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虫场一霸
    深渊位面有无数层,而白言所在的深渊位面,是最底层的位面!

    这里充斥着大量低级的恶魔和恶魔之卵,同样也是充斥着少量的其它邪恶的智慧生物。

    想要生存,很难。

    系统早已经告诉了白言一个残酷的现实。

    不管他在深渊位面或者是主位面,只要在任何位面死亡,那么他就彻底的死亡了,没有任何重活的机会。

    这不是游戏。

    这是残酷的现实!

    吞噬其他恶魔和生灵的血肉!

    将自己变强大!从而获得进化!

    这才是白言要做的事情!

    在深渊之中,弱小就是一切的原罪,弱小等于死亡。这里只遵循一个规则,丛林法则!强者拥有一切,失败者连尸体都会成为食物!

    不过,无疑白言是十分幸运的。

    他的出现打破了冥河孕育恶魔之卵的规则,白言提前诞生出来了!

    这就是白言的优势,一点点的优势并不明显,但只要白言肯抓住这一点优势,就可以不断的强大!

    密密麻麻的恶魔之卵安静地趴在血红的地面上,白言爬到了一颗恶魔之卵的上面,张开充满利齿的大嘴狠狠啃咬。

    “嘶~!”

    白言感觉一股痛感传来。

    疼!

    根本咬不动啊!

    白言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他调出脑海中的记忆资料努力学习,随后他果断选择了爬回去,爬到了自己破壳的地方,将散落在地的卵壳全部吃掉。

    生涩坚硬的感觉传来,很难吃。

    但白言忍着恶心,逼着自己吃掉了这些卵壳。

    这一刻,白言身为孤儿的骨子里的那股韧劲被激发出来了。

    活了这么大,老子一个人什么苦没有吃过!

    不就是吃几颗卵壳吗,啃了!

    啃不下去,也要啃!

    这个时候白言只能逼自己,对自己狠一点!

    不强大,就是死!

    没有任何侥幸的可能!

    无与伦比的生存压力,就像是大山一样压着白言,逼迫着白言拼尽一切抓住任何让自己强大起来的希望。

    “滴!宿主获得新的恶魔能量,全属性+0.1!”

    系统冰冷的声音响起。

    吃掉卵壳后,白言感觉自己强大了一些。

    似乎白言的虫身,也变得更加有力气了!

    白言沉默不语,吃掉卵壳后,继续调头开始了爬行,几番折腾后,白言已经熟练的能掌控这具虫身了。

    白言爬到一颗恶魔之卵上,张开大嘴,不依不挠,忍着痛楚狠狠地啃咬着。

    白言不知道时间的流逝,他只知道自己啃了很久很久......

    终于。

    “噶擦~!”一声。

    这颗恶魔之卵破裂了,有红色的汁液流了出来,还有一具没有长成熟的恶魔幼虫躯体。

    可怜的恶魔幼虫,还未诞生就已经死亡了。

    “吃!”

    身为罪魁祸首的白言咬着牙,埋头就是一顿大啃!

    少年!

    为了进化!吃吧!

    身为华夏人,有什么是不能吃的!

    白言觉得自己很了不起,自己居然吃了恶魔!

    这恐怕是创造了“华夏吃货史”上的先河。

    白言很庆幸自己没有进化出鼻子。

    红色的汁液洒在血红的大地上,鲜血缓慢的消失,仿佛在被大地吸收。

    白言急了。

    尼玛!

    我吃点东西容易嘛我,你还跟我抢!

    这深渊位面,真的是处处透着古怪!

    白言加快了吞噬的速度,不一会儿就吃掉了一颗恶魔之卵。

    “滴!宿主获得新的恶魔能量,全属性+0.1!”

    系统冰冷的声音继续响起。

    系统只是它的外壳,它的本体就是深渊位面意志!

    它就像是一个机器人,其他时间一直在沉默不说话,不阻止白言的任何行为,也不引导他做出正确的选择。

    它是高贵的深渊位面意志所化,是这世间最伟大的存在,用东方华夏的话来形容,它就是“天道”!

    它更喜欢观察白言的行为,而不是引导白言。

    至于白言可能会死亡?

