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这就开搞了?
    “不了,天色不早了,我得回去了。”

    白言拒绝了。

    不是他傻到看不懂安小婉的暗示,而是他现在很迷茫。

    白言认为自己现在需要好好的找一个地方静静,来调整一下自己的状态,仔细研究一下自己和安小婉的关系。

    “你真的不进来吗?

    女孩儿有些失望,一双白嫩的柔荑在背后不安的搅动纠缠着衣摆。

    红晕都烧到耳根子了,安小婉能感受到自己发烫的脸颊和擂擂作响的狂跳的心脏。

    可是这个冤家,就是不领情啊......

    “嗯,不进去了。”

    白言移开视线,这一瞬间,他真的心动了。

    如果没有心底那不断怒吼咆哮的恶魔**在狠狠撕扯着白言的理智和神经,或许他今天晚上就进去“喝水”了。

    白言绝对不会容许,自己的行为受到任何的干扰。

    她是一个纯洁像水晶一样的女孩子,哪怕是恶魔都不忍心打碎独属于她的这份单纯与美好。

    “那...晚安。”

    安小婉低着头,俏脸上写满了失落。

    “对了,有件事情,我想确认一下。”

    白言发动了迈巴赫,却突然开口。

    “什么事情?”

    安小婉满怀期待的抬起头,美眸如水的看着白言,难道你改变注意了?

    “这车,你刚才说送给我的?”

    白言表情严肃的道:“还算话不?”

    “算话...它从现在开始就是属于你的了,我会安排人把相应的证件给你。”

    安小婉有气无力的点头,芳心里却满是羞愤,恨不得张牙舞爪的扑到自己男人的怀里去。这个冤家,你要是知道我的心意,别说这一辆车了,你要多少辆我都给你呀!

    “那就好。”

    白言满意的点了点头。

    “轰~!”

    迈巴赫发动,缓缓消失在了安小婉期盼又失落的美眸中。

    他还是走了。

    或许,我应该修改一下他的工作时间,让他每天晚上都来我这里家教,这样他就没有理由逃跑了。

    嗯!

    对的,我是他的老板,我说了才算!

    少女没有气馁,而是卷缩在别墅的沙发里,抱着白色的大熊抱枕,十分认真的分析目前的局势,她在给自己暗中打气,争取成功拿下白言!

    “叮咚~!”

    一旁的粉色手机响了,有短信来了。

    安小婉拿起手机,是白言的短信。

    “明天,我来接你。”

    很短的一句话,没有表情,没有多余的话语,这是他一贯的作风,也是她最了解的那个他。

    “嗯嗯,路上开车小心,晚安哦,好梦!”

    安小婉非常迅速的回了一条短信。

    “嘻嘻,这个傻瓜。”

    她甜蜜的笑着,抱着白色大抱枕在沙发里开心的打滚。

    在另一边,马路上的白言收到短信,也笑了。

    那么。

    契约,应该算是达成了。

    我拿了你的车,那么你的安全就应该由我来保护。

    我是恶魔,是个契约生物,我不欠任何人。

    ......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白言洗漱完毕,在陈宇栋羡慕的目光中,离开宿舍。

    这就是大佬啊,开车跑车去接校花,真不知道昨天玩什么言哥晚上还要回学校?难不成,是李旭的“拦精灵”忘记给言哥了?

    白言走出了学校大门,随后来到了校门口。

    金克丝今天打扮的十分漂亮,下身黑色的褶裙搭配着肉色的丝袜,上半身是低领衬衫,露出雪白的粉颈,俏脸上略施粉黛,看起来光彩夺目。

    金克丝的身上散发着成熟女性的美丽,轻抚着遮住大半个俏脸的墨镜,她慵懒的依靠在玛莎拉蒂的车前,金克丝的一举一动无不透露着勾人的风情,无时无刻不吸引着墨市大学附近的男生们。

    不少正在青春期的各国留学生频频回头,偷看美丽的金克丝,有不少人还为此不小心撞到了路灯。

    白言走出来,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学校门口的金克丝。

    身为血族,虽然会本能的厌恶阳光和白天,但也不至于见到阳光就会死,只不过血族们都比较喜欢在夜晚活动罢了,只有最低级的血奴才会在阳光下消融死亡。

    看到金克丝,白言有些诧异,他之前真还没发现过,这金克丝精心打扮一番后,确实挺漂亮的。

    虽然金克丝不及安小婉那般绝色,但也算得上是一流的美女了,如果美貌的满分是一百分的话,金克丝最少能打个九十分。

    “你怎么来了?”

    在附近学生或震撼,或不屑的目光中,白言走到金克丝身前,淡淡开口问道。

    金克丝抬起头,看到白言后眼前情不自禁的一亮。

    才短短几日不见,她发现此时的白言身上透着一股说不上来的气质,低调中带着一抹忧郁。

    白言一双漆黑的眸子犹如深潭一般,深不见底,让人看一眼就情不自禁的深陷了进去,无法自拔。

    白言的这种气质,就像是对女人最致命的毒药一般,缓慢又深刻的腐蚀着她们的心房。

    “发什么呆?说话啊!”

    白言伸出手,满脸疑惑地在金克丝面前摇摆着。

    这女人怎么了?

    怎么突然对着自己发愣?

    白言有些迷茫了。

    “啊啊?不好意思,我走神了,白先生。”

    金克丝连忙惊醒,随后俏脸微红,连忙道歉说道,在外面她可不敢喊白言为主人,也不敢给主人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金克丝在心中有些暗暗埋怨自己发春,她感觉现在自己的脸颊很烫。

    “没事。”

    白言笑了笑道。

    “白先生,我请您去喝一杯咖啡吧?顺便谈一下一些我们之间的事情。”

    金克丝伸手将一缕秀发拨弄到耳后,妩媚微笑着说道。

    金克丝这个充满女人味的动作,又让路边不少血气方刚的男生们激动起来,只是可怜路边的电线杆,因为不停有人撞到它。

    “我的天呐!这个男人究竟是哪个系的?怎么有这么好的运气!”

    “上帝啊,为什么被天使垂怜的那个人不是我啊!”

    “不,她不是天使,她是要人命的魔鬼啊!这个女人,真的好性感!”

    路边不断传来惊叹声,大多数男生都沉浸在金克丝的美貌中和对白言的嫉妒中,哪怕是他们看不清金克丝的全貌。

    但就凭着那雪白高挺的琼鼻,红润丰满的嘴唇,波浪一般的金色长发,还有凹凸有致的火辣身材,就能猜到这个女人一定是大美女!

    然而让人惊讶的是,这个华夏男人居然拒绝了!

    他拒绝了这个金发大美妞的请求!

    “不了。”

    白言摇头,道:“我还要去接人。”

    “啊......”

    金克丝美眸一黯,随后拉着白言上了法拉利:“那我就占据你一会儿工夫,不会太久的。”

    这是什么意思?

    路边的学生们面面相觑,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燃烧沸腾的嫉妒之火!

    你们这就开搞了?

    就在墨市大学门口?

    “真的是,丧尽天良啊!”

    一名黑人学生,捂着胸口,用生疏的华夏语悲愤说着。

    “我好羡慕啊......”

    更有男生叹息摇头,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轰~!”

    金克丝踩下油门,玛莎拉蒂犹如一道红色的利箭刺入空气中,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玛莎拉蒂绝尘而去,只剩下墨市大学门口的一众惊呆和艳羡的学生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