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对不起,言哥!
    “一人废一条胳膊,算是给你们的一点小教训。”

    白言淡淡地道,他右手拿着钢筋,鲜血顺着钢筋缓缓滑落在地面上。

    跟深渊恶魔比狠?比打斗厮杀?

    不自量力!

    可惜啊,刚才进小巷的时候,街道两旁有摄像头看到了白言和付超等人......

    若不是现在白言还不够强大,还不能随意杀人,他早就下狠手杀了这几个人渣了!连他们的灵魂都不会放过!

    “你......”

    一旁完好无损的付超震惊的看着这一幕,他倒吸一口凉气,这白言还是人吗?

    这份速度、这份力量!

    手持手枪的特种兵都跟不上他的速度,都无法反应过来开枪制服他!

    这天底下,还有谁能制住他!

    付超恐惧的吞咽了一口唾沫,他们这群人根本没办法跟白言相提并论啊!

    直到这个时候,付超才隐约有些感触,为什么先前白言会对他满脸真诚的说:“过了今天,你会后悔招惹我的。”

    此时此刻,付超心里确实有些后悔了。

    “轮到你了,付少爷。”

    白言淡漠地道,一步又一步走向付超,白言的每一步,都仿佛一块大石头狠狠砸在付超的心头一般。

    震撼!

    不甘!

    还有彷徨!

    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最后通通化作恐惧,付超满脸惊恐地后退着:“你别过来!”

    “你刚才的嚣张气焰去哪里了?你不是要打断我的骨头吗?”

    白言冷漠地看着付超,一双漆黑的眼眸不似人类一般,充满了冰冷残酷的味道。

    深渊恶魔的威严,怎可容许凡人侵犯!

    侵犯者,必须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你别过来!别过来!”

    付超腿都吓软了,直接趴在了地上。

    他害怕被人打骨折,看到同伴满脸痛苦的模样,他就觉得感同身受,想到这里,付超连忙转身,想要爬出小巷。

    不是他不能站起来,而是他没办法站起来!

    腿软啊!

    付超此时很紧张,颤抖的双手好像用不上劲,付超满脸泪痕,他此时害怕极了。

    “你打断别人骨头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你也会被别人打断骨头?”

    白言蹲在付超身边,一双黑眸带着妖异的光芒看着付超。

    怯懦?害怕?恐惧?

    付超眼中的情绪,让白言的心中升起了一股难言的快感,这就是强大的实力!

    白言此时心中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这都是白言阵营改变所导致的。

    “你别过来,我求求你了,我错了!别打我,我爸爸是东胜集团的老总!你打了我,我爸爸不会放过你的!”

    付超有些慌不择言地道,他一会儿哀求白言,一会儿色厉内荏的威胁白言。

    “呵呵,什么时候打架也流行拼爹了?”

    白言轻笑了一声,右手高高举起。

    “唰!嘎嚓!”

    钢筋狠狠地砸在付超的胳膊上!

    不过由于付超在慌乱之中移了一下手臂的位置,导致白言的这一击没有让他骨折。

    但即便如此,钢筋打在胳膊上也是疼痛难耐。

    胳膊上的剧痛让付超发出刺耳的惨叫声。

    “啊~!!!”

    付超抱着手臂满地打滚,鼻子和眼睛都扭曲到了一起,整个人的表现看起来比其他富家子弟还要不如。

    “这次只是一个教训,下次就没这么简单了。”

    白言丢掉钢筋,拍了拍手,满脸淡然的走出小巷。

    他的身后,只留下七八名富家子弟和保镖们在小巷深处痛苦的哀嚎着,满地打滚,涕泪齐流。

    小惩大诫,这付超本性也不算太坏,只不过他的脾性有些无良。

    白言不是嗜杀之人,一顿打后,他对付超等人的怒火早已平息了。

    吃过早饭,白言回到学校内,他打算今天的课程结束后,再去想办法打听一下墨市周边的养殖场,看看能不能采购一批家禽活物,给自己提供恶魔能量。

    恶魔能量可是个好东西,能在系统商城兑换恶魔技能、天赋,兑换恶魔契约,采购一些武器,还能在获取恶魔领主传承后用以培育其他的深渊恶魔作为奴仆。

    如果白言的运气够好,在系统恶魔祭坛内大量献祭活物,可能会得到珍贵的进化点,让自己再次进化!

    付超要教训白言的消息传得很快,然而班上的同学看到白言独自回来,却不见付超等人,纷纷感到惊讶无比。

    尤其是,白言整个人看起来非常平静,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这.....

    难道白言没有被付超他们打一顿?

    白言的同桌陈宇栋低下头,拉着白言的手臂,关心的问道:“我说哥们,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

    白言开玩笑道:“没怎么样,他们跟着我去了学校外面,对我赔礼道歉,说早自习的时候不该打扰我。”

    赔礼道歉?

