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安小婉的神秘男友
    ..深渊主宰系统

    白言一愣,他皱着眉头,顺手点开了帖子。

    帖子上是学校内的好事者拍的,帖子上的图片是一男一女,男生正是白言,女生是安小婉。

    安小婉笑靥如花的搂着白言的手臂,照片看起来有一些模糊,让人看不清两人的脸庞。

    这应该是用手机匆忙拍摄的,不过以安小婉在墨市大学的知名度,哪怕是模糊的照片也能让大部分人认出来。

    只不过安小婉身边的白言,却默默无闻,这让许多人好奇不已。

    二楼:“前排兜售板凳,西瓜子.....我靠!我没办法忍耐了!这男的是谁!居然让安女神挽着他!”

    三楼:“刀已磨好,速求该男子班级、姓名等详细信息。”

    四楼:“砍死人要坐几年牢?在线等!我很急!”

    五楼:“心碎了,我一个人躲在教室偷偷哭泣,我的女神啊,居然有男人了!”

    六楼:“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呜呜呜~”

    七楼:“*^&%*%$(%...(气到无法正常打字)”

    帖子的回复清一色都是敌视照片上男人的留言,各种怨气、杀气、哭泣表情全部堆上来!

    今天墨市大学的男生们,不管有没有女朋友,不管是哪个系,不管是哪个国家的学生,都无一例外的心中饱含怨气!

    简直是怨气冲天啊!

    甚至白言在教室里,都感觉到了学校的上空笼罩着一股怨气!

    最纯洁、最可爱的安女神,居然有男朋友了!

    多少纯情少男的心就此破碎,伤心欲绝!

    坐在教室后排的付超赶紧跑过来,拿着手机对着白言大呼小叫:“不好了!言哥,有人要抢言嫂.....”

    付超的话戛然而止,他仔细看着白言,再低头看着手机上的帖子里面的照片。

    付超仔细对比了一会儿照片。

    随后他捂着脸退下:“我早就该知道,这男人一定是言哥......”

    付超的语气里面,带着怨妇一般的深深怨念。

    白言对此苦笑不已,他也不知道只是带着安小婉出去吃个午饭而已,就引发了这么大的动静,整个学校论坛都炸了,所有的帖子都在研究安女神的神秘男友到底是谁!

    陈宇栋有些诡异地看着白言:“言哥,现在外面可是有一位墨市本地的富家子弟悬赏80万澳元要你的详细信息啊......”

    帖子上议论纷纷的学生们不知道白言是谁,但是陈宇栋这个了解白言的人却知道,他看到帖子的第一眼,就无比确定这个男人是白言!

    白言笑了笑,没有说话。

    陈宇栋哀叹道:“80万啊,我真想要!”

    “想要就去拿吧,反正只是给他们一些简单的信息而已。”

    白言耸了耸肩膀。

    陈宇栋捂着额头痛苦道:“不!坚决不做背叛者!可是人家真的好想要,呜呜呜,八十万的澳元啊!折算下来,这是接近400万的rmb啊!”

    陈宇栋很痛苦,一边是钱,一边是兄弟,他到底该怎么选择。

    白言则要淡然许多,下午只有一节必修课,完成后的白言寻找到安小婉,发现她还还需要形体课没有上完,估摸着要下午五六点才会结束。

    恰好,这个时候金克丝的短信发来了:“主人,我已经联系好了卖家,您在学校吗?我去接您?”

    金克丝的口气里充满了邀功的味道,哪怕是隔着屏幕都能让人感受到这妖娆的小猫咪渴望主人的夸奖。

    不错。

    白言暗自点头,金克丝的速度蛮快的,效率很高,他很满意。

    现在距离安小婉下课还有好几个小时,白言微微沉吟后,找到付超和陈宇栋等人,吩咐他们留在学校注意安小婉周边的情况。

    有付超等人还有安小婉本身的保镖在暗处,安小婉的安危应当问题不大。

    随后,白言对金克丝发短信:“来墨市大学门口。”。

    收起手机,白言向着校外走去。

    虽然他和安小婉的合照被挂在了校园论坛上,但由于拍摄角度的问题,白言的脸部很模糊,不是极为熟悉他的人是认不出照片上的男人就是白言。

    所以白言很顺利的离开校园,没有受到任何的围追堵截,不过他在路上倒是听到了不少学生的窃窃私语。

    有羡慕,有嫉妒,有怨恨,有追问。

    有八卦之魂在熊熊燃烧,还有默默流泪的纯情男生。

    无一例外,每一个话题都是围绕着“安小婉的神秘男友”。

    白言苦笑。

    不得不说,这个李斐武运气还是挺好的,白言已经“帮”他转移了大部分的注意力和舆论焦点了。

    ......

