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过了今天,你会后悔招惹我的
    “付少,醒醒!”

    付超一时间愣住了,直到同伴们摇醒他,他才猛然惊醒过来!

    直到这时,他才发觉自己惊出了一身冷汗,后背湿漉漉的,十分难受。

    “你!”

    付超微眯着眼睛,他怒了,这穷小子居然敢用眼神蹬他!

    他反了天!

    居然敢这样对付我大少爷!

    就在付超刚要说话的时候,教师内走进一名褐色头发的中年老师,这是这门课程的导师,约翰。

    导师罕见的来到了教室,这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嘿!怎么回事?你们在干什么呢!你们不是我的学生,都给我滚出去,滚出我的教室!”

    约翰导师年近四十,带着一副黑框眼镜,是一个很爱护穷困学子的导师。

    又是这几个小伙子,他们又要欺负其他留学生嘛!

    约翰导师对着付超等人呵斥。

    墨市大学内的导师权利很大,地位也很高,哪怕是付超等人嚣张跋扈惯了,也不敢得罪导师。

    “哼!”

    付超不甘心的瞪了一眼白言,随后他转身带着几名同伴,愤愤的离开了教室。

    约翰导师看了一眼白言,也没说什么,反倒是陈宇栋感激的看了约翰一眼。

    约翰导师这次来到教室,只是为了布置一向小组作业,简单的吩咐后,他又匆忙离开了。

    付超等人也没有再来。

    一节选修课,很快就平静的结束了。

    白言收拾好自己的书本,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陈宇栋打算和白言一起吃早饭,但被白言婉拒了,白言只是摆脱陈宇栋帮他再配一把宿舍的钥匙后,便独自离开。

    这倒不是白言疏远了好友,只是有些秘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白言刚才一直在心里盘算着,现在自己手里面还有五十万美金,是不是要将这笔钱利用起来,强大自己?

    根据系统先前灌输的深渊知识,白言知道自己可以在主位面内自由的吸收生灵血食,来提高自己的恶魔身份实力。

    若是用这笔钱采购大量的家禽活物,必然可以达到无伤进化,总比一直在深渊位面内冒着生命的风险,不断生死厮杀要好。

    而且如果白言强大到一定程度,他就可以去参加深渊位面的血战,努力厮杀,从而获取到深渊意志的认可,拿到恶魔领主的传承身份!

    届时,他必然可以获得大量的好处!

    在深渊位面,一头恶魔相当于平民,而恶魔领主就是贵族!拥有着无数的特权!

    每当他想到恶魔领主这四个字的时候,白言总觉得心尖儿一颤,灵魂微栗,仿佛这个身份和自己有着莫大的联系一样!

    不管怎么说,这个恶魔领主的传承,我一定要拿到手。

    白言心中暗下决心,无论是恶魔领主身份的诸多好处,还是源自于灵魂深处的悸动,都是促使白言不断强大下去的目标。

    白言一路走着,一路仔细盘算思考,不知不觉中,他走出了校门。

    而先前在白言面前吃瘪的付超等人并未走远,他们一直在校门口等着。

    穷小子,你果然出来了!

    “走,跟上他。”

    付超的一双小眼睛露出阴冷的表情,他招呼着几名同伴和保镖们,一同跟在白言的身后,向外走去。

    校园附近的其他学生看到这一幕,纷纷露出气愤又无奈的表情。

    这付超跟在白言身后,肯定是打定主意要教训白言了!

    这群家伙,仗着家里有钱,又人多势众就到处欺负人!

    付超等人明目张胆的跟在他身后,丝毫不做掩藏,反而还不怀好意的看着白言的背影。

    白言自然发现了他们。

    可谁曾想,白言没有向着人多的地方走去,反而是越走越偏僻,向着无人小巷内慢慢渡步而去。

    “付少?”

    同伴带着询问的表情看向付超,这小子有点不按常理出牌啊,他这是明摆着要送给咱们教训啊,莫非里面有猫腻?

    付超冷笑着道:“我们跟上去,看这小子要玩什么花样!”

    付超在心里暗自发狠,他打定主意今天要好好教训白言一顿!

    怎么也要打断白言几根骨头,让他知道付少爷不是好惹的人!

    付超等人一路随同白言走上一个无人小巷,白言的前方,再没有路了,只有一道五米高的铁网。

    好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进来!

    这下子可是你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别人了!

    付超的眼中闪烁着嘲讽和冷意,白言居然走上了空无一人的小巷,而且还是条死路的小巷!

    这下子,我终于可以好好的教训这个让人讨厌的家伙了!

    “啪嗒!”

    付超点上一根烟,青烟渺渺,他狞笑着看站在小巷中央的白言,低声道:“白大学霸,这是你自找的啊!”

    “不得不说,你挑选的这块地方,可真是风水宝地啊!我记得我曾经在这里,打断过十一个人的骨头,他们都哭着跪在我面前求我放过他们,你将会是第十二个!你应该感到荣幸!”

