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血十字
    “主人,我们现在去哪儿?”

    金克丝舔了舔红唇,美态天成。

    恶魔猎人已死,没人追杀她了,她心中放下了一块大石头,心中更是感激白言。

    “你有什么建议?”

    白言低头翻阅着武道九境秘本,头也不抬的淡淡开口。

    “不如...主人去我家里坐一坐?我有一个别墅,就在墨市南郊,床很大很软哦......”

    金克丝窃笑着,美眸碧波流转,她轻抿着小嘴儿的模样,看起来俏皮又美丽,显得风情万种。

    “不要企图诱惑你的主人,不要忘记我的身份。”

    白言抬头,淡淡的看了一眼金克丝,平静的打断她的话:“去墨市大学,我住在那里。”

    白言是个住校生,他可没钱去租房。

    曾经的白言是能省则省,现在的白言是不希望自己能尽量显得正常些,避免在主位面暴露自己的恶魔身份。

    至少,在自己强大起来之前不能轻易暴露自己是恶魔的秘密。

    系统可早就警告过白言,主位面内并不缺少恶魔的敌人,就好比他今天遇到的恶魔猎人。

    如果是个b级的恶魔猎人在场的话,白言可就有生命危险了。

    至于李斐文这个家伙,白言不知道他的住处,而且恶魔之眼也无法追寻到李斐文的气息,毕竟李斐文今天没有和白言接触过。

    所以,白言只能暂且先让他多活几天,今天的这笔账延后再算!

    “啊?墨市大学啊......”

    金克丝有些失望,眼睫毛低垂,有些楚楚可怜:“主人,墨市大学宿舍的床,有我家的床软吗?”

    “别废话。”

    恶魔冰冷的心脏,可不是那么容易被女色软化的。

    “哦,好吧...主人,你真的好狠心。”

    玛莎拉蒂在公路上飞驰,除了留下一个奇怪的小坑之外,白言和恶魔猎人的战斗没有残留任何的痕迹。

    “你知道武道九境秘本吗?”

    坐在车内的白言,突然抬起头来,淡淡的询问。

    同时,他扬了扬自己手里的古籍。

    “这是......”

    金克丝一愣,俏脸上露出一抹震惊之色:“主人,这东西您是从哪里得来的?”

    “是那个可怜虫的遗物。”

    白言耸了耸肩膀,他指得是恶魔猎人,随后又道:“怎么了?你认识这东西吗?”

    “嗯。”

    金克丝俏脸凝重,点点头,解释道:“主人,在三个月前,东大洋的一座海岛上被挖掘出了一座遗迹,是某个古代将军留下来的遗迹,其中有不少金银财宝,原本这只是一个普通的遗迹,无法引起各国的黑暗世界的注意。”

    “但有一个普通工人从那个遗迹内找到了这本古籍,流传到了底下拍卖会,被一位血族伯爵得到。随后有消息走漏,那位血族伯爵亲自鉴定这是来自于华夏修炼体系的神秘功法,修炼到后期便可飞天入地,移山倒海,威能无与伦比!”

    “此后,华夏异人组织出面,用重宝换取这本古籍,血族因为血脉缘故,无法修炼这样正气凌然的功法,所以伯爵同意了华夏的交易请求。但在血族伯爵亲自护送的途中被岛国异人协会的忍者精锐队伍偷袭,古籍失踪,血族伯爵死亡!”

    “在一个月前,古籍出现在西大洋某忍者秘密训练基地岛内,华夏异人组织倾巢出动,西方各大异人势力也参加争抢古籍的行动之中,各国黑暗世界的各大势力混乱交战,古籍在战斗中遗失,真想不到这本古籍居然被这个恶魔猎人得到了。”

    金克丝的话音才落,白言就笑了。

    想不到自己手里的这本古籍,还是整个黑暗世界都疯抢的好东西啊!

    只不过这宝贝为什么会流露在一个低级的恶魔猎人手里呢?

    或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机缘,只不过恶魔猎人遇到了自己,他的机缘自然也就被白言霸占了。

    “对了,那血十字是怎么回事?”

    白言淡淡的开口,平静的看着金克丝。

    “血十字是西方黑暗议会十三门徒的信物,每个门徒都有一个自己的血十字,这信物代表着每个门徒的手中权力和地位,可以号令黑暗议会的大部分成员。”

    金克丝恭恭敬敬的说道:“我手中也有一枚血十字,是从那次大战中混乱得到的,有一位门徒大人被教廷圣骑士打伤,他的血十字遗失了,正好被我捡到。”

    “给我看看。”

    “好的,主人。”

    金克丝从包裹酥胸的贴身小衣内掏出一枚小巧玲珑,晶莹剔透的血色十字架,递给了白言。

    这血十字如玉非木,拿在手里暖暖的,还带着金克丝的幽幽体香。

    “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个血十字?”

    白言把玩着血十字,心不在焉的问道。

    “我原本是打算将这信物交还给那位门徒大人,毕竟信物遗失是大事,这是每一代门徒传承的必要物件,如果还给门徒大人,我可能获得很多好处,也许可以得到门徒大人的血拥,提高血脉等级......”

    金克丝没有撒谎,血十字虽然很珍贵,但不代表门徒大人们少了血十字就无法号令黑暗议会,相反他们会拼命寻找血十字的下落,狠狠惩戒偷取信物的小偷!

    可以说,这东西在小人物的手里只会是一个烫手的山芋。

    “嗯。”

    白言点了点头,淡淡道:“这东西不用归还了,归我了。”

    “啊?”

    金克丝一愣,半天没缓过劲儿来。

    堂堂十三门徒的信物,黑暗议会大佬的贴身之物,就这么干脆利落的被白言扣下了!

    “怎么?你有意见?”

    白言抬起眼皮,慵懒的看了一眼金克丝。

    “奴不敢。”

    金克丝连忙摇头,身为恶魔仆人,她的一切都是属于白言的,恶魔契约从灵魂层次上可以保证恶魔仆人的绝对忠诚。

    但是出于谨慎,金克丝小声的提醒白言:“主人,这血十字是门徒大人的信物,他肯定会在信物丢失后百般寻找。不需要多久,一定会查到我们的头上来......”

    金克丝这话不假,黑暗议会可不是什么小鱼小虾,人家的势力在全球异人组织中,都可以排得上前三!

    黑暗议会,能量巨大,底蕴深厚!

    是整个西方最大的黑暗生物势力!

    “等黑暗议会查到我的时候再说吧。”

    白言的表情依旧平静,但他深邃的眸子里却闪烁着奇异的光彩。

    他固执的要拿走血十字,看起来十分不理智。

    白言也知道自己的行为十分不妥,他现在还很弱小,不应该无故招惹黑暗议会这个庞然大物,而且血十字只是个信物而已,它又不是什么稀罕的宝贝。

    可白言偏偏不这么认为,因为刚才他在拿到这血十字的一瞬间,就感受到血十字里蕴含着一股奇特的力量,让自己心脏一颤!

    就好像,这东西和他特别有缘分,就好像是这东西曾经属于过他一样......

    这种奇异的感觉缭绕心头,好像血十字在轻轻的呼唤白言,让白言的灵魂都发出共鸣的轻颤,这也促使他冲动的拿走血十字。

    白言在心里询问过系统,系统扫描血十字,却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但白言敢肯定这东西,绝对有大秘密在里面!

    能让恶魔的灵魂都颤抖的东西,岂能小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