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我说过,她是我的!
    “主人,你快走啊!”

    金克丝的声音越来越焦灼了,她看着越来越接近的恶魔猎人,心中抑制不住恐惧的感觉。

    面对天敌,她血脉中深藏的血族力量无法控制。

    金克丝那一双美丽的碧蓝色眸子忍不住变成血色,一头柔顺的波浪金发也开始散发着妖异诡秘的光泽。

    指甲变长,皮肤变得苍白,犬齿开始露出,娇躯周身的气势开始变得暴躁起来。

    她变身了。

    然而白言依旧没有搭理她,他还在津津有味的查看系统提供的数据介绍。

    原来主位面这么精彩,居然在和谐的人类社会下还蕴藏着一个充满着神奇生物的黑暗世界!

    同时,白言也忍不住的感叹,深渊意志果然强大,它化身后的深渊主宰系统对主位面黑暗世界的信息了如指掌!

    “吼!”

    金克丝的低吼声里带着一丝畏惧,她冲着黑暗中的恶魔猎人低声咆哮着,仿佛在示威和警告。

    但这种虚张声势,根本无法吓唬到恶魔猎人,反倒是让人觉得她像是一只张牙舞爪的性感小野猫。

    “嘿!瞧瞧我这可爱的小猫咪,牙齿都呲出来了,你是想咬人了吗?”

    恶魔猎人低声轻笑着,大步走到玛莎拉蒂的车窗前,他手中巨大的银色左轮一直警惕的指着金克丝。

    “亲爱的小野猫,你最好收起你的牙齿!如果你不想在圣水里洗澡的话!”

    恶魔猎人的声音冰冷,左轮手枪定在了金克丝光洁的额头上,沉声道:“交出血十字!你这个邪恶的杂种!”

    “我没有血十字,我怎么可能拥有这么珍贵的东西!”

    金克丝的美眸里蕴含着愤怒和憋屈,她不敢轻举妄动,她曾经亲眼看到过比自己强大的吸血鬼惨死在银色左轮的枪口下。

    她发自内心的畏惧这个武器。

    她能隐约的嗅到,这把左轮内部有圣水的气息,让她浑身发软、虚弱无力!

    圣水!

    这是唯一一个可以完全击伤、或击杀任何黑暗生物的奇特物质!

    巨大的银色左轮手枪,这是每一个恶魔猎人的标配,子弹是由特质的秘银水制造而成,可以二次使用;子弹口径巨大,子弹头上雕刻有神秘的花纹,弹头和弹体内涂抹或藏有圣水!

    “不不不,不要妄图欺骗一个猎人。”

    恶魔猎人轻笑摇头,摘下墨镜,眼神里透着一丝戏虐的看着金克丝,道:“你最好老实交出来,虽然我不知道三个月前的圣战中遗失的十三门徒的信物为什么会流落在你一个小小的血族男爵手中,但我知道它一定在你的身上!”

    “血十字,你最好交给我,否则的如果被黑暗议会的门徒大人知道了,你的下场可不是死亡那么简单......”

    恶魔猎人俯下身体,他嘴角勾起轻蔑和戏虐的笑容,和金克丝的俏脸靠的很接近。

    整个对话中,他都无视了坐在副驾驶上的白言。

    一个普通的人类罢了,而且还是黄种人,他还没有资格让猎人重视。

    “瞧瞧,多么诱人的香味啊,血族果然是一个让人类忍不住自甘堕落的邪恶种族,我都快对你动心了......”

    恶魔猎人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让人琢磨不透的意味,这让金克丝十分的羞愤和不安。

    她是血族,她拥有着无与伦比的火辣身材和美貌,这是种族天赋赋予她的优势。

    但这不代表金克丝就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相反,她很保守。

    “我没有血十字,即便是有!我也不会交出血十字的!那是我们黑暗议会的东西,不是你们的!”

    金克丝咬牙切齿的说道,美眸里隐含着一股死志。

    黑暗生物和这群自诩正义的侩子手,有世世代代的仇恨,她是绝对不会屈服的!

    “我说,这位先生...”

    白言突然开口,摸了摸鼻子,笑容有些腼腆和灿烂,仿佛一个大男孩在请求着:“她是我的朋友,你可以不要靠的这么近吗?”

    恶魔猎人表情诧异,他抬起头,淡淡的扫了一眼白言,看向金克丝,调笑道:“这是你的小白脸?还是你饲养的人类血奴?”

    “黄种人鲜血的滋味如何?”

    “或者你交出血十字,我可以让你尝一尝我的鲜血,然后我们来玩一些比较刺激的游戏......然后再让我拿走你的牙齿和头颅,去换取更加诱人的赏金。”

    恶魔猎人的声音越来越低沉,他仿佛沉浸在一股难以抑制的喜悦之中。

    他比金克丝要强大,他是一个可以独立狩猎任何处在血族男爵的猎人,他觉得自己已经掌握住了局势节奏。

    白言必须得承认,这个恶魔猎人的身体素质比金克丝要强大,而且手握着对黑暗生物有着巨大杀伤力的银色左轮。

    但,他也仅仅只是比金克丝强大。

    “我说过,离她远一点,她是属于我的。”

    白言叹气,站了起来,他的声音幽幽冷静,充满了一股真挚,仿佛在陈述一个事实。

    只有白言自己知道,那熟悉的躁动感和暴戾的冲动,在他体内不断翻滚着,仿佛有一头恶魔在体内不断咆哮,渴望出现在主位面。

    白言的第二身份,又在灵魂深处不安的跳动,它渴望鲜血......

