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开启深渊主宰系统
    洛克州,墨市,城东郊区。

    “把这小子丢出来!”

    “哼!敢跟李先生抢女人,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

    “嘿!伙计们!快点,动作都麻利点!”

    ......

    隐隐约约的英文呼喝声,让白言睁开了眼睛。

    一股剧痛的感觉从脑袋上传来,有湿热的液体顺着额头流下,刺鼻的血腥味在扩散。

    白言想要摇晃着昏沉着脑袋让自己清醒一点,然而却感觉到了四周的束缚。

    他被人绑起来了,装在一个麻袋里。

    嘴上有胶带,窒息的感觉在涌上来,白言死死咬着舌尖,口腔内的鲜血味道扩散开来,勉强让他摆脱了眩晕的感觉。

    我这是在哪里?

    难道是被人绑架了吗?

    白言微眯着眼睛,记忆涌上他的心头。

    根据外面人隐隐约约传来的对话声,白言能猜到他确实是被人绑架了!

    如果不出意料,绑架他的人,正是同校的李大少。

    李斐文,李氏集团的大公子,也是墨市李氏城市集团分公司的现任总经理,同时他还是白言前女友金萱萱的现任男友。

    “嘭!”

    有人在搬运着麻袋,将装着白言的麻袋狠狠丢在了地上,然后有人撕开了麻袋的口子。

    “呼!呼!”

    月光洒落,白言的脑袋从麻袋内露了出来,“刺啦!”有人伸手粗暴的撕开了白言嘴巴上的胶带。

    白言顾不得疼痛,大口呼吸着新鲜空间,同时警惕的看着四周。

    有几个身穿黑衣服的男人站在他的身旁,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面罩,只露出一双不怀好意的眼睛打量着他,这群眼神中还带着一丝轻蔑和不屑。

    在月光的皎洁光辉下,白言能清晰的分辨出,这群人当中有不少是身材健壮高大的黑人,甚至有不少人的腰间鼓鼓囊囊,带着枪械!

    “是李斐文让你们来的?”

    白言喘着粗气,他用英文问道,同时死死盯着周围的黑衣人。

    “黄皮肤的小子,看来你也不算愚蠢,居然能猜得出来?”

    有一名黑衣人狰狞一笑,他说的英文话语里内透着一股独特的外国方言腔调。这名黑衣人伸手从汽车后备箱里抽出一条钢管,大步走向白言。

    “你要做什么!”

    白言面色一变,低吼道。

    “嘿!我亲爱的羔羊,你问我做什么?李先生说了,你不是学霸吗?你不是安小婉的家教吗?李先生要我们废了你的双手,省得你再去骚扰安小婉!”

    黑衣男人狰狞的笑道。

    “唰!”

    钢管擦过空气,狠狠砸下,钢管砸在麻袋上,也砸在了白言的胳膊上。

    “噶擦!”

    清脆的骨折声响起。

    “唔!f.u.ck!”

    剧痛传来,让白言浑身一颤,额头上开始出现了细细密密的冷汗,太痛了!

    麻袋上捆着尼龙绳,让白言根本没办法展开手脚,也没办法施展父亲曾经教给自己的军体拳。

    “见鬼!你这是什么眼神?你想打我吗?那就站起来啊!我听说,你在学校里好像很能打的啊!华夏的特招生?呵呵,你的华夏功夫呢!快来让我见识一下!你这个卑贱的黄种人!”

    黑衣人们包围了过来,不断有人狠踹着白言的腹部,他们的眼神闪烁着不怀好意的鄙夷光芒,居高临下的傲然俯视着白言。

    “呸!”

    白言吐出一口血沫,孤狼一样的深邃眼神死死盯着这群人,声音沙哑的说道:“李大少不是已经抢走了我的女朋友了吗?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抢走?”

    黑衣人面面相觑,随后他们哈哈放声大笑,声音充满了讽刺和戏虐:“可怜的羔羊,你也太瞧得起那个姓金的华夏女人了!”

