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 血煞宗宗主亲临
    李小坑的加强版鬼蛋炒饭在第一天的竞拍会上就征服了十名竞拍成功者,而这十个人最少传播给二十名有实力的食客,这就是口碑传播的威力。

    这倒不是说他们胸襟有多么得坦荡,而是他们竞赛了一份加强版鬼蛋炒饭后的几天都要闭关打坐炼化,不可能再来参加竞拍会了。

    另外就算是他们想要连续参加竞拍会也不太可能,毕竟竞拍一份加强版鬼蛋炒饭都让他们倾家荡产了,哪里还有余力再次参加竞拍会啊!

    既然自己短期内不可能再参加竞拍会了,那么还不如把这个机会留给自己的亲朋好友呢。

    所以李小坑的微旅行餐厅竞拍会就以这样低调的方式慢慢地传播了开来,第二天的竞拍会竞争更加激烈,不但参与竞拍的人数从十三人增加到了二十人,而且这次来的竞拍人员明显出手狠辣。

    这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个是人数变多,另一个是家产丰厚,最后一个是准备充分,所以今晚的竞拍明显带着浓厚的火药味,要不是他们都忌惮李小坑的修为,恐怕早就大打出手,甚至直接抢劫了,毕竟李小坑目前的修为距离筑基后期也就是一步之遥了。

    第三天的加强版鬼蛋炒饭竞拍会来了一百多人,口碑效应的传播速度是恐怖的,不过这百余人来到打烊时间的微旅行餐厅门口,却看到了“本店暂停营业三天”的牌子,全部都疯狂了。

    这些人大多数都是从世界各地赶来的,他们不但早已倾家荡产,还四处举债,就是为了竞拍一份加强版鬼蛋炒饭。

    可是最悲催的是居然没有竞拍会可以参加,这让他们都抓狂了,他们在微旅行餐厅门口大吵大闹到午夜,无奈之下只能就近住宿三天。

    而在这三天又有大量的食客从世界各地赶来,每天微旅行餐厅门口都有大量的食客在等待,而李小坑却不在微旅行餐厅,他在万花广场西北角的园林密室里加紧修炼,随时都有可能进阶筑基后期境界。

    这大量的食客中就包括血煞宗的宗主和他带来了十几名筑基中期修士,他们来到百花广场就看到白如麻避而不见。

    血煞宗宗主计无涯祭出自身的恐怖神识开始在万花广场搜索,让计无涯感到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其实早就发生了,只是此时恰好被计无涯看到了而已。

    计无涯看到有两人正在进阶筑基后期,还有大量的修士在进阶筑基中期,这是什么地方?怎么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景?

    其中最让计无涯感到不可思议的事情是那个正在进阶筑基后期的修士他还是认识的,就是那个白如麻,那个口口声声说对自己无限忠诚的白衣老者左护法。

    另一个正在进阶筑基后期的修士是一个少年,如此少年就进阶筑基后期瓶颈了,其前途不可限量啊!

    计无涯感觉自己不可以任由这个少年进阶筑基后期,太可恶了,现在外面的世界筑基后期修士都多如狗了吗?

    计无涯禁不住地想到了一句话:“元婴多如狗,化神满地走。”

    尽管这里还没有达到那种局面,可是任由这个少年进阶筑基后期,他恐怕就会是地球上第一个进阶结丹期的修士了,这样的结果他绝对无法接受。

    当然,在破坏那少年进阶筑基后期之前,他还要先清理门户,那白如麻等人如果老老实实地配合自己便好,不然他不介意先把白如麻等三人全部杀掉。

    轰!

    计无涯随手一掌击碎了宾馆密室的大门,几名宾馆护卫修士立即冲出来查看,结果就看到了那位怒气冲冠的筑基后期大成的假丹境界修士。

    这几位炼气期后期的小修士护卫赶紧地参拜赔罪,毕竟人家假丹境界的修士可以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地捏死他们。

    “不知前辈大驾光临,还请赎罪!”那几名炼气期护卫赶紧地跪地求饶赎罪。

    “滚一边跪着去。”计无涯死死地盯着白如麻。

    那几名护卫赶紧地爬走,有两个老老实实地跪在了旁边的花坛边,还有两个继续往前爬,最后还有一个护卫吓得飞走。

    噗!

    计无涯对着飞走的那名护卫凌空拍了一掌,直接把那名炼气期后期的护卫拍成了一蓬血雾,连魂魄都被封禁在血雾之中了。

    随着“噗”的一声,那名护卫血雾消散,魂飞魄散。

    “宗主能否帮我护法,属下最多半天就可以进阶筑基后期了。”白如麻声音清冷地说道。

    “不能。”计无涯面无表情地回答。

    “宗主难道想让我功亏一篑吗?”白如麻心底的狠劲按耐不住了。

    “你的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夹着尾巴几十年很辛苦吧,本尊马上就可以超脱你了。”计无涯淡淡地说道。

    “既然都说明了,那你出手吧!”白如麻无喜无悲地说道。

    “很好,背叛本宗必死无疑,本宗主是不会让你成功进阶筑基后期的。”计无涯声音冰寒刺骨。

    “哼!我恨,我不该给你打电话,我忠心耿耿的结局就是被你灭杀,一点机会都不给我,我的背叛都是被你逼得。”白如麻满脸通红,情绪几近失控。

    “现在窗户纸都挑破了还说那些没用的干嘛,念你一直忠心耿耿,本尊就给你留个全尸吧!”计无涯双手一搓,一柄粗大的血剑出现在他的手中。

    白如麻看到血剑劈开并没有避开,而是加紧冲击筑基后期的瓶颈,他现在无限懊悔,如果他不给计无涯打电话,那么计无涯就算是来到这里也绝不会那么快地来到这里。

    现在计无涯举剑要斩杀自己,还是趁人之危的时候,他只感觉自己所识非人,几十年来忠心耿耿地做计无涯的护法都白做了,他好伤心。

    白如麻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他很好地又冲击了一次瓶颈,可惜还是没有突破,胜利女神并没有在最关键时刻眷顾自己。

    “住手!”一位神秘少年一拳砸在计无涯的血剑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