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自作自受
    “自作孽,不可活。”

    白言淡然地一笑,说实话,他也没想到恶魔身份的威慑,居然对普通人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一般来说,以白言现在恶魔身份的小劣魔实力,它对人的恐惧和威慑是极为有限的,精神坚定的普通人是完全可以抵御这种威慑和心智干扰。

    李斐武中招,只能怪他自己心志不坚了。

    李斐武巨大的惨叫声很快引起了路人的注意力,许多人对他指指点点,而停车场那边李斐武的保镖们听到动静,连忙跑了过来。

    “李少!”

    “李少,你怎么了!”

    保镖们满脸焦急地把李斐武抱住。

    “爸爸,我怕啊!!啊啊啊!别过来!呜呜呜!”

    “爸爸救我!”

    李斐武一边大哭着,一边一把将保镖熊抱着,哭着喊着叫爸爸。

    其他的保镖纷纷用怪异的眼神看向两人,莫非自己的这个同事......和李家夫人有一腿?

    所以李斐武才喊他叫爸爸?

    不对啊,这两人的年纪差距不到十岁,怎么看都不像是父子啊!

    保镖们怪异的眼神让这名被李斐武抱住的保镖脸都吓白了,他可不想被同事们误会了!

    “李少,你醒醒啊!我不是你爸爸啊!”

    保镖大急,要是他被人误会了,估计今天晚上墨市的护城河里就会多一具尸体了。

    李家的手段,可是出了名的残忍。

    “不!你就是我爸爸!爸爸,我怕啊!!呜呜!快救救我!”

    李斐武大声反驳,他的脸上挂满了鼻涕和眼泪,他双眼圆睁,表情恐惧极了。

    可怜的李家二少爷,他已经沉浸在恐惧中无法自拔了。

    “我......”

    这名保镖想死的心都有了,他满脸憋屈和郁闷之色。

    他解释也不是,松开李斐也不是,左右为难。

    算了,还是先顾好李少要紧!

    索性这保镖直接放开了,拍着李斐的背部安慰道:“乖啊,爸爸在啊!不怕不怕啊!”

    “哈哈哈!哎哟喂,笑死我了!”

    而一旁的陈宇栋笑的肚子都疼了,不过他很敬业,一直握着手机拍摄。

    付超几人,则是满脸诡异地看着李斐武和刘珊珊,这李斐武的秘密真不少啊!

    对刘珊珊喊妈妈?

    对自己的保镖喊爸爸?

    难不成李少这么喜欢玩角色扮演的游戏?

    真够恶趣味的!

    付超等人撇着嘴巴,面面相觑,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那一抹对李斐武的鄙夷和厌恶。

    “自作自受。”

    白言冷眼旁观,嘴角上挑带着笑意看着眼前这一场他一手导致的闹剧。

    而刘珊珊莫名地回头看了一眼白言,直觉告诉她,李斐武的变化都和白言脱不开干系。

    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神秘起来?

    刘珊珊有些迷茫了,她不知道自己当初劝金萱萱和白言分手的决定,是不是正确的。

    白言的瞳孔早就恢复了正常,刘珊珊无法看不出白言的秘密。

    十分钟后,李斐武恢复了正常。

    “乖儿子,别怕啊~老爸在这里保护你。”

    保镖依然满脸父爱地看着怀中的李斐武。

    “去你.妈的!你喊谁儿子呢!”

    李斐武大怒,一脚把保镖踹开。

    保镖一个冷不丁吃了主子一脚,跌倒在地,满脸哀怨地看着李斐武。

    算了,好歹李少醒了,自己也不用背锅了。

    再说自己被李少喊了那么多声爸爸,也算值了。

    保镖在心里安慰自己。

    “妈的,就是这小子搞的鬼!你们给我废了他!”

    李斐武指着白言,怒吼着让保镖们去对付白言。

    李斐武对刚才的事情还有些记忆,他一想到自己抱着人在大街上喊爸爸妈妈,肺都快要气炸了。

    “是,李少!”

    保镖们狞笑着走了过来,将白言围了起来。

    白言皱着眉头,陈宇栋很着急:“言哥,现在怎么办!”

    付超几人上前拦住保镖们:“兄弟几个,这应该是一个误会!”

    “误会你mb!付超你们少多嘴,不然我连你们一起打!”

    李斐武满脸狰狞,他现在谁的话都不听,今天不打到白言住院,他就决不罢休!

    “我堂堂李家二少爷,居然被你这么一个杂种吓唬到了!艹!我今天不打断你四肢,我就不信李!”

