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要进来喝杯水吗
    “今天怎么突然换车了?”

    白言打着方向盘,突然淡淡开口问道。

    “啊?”

    沉浸在自己的幸福小幻想中的安小婉同学一愣,随后意识到白言在跟她说话。

    她俏脸微红,小声道:“这车是姐姐送给我的,一直没开过,今天突然想起来了。”

    “刚才在付超他们面前,你怎么不说这车是你的?”

    白言笑了笑,继续问道。

    “车是谁的重要吗?如果你喜欢,那就送给你好了。”

    安小婉巧笑嫣然,她看着白言的侧脸,看的有些痴了。

    “懂事。”

    白言由衷的夸奖。

    这姑娘是真的懂事,和她相处的时间虽然很短暂,但白言总觉得他们已经认识了很长时间一样。

    安小婉,给他一种难得的默契感。

    这是金萱萱远远不能给他的感觉,这是男女之间的默契,情侣之间一个眼神就能知晓对方的心思的那种默契!

    这种默契,若非是真爱,那就只能是靠朝朝暮暮,点点滴滴的相处来积累而成。

    “嘻嘻。”

    安小婉甜蜜的笑着,浅浅的小酒窝绽放,很可爱,她的眼神一直没有离开过白言的脸庞。

    这个男人,她看了整整十八年,却怎么看也看不够。

    “你在看什么?我脸上难道有花吗?”

    白言突然转过头来,和安小婉的美眸对视。

    “啊,没有,没看什么!”

    安小婉就像是受了惊的小兔子,慌乱移开视线,那白言依然能捕捉到她美眸里的那一丝颤抖和淡淡的慌张。

    就像是做错事情的孩子被抓了现行一样。

    我见犹怜,楚楚可人。

    好一个白璧无瑕!

    真是...

    让人难以把持啊!

    白言深吸一口气,他微眯着眼睛,侧过头看向前方。

    他不想让安小婉发现,自己的瞳孔已经变成了完全漆黑的一片。

    恶魔的**,被安小婉成功的勾起了。

    白言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的灵魂深处有一股最原始的冲动在怒吼,在咆哮!在不断撕扯着他的神经,让他化身成为野兽!

    “你...今天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白言的声音有些沙哑,他移开话题,不再看安小婉。

    他怕自己忍不住犯错。

    这是一个对自己还算不错的姑娘,没有必要毁了她的人生,也没有必要去拉着她一起堕入深渊。

    白言是一个极为有原则性,极为看重自由的男人。

    他可以邪恶,但是他的邪恶只能掌控在自己的意志下!

    我想善,便惠及苍生!

    我想恶,便尸骨盈天!

    善与恶,都是白言的一念之间的事情,没人可以控制他。

    “我......”

    安小婉有些苦恼了,柳眉颦着,俏皮的咬着下嘴唇,她该怎么说呢?

    难不成告诉他,我是怕姐姐过段时间来墨市把我强行带走,那就没机会再见你了,所以思念难捱,忍不住来看你?

    或者,直接告诉他真相,那天晚上,我们其实已经......

    哎呀呀!

    不行不行,羞死人了,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被他知道!

    安小婉的俏脸一会儿红润欲滴,一会儿伤心难过,她俏脸上的表情变化之快,让白言纳闷。

    “小婉?你是不是发烧了?”

    白言关心的询问。

    “没有啦。”

    安小婉深吸一口气,聪慧如她,很快就想到了借口:“今天来找你,其实是有事情的。”

    “什么事情?”

    “我知道,你昨天晚上被绑架了。”

    安小婉偷看着白言的侧脸,小心翼翼的开口。

    白言的眉头微微一挑,沉默了。

    “你别误会,白言!”

    安小婉急了,清脆悦耳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焦灼:“绑架你的人不是我,我也在找幕后之人!”

    “我知道是谁绑架我的。”

    白言淡淡的开口:“李斐文,对吗?”

    “你知道了?”

    安小婉俏脸一愣,一双白嫩的小手不安地捏着衣摆,神情有些紧张,两条白嫩的手臂紧贴在胸旁,挤压着一対小白兔,显得鼓鼓胀胀。

    “其实,这件事情都是怪我。如果不是我的话,李斐文应该不会找你麻烦。”

    “李斐文是冲着我来的,姐姐已经查出来我前段时间险些被人绑架的事情背后,幕后之人也可能是李斐文,但是还没有确凿的证据......”

    安小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歉意,她认为是自己的身份和背景,给白言带来了困扰。

    “等等,你说你之前被人绑架了?!”

    白言沉声打断安小婉的话,表情十分严肃。

    “啊?是的...差一点就被绑走了,那天保护我的人死了五个。”

    安小婉的俏脸上浮现起一抹愧疚和伤感,她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好姑娘。

    “李斐文,你真的该死!”

    白言的声音幽冷,带着一丝自己也说不清楚的怒意在其中。

    不知道为什么,在白言得知李斐文抢走金萱萱的时候,他心中十分平静,甚至对此有所预料。

    但当白言听到李斐文在这之前就曾经试图对安小婉出手的事情后,白言就再也无法压制心中的怒火。

    他生气了吗?

    是因为担心我吗?

    安小婉有些呆萌的看着白言,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她心里暖暖的,甜丝丝的。

    他一直没有变,哪怕是失忆了,也会本能的想要保护我。

    “你的保镖都是干什么吃的,连个人都保护不好!”

    白言沉默了半响,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刚才是怎么了,话说人家是安家集团的掌上明珠,跟你白言有半毛钱关系啊?

    人家险些被绑架,你跟着干着急啥?

    “嘻嘻,这句话,姐姐也说过呢。”

    安小婉巧笑嫣然,俏皮的眨着眼睛。

    比起白言的郁闷表情,此时的安小婉心里却满满的都是幸福。

    爱情是一种无关身份,无关家庭,无关年龄,无关任何一切的感情,也是世间上最不讲理的感情!

    尤其是在这个爱情萌芽的年龄,谁都无法阻止,少女心中那积压已久的眷恋和痴迷。

    这股炙热的感情,终究会化作活火山,喷发出来,淹没一切,也淹没自己。

    车内的气氛有些沉默了。

    女孩儿心中满是羞涩和甜蜜的爱意,却不知道从何交代,是矜持一些?还是大方一些?该怎么才能让这个傻男人明白自己的心意啊!还有姐姐和他的婚约,这也是一个麻烦事儿。

    女孩儿沉寂在幸福又烦恼的纠结中。

    而白言,则是一直在郁闷一件事情。

    我为什么要担心她的安危?

    不对啊!

    这个情绪很不对劲啊!

    我跟她也就见过几次面而已,说到底了我也就是她的私人家教,她的安危犯得着我来操心吗?

    可是,怎么我一想到李斐文可能在暗中盯着她的时候,我就忍不住有股想要杀人的冲动呢?

    这是白言第一次陷入了深深的迷茫中,记忆的消失无法改变灵魂上的烙印,很多东西是一开始就注定好的。

    车内无话。

    迈巴赫很快就开到了st kilda大道,停靠在了安小婉的别墅门口。

    “你......要进来喝杯水吗?”

    安小婉双手负在身后,俏皮的眨眼。她有些羞涩,这是她十八年来的第一次邀请,十分生疏的邀请一个男人。

    都这么晚了,进去喝水?

    这含义,不言而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