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矛盾的身份
    “轰!”

    高速公路上,跑车风驰电掣。

    大红色的玛莎拉蒂敞篷跑车内,白言坐在副座驾上,微眯着眼睛,闭目养神,感受着夜风徐徐拂过自己的脸庞。

    之所以没有杀掉金克丝,是因为白言身为人类的第一身份理智压制住了第二身份恶魔的狂躁杀意。

    白言不是怜香惜玉,他只是不希望自己沦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恶魔。

    在白言得到系统的昏迷时期,系统在白言的精神世界内对此就有过详细的介绍,身为位面意志化身的系统,不屑于对白言隐瞒一个灵魂同时存在两个身份阵营的弊端。

    毕竟,想要获得恶魔的力量,不可能不付出任何的代价。

    白言对此也有过心理准备,他知道第二身份会对自己的心智造成一定的影响,但没有想到这影响来得是如此之快。

    先前他在被金克丝威胁的时候,整个人瞬间就陷入了一种邪恶狂躁的状态,毁灭欲充斥在心中,杀意冲天,让人无法抑制。

    好在白言在得到系统之前就是一个意志力极为强大的人类,及时压抑住了这种暴躁的杀意。

    白言可以接受深渊位面意志化身系统的帮助,但这不代表着白言甘愿堕落,成为一个被本能操纵的黑暗生物。

    白言是恶魔,但同时他也是一个人类!

    他需要恶魔的力量,但不代表他需要恶魔的邪恶和混乱!

    “系统,有什么办法可以压制恶魔身份对人类身份的负面影响吗?”

    白言在内心问道。

    系统冰冷的声音响起,是那么的残酷和不留情面。

    系统不屑于对白言撒谎。

    恶魔的交易,从来不是一件好事情。

    而现在白言和深渊意志在进行交易,他面临的危险自然更加恐怖。

    “看来,得赶紧想个办法,解决掉第二身份对第一身份的影响,否则迟早有一天会出乱子的。”

    白言紧皱着眉头,在心中喃喃自语。

    丢掉人类的身份,完全化身一头邪恶混乱的恶魔?

    丢掉一些身为人的善,去做最混沌邪恶的存在...说实话,白言打心底不愿意。

    他是个人,他不想成为怪物。

    人类和恶魔从来都是互相对立的阵营,一个善良守序、一个混乱邪恶。

    而这两个对立的阵营同时出现在一个人的身上,被同一个灵魂所掌控,是多么荒诞的事情!

    但现在这是一个极为矛盾,却又真实存在的现实。

    白言现在沉浸自己的世界中,思考着如何控制第二身份和第一身份的协同平衡。

    白言并不知道金克丝先前看他的时候,在他的眼神中看到那恐怖幻想、那恐怖的战场,是连深渊位面意志都无法制造出来的绝世大恐怖!

    对于金克丝看到的一切,白言并不知道。

    系统也察觉出了白言先前的异状,系统察觉出了金克丝先前看到的异状,但它并未提醒白言。

    谁都不知道,那蕴含大恐怖的异象代表着什么......

    金克丝在主驾驶位置上驾驶着跑车,不时扭过臻首偷看白言的侧脸,白言的样子算不上特别英俊,可以说是有些书生气息的清秀小生的感觉。

    但由于白言的第二身份影响,他原本只是有些小帅的年轻脸庞带着一丝淡淡邪意,他的气息十分迷人,很吸引异性。

    没办法,恶魔本身的气息就对异性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就像是致命的毒药,白言也无法控制。

    更别说金克丝又是血族,又是恶魔仆人,她自然无法抵抗来自白言的吸引。

    “你在看什么?”

