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变成了一颗卵
    这是一方昏昏沉沉的世界,天上是灰暗的乌云,没有阳光;苍穹之上一片黑暗,只有些许的昏暗光线洒下,让这个世界看起来显得不那么枯燥苦闷。

    土地是干裂的,泥土都是红色,仿佛浸透了鲜血一般。

    一条漆黑的大河在一旁奔腾不休,川流不息,一路蔓延直到天的边际。

    “哗啦啦~!”

    这黑色的大河突然涌动,涨潮了!

    “噗嗤~!”

    “噗嗤~!”

    一颗颗红色的大卵,被黑色的河水冲到了岸边上。

    一、二、三、四、五......

    密密麻麻,数都数不尽。

    河边上布满了红色的大卵,每一颗卵都有一米多高,上面布满了玄奥神秘的纹路,红色大卵的周身有微光,明暗不定,仿佛是某种生物的心脏在缓缓跳动。

    白言感觉自己昏昏沉沉的。

    一股股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在疯狂的涌入进来,让他觉得头疼欲裂。

    先前的那声音,是深渊意志的声音!

    它化作了系统,选中了白言,将他投放到了深渊位面!

    而那道漆黑的大门,则是通往深渊位面的位面之门。

    这一望无际红色的土地和昏昏沉沉的世界,就是无尽的深渊世界。

    红色的大卵,是恶魔之卵。

    那黑色的河流是深渊冥河,也是深渊恶魔们的母亲河,每到一个周期,它就会诞生出一部分恶魔之卵。

    有神明猜测这些恶魔之卵里其实是物质位面的生物灵魂,在一个凡人死后,他的灵魂将化为祈并者来到外层位面,并在其间接受他们应得的惩罚、奖励或者是命运的裁判。

    而恶魔之卵内孕育着的可能是各种祈并者中最为丑恶的一类,也有某个魔神讥笑这种理论的不正确性,但谁都不知道真正的情况如何。

    因为哪怕是恶魔们本身,都不知道它们为何会从恶魔之卵里诞生出来。

    深渊位面,正确的名字应该叫做“无限层面之无底深渊”。

    深渊由无数贫瘠险恶之地组成的无尽数量的位面,深渊位面是这些无尽位面的统称。

    传说。

    这里是无穷无尽,令人窒息的恐怖之地。

    这里是环境极其恶劣,生命极其危险之地。

    这里是没有感情,永不停歇的杀戮之地。

    背叛、杀戮、生存、强大,是这里的永恒之曲。

    而在无数的深渊层面之中,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智慧生命和恶魔;而恶魔,是深渊位面最无可争议的主人!

    因为它们强大、残忍、狡猾。

    ......

    一股股不属于白言的记忆,不断的灌输了进来,强制性让他接受。

    包括先前选中他的“深渊主宰系统”的信息,也一并灌入了进来。

    痛苦仿佛无穷无尽,白言无法感知自己的身体和血液的存在,甚至连心脏都感受不到。

    虚无的空间就像是束缚他的枷锁,也如同母体的胎盘养育着他一般。

    这种感觉很不好受,白言感觉自己的思维都渐渐凝固了一般。

    直到某一刻,白言突然感觉自己重新拥有了“躯体”,一股真实的束缚感在包围着他,这种感觉很粘稠,就像是整个人被放在了充满某种培养液的巨大试管里一般。

    他无法发出任何声音,也无法呐喊,但是他渴望挣脱。

    这是一股源自于灵魂的冲动!

    “噶擦~!”

    安安静静摆放在黑色冥河旁边的恶魔之卵们,其中一颗卵突然产生了裂痕,仿佛有种生物在企图冲破束缚,渴望诞生出来。

    在充满死亡和鲜血的深渊位面,恶魔之卵们的诞生是唯一一件最具有“生命”意义的事情。

    一颗通体红色的巨虫,从恶魔卵里艰难的爬了出来,它不断撞击着卵壳。

    看得出来,它的诞生过程有些辛苦。

    啊!

    白言深吸一口气,他感觉自己出来了!

    终于摆脱了束缚!

    但为什么......

    我什么都看不见?

    我的手呢?

    我的脚呢?

    白言完全感觉不到自己的手脚,他只能依靠一股“感知”来感受自己周围的世界,入眼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红色大卵,天空昏暗,大地干裂。

    莫非这里就是深渊?

    “系统,出来!让我看看我现在是什么样子!”

    白言在心中低吼,他早已经在先前的昏迷之时,就掌握了系统的使用方法了。

    “唰!”

    一张其他人看不见的巨大透明光幕出现在白言面前,照射着他此时的模样。

    粗大扭曲的身躯,上面有血色的莫名纹路,它半供着身体,就跟个蚯蚓似的,其中一端不断好奇的摇晃着。

    它没有眼睛,只有满是利齿的一圈开合之处,应该是它的嘴巴......

    大嘴的利齿间,有诡异透明的液体滴落,仿佛硫酸一般带有强烈的腐蚀性!

    “宿主,这就是你现在的样子。”

    冰冷的系统声音响起了。

    白言“看”到了系统光幕上自己的模样,不由得浑身一颤,整“根”身体都僵硬了。

    “系统...”