    “是她自己要爬上李先生的床!是她告诉李先生你会一些拳脚,是她告诉李先生要多派些人来对付你!”

    “也是她亲自在你的饮料里下了点,可以让人软绵绵的药!”

    “至始至终,李先生都只有一个女人,那就是安小婉!她是李先生欣赏的女人,而你这个卑贱的狗屎,居然敢借着家教的名义勾搭李先生未来的女人,你说你是不是该死?”

    黑衣人蹲了下来,伸手拍打着白言的脸庞,动作轻蔑且十分羞辱。

    “我没有!”

    白言低吼,黑色的眼神里满是怒火,他死死盯着黑衣人,一字一句的低吼道:“我从来都没想过和她发生过什么!我只是想赚一份家教钱!”

    白言是个孤儿,父母不幸车祸死亡,没留下什么遗产。他有幸成为墨市大学的特招留学生,平日里自然是百般节省,家教、健身教练等等兼职他都会去做。

    面对出身高贵、笑容甜美、气质温柔的安校花,白言确实有过动心的瞬间,但他只想做到自己的家教工作。

    “你说没有就没有?可怜的家伙,我相信你!但可惜啊,李先生不信啊!李先生说了,他要废你两条胳膊,割了舌头,让你做个废人,他才会安心。”

    黑衣人狰狞一笑,他舔了舔嘴唇,暴戾低吼道:“伙计们,给我打!!”

    “唰!”

    钢管带着破空声,狠狠砸下!

    “噶擦!”

    清脆的骨折声响起,白言的手臂呈现45度角的极度扭曲!

    “啊!!!你们真该死!”

    白言屈辱并且包含痛楚的凄厉声音在荒野里回荡,就像是一头被围攻的濒死孤狼,白言的声音里充满了不甘和悲愤:“你们这群该死的家伙!有种杀了我,不然我迟早有一天会一个个亲手杀了你们!”

    白言的声音里,带着一股子倔强和让人毛骨悚然的仇恨。

    这小子是出了名的倔驴,特别能打,黑人们看过白言的情报信息,他们也有些担心白言回头报复他们。

    “杰克,头儿!我们要不要做了这小子?”

    “不用,如果这家伙死了,墨市华人会的人会严查这件事情。我们废了他就好,别给李先生找麻烦。”

    “好!那就废了这小子!”

    狞笑声和殴打声不断响起,就像是演绎着地狱中的一幕幕血腥画面,让人不忍直视。

    ......

    “轰隆隆!!”

    一道凄厉的闪电划过,刹那间照亮了天地,也照亮了趴在污水滩中的白言。

    泥土混杂着鲜血,只有那极度反向弯曲的手指颤抖不停,才能证明这个人还没有死。

    “哗啦啦!”

    磅礴的大雨落下,仿佛要洗涮他的耻辱和鲜血,然而却只能让白言浑身湿漉漉,鲜血混杂着雨水,让他更加狼狈不堪。

    一个是全球出名的李氏集团老总的亲生儿子,富可敌国,交友广泛。一个是父母双亡,独自在出国留学,在外国社会上苦苦挣扎的贫困又平凡的华夏学子。

    两人的差距,就像是天与地一般。

    仅仅是因为他与校花安小婉走的太近了,就无缘无故遭受一顿暴打。

    白言的身体很痛,各处骨折!双手被废!舌头被割掉!但他身体上的痛楚,远远比不上被人背叛的痛苦。

    金萱萱...这个同样是一起留学的华夏同学兼前女友,可是她害得自己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

    白言真的不甘心啊!

    空有一身父亲所教的精锐军队武艺,却不能发挥出来分毫!身上的伤势,仿佛在嘲笑白言,也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做“最了解你的人,伤你才最深!”

    “唔...唔!”

    白言拼命扬起脖子,他努力抬起头,嘴里已经满是血污了。

    白言瞪大眼睛,死死咬着牙关,他努力想要趴起来,但他的双手现在根本无法使用,因为已经被废掉了!

