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女老板
    什么是人?

    **满身。

    人,是一个复杂的动物。

    可以大义凌然,光辉万丈;也可以卑贱猥琐,坏事做尽。

    “昨天晚上,外面打雷下雨了。”

    安小婉突然娇羞不已,轻轻开口:“我原本准备去言哥哥的房间,但是言哥哥的把房门锁了......”

    女孩子怕雷嘛!

    虽然,这可能是安小婉催眠自己投入白言怀抱的一个借口而已,但矜持的女生,有时候就需要这么一个胆小的借口。

    白言:“......”

    mmp!

    我干嘛要锁门?干嘛要去深渊位面?小白兔没吃到嘴啊!

    “我...这是几点的事情?”

    白言喃喃自语,他突然发现,如果仔细打量安小婉的话,确实能发现她美眸周围有一圈淡淡的黑眼圈,慵懒迷糊的样子更显得可爱,看来她昨天晚上确实没有睡好。

    “大概12点左右吧,外面突然就打雷了。”

    安小婉害羞时候的俏脸,真的是绝美纯洁极了,让人食指大动。

    “那你现在还害怕吗?我们可以......”

    白言的声音有些沙哑,他火热的看着安小婉,白言感觉自己现在有点不想压抑恶魔的**了,他口干舌燥,只想遵从本能。

    就在白言鼻息开始逐渐粗重的时候。

    安小婉突然抬起头,满脸红晕,美眸里却清亮,带着一丝哀伤,轻轻道:“言哥哥,你先答应我,你不要和坏女人在一起了......”

    她指的是昨天看到了金克丝,金发大美妞让安小婉充满了危机。

    迷人可爱的小白兔,居然也学会埋汰别人了。

    任何靠近白言的性感女人,在她眼里都是坏女人。

    “嗯?好,我答应你,今天我就让她滚蛋。”

    白言的回答有些心不在焉,他的眼神火热的盯着安小婉粉嫩雪白的脖颈,那里有一层粉色晕红,可爱又迷人,似乎在诱惑着白言去品尝。

    “做我女朋友吧,我爱你,小婉!”

    白言深吸一口气,十分认真诚挚的开口。

    赶紧的,进行下一步!

    你的言哥哥要憋不住了!

    男人上头的时候,什么话都是可以说出来了,更何况白言确实对安小婉有好感,他无法否认,自己这些天的每一丝改变,都是因为这个女孩。

    他可以对金克丝的诱惑始终无动于衷,但是面对安小婉的时候,他却无法压抑自己的冲动。

    只有爱情,才能让一个极为自律的男人陷入现在这样轻微疯狂的状态中。

    然而,白言的话才落下后。

    安小婉突然沉默,她摇了摇臻首,说了句没头毛脑的话:“不行的,言哥哥,我不能跟你在一起,我姐姐过两天就要来墨市。”

    说完,安小婉就从白言的胳膊下钻了出来,沉默的离开,去自己的房间浴室内洗漱了。

    女孩儿真是个奇妙的动物,前一秒还情动不已,下一秒就瞬间变脸了!

    “这......”

    白言愣住了。

    哥哥憋着一肚子火,而且都已经厚着脸皮表白两次了。

    你干啥子拒绝!

    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你分明对我有好感!你分明也喜欢我!

    为什么还要拒绝?

    白言真的迷茫了,以前的他和金萱萱的恋爱算不上是恋爱,更多的是像一种朋友的互相依靠和帮助,严格来说白言的感情经历十分空白。

    他无法理解安小婉这这句话的意思。

    你姐姐要来墨市,这件事情和我们在一起谈恋爱,有什么直接的联系吗?

    难不成,你姐姐很古板,不允许你谈恋爱?

    这都什么年代了!

    白言很郁闷,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憋屈昂扬的小兄弟,怒发须张,它似乎在因为白言的失败而感到愤怒。

    我要破chu啊!

    大哥!

    你家老二需要开bao啊!

    我不要五姑娘了!我要很萌很萌的妹子,就像安小婉那种萌妹子!

