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利来赌场的债
    凭你也敢动我的女人!

    你有几条命来挥霍!

    白言霸气的话语回荡在李小曼的脑海中,让她的心尖儿一颤,就像是打翻了蜜罐子,甜到了灵魂深处。

    这个傻男人,我哪里是他的女人呀,我们都还没有那个...

    哎呀,真是羞死个人!

    “白言......”

    李小曼俏脸通红,声音柔柔轻轻,她有些担忧的看着白言,轻声道:“差不多就行了,别真的打了他。”

    李小曼倒不是心疼冷振义,她是心疼白言为自己付出太多了。

    之前有一次,白言就是为了自己赶走一些黑人流氓,一个人单打独斗七八个黑人大汉,硬是把人家全部给废了,但自己也在医院躺了半个月。

    那段时间,李小曼夜夜以泪洗面,天天在医院陪着白言,衣不解带的伺候着。

    冷振义这个人虽然无赖,但不可否认他还是有点背景和势力的,她宁愿自己受点委屈,也不希望白言被冷振义事后报复。

    “痛痛痛!快放开我!不然我要你吃不了兜着走!”

    冷振义的声音越来越大声了。

    然而白言的表情依然冷峻非常,手臂宛若钢铁,不动如山,他淡淡的看了一眼冷振义,道:“我真的很好奇,你怎么让我吃不了兜着走?”

    几个月前的白言身无分文,都能心怀赤子心,独身怒怼一群持刀凶徒,更别提现如今已经拥有不少底牌的白言了。

    完了。

    这个男人,他不会是要来真的吧!

    冷振义的惨叫戛然而止,巨大的恐惧涌上心头,压制住了手腕上撕裂般的痛苦,他恐惧的看着白言。

    冷振义能从白言的眼神中,清晰的看到那一股冷漠,这是人类看蝼蚁的冷漠,根本就不在乎你的死活!

    他...他难道要杀人吗!

    冷振义内心里害怕极了,他这个时候,是真的后悔今天跑来找李小曼了。

    美色动人心是不假。

    但,色字头上一把刀啊!

    就在这时,ktv的楼下传来一阵嘈杂喧闹声。

    难道又有人来闹事了?要知道,在国外很多地方的治安都很不如国内,在很多外国流民和亡命之徒的眼中,华夏人天生精明会赚钱,是天生的肥羊。

    “这是怎么回事?”

    白言皱眉,瞥了一眼冷振义,松开了他的胳膊,毫不客气的呵斥了一声:“滚!要是再让我看见你来骚扰小曼,小心老子打断你的腿!”

    随着白言松开,冷振义腿软发抖,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双腿打颤,满脸惨白,一时间竟没办法缓过劲儿来,站都站不起来!

    李小曼颇为厌恶的看了一眼冷振义,她怎么可能看得上这么怂的男人。

    楼下的喧闹声越来越大了,还伴随着约翰等人的惨叫声和打砸物品的碰撞碎裂声。

    李小曼俏脸一变,她也知道事情有些不妙了。

    “我下去看看。”

    白言安慰了一下李小曼,同时看了一眼冷振义,打算将这小子一起带下去,当垃圾一样丢掉。

    他太废了,太怂了。

    杀这样的人,都会脏了自己的手。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约翰等人满脸是血的冲进办公室,惊慌的对着李小曼喊道:“boss,快跑!他们来了!”

    紧接着,约翰等人就想回头把办公室的大门关上,满脸的紧张害怕。

    还未等李小曼发问。

    “砰!”

    办公室的木门被人一脚踹开,十多个五大三粗的黑人大汉直接冲了进来,其中一个直接把抄起办公室酒柜的酒瓶子摔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

    “啊!”

    李小曼被吓得惊叫一声,踹门的人粗暴又蛮横,显然来者不善!

    冷振义也被吓了一跳,惊慌的看着这群黑人大汉,白言微眯着眼睛。

    当他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一个大腹便便的白人男子从黑人打手后面慢悠悠地走出来。

    白人男子直接看向了李小曼,眼神闪烁着淫光,冷笑着道:“李总,好久不见啊。”

    “是你们!”

    李小曼俏脸煞白,她认出了这群人。

    “欠账还钱,天经地义。”

    白人男子说着一口流利的华夏语,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着李小曼,冷笑着道:“今天已经是最后的期限了,你要是再不还钱......李总,你信不信我的兄弟们能把你摆成十八种花样!”

    李小曼花容失色,强忍着心里的恐惧,呵斥道:“我已经还了本金,也还了利息,你还要我怎么样!”

    “不不不,根据我们利来赌场的规矩,你连利息都没还完,哪里还了本金?”

    白人男子向前一步,阴险一笑看着李小曼。

    他们是利来赌场的人!

    冷振义顿时一惊,原本已经有些力气想要站起来的腿,忍不住再次发软打颤,他哭丧着脸,心中暗骂自己今天怎么这么命背啊。

    利来赌场,是本地的一家出名的地下赌场兼职放高利贷,据传有墨市州长做靠山,来头很大,黑白通吃。

    “这位大哥,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冷振义深吸一口气,壮着胆子开口。他觉得这件事情,还是需要靠自己出面来解决,这里的人谁能帮到李小曼?靠这个小经理?还是楼下那群已经被打跑的服务员?

    冷振义打心眼里的瞧不起白言这个小经理,凭他也配拥有李小曼这个美丽的轻熟女?红颜祸水,你有这个资本镇得住场子,保护好李小曼吗?

    要知道,利来赌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一群狠角色!

    或许,如果自己今天出了力,李小曼就能认清这个小经理除了力气大之外一无是处,美人倾心就在此一举了!最重要的,他要让这个小经理知道,自己的能量是很大的!

    他要让白言感到畏惧!他要让白言为了自己刚才的举动感到懊悔和不安!

    冷振义有些仇恨的的看了一眼白言。

    “误会?你问问这臭ao子是不是误会?”

    大腹便便的白人男子指着李小曼,态度非常的嚣张。

    “明明是你们耍诈,修改了合约!改了利息额度!这笔钱,我是不会还的!”

    李小曼满脸涨红,气到了极致。

    “不给?那就跟我走!”

    “我是不会跟你们走的!你要是敢胡来,我就报警!”

    “哼,不跟我们走,你就等着你爸被卸一条胳膊吧!”

    面对咄咄逼人的白人男子和一群面带狰狞笑容的黑人打手,李小曼满脸煞白,她之所以欠利来赌场的钱,都是因为自己的父亲好赌欠下的巨额债务。

    虽然她的父亲已经痛改前非了,但依然被这群人给抓走了,而且他们以李小曼父亲的命来威胁李小曼偿还高额的高利贷债务。

    冷振义都不是傻子,他看到对方来势汹汹,而且听到这番对话,已经猜到了隐情。

    要是我替她换了这笔钱,救了她父亲,是不是能让李小曼以身相许呢?

    机会来了!

    冷振义眼前一亮,咳嗽了一声,对着白人男子笑道:“这位老大,不知道她欠你多少钱?”

    “嘿!伙计,难道你要来还?你想英雄救美吗?”

    白人男子斜着眼睛看着冷振义。

    “嘿嘿。”

    白人男子笑了笑,看着冷振义,伸手比了个数字,淡淡道:“五千万澳元!”

    “五....五千万!”

    冷振义倒吸一口凉气,登时傻眼了。

    东艺集团的流动资金加起来都没有五千万澳元,他一个执行副总裁怎么可能拿得出来这么多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