    李斐武叫嚣着。

    杂种?

    白言眼神微微眯着,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从他身上油然而出。

    居然敢叫我杂种?

    “很好,你成功激怒我了。”

    白言冷漠道,声音犹如九幽地狱中的魔鬼一般,让人情不自禁的打着寒颤。

    这种人渣,玩弄少女,仗势欺人,出言不逊!

    我把他献祭了都不为过!

    白言的眼神闪烁着红光,一步一步向着李斐武走去。

    保镖们推开付超冲上前,暴喝着出手想要制服白言。

    “唰!”

    白言右手犹如闪电一般,直接一巴掌甩过去。

    “啪!”

    耳光清脆响亮。

    冲在最前面的保镖闷哼一声,倒飞了出去,一个身高一米九的退伍兵保镖就这么被白言一巴掌给甩昏过去,躺在地上犹如死猪一般。

    “吼!”

    剩下的保镖怒吼着,继续虎扑上来。

    “唰!”

    “噗通!”

    白言的双腿暴踹出去,连连出击,干脆利落,直接把这几名保镖给踹得口吐鲜血,直接倒地不起。

    一步一人!

    一招一人!

    李斐武的保镖们,全部被白言废掉!

    “这...这是超级赛亚人变身了啊!”

    陈宇栋有些愕然,他喃喃着道,脸上尽是不敢置信的表情,什么时候他的好友白言变得这般强大了!

    言哥,我知道你能打,但是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打了!

    人家都是特种兵退伍的保镖啊,就这么被你轻松解决了?

    白言对付这几个特种兵保镖,就好像是爸爸打儿子一般,写意轻松、干脆利落!

    “啪嗒,啪嗒。”

    白言脚步不停,表情平静淡然,走向李斐武。

    “你....你别过来!”

    李斐武恐惧无比,白言一个人能解决七八个保镖,这份实力绝对不是自己学跆拳道的几下三脚猫功夫可以对付的了。

    李斐武惊恐地退后,白言一步一步走来,给他的心里压力是巨大无比的!

    最后,李斐武实在是太害怕了,他想到了刚才记忆中的那抹恐惧,干脆转身躲在刘珊珊背后吗。李斐武惊恐看着白言,喊道:“你别过来,我认怂了!”

    “真是垃圾。”

    付超等人忍不住摇头叹息,他们当初好歹还跟白言打了一架,虽然打不过,但也没这么快认怂啊。

    这家伙,脾性太不堪了,比他哥哥李斐文差远了。

    “让开。”

    白言淡然地看着刘珊珊,漆黑的眸子里面冰冷一片,身为金萱萱的闺中密友,白言曾经对她很熟悉,但现在她在白言的眼里只是一个陌生人罢了。

    刘珊珊一愣,神使鬼差地让开了身体。

    “怂蛋一个,除了躲在女人身后,你还会做什么?”

    白言看着惊恐的李斐武,有些嫌弃地摇头:“刚才你不是说要打断我的四肢吗?现在怎么怂了?”

    “唰!”

    “嘎嚓!”

    白言没有废话,直接狠狠一脚踢在李斐武的腿上,剧烈的痛苦传来,白言强大的力量让李斐的大腿几欲骨折!

    身为富家子弟的李斐武,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苦头。

    “啊啊啊!痛啊!”

    李斐武流泪满脸,痛的鼻涕都快出来了,他抱着腿在地上打滚。

    白言上前,穿着运动鞋的脚踩在李斐武的胸膛上。

    白言低头,弯腰看着李斐武,幽幽地说道:“如果不是这世俗的制度力量我还没办法抵抗,今天你一定会出现在我的祭坛上!”

    腿上的剧痛让李斐武整个人的表情都扭曲了,他只顾着惨叫,没听到白言在说什么。

    白言拍了拍李斐武的脸庞:“放心吧,这一天不会太久的,迟早我要把你给献祭了。”

    若不是这四周有太多的摄像头。

    若不是这是酒店门口,有不少路人围观。

    若不是以白言现在的实力,还无法在墨市官方的军队力量追杀下存活下去。

    这李斐武焉能活下去?

    算了,这个废物比他哥哥可垃圾许多,谈不上什么威胁。

    白言的眼神闪烁,他权衡一二后,还是放弃了当场击杀李斐武的打算。

    深渊恶魔可不只是会杀杀杀的蠢蛋,深渊恶魔是契约精神生物,一切以自身利益和安全为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