    “嘿,听!多么感人啊!他居然在威慑我!哈哈哈!”

    “嘿!伙计,你吃醋了?你一定是吃醋了!”

    “我可爱的小猫咪,你居然和一个卑贱的血奴玩出感情了?”

    恶魔猎人表情一愣,哈哈大笑,丝毫不掩饰自己言语中的嘲讽和鄙夷。

    一个人类,一个男爵血族,他有什么好惧怕的?

    恶魔猎人直起身体,双手抱胸,前后看着金克丝和白言两人,互相打量,表情玩味。

    血族爱上自己的血奴,这并不是不存在的事情,只不过比较少见而已。

    毕竟,很少有人会爱上自己的“食物”......

    “快...快跑!”

    金克丝声音压低,美眸看着白言,透着一丝焦急和祈求。

    她不敢动弹,她怕恶魔猎人开枪杀了自己,但她更害怕白言受到伤害。

    “真是让人感动的爱情故事啊,我是不是应该仁慈一点?”

    恶魔猎人笑眯眯的看着金克丝,突然起身,大手朝着白言抓去,速度飞快:“或许,我可以用你心爱的小男人,来交换血十字!”

    “唰!”

    刺耳的破空声响起。

    恶魔猎人虽然轻视白言,但不可否认,他的手臂力量极大,在空气中的速度极快,寻常人绝对无法抵抗他的手掌抓取!

    哪怕是特种兵,在这样的急速突袭下,恐怕也难以反应过来。

    这个猎人的速度,已经超越了普通人类的神经反应速度!

    这个可怜的黄皮肤男人,可能会发出惨叫声吧?

    或许,他等下会跪下来,痛苦的哀求着我放过他?

    恶魔猎人心中涌起一丝病态的快感。

    但他忘记了,有时候,事实未必会向着“正义”一方渴望的方向发展。

    “咻~!”

    白言的身影淡淡消逝,恶魔猎人只抓到了白言的残影!

    “这......”

    恶魔猎人一愣,瞳孔内猛然一缩。

    不好!

    这个黄皮肤男人,他不是普通人类!

    身为恶魔猎人的优秀本能让他极快反应过来了,但是已经太晚了。

    “啪嗒!嘎吱~!”

    白言的手臂已经扣上了恶魔猎人的脖子,白言就在他身后,看似瘦弱的胳膊却蕴含着让人无法挣脱的恐怖力量。

    这是让人无奈又绝望的力量,强大的无法反抗!就像是灰棕熊一样,白言体内蕴藏着极为恐怖的**力量!

    “唔...呜呜呜!”

    恶魔猎人瞳孔内充满了震撼,还有一丝慌张。

    他的嘴巴长大,脸色发青充血,他感受到了恐怖的窒息感,仿佛潮水一般将淹没。

    从金克丝那充满惊艳和崇拜的美眸倒影中,他能清晰的看到,那个黄皮肤的小子,正站在他的背后,面无表情。

    此时白言的一双瞳孔满是漆黑一片,再无眼白区分,只有无尽的黑暗,仿佛邪恶的深渊蕴藏在其中一样,可以肆无忌惮的吞噬一切光明和视线!

    白言受到了恶魔猎人的刺激,恶魔的愤怒和占有欲促使着白言再一次揭露了属于自己恶魔的一面。

    他,又一次黑化了。

    白言是人类,但他同时也是一头纯种恶魔啊......

    “我说过,她是我的。”

    白言的眼神格外的冷漠,虽平静,但声音如刀,轻轻割在恶魔猎人的心头:“你来告诉我...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拿枪指着她!”

    金克丝是我的私人财富,你这辈卑贱的虫子,有什么资格靠近她!

    你......经过我允许了吗?

    看到主人这淡然平静的态度,再听到主人威严霸道的话语,金克丝感觉自己的一颗小心脏拼命跳动,几乎快要跳出胸腔了!

    主人太霸道了!

    “她是我的!”

    白言这句话,让她的心尖儿一颤,芳心都快化了!

    金克丝的一双美眸化作绕指柔,俏脸微红,脉脉的看着白言。

    而一旁的恶魔猎人,则是满脸恐惧慌张,他原本的冷酷平静表情不见了,脸上戏虐的笑容也消失了。

    因为他从白言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身为恶魔猎人,永远都无法忘怀的气息!

    这是多少恶魔猎人前辈,对新一代恶魔猎人循循教导、不断警告过的危险气息!

    这是恶魔的气息!

    是深渊内硫磺一般呛鼻的邪恶气息!

    他,一个恶魔猎人。

    此时却被一个真正的纯种恶魔,扼住了喉咙!

    “天呐!我的上帝!你...你是恶魔!你居然是一头真正的恶魔!”

    恶魔猎人的声音里充满了震撼,他沙哑的声音几乎要失去了色彩,空洞又充满慌张和畏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