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我喜欢他!
    墨市市中心东南方,st kilda大道,又被称为“墨市”后花园。

    经过百多年的发展建设,st kilda大道沿线已经成为文化、休闲、购物、餐饮的黄金地带,交通四通八达,附近的街区大都以城区别墅为主,其中的房价也是跻身墨尔本各区前列。

    可以说,这里是墨市出名的富人区。

    能居住在st kilda大道的人,非富即贵。

    st kilda大道,有一栋英式居家温馨风格的独栋别墅,占地大约300平,郁郁葱葱的草坪和花木映衬着色彩鲜艳的红墙、白窗、黑瓦,显得优雅、庄重。

    这栋0墅建材选用手工打制的红砖、碳烤原木木筋、铁艺栏杆、手工窗饰拼花图案,渗透着自然的气息。

    看似低调的居家风格别墅,却是寸土寸金,300平的建筑面积在墨市的房市中,最少需要330万澳元,折合rmb为1600万。

    此时,别墅客厅内的灯光亮着。

    一位看起来约莫十七八岁的少女坐在昂贵的沙发上,她穿着丝质白色睡衣,两条粉嫩的手臂露在外面,皮肤凝脂如玉,雪白细腻。

    女孩儿一米六二的身高,她的刘海梳得整整齐齐。杏脸桃腮,柳眉若黛,大大的眼睛里带着萌气,还有一丝淡淡的惆怅和无奈,美眸中雾气朦胧,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

    大厅的上的暖色调吊灯,映照着别墅内温馨甜腻,却无法驱赶走少女心中烦躁的情绪。

    她的面前的昂贵红木茶几上,摆放着一叠资料,最上面的一页资料上的三寸照片,赫然是白言灿烂微笑的模样!

    “叮铃铃。”

    客厅电话响了。

    美丽的少女拿起电话,声音如黄鹂一般清脆软糯,轻声道:“说。”

    “小姐,已经查明了,今夜目标人物被绑去了城东郊区,我们已经找到了目标人物随身携带物品,不过都被人烧毁了,只有废墟残留,相关证据全无!”

    “另外,二队在城东郊区的废弃工厂内发现了打斗的痕迹,专家推测发现,目标人物的脚印出现在现场,但绑架者和目标人物都消失了不见了。”

    “蹲守在墨市大学的三队,他们在20分钟前传回消息,目标人物已经安全回到学校了。”

    电话那头,传来恭敬的声音。

    他们是少女的保镖,个个都是精英人士,保护少女的安全,并听从她的指挥。

    “那查出来,是谁绑架了他吗?”

    美丽的少女轻咬着嘴唇,声音依然清脆悦耳,但谁都听得出来,少女在关心着某个人。

    “没有查到,小姐,是我们太无能了!”

    “对方明显有背景势力,他们请的都是专业人士进行收尾的处理,很难找到证据。我们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实施绑架的人是墨市本土混混,但还无法确定是哪个社团的人。”

    电话那头传来歉意的声音。

    这已经是这周发生的第二起他们无法解决的事情了。

    在三天前,小姐和同校的好友前往某街区餐厅,随后有不知名的精锐小队突袭餐厅,意欲劫持小姐,保镖们损失惨重。

    万幸的是小姐没有被人劫走,被保镖们安然护送回家。

    今天,小姐才请来的家教就被人绑架!

    虽然那名和小姐同校的家教已经安全回到学校,但幕后之人和绑架者依然没有找到!

    这让保镖们心中羞愧不已,身为安家集团总部派来保护小姐的精锐保镖,居然接连失手,这太失职了!

    “没事。”

    安小婉轻轻叹了口气,她听到白言安然回到学校后的消息后松了口气,先前心不在焉的情绪也有些缓解。

    她没有在乎三天前自己遭遇的绑架案,而是对着保镖们吩咐:“一定要找到绑架白言的人!联系墨市华人会那边,哪怕是动用安氏集团在墨市的分公司全部人脉关系,也要找到绑架者!”

