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 手抓馍狗撵鸡
    现在李小坑的厨艺已经出神入化了,所以才敢尝试着去做记忆中的味道,而他做的第一道记忆中的味道菜品就是这个手工馒头地锅鸡,当然,菜品的名字不能够叫的这么直白,李小坑为其取名为手抓馍狗撵鸡。

    这里的手工馒头都是李小坑亲自揉面蒸出来的馒头,而那些地锅鸡的食材更是李小坑早早就开始放养的,现在李小坑在这里有了自己的美食食材基地,自然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思路来养鸡了。

    这些土鸡不但全部是放养的,而且还听着音乐吃着中药,时不时地还得被凶丑撵的鸡飞狗跳,这样锻炼出来的土鸡才是地锅鸡的极品食材。

    阿普杜勒土王环视了一圈餐厅,就看到了那龙飞凤舞得不像话的菜单,老实说他不懂书法,不过那遒劲有力的笔力跃然纸上,连阿普杜勒土王这个书法的门外汉都看出来了。

    这当然不是李小坑的书法,而是李小坑花费一万脑力值从系统那里买来的,不然怎么可能会有如此牛逼的菜单。

    阿普杜勒土王看了一圈就选中了那个手抓馍狗撵鸡,虽然其他的菜品也很有特色,不过对于养尊处优的阿普杜勒土王来说,还是手抓馍狗撵鸡更加的富有乡土气息。

    很快阿普杜勒土王点的手抓馍狗撵鸡就上菜了,总计一盘,一盘中有六个精致的手工馒头,而每一个手工馒头里面还夹着一块鸡肉,那是鸡腿肉,看起来就很诱人啊。

    而且,阿普杜勒土王除了点手抓馍狗撵鸡这道菜,还配了一份番茄鬼蛋汤,总计是1165块低阶灵石,手抓馍狗撵鸡这道菜售价666块低阶灵石,而经典的番茄鬼蛋汤则是售价599块低阶灵石。

    这1165块低阶灵石对于普通的修仙者来说已经是很贵了,哪怕是筑基期修士也无法承受这样的吃法,可是对于灵石矿主阿普杜勒土王来说只是毛毛雨啦,还没有他刚进门时打赏那只丑狗的多呢。

    因为这1165块低阶灵石兑换成中阶灵石也是不足12块,而阿普杜勒土王的中阶灵石矿随便一铲子也不止这些中阶灵石了。

    对于那些普通的练气期修仙者则就不一样了,一般的修仙门派的练气期弟子每月的工钱也就是两枚低阶灵石,还要承受大量枯燥的杂务,根本就没有什么时间静静地修仙,所以,普通的练气期弟子是如论如何也吃不起这里的饭菜的。

    阿普杜勒土王一伸手,结果没有任何反应,此时他才想起来自己的仆役都在店门外呢。

    因为这里有丑狗把门,每一位进来的人都必须先交足了五十块低阶灵石,再给那个丑狗数目不等的打赏,这样才可以进来消费,那些仆役没有得到主人阿普杜勒土王的允许,自然不可能有那个门票打赏的灵石的,所以全部留在了门外。

    “你们这里谁是当家的?”阿普杜勒土王用阿拉伯土话喊了一声。

    李小坑等人自然是听不懂的,这些土王霸占着一小块土地,甚至会自成一套语言,外人哪里又听得懂呢?

    此时站在门外的翻译终于给阿普杜勒土王解围了,那翻译气呼呼地翻译了阿普杜勒土王的问话,李小坑才漫不经心地问道:“吃个饭哪里有那么多的屁事?”

    “看来这里当家的就是你这个小,小厨神了,我要把我的一套奴仆唤进来行吗?”那个翻译学着主人的语气,有些不太习惯的神情。

    “ok!”李小坑直接对着阿普杜勒土王打了一个同意的手势,那阿普杜勒土王果然看懂了。

    阿普杜勒土王对着门外直吞咽口水的几名仆役一招手,那些仆役就试图要闯进来,可惜被门口的凶丑全部给拦在了门外。

    而那些仆役身上又哪里有那么多的灵石来打赏这个丑狗啊,无奈之下,阿普杜勒土王才又扔给了凶丑几枚中阶灵石打赏及门票,那个凶丑才摇头晃脑地把那几名仆役放了进来。

    又得到了几枚中阶灵石的打赏的凶丑非常高兴,它一边土财主似得用狗爪子擦亮灵石,一边用狗舌头去舔那中阶灵石,这些镜头当然也被门外的记者给直播了出去,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暗自叹气,大有人不如狗的感叹。

    那几名奴仆终于进入了微旅行餐厅,只见他们分别从各自的储物袋中取出金盆玉碗毛巾纯净水啥的,这是要闹哪样啊?

    只见阿普杜勒土王又对着身后做出了那个手势,此时终于有了反应,那几名奴仆立即开始倒水的倒水,拧毛巾的拧毛巾,嫣然把微旅行餐厅当成了他土王的王宫了。

    阿普杜勒土王把手洗干净之后,开始直接用手去抓那个手抓馍狗撵鸡,这手抓馍狗撵鸡捏在手中有一种汉堡包的感觉,只是比普通的汉堡包有弹性,就好像捏一把美女运动员的大腿的感觉一样。

    阿普杜勒土王饶有兴趣地捏了几把手抓馍狗撵鸡,那手工馍中夹着的鸡肉都有部分溢了出来,而那狗撵鸡的浓香也飘散了出来,立即引起周围人的食欲,最倒霉的就是那几名奴仆了,他们进来不是吃饭的,而是看人家吃饭的,还得为土王服务。

    现在还要闻着这蚀骨**的香味,还能不能活了?

    阿普杜勒土王炫耀了一番自己的美食,就开始放进大嘴巴里咬了一口,那浓浓的鸡肉汤汁立即融合在手工馍里,最终混合着手工馍的原麦子的清香一起按摩着口中的味蕾,他感觉自己幸福地飞了起来。

    而且已经是中年人的阿普杜勒土王也好像回到了青葱的少年时代,那时他跟着流亡的土王老爸东奔西走,居无定所,偶尔吃到手下偷来的鸡,那个味道就和现在的感觉差不多。

    这种记忆中的味道太美好了,发迹之后的土王也试图让世界级的顶级大厨做一做那火烤鸡,可是无论请来多么牛逼的大厨,就是做不出记忆中的味道。

    现在在这个微旅行餐厅里居然吃到了记忆中的味道,简直太幸福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