    白言只能强忍着双手传来的痛楚,一点一点的用手腕在地上蹭着,就像是蛇一般在泥潭里慢慢的爬行。

    不行,我得去寻找救援!

    我得去报警,打电话去找华人会求援!

    “轰!!!”

    又是一道闪电划过苍穹,照亮了四周的景色。

    白言身边不远处的地方,是一堆灰烬,那灰烬的残骸无不表示着,它们生前是白言的背包,里面有烧废掉的课本和手机残骸。

    最后一点求援的路子都被掐断了,连报警求援都不行,绝望的情绪在白言的黑色瞳孔里弥漫开来,让人窒息到了极点。

    “呜呜呜!!!”

    白言死死扬起脖子,眼神里充满了悲愤和屈辱,嘴角不断流下血污,断掉的舌头他却不能发出任何丝毫的声音,只能像受伤的野兽一样呜咽悲鸣。

    可恨啊!

    你们,竟如此欺我!

    “呜呜...呜!”

    白言将头深深的埋在骨折的胳膊内,发出犹如孤狼一般的悲鸣和呜咽声。

    他没有哭泣。

    白言只是有满心的悲愤和痛苦无处宣泄,整颗心脏都是冰冷一片。

    被女人背叛,被权势欺压...让这个原本阳光开朗坚强的大男孩的内心里,此时充满了冰冷的绝望。

    有时候。

    让一个人黑化,真的很简单,只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而已。

    此刻白言的内心,充斥着暴戾和委屈,还有不甘,但他不得不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低头!

    哪怕这头,低得是那么的不甘心,他也不得不低!

    这时。

    “你悔吗?你恨吗?你...想拥有恶魔的力量吗?”

    一道幽冷的声音,蓦然响起。

    是谁在说话!

    白言猛然抬起头,眼神焦灼,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人。

    “你是谁!”

    白言想要发出大声的疑问,但说出来的却依然是没有丝毫意义的“呜呜呜!”声音。

    他的舌头被割,无法说话。

    “你悔吗?你恨吗?你想拥有恶魔的力量吗?”

    那冰冷的声音继续回荡,机械又冷漠。

    这一次白言听清了。

    这声音是从他脑海中响起的。

    是鬼吗!

    白言浑身一冷,一动不敢动。

    “你悔吗?你恨吗?你想拥有恶魔的力量吗?”

    那声音依然冰冷如常,坚定不移的发出询问,似乎一定要得到白言的答案。

    就像是有一个恶魔,在白言的脑海中发出疑问。

    这是抛出致命诱惑的开端?

    还是贩卖灵魂的第一步?

    白言不知道,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回答了这个声音后,他就会成为恶魔的奴隶,此生此世都不再自由。

    渐渐地,怒火和仇恨爬满了白言的黑色瞳孔。

    白言毫不犹豫的在心中怒吼:“我悔!我恨!我渴望拥有恶魔的力量!”

    “我要拥有能够让我堂堂正正挺起脊梁做人的力量!让所有人都不敢侵犯!不敢忽视的力量!”

    白言这充满愤怒的话语,如同对自己不公命运发出怒吼一般!

    此时白言的心中,只有一个执念!

    若这命运注定不公,若我此生注定被人欺压,那我要这灵魂和残废的躯壳有何用!

    我宁化身为魔。

    斩尽天下欺我之人!

    斩碎世间一切的不公!

    斩断命运捆绑我的枷锁!

    就在白言心中怒吼的声音才刚刚落下,那道冰冷的声音再一次回荡在白言的心底。

    ......

    冰冷又机械的声音在白言的脑海里回荡着,就在白言惊疑不定的时候。

    “唰!”

    一道幽黑高大,荡漾着虚空波纹的大门陡然出现在了白言的面前。

    随后。

    冰冷的声音响起。

    “唰!”

    一股强大的吸力传来,让白言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漂浮起来,飞快的没入了黑色诡秘的大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