    几个无恶不作的校霸,居然向你一个三好学霸道歉?

    班上几个竖起耳朵偷听的外国学生都纷纷嗤之以鼻,平时怎么就没发现这华夏留学生居然喜欢吹牛逼呢?

    难不成,华夏人都是这德行吗?

    “该不会是你躲进了女厕所,所以付少他们才没有打你的吧?”

    有一名黑人学生嘲笑着对白言说道,白言抬头看了他一眼,笑了笑没有说话。

    不是什么样子的人,都值得白言去生气。

    “瞧,他默认了!”

    “嘿!伙计们,你们不觉得奇怪吗?付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的绕过他!”

    “或许是他想到了什么别的办法,让付没有打他。”

    “也许是跪下来求饶了呢!”

    “哈哈哈!”

    班上爆发出哄笑声,欺善怕恶是人类的本性,无论国界和种族。

    陈宇栋为白言感到愤怒,但他也有些好奇,小声问道:“我说白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付超他们到底打没打你?”

    陈宇栋和白言的关系还算不错,是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

    在陈宇栋的眼里,白言不是一个喜欢吹牛的人,但是他刚才说的话让人实在没办法相信!

    付超会道歉?

    这怎么可能!

    那个嚣张的富家子弟,怎么可能会向人道歉?!

    “依我看,白言刚才肯定是出去后,想办法把付超那几个人给甩掉了,所以才没有被他们打。”

    “我觉得也可能是这样的,付超怎么可能会向他道歉?白言这次没被打就算是不错的了!”

    白言的身体素质已经大幅度强化,此时的白言耳聪目明,班上其他的几个华夏留学生的小声嘀咕他都能清晰的听见。

    本地的外国学生嘲讽白言吹牛逼,同为华夏留学生的学生也不肯相信白言的话。

    毕竟,人家付大少是有特种保镖随身保护的学生,家庭背景雄厚,东胜集团是可以直接和墨市市长对话的恐怖存在,一般人是不愿意招惹他们,即便是本地的一些有家世的外国学生。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吱呀~!”

    教室的大门被人推开了。

    付超几个富家子弟陆续走了进来,每个人的手臂都绑着白色的绷带,脸色阴沉,看起来狼狈极了。

    “嘘,别说了,付超他们来了。”

    “完了,白言要遭殃了!付超他们在外面没找到白言,现在一定要找他算账了!搞不好他们会在教室里打人!”

    陈宇栋和其他人,都紧张地看着付超等人,生怕他们在教室里动手打白言。

    当然,也有一部分学生在畏惧之余,也注意到了付超等人手上的绷带。

    天啊!

    是谁敢打伤付超这群人!

    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难道不怕付超他们报复吗?

    “来了!”

    “白死定了!”

    有外国学生暗中惊呼,声音带着一丝激动和戏虐,他们最喜欢看到华夏人内斗。

    付超他们一进教室,就朝着白言这边走过来!

    而白言还在低着头看书,眼皮都懒得抬,丝毫没有反应。

    “白言,快跑!付超他们过来了!”

    陈宇栋有些急了,在白言耳边小声喊道。

    白言笑了笑,抬头看向走过来的付超,深邃的眼眸里闪烁过一抹寒芒。

    怎么?

    挨打没挨够?

    真以为.......我不敢杀你们吗!

    就在其他人在心中为白言默哀时,就在外国学生们兴奋的准备看到一场好戏的时候,付超等人已经走到白言的书桌前。

    有几个胆小的华夏女留学生都捂着眼睛,不敢看到这个浑身充满书卷气息的帅气男孩被打的模样。

    付超几人表情凝重,几个人围拢住白言。

    课堂内,气氛好像在此时凝固住了!

    无论是谁,都忍不住屏住呼吸,瞪大眼睛,不敢喘粗气。

    陈宇栋睁大了眼睛,他焦急极了,付超他们要动手了吗?

    白言微微皱眉,淡淡的看了一眼付超。

    就在大家以为付超等人要动手打人的时候,只见付超等人表情严肃,一群人包围这白言,整齐划一地冲着白言鞠躬。

    九十度,整齐鞠躬。

    “对不起!言哥!!”

    教室内,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这一幕,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这群校霸,居然向白言道歉?!

    我的上帝啊!

    我这不是在做梦吧!

    坐在白言身边的陈宇栋整个人的表情惊愕之极,他已经彻底的呆住了。

    白言没撒谎,付超这几个人居然真的向他道歉了!

    他们特意的,从学校外面赶回来,当着大家的面,对白言道歉!

    这......

    这太不可思议了!

    先前嘲讽白言的外国学生们,也都不由自主的张大了嘴巴,每个人的嘴里都可以放下一枚鸡蛋了。

    他们心里的震撼,丝毫不比陈宇栋少。

    这个白,究竟是施了什么魔法!

    他是怎么做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