    那更不是它所关心的问题,它要培养的是强者,而不是一个只会依靠它的可怜虫!

    死了一个宿主,它完全可以继续培养另一个宿主。

    白言懒得搭理系统的提示音,他拖着更加强大的虫身,爬向另一头恶魔之卵。

    空旷的荒野上,有一只勤劳的小虫子,在勤勤恳恳的吃着恶魔之卵。

    ......

    漫无边际的深渊位面,没有白天和黑夜的区分,白言也懒得去在心里计算时间的流逝了。

    吃!

    能吃多少吃多少!

    这是白言心里的唯一的念头,只有吞噬,才能不断强大!

    白言是最特殊的恶魔之卵,他不同于其他的恶魔幼虫,白言是有着人类思维的恶魔之卵!

    白言的提前诞生,让他可以肆意的享受这一顿饕鬄盛宴,没有人跟他争夺,也没有谁给他带来死亡的威胁。

    这或许......也是系统给予白言的另一种“福利”?

    可又谁知道呢!

    白言懒得去猜,他只想抓住每一分每一秒去强大自己。

    当白言吃到第五十颗恶魔之卵的时候,他已经可以做到两三口就咬碎恶魔之卵外面坚硬的卵壳了。

    当白言吃到第六十颗恶魔之卵的时候......

    “噶擦~!”

    远处传来了动静,一颗恶魔之卵开始出现了裂纹,有新的恶魔幼虫要诞生了!

    白言啃食恶魔之卵的动作猛然僵硬,一股威胁感从他的心头油然而生,让他毛骨悚然。

    他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新的恶魔幼虫诞生了!

    他从没有忘记自己记忆深处的,来自深渊意志的警告:“在恶魔们的初生期,每一头恶魔幼虫,都是彼此的生死大敌!互相之间没有怜悯和友情,只有杀戮和死亡!”

    恶魔幼虫,是彼此的天敌!

    要么我死,成为它的食物。

    要么它死,成为我的食物。

    这里是深渊,没有同族血亲的说法,只有不断的杀戮和进化!

    “唰!”

    白言根本不需要思考,他红着眼睛,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虫躯,快速的爬到那刚刚诞生、刚刚爬出蛋壳的恶魔幼虫身边。

    “吼!”

    一股莫名的恐怖吼叫从白言的口腔内发出来,那可怜的新生幼虫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白言狠狠咬住。

    白言强大的**力量带动锋锐的利齿,直接将这个可怜虫咬成了两截。

    杀吧!

    吃吧!

    一切,都是为了生存!

    然而白言还没来得及享受碾压般战斗的喜悦,这时......

    “噶擦~!”

    “噶擦~!”

    密密麻麻的声音响起,不断有恶魔之卵裂开!

    所有的恶魔幼虫,在同一时间开始孵化!

    强大的心理压力衍生出来的恐惧感,充斥在白言的内心。

    有那么一瞬间,白言有些绝望,说到底他的灵魂有一半还只是一个普通的活人,他拥有人类的弱点。

    怎么办!

    这么多敌人都诞生了!

    我该怎么办啊!

    没有人能切身体会到白言此时的恐惧和无助,这和实力无关,他只是一个普通人类,却要即将面临着残酷的生死考验。

    在巨大的心里压力下,人们往往只会有两种反应。

    一是彻底崩溃。

    二是迎难而上。

    而白言无疑是后者,他骨子里的那股不服输的韧劲,超过了所有人的想象。

    “逃不了,那就吃!”

    白言在心里咬牙切齿的低吼着:“老子已经吃了六十颗卵了,还会怕你们这群爬虫?!”

    “吱呀!”

    一头恶魔幼虫诞生在白言身边,它感知到白言的存在后,就像是遇到了生死大敌,飞快的扑了过来!

    它妄想吃我!

    不自量力!

    “哼!”

    白言现在如果有眼睛的话,一定满是杀意的血红色!

    他虫躯一扭,露出尖锐惨白的细密利齿,白言的口腔狠狠咬在了这头恶魔幼虫的躯体上。

    “噶擦~!”

