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妈妈,我怕!
    雷迪森旗杆花园酒店不愧是五星级酒店,用富丽堂皇、金碧辉煌来形容也不过分,酒店大门口就是一个巨大的红地毯,根据付超介绍,这是昂贵野生生物的皮毛制成,光是这红地毯就价值几十万。

    这让一旁的陈宇栋咋舌不已,几十万啊!够他这个穷学生生活好几十年了!

    付超带着白言一群人来到雷迪森旗杆花园酒店门口,还未等侍者们恭敬迎接、开门接客的时候,不速之客率先出现了!

    “哟,这不是白大学霸吗?怎么不好好的上晚自习,跑这儿来做什么?”

    一名身穿西装的男子搂着一妙龄女郎出现在白言身后。

    白言转头,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李斐武?刘珊珊?”

    此人正是墨市大学的风云人物,李斐武!

    他也是李斐文的亲弟弟!

    而李斐武身边的女人,则是白言的前女友金萱萱的闺中好友刘珊珊。

    “李先生?您来了,快请进请进!”

    一旁的酒店侍者看到李斐武,眼前一亮,连忙上前,满脸堆笑着对李斐说道。

    “真是稀奇了,白大学霸不去打工,不去吃工作餐,怎么有闲心跑这儿来?”

    李斐武轻蔑地看了一眼白言和陈宇栋:“这地方,是你们吃得起的吗?穷人在家喝稀汤就行了,没事跑这儿凑什么热闹。”

    陈宇栋气得脸通红:“你说话客气点!”

    “呵呵。”

    李斐武嗤笑一声,不理会两人,搂着刘珊珊走上红地毯,他身旁的刘珊珊也算是个美女,她和金萱萱也算得上是姐妹心意相通了。

    一个傍上了哥哥李斐文,一个傍上了弟弟李斐武。

    刘珊珊淡淡的扫了一眼白言,眼神颇为诧异,随后淡淡的笑了笑,那姿态高高在上,方法她此时不再是一个留学生,而是真正的贵夫人一样。

    还别说,这李家的门她未进,但“李夫人”的姿态倒是已经十足十了。

    此时白言在她的眼里,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

    刘珊珊无比的庆幸好友金萱萱离开了这个穷小子,否则怎么能有她们今天这潇洒富贵的生活?

    “付超?你们怎么也在这里?”

    李斐武这时才看到付超等人,他有些惊讶地看着他们。

    付超几人尴尬地笑着,李斐武的家世比他们都好上许多倍,付超几人一时间没人敢说是来请白言吃饭的。

    “算了,一起进去吧,正好一起聚一聚,就让这两个穷狗在这里喝西北风吧。”

    李斐武哈哈笑着。

    “不用了,李少,我们不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了。”

    付超附和着笑道,他不敢得罪白言,同样也不敢得罪李斐武。

    李斐武是个废物,但他的哥哥李斐文却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儿,不是个好对付的人。

    “别客气,一起来吧,正好晚上我们开一个party,大家一起来爽一下!正好我这儿有个女人,我再打电话把金萱萱喊来,我们一起乐呵乐呵!多男一女哦......哈哈哈!”

    李斐武狂笑着,他的眼神揶揄着看向表情淡然的白言。

    金萱萱是他哥哥的女人,李斐武敢说出这样的话,说明金萱萱在李斐文眼里的地位确实很低下,已经低到了可以随手送人的地步了。

    而李斐武此时这么说,也是故意让白言难堪!

    你曾经喜欢过的女人,在我们兄弟的眼里,不过是招手既来、挥之即去的ao子!

    陈宇栋的脸色十分难看,白天的时候他就听到付超说过这件事情,没想到李斐武又再一次提起来!

    而且当着白言的面!

    这简直就是在侮辱人!

    付超尴尬地笑着,眼神偷偷看向白言,而刘珊珊则是一脸媚笑,她丝毫不觉得这件事情很羞耻。

    这个蠢女人居然还在笑!