    白言突然睁开眼睛,扭过头直视金克丝,他的一双深邃眼眸眼白分明,灿烂若星辰。

    “啊?没...没有什么。”

    金克丝脸庞发烧,心跳加快,连忙将脑袋撇过去,不敢直视白言的眼睛。

    哪怕是成为了恶魔仆人,她对白言还是有些畏惧。

    这是黑暗生物对恶魔的本能畏惧,是源自于生命等级的差距。

    “好好开车。”

    白言淡淡开口。

    “是的,主人。”

    金克丝欲言又止,她想跟白言说一些事情,但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说实话,金克丝确实很符合一个美女的所有标准,哪怕是在东方人眼中也是极为美丽的女性。

    她双峰高挺,后臀圆润,前凸后翘,宽大的白色衬衫和小巧的牛仔披肩根本无法遮掩住她傲人火爆的身材。

    波浪一般的金色秀发,微卷着披泻下来,显得有些慵倦和叛逆;一双弯弯的柳叶眉,被长睫毛盖着的碧蓝美眸内藏着一抹动人妩媚,似雪的脸上显出几分苍白,修长的美腿上穿着一双黑色的抽折高筒靴,更添性感气质。

    只可惜,白言现在的心思根本就不在金克丝身上,佳人美色在前,却熟若无睹。

    白言不笨,他知道金克丝对他有着一股淡淡的迷恋,但这是源于恶魔契约,还有血族对于恶魔天生的狂热崇拜才导致的结果,这不是爱,甚至连喜欢都算不上。

    白言懒得去回应金克丝心中那一丝女人对他独有的心动和期待感,无论从人类的身份还是恶魔的身份而言,他都不屑于与一个血族美女暧昧。

    现在最要紧的事情,就是去复仇!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但不好意思,我是恶魔,不是君子。

    恶魔,从来都不是一个愿意压抑仇恨的生物!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就在白言和金克丝沉默的开车驾驶在高速公路上的时候,与此同时,在郊区的某处发生着一件与白言有关的事情。

    ......

    郊区废旧工厂,空无一人的废弃之地在下半夜迎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他们都是身材高大雄伟的黑人,一个个最少都是有两米的身高,腰间鼓囊带着凶器,正是先前废了白言的那群打手。

    “给李先生打个电话。”

    为首的黑人坐在集装箱上,沉声吩咐。

    一名黑人拿起电话,拨通号码:“嗨,是李先生吗?人已经被我们废了,您说好的五十万美金什么时候到账?好,我这就把照片和视频发给您。”

    通话结束,黑人用手机发送照片和视频给李斐文。

    “叮咚~!”

    离市区不远的一座幽静别墅内,身穿睡袍的李斐文端着红酒,听到手机铃声一响,眼前一亮,打开手机,点开视频。

    “fu.ck!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噶擦!”

    “啊啊啊!”

    视频内,惨叫声不断响起。

    李斐文看完视频,还有一系列的照片:在手电筒的照射下,白言凄惨的模样一览无遗,鲜血混杂着泥土,让他看起来格外的狼狈和凄惨。

    “这群黑鬼,干的不错!白言,就凭你也配和我争女人?真是不自量力。”

    李斐文满意的点了点头,轻轻摇晃手里的红酒杯,嘴角的笑容是那么的淡然,仿佛一切尽在掌握。

    “你终究只是一个**丝。可惜啊,如果你不去接触安小婉的话,如果你不是在安小婉的家中留宿一晚的话,未必会有今天这么凄惨的下场。”

    李斐文叹息摇头,语气淡然冷冽,仿佛在替白言感到悲怜。

    他从未将白言当做过自己的对手,他只不过是顺手解决一个挡路的野狗罢了。

    谁都不能阻止李家对安氏集团的收购和吞并计划!

    区区白言,一个平凡的留学生,怎么有资格阻他李斐文的路?

    短暂的叹息后,李斐文拿起手机,给父亲发送了一条短信:“对手已废,可以执行追求计划。”

    “叮咚。”

    很快,手机响起,李父的短信回复:“手脚干净些,不要让安家人怀疑到你的动机,我会派人去沟通墨市华人会那边压下这件事情。”

    李斐文笑了笑,回复:“放心吧,爸!我会成功追到安小婉,拿下安氏集团的股份!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姓白的,可惜你只是一个废物,可怜的下等人!老天已经注定,你没办法成功留学回国了。”

    李斐文又想起白言,他摇了摇头,轻声自语。

    他饮尽红酒,打开笔电,进行转账操作。

    随后,李斐文吩咐别墅内的私人保镖,将账号注销,将笔电和手机全部处理掉,不留任何痕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