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下面很好吃?
    “主人,我下面真的很好吃。”

    金克丝还不死心,努力想诱惑到白言。

    金克丝,你一定可以的!

    你要拿下主人!

    你要征服恶魔!

    “我很好奇。”

    白言转过头,道:“你不是血族吗?你会下面有什么用?你平时不是吸血的吗?”

    “血族就不能吃人类的食物吗?”????金克丝眨巴着美眸,大眼睛水汪汪的,看起来很无辜的样子:“血族以吸血为生,但也不是每天都要吸血啊。越是等级高的血族,对于血液的质量要求也就越高,但同时两次吸血的间隔时间也就越久。”

    “像我的话,大概一周吸食一次血浆,或者是三天吸食一次小动物的血液,就完全足以提供能量。”

    金克丝介绍道:“除非是重伤或者是体力流失太多,不然的话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

    “你有多久没吸血了?”

    白言淡淡问道。

    “有三天了,如果能吸到高质量血液的话,我的血脉一定会进化,我的实力能进一步提高,可能会达到子爵甚至更高,到时候也可以帮到主人更多”

    金克丝听到白言的话,不由得美眸一亮,有些诱惑的舔了舔嘴唇,媚眼如丝的看着白言。

    更高级的血液啊

    对于黑暗生物血族来说,有什么生灵的血液,能比得上恶魔的血液?

    当然了,纯粹的深渊恶魔血液是无法正常进食的,它们的血液充满了硫磺和岩浆,对于低级血族来说“药效”太猛,补过头了就是致命的毒药了。

    但白言不同,他是恶魔和人类同存的身躯,他的血液是红色的,可以被低级血族正常吸食,而且他的血液内依然蕴含着深渊恶魔血液的强大力量!

    主人的血,可以让我进化!不会有丝毫的风险!

    金克丝的眼神,白言怎么会不懂?

    白言转过头,真诚的看着金克丝,说道:“都是主人不好,没给你留两只鸡补补身子,回头你去买两只鸡,自己回家慢慢喝吧。”

    想喝我的血?

    抱歉,我没有以身饲奴的癖好,你别想了,下次再说吧。

    “”

    金克丝无语,只能无奈的低声道:“哦,好吧。”

    作为一个低级血族,金克丝只有最低级的血族男爵实力,但她依然在世俗社会混得风生水起,比一般的血族子爵混得都要好得多。

    不得不说,如果白言真的赏赐她一些自己的血液,她或许能达到更高的成就。

    只可惜,白言铁石心肠,不懂得怜香惜玉啊。

    很快,玛莎拉蒂开到了墨市大学门口。

    大红色的玛莎拉蒂又出现在了校门口,还好已经是夜晚,周围没什么人在。在国外的夜晚,除了一些闹市街区之外,其他地方基本上人烟稀少。

    “等一下,你就不再考虑考虑吗?”

    金克丝看着已经下车的白言,有些哀求的说道:“我下面真的很好吃!”

    “不了,我不爱吃面。”

    白言摇头,随后又补充道:“你最好不要抱有一些不该有的心思,不要企图诱惑我,我不想被你吃掉。”

    白言的话意味深长,自从收了金克丝之后,这女人就一直在诱惑他。

    虽然金克丝没有害白言的心思,但白言真的比较抗拒被一个吸血鬼吸食自己的血液,毕竟他的灵魂有一半属于人类。

    “哦。”

    金克丝的俏脸上布满了失望,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饱满,摇头叹气。

    是不是还不够大?

    怎么主人总是不对我动心啊!

    金克丝啊,你可千万不能放弃,革命尚未成功,征服恶魔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金克丝在心里给自己暗暗打气。

    “那,我先走啦。”

    金克丝展颜一笑,她倒是挺乐观的,一再被白言拒绝也不灰心。

    “嗯。”

    白言点了点头,摇了摇手,算是告别。

    “拜拜。”

    金克丝娇笑着,声音如银铃一般荡漾,在夜空下飘飞,吸引了无数少男的爱慕眼神。

    “轰。”

    玛莎拉蒂发动,消失在黑暗中。

    白言转过身,却发现付超等人在校门口等着。

    “牛逼啊!”

    “言哥,你牛逼!”

    “言哥,你真是我的偶像!”

    付超等人纷纷冲着白言竖起了大拇指,满脸的佩服。

    他们都看到了先前的那一幕,那大红色的玛莎拉蒂,还有金发大美妞,没有戴墨镜的金克丝非常出名,付超等人扫一眼就知道了。

    那是墨市的超级名模金克丝啊!

    那是多少墨市男人可望不可求的尤物啊!

    啧,那一双大白腿。

    啧,那一双呼之欲出的大白兔。

    啧,那圆润挺翘的

    不能想了,越想越羡慕。

    瞧瞧人家金发大美妞对言哥刚才说的话,“我下面真的很好吃!”,这句话真的让人受不了。

    贼诱惑!

    贼烧心!

    言哥就是言哥,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先是让和安校花暧昧不清,现在又拿下了一个超级名模!两人各有千秋,都风情万种,两大美人都被言哥收入囊中了!

    看着付超等人满脸的敬佩和震撼,白言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因为

    一个娇小的倩影正站在付超等人的身旁,乌黑的秀发披肩,一双小手互相扭动着摆放在浅粉色的连衣裙上,一双剪影水眸,平静的看着白言。

    一双如削葱纤纤玉指柔荑十指搅动,能看出柔荑主人心里并不平静。

    是安小婉。

    白言脸色的微笑有些僵硬,他走了过去。

    虽然他不是安小婉的男朋友,但此时心中依然有种被捉奸在床的感觉。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安小婉的表情很平静,平静的让白言有些心颤:“什么是,下面很好吃?”

    “”

    白言无言以对。

    他能怎么解释?

    “她其实,是我的一个朋友。”

    白言筹措了一番言语,很认真的看着安小婉的一双美眸,解释道:“我没有吃晚饭,所以她想请我吃饭,下面很好吃就是字面意思!”

    “对,就是字面意思,就是这样的!”

    白言肯定的点了点头。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去解释,如果换做一个女人这么问他,白言只会冷冷看一眼,平静离开。

    但白言无法对安小婉这样做,他做不到。

    这个女孩就像是一个魔咒,也像是一瓶毒药,总是能让白言为之牵挂。

    安小婉静静的看着白言,她的美眸蕴含着复杂的情绪神色,带着一些迷茫,带着一些酸意,带着一些失望,还隐约有泪光在美眸里浮动!

    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说,怎么做。她应该拿什么样子的态度和身份,来去面对白言?

    最让安小婉觉得悲哀的不是看到金克丝诱惑白言,而是她发现自己连吃醋的身份都没有!

    “我”

    白言哑口无言。

    他的心脏有些莫名的抽痛,不知道为什么,他看到安小婉眼眸里的泪光,就有一种杀人的冲动。

    白言很无奈,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付超等人只能面面相觑,不敢吱声。

    “嗯,不用说了。言哥哥,小婉相信你的。”

    安小婉轻轻的点头,吸了吸小鼻子,抬高雪白的下巴,努力让眼睛里的泪水不滑落下来,她展颜一笑:“走吧,言哥哥,送我回家吧。”

    说完。

    安小婉转身,向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

    在路灯的照射下,倩影拖的老长,一身粉色长裙,还有削瘦的柔弱肩膀在轻轻颤动。

    她那强忍着眼泪不哭出来的模样,让白言有些心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