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学霸和学渣
    白言昨天一夜经历了许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他打算近期内暂时不回深渊位面厮杀,而是好好的调整和吸收一下这些事情。尤其是主位面的一些琐事,他需要提前解决,才能后顾无忧的提高自己的实力。

    白言确实很想找到李斐文,和他好好算一算昨天晚上的绑架事件的这笔账。

    但很可惜,李斐文不在学校内,或者可以说他平时在学校内的时间也是极少。

    白言多方打听后,得知李斐文今天是不可能会回学校了,白言只能暂时隐忍。白言在今天上午还有一节选修课程,一门理论知识,算算时间也快差不多了。

    白言微微沉吟,随后决定......

    去上课!

    白言的父母,在生前特别渴望自己的孩子能读书成才,成为一个有素质、有文化、有担当的优秀男人。

    现在看来,白父白母的这个期盼是不大可能会实现了,白言最多就成为一个有素质、有文化、有担当的深渊恶魔......

    因为他是一个半人半恶魔的怪胎。

    华夏传统,百善孝为先。

    无论白言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的人,他都不愿意辜负双亲的夙愿。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白言都要漂漂亮亮的修完全部学分!

    在墨市大学内,很多课程和教学方法都和国内的大学不一样,最为显著的一点区别是:国外的教材都十分昂贵!

    相比起其他各国,知识的代价,在华夏,便宜的无法想象!

    但在墨市大学,这里的学费+住宿费一年就需要三万美元,还不附带昂贵的教材费用。在墨市大学内有一句很流行的话:

    “你看过最牛逼的花钱方式是什么?”

    “每学期都买新的textbook(教科书)”

    可想而知,在国外求学的白言以前都是过的什么样子的日子,若非他是来自浙大的留学生,国内母校替他承担了大部分的留学住宿和学费,他根本就没办法在墨市大学内就读。

    相比起白言曾经的穷困而言,墨市大学的很多华夏留学生都是家境殷实之辈,富二代也不在少数。

    对于他们而言,看书才是最浪费时间的事情,有看书复习的时间,不如多泡几个漂亮的学妹,或者撩拨几个金发碧眼的大美妞。

    泡妹,打架,逛夜店,花钱如流水,这就是墨市大学中的富家子弟们的大学生活。

    白言提着书包走进教室,选修课内没多少人,只有二三十人,黄皮肤的留学生占据一半。

    白言、陈宇栋、金萱萱三人是浙大在墨市大学的留学生,三人来到墨市大学也才两三个月,而这门选修课原本也是他们共同选择的。

    只不过,白言的前女友,金萱萱已经攀上了高枝。

    她是穷人家的孩子出身,当初她凭借着优异的学习成绩争取到出国进修的资格。学霸的身份加上不错的身材样貌,让金萱萱受到富家子弟的追捧,也让她在墨市大学的短短几个月里逐渐迷失了自我。

    白言抬头扫了一眼,没有看到金萱萱这个背叛他的女人,白言面色平静,他径直走到陈宇栋的座位旁边坐下。

    已经过去的感情,就没必要再去留恋了。

    三年的感情,这个女人既然视为了粪土,那白言也没什么好说的。

    对于这样的女人,伤心一次就已经足够了。

    白言翻开课本,仔细温习着。

    选修课的导师没来,学生们可以自主学习,有问题也可以去找导师询问,开放式的教育能培养出精英,自然也能培养出渣滓。

    白言学习的时候很认真,薄薄的嘴唇紧抿着,清秀的脸庞看上去有一股难言的独特韵味。

    贫困学子努力吸取知识,渴望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这是一幕让人觉得温馨和励志的画面,而白言也不打算改变自己身上的“贫困华夏学霸”的标签。

    神奇生物和拥有神奇能力的人类,在世俗界内需要一个合理的身份。

    而白言现在的身份对于他自己来说,就是一个很好的伪装。

    然而这个世界上,能让人顺心的事情太少了,总会有人在不合适的时候跳出来,打扰清晨难得的温馨和平静。

    “哟,这不是白大学霸吗?怎么,没有在家里偷偷的伤心,还有心思跑来上学?”

    几名富家子弟结伴走到白言的身旁,为首的男生叫付超,他嬉皮笑脸的打量着苏羽。

    付超是墨市大学内华人留学生中出了名的学渣,也是一个无法无天的小霸王。

    白言皱着眉头,懒得抬头,淡淡道:“滚到一边去,别来打扰我。”

    “哟,被女人甩了的男人就是不一样,口气都要粗暴许多,人家好怕怕啊!”

    付超眯着眼,戏虐地说道。

    这几名富家子弟往日里都不做什么好事,欺凌校友为乐,旁人看到他们围在白言的身旁,纷纷露出爱莫能助的表情。

    本地的学生懒得与他们接触,同为留学生的贫困子弟们对他们也是敢怒不敢言,对于付超这种人,穷苦人家的孩子只能忍气吞声、退避三舍。

    “金大美女没来?”

    付超四周扫了一眼,他低头在白言耳边轻声嘲笑,道:“小子,你猜金大美女现在在做什么?我猜....她可能和李少去开房了!”

    “我告诉你,李少跟我们说了,等他玩腻了这个女人,就会带来跟我们一起开一个很嗨的派对哦~!一群男人,只有金萱萱一个女人哦!你要不要来?”

    付超的语气很邪恶,充满着戏虐和调侃:“你求我,求我的话,我会带你去派对的,我知道你连这个女人的手都没有摸过呢!李少可是跟我们说了,她在床上,浪得很啊!我有她的表演视频,你要不要看?”

    白言抬头淡漠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他仿佛就在看一个小丑在空无一人的舞台上表演,可怜。

    “哈哈哈!”

    付超发出畅快的笑声,白言的沉默被他认为是一种软弱的退让。

    付超身后的几名富家子弟也大都带着调笑的表情,面对这个倍受班上女大学生欢迎的白言,他们一直都看不顺眼,早就想找机会收拾这小子了。

    这个小白脸,就会仗着自己的知识来装冰山男神,当真是让人看不惯啊!

    “白言......”

    同桌陈宇栋抬起头,扶了扶眼镜,低声说道,他似乎在劝白言不要冲动。

    身为好友,他可是知道自己这个舍友的脾气,也知道白言的父亲曾经是个军人,白言从小就很能打,只不过一般不怎么出手。

    但陈宇栋认为,即便白言再能打,他也只是一个人。得罪这群有背景的富家子弟,总归是一件不划算的事情。

    “我不想说第二遍。你们,给我滚。”

    白言冷漠地说道,在深渊位面内不断厮杀锻炼出来的凛然杀意突兀爆发出来,气势迫人,如海啸一般冲来,直接震慑住付超等人!

    付超只感觉白言的一双黑色瞳孔不带着丝毫的感觉,犹如看死人一般看着他,让他如坠冰窖!

    浑身冷汗,瞬息席卷付超的额头和背脊!

    汗水打湿了衣衫!

    人类的本能在提醒他,这个男人很危险!

    这是怎样恐怖的一双眼睛啊!

    这个男人身上的惨烈气息,简直就不像是人类,付超哪怕是从自己那身为退伍特种兵的贴身保镖身上,都没有感受到过像白言这样惨烈狂暴的气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