗?不过你知道我背后是什么人吗?你敢管我们利来赌场的事情,一定会死的很难看!”

    白人男子惊讶于白言的武力,但他并不惊慌,在他看来,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比武力更加能够压服对方的东西,比如背景和权势。

    “抱歉。”

    白言吐掉烟嘴,笑容阳光灿烂:“你背后是什么人我并不想知道,但我知道,你惹不起我!”

    最后一个“我”字出口,白言猛然踢腿,直接狠狠踹在了白人男子那肥挺挺的肚子上。

    “啊啊啊啊!”

    他的声音就像是杀猪叫一般凄惨,将近一百八十斤的人,竟然飞了起来,直接滚出办公室大门。

    这个黄皮猴子,根本就不按常理出牌!

    他难道不知道利来赌场身后的靠山是谁吗?他难道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是他惹不起的吗?

    白人男子欲哭无泪。

    这个该死的黄皮猴子!

    他太霸道了!太不讲理了!

    冷振义也惊呆了,强势到一塌糊涂的利来赌场打手和老大,让他害怕到发抖的大佬,在这个小经理面前竟然毫无招架之力。

    冷振义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受到了冲击,他深深的怀疑,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华夏功夫?

    不然的话,这个小经理为什么打这群黑人壮汉,就跟爸爸打儿子一样,太轻松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