    白言颤抖无比的声音在心里响起。

    “嗯?请宿主吩咐,深渊主宰系统旨在培养最强大的深渊恶魔,在权限范围内我会满足宿主的一切要求!”

    系统的声音依然冰冷,充满了机械感。

    “你没告诉我!我来到深渊位面,就会成为一只虫啊!!”

    白言的声音充满了悲愤:“你让我以后还怎么见人啊!!!”

    “......”

    系统沉默,它无法解释这个问题,它弹出白言的属性框,让白言自己去理解。

    “唰!”

    系统的光幕再次变化,弹出了一道数据流。

    姓名:白言。

    真名:无。

    年龄:十九岁。

    第一身份:人类。

    第二身份:恶魔幼虫。

    阵营:混乱邪恶。

    身体属性:力量9,敏捷6,体质8,智力8。

    “这...”

    白言嘴角抽搐,满心无语。

    他真的没办法接受,自己居然变成了一只虫子?恶魔幼虫?

    好吧,虽然多了前面多了恶魔这两个前缀字,但怎么说都还是一只虫子啊!

    早知道会这样,当初白言宁愿做个残废,也不肯答应系统的灵魂绑定了!

    “系统,你说过,你会帮我强大起来的,让我拥有力量!”

    白言深吸一口气,在心里询问系统:“那我还能变成人吗?我还能回到我之前的那个世界吗?”

    “当然!深渊主宰系统,是深渊意志的凝聚之物,我存在的意义就是寻找到自己的宿主,把他培养成为无敌于星海的强大恶魔!”

    系统的声音幽冷又机械:“宿主可以随时回到自己的世界,重新变成人;当然宿主也可以选择在深渊位面内厮杀进化,以恶魔幼虫的身份进化成人形恶魔。”

    “放屁!别给我打岔!老子在问你,我该怎么回去!”

    白言低吼。

    一辈子呆在深渊位面?

    而且是以一个虫子的身份!

    这事儿摊谁的身上,都无法接受啊!

    这地方鸟不拉屎的,充满了狡诈、怀疑、背叛和杀戮,只要是个正常人,谁愿意一辈子待在这里?

    “宿主每次进入深渊位面的时间和地点都不限定,您想出去、想进来随时都可以!只需心念一动,位面之门随时为您开启!”

    系统的声音幽幽响起。

    “好!打开位面之门,我要回去!”

    白言果断的说道。

    他不想做一个虫子,他想做人!

    “唰!”

    果然如系统所言,漆黑的巨大位面之门打开了,展现在白言的面前。

    只需要白言轻轻蠕动身体,爬进门就可以回到主位面了。

    就在白言动作生涩的操控自己的虫身之时,一直沉默的系统声音再次响起了。

    不知道是不是白言的错觉,系统的声音好似带着一丝嘲讽。

    “你给我闭嘴!”

    白言低吼着,虫身僵硬的停止了爬行,他有些犹豫了。

    在白言的脑海里,那陌生又熟悉的新记忆已经告诉了他真相。

    在深渊位面中,他拥有恶魔的身份;但是在主位面中,他依然还是那个名叫白言的普通学生。

    想要不残废?想要完整的身躯?

    想要谁都不敢侵犯的力量?想要自己掌控命运?

    很简单......

    留下来,在深渊位面内接受杀戮和鲜血的洗礼!

    进化成为更强大的恶魔!

    深渊主宰系统不强制白言做任何事情,它不强制白言留下来厮杀。

    但白言知道,他只有留下来不断厮杀吞噬其他的恶魔,才能获得进化,获得更强大的力量。

    而相对应的,作为深渊意志的奖励,白言在深渊位面获得的所有力量和进化,包括所有的属性点和恶魔天赋、恶魔技能等等......都可以带到主位面中去。

    甚至,白言可以进化出人形的恶魔形态!

    白言身为恶魔的一切力量,包括恶魔的身体素质,都可以叠加在主位面的身体上,让主位面中身为人类的白言同步强大起来!

    因为白言有两个身份,共享一个灵魂!

    他既是人类,也是恶魔!

    是乖乖的爬回去,做那残废的普通留学生?!

    还是留下来接受最残酷的,血与火的洗礼?!

    是忍着屈辱做那最底层的人类......还是拥有强大的恶魔能力,成就至高无上的地位!

    只要进化到最高等级的恶魔,就可以拥有强大的力量、号令无数的恶魔军队,掌控无数位面中亿万生灵的生死!

    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

    人世间的皇帝又算得了什么!

    如果我拥有力量,金萱萱会背叛我吗?李斐文敢派人害我吗?我还用顾忌其他人的目光,不敢接受安小婉的爱意吗?

    不!

    只要有力量,就能改变一切!

    只有强大者,才配拥有尊严!

    系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白言的脑海中不断闪烁着各种各样的念头。

    有时候一个人的信念改变,其实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

    那艰难蠕动的恶魔幼虫的身躯,已经不知不觉开始转向了,居然没有朝着位面之门而去。

    “宿主......”

    系统发出疑惑又沙哑的声音。

    “关了那门,老子看着很烦。”

    白言舔了舔嘴唇,转头“看”向漫山遍野的恶魔之卵们,他心里浮现起一股热血和渴望的感觉:“我饿了,我要吃点东西!”

    白言现在,渴望进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