    相对于自己而言,她好像更好看重白言。

    “好的,小姐。”

    电话那头沉声答应,随后又有些迟疑道:“小姐,还有一件事情......”

    “什么事?”

    “三天前小姐遭遇绑架的事情已经瞒不住了,大小姐已经致电询问了,她很生气,让您马上回华夏京城总公司......”

    电话那头的声音带着一丝畏惧,他们很畏惧这个大小姐。

    她身为安小婉的姐姐,也是安氏国际集团现任总裁,安氏掌门人。

    只要还在安家混饭吃的人,没有一个不畏惧这个雷厉风行,具有铁血手段的冰山大美女。

    “我知道了。”

    安小婉柳眉一颦,微微叹气。

    随后,她挂掉电话,用私人手机,拨通了姐姐的号码。

    “小婉?!你怎么现在才给我打电话!”

    “事情都过去三天了,你还要瞒着我多久!明天早上就收拾东西,我已经给你定好了回国的机票!”

    “马上回来,不要耽搁了!至于绑架你的人,我会通知墨市市长和墨市警方,同时联系大使馆,全力追查凶手!”

    安小婉才接通电话,电话那头就传来了一连串的关心话语,略带焦灼和愤怒之意。

    这包含磁性、悦耳好听的女声,正是安小婉的姐姐,安颜。

    “可是,姐姐...白言他怎么办啊?”

    安小婉一愣,听到姐姐让她回去,心里有些不愿,轻声道:“我们不能让他一个人在国外孤苦无依,我已经答应苏姨出国,前来墨市照顾他了。”

    “笑话!他堂堂一个大男人,还需要你照顾吗?还有,明明是我答应苏姨会照顾他一二,这件事情怎么能让你来做?”

    安颜有些愤怒,她只有这么一个妹妹,平日里当做宝贝一样疼爱,怎么会因为一个她不爱的男人而让妹妹置于险地?

    “可是我......”

    安小婉美眸闪烁着痛苦的光芒,她心中冲动,忍不住要说出心底深藏的秘密,可话到嘴边却又吞了回去。

    “可是什么?”

    “没什么...姐姐,我是不会回去的。这是我们安家欠他的,你不答应和白言的婚约,那我至少也要弥补一下他,他的父母当初毕竟是因为爷爷才死的。”

    安小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坚定,可爱迷人的俏脸上,那一双大大的美眸带着腾起迷蒙的水雾。

    她很犹豫,要不要告诉姐姐那件事情......

    “够了!不要再说了!我是不会因为一个白家的男人,就让你受到伤害!”

    安颜深吸一口,对着电话那头沉声说道:“你如果不肯回国,那么过段时间我会亲自去墨市,带你回家!”

    “我不会回国的!我喜欢他!”

    不知怎的,安小婉心中一颤,突如其来的勇气让她这句话脱口而出。

    然而。

    电话那头已经传来“嘟嘟嘟”的忙音,安颜早就挂了电话,她没有听到这一句话。

    “我......”

    安小婉一愣,随后低着头,放下电话,一双白皙修长如玉脂的手指搅着衣角。

    她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懊恼。

    “姐姐,我应该怎么办?”

    她清脆悦耳的声音里带着一股子深深的迷茫,喃喃自语,仿佛在对自己说,也仿佛是在对安颜说:“我...我真的喜欢他。”

    “姐姐,对不起....我已经是他的人了......”

    安小婉低声抽泣,声音喃喃悦耳,好似有化不开的愁绪纠缠在其美眸中。

    让墨市大学疯狂的华夏女神,被誉为最可爱少女的安校花,此时却美眸盈泪,颦眉幽怨,仿佛心里有一道化不开的死结。

    若是让人知道,她是因为哪个男人才这般的伤心,那个男人怕是会被人嫉恨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