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谁找我?
    白言起身,看向前方。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雷迪森旗杆花园酒店的保安早就跑出来了,但是白言一转过头,他们就忍不住整齐的退后一步,脸上挂满了害怕的表情。

    这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华夏少年,该不会是精通华夏功夫吧?

    保安们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沫,心里紧张极了。

    这狠人若是要在这里大闹一场,他们几个的饭碗没办法保住事小,恐怕还要挨白言的一顿揍。

    但是李斐武是酒店内的高级会员,若是当做没看到这件事情,他们的饭碗也不保啊!

    最终,还是付超等人上前,小费递出,高级会员的卡片掏出来,一人搂一个保安,笑嘻嘻的拉着他们走到旁边善后。

    “喂,是老刘吗?......”

    另一名富家子弟张开梁掏出了手机,直接打电话给自己的律师,然后再通知了一下酒店的经理,把这事情妥善处理了。

    不得不说,这群富家子弟在善后事宜上,还是很有一套方法。

    白言笑了笑,看都懒得看刘珊珊和躺在地上不断痛嚎的李斐武,他直接跨步越过两人,走进酒店。

    刘珊珊望着白言在付超等人的簇拥下,消失在雷迪森旗杆花园酒店中。

    她满脸失落,掏出手机喊人来帮忙把已经昏迷的李斐武给弄走。

    毫无疑问,今天晚上的偶然碰面,白言的改变对刘珊珊心中的打击是巨大的。

    她不知道自己当初劝好友和白言分手,这个举动到底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

    一时间,刘珊珊有些迷茫了。

    但她心中也突然有些明悟,或许白言......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白言了。

    李斐武就像是一个插曲,连付超等人都看不起的废物,怎么配让白言上心。

    倒是他的哥哥,很值得白言“关心”。

    酒过三巡,白言突然放下筷子,看向付超,询问:“我听说,你和李斐文关系不错?”

    白言的表情很平静,看不出喜怒。

    “哈哈,言哥叫我小超就好了。”

    付超一愣,呵呵一笑道:“我跟他也算不上关系好,只不过都是这个圈子里的人,平时里低头不见抬头见。”

    “嗯。”

    白言点了点头。

    一旁的张开梁比较圆滑,他看出了白言对李斐文的事情很上心,再联想到李斐文夺走金萱萱的事情......

    这两个人之间的恩怨,还需要继续解释了吗?

    “言哥,我们和李斐文确实没什么关系,他这人平时里也不怎么来学校,为人也比较低调,很难接触。”

    张开梁咳嗽了一声,介绍道:“如果言哥感兴趣的话...我派人去摸摸李斐文的底?”

    这个摸底,自然不是打听李斐文的家世,而是摸清楚李斐文的日常生活、经常出没的场所和作息习惯。

    白言稍稍沉默了一会儿,没开口说话,只是淡淡的点头。

    付超等人对视一眼,纷纷都看到了眼中那掩藏不住的震惊之色。

    大家都不蠢,先前张开梁问白言的那话儿,其实就是在试探白言是不是想对李斐文出手?

    毕竟李斐文的家世背景谁不知道,付超这几个富家子弟都不喜欢得罪他,更何况白言一个区区贫困留学生?

    但白言非但没有拒绝张开梁的提议,反而是默许了。

    这说明什么?

    说明白言是一个为爱痴狂的天真少年?别开玩笑了,白言是那种人吗!

    要么白言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子!

    要么白言是个背景神秘,无需惧怕李斐文家庭背景的大佬!

    付超等人在心里暗暗盘算,互相眼神交流,却无奈的发现,自己等人越是接触白言,就越拿不准这白言的脾性和背景了。

    他到底是什么来头?敢找李斐文算账?

    从白言的做事风格来看,他也不像是一个因为绿茶ao就冲动冒险的男人啊!

    难不成,这其中还有我们不知道的隐秘?

    付超等人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他们在心里愈发的不看小觑白言。

    一时间,包厢的酒桌上气氛有些沉默了,只有陈宇栋这小子吃的欢畅,没心没肺的日子过得可真开心啊。

    他需要愁什么呢?

    白言是他兄弟,抱好大腿不就行了吗?

    都说聪明人想得多,付超这几个家伙心里的盘算,白言也大致能猜出一二,但他懒得解释。

    说我是疯子也好,说我是傻子也罢,说我家庭背景雄厚扮猪吃老虎也行!

    总之,李斐文绑我的这笔账,是肯定要算!

    白言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他品不来酒,玩不来高尚,索性直接一口闷下。

    就在酒桌上气氛突然变得诡异沉默时候,突如其来的铃声打破了沉寂。

    “孙子~你爷爷来电话了!叮铃铃!孙子~你爷爷来电话了!”

    独特的铃声响起。

    “唰!”

    几双眼睛,齐刷刷的看了过来。

    “额...隔~!”

    陈宇栋连忙咽下嘴里的食物,擦了擦油腻的嘴巴,笑得有些不好意思:“这...我电话。”

    付超笑了笑,对陈宇栋竖起个大拇指,意思不言而喻。

    “哈哈,来来,喝酒!”

    “言哥,我敬你一杯!”

    不管怎么说,这铃声也算是打破了突如其来的尴尬,付超等人笑着打圆场。

    反正不管白言和李斐文两人之间有什么恩怨,付超是打定主意结交白言。

    酒桌上的气氛又回来了。

    然而,正在接电话的陈宇栋却突然惊了:“你要找白言?”

    “谁要找我?”

    白言好奇的问道,自从昨夜被绑架后,他的手机、学生卡什么的全都被烧毁了,都还没来得及补办。

    其他人要想联系白言,也只能通过陈宇栋了。

    付超等人也好奇的看了过来,据他们所知,白言在学校内也就陈宇栋这一个好友啊,谁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找他?

    “是....是....”

    陈宇栋将手机递过来,满脸哀怨,就像是死了爹妈一样,痛彻心扉,话都无法说完整了。

    “吞吞吐吐的做什么?”

    白言一皱眉头,接过电话,随口一问:“究竟是谁找我啊?”

    “是...是安...安小婉找你。”

    陈宇栋满脸幽怨,仿佛失恋的少男一般。

    一语落,满堂皆静。

    “啪嗒。”

    付超的筷子掉在地上了,张开梁张大了嘴巴,另外几个富二代也都是满脸愕然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