    她以为自己能哄好李斐武就能拿到这个男人的心,贪婪也就罢了,人蠢真的就是没救了。

    真是不知死活。

    白言的眼眸变得有些幽深了,他咳嗽了一声,走到李斐武面前,淡淡道:“李斐武同学。”

    “怎么,白大学霸找我有事?”

    李斐武斜着眼睛看白言,眼里的轻蔑和戏虐之色丝毫不减。

    “没什么事情,就是想告诉你,你趁现在还能站着,最好打一下120。”

    白言淡然道。

    “什么意思?”

    李斐武有些愕然,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因为,我有点不开心了。”

    白言抬起头,漆黑的眼眸深入心底地看着李斐武。

    深渊恶魔的气势发动!

    来自于深渊位面,最邪恶的气息如潮水一般,透过白言的双眼,直达李斐武充满愕然和轻蔑的眼神中!

    诱惑人类和威慑人类,这都是恶魔的本能啊!

    “吼!胡亚!”

    小劣魔狰狞的虚影模样在白言冰冷的面庞上一闪而过,它在冲着李斐武咆哮!血盆大口张开,胡亚尖锐的咆哮声让人肝胆欲裂!就好像是世界上最恐怖的恶鬼出现在李斐武的眼前!

    没有人能看到,只有李斐武一个人可以看到小劣魔的可怖模样!

    “啊啊啊啊!!!”

    李斐武突然惨叫起来,他仿佛看见了世间上最可怕的事情。

    他的一双眼睛猛然凸出,脸上挂满了恐惧的表情,李斐武先前斯文潇洒的姿态不见了,只剩下满身的丑恶纠缠着他。

    “李先生,李先生你怎么了?”

    保安们大急,刘珊珊有些慌乱地看着李斐武,手足无措,没人知道李斐武到底是怎么了。

    白言只是对他说了一句话而已,他就突然变的和发病的神经病人一样!

    “鬼!你是鬼!!你别过来!”

    李斐武恐惧的看着白言,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不断倒退。

    “鬼?”

    白言淡淡的笑了笑,向前一步,声音幽幽,冰冷到了极点:“李同学,你是鬼片看多了吧?我怎么就变成鬼了?我可是活生生的人呐!”

    不知道为什么,付超等人听到白言这句话,只觉得阴风阵阵,他们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鬼天气,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冷。”

    付超身旁的另一名富家子弟,张开梁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颤声说道。

    白言的深邃眼眸,始终淡淡的盯着李斐武的眼睛,由于白言背对着众人,无人能发现他的瞳孔已经变成了漆黑一片,眼白消失了!

    面对靠近过来的白言,李斐武更加恐怖了,他的神智已经被小劣魔透散出来的深渊气息所侵袭。李斐武身为一介凡人,怎么抵抗得住最纯粹的深渊气息?

    “妈妈!妈妈,我怕!啊啊啊!别过来!”

    李斐武恐惧不已,他抓着刘珊珊,涕泪满面地喊着妈妈,一个大男人身体缩在刘珊珊的背后,一边嚎啕大哭、一边喊着妈妈,像是在躲避什么恐惧的东西。

    付超等人口瞪目呆地看着这一幕,墨市大学内最富有的华夏留学生之一的李斐武,堂堂高德地产集团的二公子!

    他居然大庭广之下,抱着一个同龄少女叫妈?

    最关键的是,李斐武还一边叫妈,一边还嚎啕大哭,就像是失散多年的孩子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这份充满恐惧和绝望的哭喊声,让人闻之落泪、伤心不已。

    “好素材啊,这可是大新闻啊!”

    陈宇栋眼睛大亮,连忙拿起手机“嘎嚓嘎嚓”的拍起视频来,他要把一幕拍下来上传到学校论坛里面去!

    到时候,李斐想不红都难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