    “对不住了,兄弟,都是哥没用,哥撩妹的技术还不到家,让你跟着我一起吃苦了。”

    白言满怀歉意,摇头苦笑。

    ......

    别墅的早饭,被白言侍弄好了,新鲜美味的早饭让安小婉赞不绝口,气氛有些缓和,两人都很默契的不去提及早上发生的暧昧告白。

    今天是周末,不用去学校。

    正当白言犹豫着是不是要离开别墅的时候,他的电话响起了。

    “叮铃铃。”

    “喂?”

    白言对着安小婉歉意的一笑,拿起电话。

    “是白言吗?”

    电话那头,是一个略显成熟性感的女人声音,说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很显然这个女人是个华夏人。

    “有事吗?”

    白言一愣,知晓打电话的人是谁了。

    她是一个在墨市独身的华夏女商人,二十七岁,十分美丽,白言曾经在她的手下工作过,两人关系很不错,这个女人对白言曾经也多有帮助过,以前的白言十分感激她。

    “你怎么换号码了?也不告诉我一声,如果不是陈宇栋告诉我了,我还不知道你的新号码。”

    电话那头的女人声音带着一丝嗔怪,随后顿了顿,她有些歉意的说道:“白言,今天是周末,你应该不用上课的吧?我这边有些忙,经理请病假了,人手不够,能不能过来帮我对付一下?”

    白言扫了一眼正抱着大熊抱枕,心不在焉看着电视综艺节目的安小婉,叹息了一声,道:“好,没问题,我现在就过去。”

    “谢谢你,白言。”

    电话那头的声音透着浓浓的喜悦,她显得十分雀跃。

    “言哥哥,你要走了吗?”

    白言才放下电话,安小婉就从沙发上跳下来,有些局促不舍的问道。

    “嗯,有个朋友有点事情,需要我帮忙。”

    白言点了点头。

    “那...你晚上还会过来吗?我可以等你一起吃晚饭。”

    安小婉红着脸,补充道:“言哥哥做的饭很好吃,小婉还想吃。”

    “好。”

    白言笑了。

    “那我走了。”

    “嗯,言哥哥路上小心。”

    ......

    迈巴赫的速度很快,很快就开到了目的地。

    这是一家处在墨市大学附近不远的小型ktv,在国外,其实是没有像华夏国内那种类型的ktv,对于很多外国人而言,唱歌这类活动只有在家庭、酒吧等场所,像ktv这样独立式小包厢的歌唱消费娱乐活动,是极少存在的。

    在酒吧等公众场合歌唱,是一种需要勇气的行为,但ktv却完美的解决了这一个问题。

    独立包厢和完善的音响体系,可以满足人们一展歌喉的爱好。

    不得不说,这位华夏女老板的眼光独到,在华夏留学生最多的墨市大学附近开一家ktv,既能拉动留学生的消费,也能让一部分外国学生尝试到新的娱乐活动。

    “叮咚。”

    透明的感应门打开,白言迈步而入。

    “嘿,白!你来了!”

    有黑人服务员笑着对白言打招呼,白言曾经也是这里的工作人员,他对于一切都很熟悉。

    “嗨,她人在哪?”

    白言笑着招了招手,自从激发人类身份的四维属性后,白言的气质不再那么森冷了,反而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亲近感,让人十分的舒适。

    这种气质极具欺骗性,让人天生的就相信白言是一个“好人”。

    “嘿!伙计!我们的老板在二楼,她正等着你呢!用华夏的话说,那就是望眼欲穿啊!”

    一个白人调酒师嘿嘿一笑,他冲着白言挤眉弄眼,用蹩脚的华夏语说成语。

    “贫嘴。”

    白言笑了笑,上了二楼。

    “咚咚咚。”

    在一间办公室门前,白言轻轻敲了敲门:“我来了。”

    “进来吧。”

    门内响起一声惊喜的女声,清脆动人,带着成熟女性独有的魅惑感,那是一种历经凡尘世俗,看透人情冷暖后的沙哑性感。

    “吱呀。”

    白言推开门,一抹倩影映入眼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