    红到发黑的鲜血溅射出来,这头恶魔幼虫毫无疑问的被白言秒杀了。

    初生的恶魔幼虫,怎么能和老大哥白言相比?

    老子可是吃了六十颗卵的男人!

    “吱呀~!”

    尖锐的虫鸣此起彼伏的响起。

    整个冥河河畔,已经陷入了大规模的厮杀!

    铺天盖地的恶魔幼虫们,捉对厮杀,胜利者吞噬血肉享受强大的感觉!再继续投入到下一场厮杀之中!

    就像是本能在驱使着它们,让它们不断的去攻击身边的同类。

    白言不知道这些恶魔幼虫有没有思维和智慧,但这都已经不重要了。

    此时的白言感觉自己就像是虫场一霸,走到哪里,都能轻易秒杀这些恶魔幼虫!

    但白言也很谨慎,他故意只表现出比这些恶魔幼虫强大一点点的实力,游走在杀戮圈子的外围享受着自己的饕鬄盛宴。

    不管这些恶魔幼虫有没有智慧,自己谨慎一点总没错,起码不会有被围攻的危险。

    深渊位面可没有胆怯和懦弱的说法,也不会因为阴险和卑劣而被唾弃,这里只有生与死...杀戮已经纯粹到了极致!

    不生,就死!

    不死,就生!

    杀戮在这片领地上演,不断有幼虫死亡,胜利者在大口吞噬着失败者的血肉,不断强化自身。

    恶魔幼虫的数量在飞快的缓慢减少着,而白言也在大混战中,不断磨砺着自己的杀伐技巧,庞大的虫身被白言操控的越来越熟练了。

    在生死之间的大恐怖下,白言学习的速度很快。

    而且他能感觉到,自己的体内渐渐多了一种名为杀意的东西!这是一种宛若实质的气势!

    他的凡人心,开始变得越来越嗜杀。

    白言灵魂中,恶魔本性中的另一面,开始慢慢激发了出来!

    杀戮,吞噬,然后进化!

    这场厮杀淘汰恶魔幼虫的速度,可比白言一个人慢慢啃的时候要快得多了。

    在白言吃了差不多有百来个的时候,场上的恶魔幼虫也所剩无几了。

    余下的恶魔幼虫,个个都是体胖齿利,彼此之间互相戒备。

    他们仿佛有了初级的智慧一般,这些恶魔幼虫都有意无意的对白言露出攻击和警惕的姿态。

    毕竟在全场之中,给人感觉最强大的是白言。

    弱者会联手围攻强者,这也是一种生物的本能。

    “一切蠢虫,也想围攻我?”

    白言撇了撇嘴巴,不屑一顾。

    他扭着庞大的虫躯,转身就跑......

    不错,白言跑了!

    他可不想留下来被这群家伙围攻,自己已经是这场厮杀的最大获利者了,谁都没有白言吃的多。

    与其留下来继续冒着可能会死亡的风险去继续厮杀,倒不如逃离这里去好好消化体内恶魔能量。

    想要不断的强大,可不是仅仅只有蛮力就够的,必要的战略撤退也是很有效果的。

    再者,白言隐约有个感觉,他好像快要进化了!

    这也是促使着白言离开的一个重要因素。

    随着白言的离开,就仿佛少了一股威压一般,这群恶魔幼虫们又陷入了新的厮杀之中。

    白言离开了河畔,但他不敢离得太远。

    冥河有一个神秘的能量可以驱散高级恶魔,让它们无法靠近这里,保护恶魔幼虫们的初期成长。

    如果离开河边太远了,白言可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遇到哪个高级恶魔,被别人给一口吞了。

    白言寻到一个砂砾石堆之处,将自己庞大的虫躯埋在了里面。

    当他才刚刚藏好自己的时候,系统的提示音响起:“滴!宿主已经拥有新的进化点,是否选择进化!”

    “进化!”

    白言在内心里确认。

    等这次进化结束,老子就回到主位面休息一段时间!

    白言松了口气,连续不眠不休的厮杀让他的精神有些疲惫。

    他急需要回到主位面调整自己的心态,同时他也很想尝试一下是不是像系统说的那样。

    自己在主位面的身体,也可以拥有恶魔的一切天赋和力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