    “轰!”

    马达的轰鸣声响起,熟悉的大红色法拉利开到学校门口,它溜达了一圈后...又离开了。

    没办法,主人嫌弃她太拉风了,让她去隔街等着。

    很快,白言走了过来,在路人惊诧羡慕的目光中,拉开车门,坐上了法拉利。

    “嗨!小帅哥,要不要去我家坐坐,床很大很软哦~!”

    白言才坐上来,金克丝火热的娇躯就扑了上来,嬉笑的软糯声音在耳边响起,幽香扑面,大大的墨镜无法掩饰她火爆的身材和完美白皙的脸蛋。

    “这个女人好美丽!她看起来好眼熟啊!”

    “这个黄皮肤的男人究竟是谁?”

    街道两旁的人们纷纷好奇的看过来,不少男人的眼光中透着艳羡。

    “开车。”

    白言冷漠的推开笑靥如花的金克丝,语气淡然。

    “主人真没趣......”

    金克丝嘟着红唇,美眸里闪过一抹失落,她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迟早有一天我要爬上主人的床!

    加油,金克丝!你可以的!

    “这个男人,上帝啊!快把他踢开吧,让我来!”

    “他居然推开这个美人儿!”

    “不可饶恕啊!”

    路边的男人们纷纷看向白言,眼神中带着极大的不满和嫉妒,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是羡慕,越是羡慕就越是掩饰不住内心的嫉妒。

    然而,正主儿却没空搭理这群路人。

    “轰!!!”

    法拉利一骑绝尘,消失在了这条街道上。

    “你之前说找到渠道了,仔细说说看。”

    白言点燃一根香烟,淡淡开口问道。

    说起正事,金克丝的俏脸上浮起严肃的表情,根据血族家族古老典籍的记载,恶魔们的进化和强大,是离不开生命、灵魂和血肉。

    生命消逝之终,便是恶魔诞生之初。

    用其他生灵的血肉和灵魂,来慢慢滋养恶魔的身躯,这是它们强大的根源。

    “我接到主人的吩咐后,就利用自己的关系网,找到了一家墨市的养殖中心,正巧他们家有一批正准备外售的鸡鸭,被我高价采购了下来。”

    金克丝仔细介绍道:“我刚才过去看了一遍,都是活着的,质量很高,生命能量充裕,数量在一万只。如果不是时间不够的话,我能帮主人找到更多更好的家禽。”

    金克丝不知道主人寻找家禽的标准和要求,所以就按照血族们的要求来找。

    别以为血族都是吸人血的,有些混得落魄的和口味比较独特的血族,也会挑选一些生命能量充裕的动物血来吸食。

    都是鸡鸭?

    白言挑了挑眉头,没说什么,反正他也是第一次采购家禽献祭,还没什么经验。

    “多少钱一只?”

    白言淡淡问道。

    “18澳元。”

    金克丝很快说道。

    一万只,就是十八万澳元,这批鸡鸭相当于90块钱人民币一只了!这个价格在墨市,已经算得上昂贵了!

    看来,金克丝确实是按照很高的标准要求来寻找家禽。

    白言点了点头,道:“把你的卡号给我吧,笔电给我,我给你把钱打过去。”

    “啊?”

    金克丝一愣,随后连忙摇头:“不不不,我怎么要主人的钱,再说了这笔钱也不是很多......”

    “我说的话,你没听到吗?”

    白言转过头,深邃的眼眸淡淡的看着金克丝。

    白言的眼神很平静,平静的让金克丝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乖乖的报出自己的银行卡账号。

    “主人,其实我有钱买这些家禽活物的.....”

    金克丝忍不住,在白言转账的时候小声解释。

    “有钱怎么了?有钱就能乱花吗?”

    白言突然开口,对着金克丝循循教导:“你再有钱,能有几千万澳元的家底吗?做人当知赚钱不易,别整天没事开车法拉利到处乱晃悠,多找点正经事做做。血族都这么长寿,我怎么也没看到你混得很好的样子?”

    白言的一番循循教导,让金克丝一愣。

    在白言看来,毕竟收了人家做女奴,那就要对人家“负责”。身为女奴,必须要学会为主人省钱,还要学会赚钱!

    可是主人,我真的有几千万澳元,还有在血族圈子里,我混得也不算差......

    可不知道为什么,金克丝看着表情平静,语气温和的白言,原本到嘴边的话突然咽下去了。

    “嗯。”

    金克丝轻轻的点头,非常的乖巧懂事,让白言心中舒畅。

    懂事的女人,知道什么时候该炫耀自己的家底,什么时候不该炫耀。

    美艳女奴打脸主人的剧情?

    别想了,洗洗睡吧,不会有的。,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