    付超一脸傲然和玩味儿,他带着几名同伴和保镖,缓步走向白言。

    付超的一名同伴从小巷的路边垃圾桶内找出几根钢筋,这是他们藏着武器的地方,钢筋上还带着暗红色的干涸血迹,看来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了。

    付超等人一人一根钢筋,把白言围拢了起来。

    “我告诉你!你如果现在跪下求饶,我可以答应你,等下打你的时候会轻一点。”

    付超舔着嘴唇,嘴角挂着一丝戏虐的笑容,他有些迫不及待了,他太想看到这个清秀的男人跪地哀求的样子了!

    “我也想告诉你一句话,过了今天,你们会后悔招惹我的,真的!”

    白言笑了笑,满脸真诚地对着付超说道。

    “艹!给脸不要脸!兄弟们,给我打!”

    付超满面暴戾之色,他狰狞地吼道。

    “软蛋,给我跪下!”

    一名身高一米八的富家子弟怒吼着冲了上来,此人一看就是经常锻炼身体,一身的腱子肉贲起,看起来很是唬人。

    钢筋带着破空声,直接砸向白言的脑袋!狠辣至极!

    这群人一点都不像是大学生,打起架来一个个都狠毒无比,居然用钢筋全力朝着人脑袋打!

    他们就不怕把人给打死吗!

    真是一群人渣啊!

    白言微眯着眼睛,他怒了。

    “唰!”

    白言不退反进,右腿带出更加猛烈的破空声,化作一道黑影,狠狠地踹在这名身材高大的富家子弟腹部。

    “噗!!”

    这名富家子弟的双眼凸出,眼珠子好似要掉出来一般!

    他只感觉一股巨力从腹部传来,随后好像肚子被放进了搅拌机里,胃部、肠子无一不在痛苦的颤抖着,他整个人被白言踹飞了出去!

    这名富家子弟直接倒飞出三四米,狠狠撞在涂满喷漆图案的墙壁上,在墙壁上砸出一个轻微的凹印。

    他双眼凸出,嘴角带着血迹,满脸都是痛苦之色,抱着腹部在地上拼命挣扎着,嘴里不断发出痛苦的“嗬嗬!”声。

    白言此时的力量和速度都是常人的3-5倍左右,他的一击,根本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得住。

    “妈的,一起上!你居然敢打我的人!白言,你今天别想站着走出天台!”

    付超微微惊愕,随后表情更加愤怒地吼道。

    一群人嗷嗷叫着冲了上来,手上的钢筋朝着白言的身体狠狠砸下!

    其中几名保镖更是眼神微眯着,微微弯腰,伺机而动,更有人伸手在腰间扣着,似乎随时可以掏出枪械来!

    保镖们的眼光比这群学生要强多了,眼前这个姓白的学生很明显力量大、速度快,虽然没用什么招式套路出来,但他不是寻常人可以对付的!

    “呵呵,不自量力。”

    白言呵呵轻笑,眼神却冰冷异常。

    这群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我,真当我是病猫吗?

    混乱邪恶的阵营无时无刻都在潜移默化的改变着白言的性格,让他从原本风轻云淡、与世无争的性格变得暴烈、嗜血起来。

    若是无人挑衅也就罢了,但是一旦有人招惹白言,就要面对一头纯种恶魔的怒火!

    “啪~!!”

    白言的速度极快无比,一巴掌挥出,打掉跑在最前面的富家子弟的一嘴牙齿,随后白言顺手夺下他手里的钢筋。

    不论是杀人,还是打架。

    这些普通人,远远无法和经历了恶魔梦境内无尽厮杀征战的白言相比!

    “唰~!嘎嚓!”

    白言挥舞着手中的钢筋,犹如一道道黑影,砸在这群富家子弟的胳膊上。

    白言每一击下去,必然有一个人的胳膊粉碎性骨折!

    短短不到一分钟时间,七八名富家子弟就哀嚎着躺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胳膊满地打滚,鼻涕眼泪流了一地。

    “不许动!”

    有保镖大喝一声,掏出枪械,瞄准白言。

    “哈哈,果然和李大少说的一样,你确实能打!”

    付超哈哈大笑,声音十分畅快和舒坦,道:“但是你再能打,能打的过枪吗?习武十九年,不敌一把小手枪!”

    “垃圾。”

    白言眼神冷漠,弯腰,脚尖点地面,身影化作一团虚影,暴射而出!

    保镖们只觉得眼前一花,随手手腕上传来剧烈的痛苦。

    “嘎嚓!”

    “嘎嚓!”

    “嘎嚓!”

    一连串的骨折声响起,每一名保镖的手腕都被打骨折了,不少手枪掉落在地,对白言再无任何威胁!

    而这一切,也就发生在短短的三秒钟之内!

    付超的笑声,戛然而止,就像是被掐住喉咙的公鸭,悲哀又可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