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章 命魂灯
    “白长老所言不差,本宗主刚才情绪失控,竟然没有发现这一点。既然如此,你立即带领宗门的两名顶尖高手去华夏,务必要把我阳寿孩儿的魂魄带回来。”计无涯双手握拳地吼道。

    “遵命!”白长老躬身告退。

    李小坑还不知道自己因为杀掉计阳寿而惹下了大麻烦,此时他冷冷地看着驼背锯子。

    “停!暂停一下,我有话说。”驼背锯子一双枯木一样的手臂震开了那几名筑基初期的修士。

    可惜那四名筑基初期修士根本就不听锯子的言语,反而更加凌厉地攻击了起来。

    “好了,暂停一下,听听他有什么屁要放。”李小坑一挥手,那四名筑基初期修士立即后跃站定,呈半月形状把驼背锯子包围了起来。

    “阁下就是名厨李小坑吧。阁下的决定绝对明智之极。”驼背锯子先恭维了一番。

    “如果你叫暂停只是为了拍马屁的话,那么你可以放心地去死了,我连你的魂魄都不会留下来。”李小坑笑眯眯地说着狠毒之话。

    来自锯子的脑力值+9

    “阁下又何必口是心非呢,凶丑也是非人协会的会员,你当着非人协会会员的面斩杀非人协会会员,实在是罪加一等,非人协会不会放过你的。”驼背锯子竟然伶牙俐齿地威胁起李小坑来了。

    “哎呦,你的屁话还真多,到底还能不能切入正题了?”李小坑握紧了拳头。

    “好吧。既然阁下如此心急,我就不再卖关子了。我是非人协会的锯子,这是我的名片。从我的名片上阁下可以看出来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驼背锯子居然扔给了李小坑一张名片。

    这样墨金色的精致名片李小坑已经见过不止一张了,每一张都是一张巨额银行卡,还有其部分的势力宝藏,实在是宝贝异常。

    李小坑接过这张名片看了一下,上面不但有锯子的中英文,还有一句话:“伶牙俐齿,专做离间行为。”

    “够直白啊,你就是说你是个奸细喽。”李小坑轻佻地弹了一下那张名片。

    “奸细?哈哈,你懂奸细吗?奸细不仅仅是识时务者为俊杰,还有许多高深的学问,如果说我是奸细,那么我就是奸细之王。”驼背锯子的确伶牙俐齿。

    “奸细之王还是奸细,你是在挑战我的耐心吗?”李小坑眯着眼睛地说道。

    “好吧。我准备投靠你了。”驼背锯子突然露骨地说道。

    噗!

    李小坑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这货怎么一点廉耻之心都没有呢?

    “我靠,你说要投靠我,我怎么相信你的忠心呢?”李小坑平息了一下震惊的心情。

    “忠心不值钱,关键是有用,我可以帮你对付其他的非人协会会员,我知道还有几个投奔魔岛的家伙都在对你不怀好意。”驼背锯子双手一摊,丝毫背叛的羞耻心都没有。

    李小坑知道锯子说的是实话,而且,一旦锯子处在其他的对立环境中,也会毫不犹豫地出卖他李小坑,这就是不忠心的后果,可能锯子永远也不会明白这个道理的。

    “那你说说你具体都有啥用吧?”李小坑双臂抱肩。

    “我掌控了十几个国家的间谍系统……”驼背锯子开始滔滔不绝起来。

    噗!

    李小坑把最新研发的毒药准确地扔进了锯子的口中,并且一拍他的嘴巴,那粒入口即化的毒药瞬间就进入了锯子的身体里。

    “你,你给我吃了什么啊?”驼背锯子惊恐地问道。

    “毒药啊,难不成还会是糖豆啊!”李小坑轻松之极地说道。

    “你,你变态。老子都答应投靠你了,你还给老子吃毒药?”锯子等着死鱼眼珠子一脸怀疑人生地看着李小坑。

    “咳!你都说了你没有忠心了,如果再不给你吃毒药,我怎么知道你不会一转脸就背叛我而去投靠我的敌人呢?我又不可能每天把你带在身边。”李小坑很无辜地说道。

    来自锯子的脑力值+9

    “你是我见过的最阴险的小人。哎呦,有点头晕。”锯子一拍脑门差点坐在了地上。

    “彼此彼此,你要是我,恐怕还不如我呢。”李小坑喜滋滋地继续刷装逼值。

    来自锯子的脑力值+9

    哎呦。锯子感觉自己的脑袋好疼,“这特么是怎么回事?”

    任谁被狂刷了几次装逼值恐怕都会头疼欲裂的,这也就是非人协会的怪胎的脑力值只有9,要是有很多脑力值可以刷的话,现在恐怕都给刷成神经病了。

    “没啥大不了的,少说几句话就不会再头疼了,从现在开始,我问什么你就回答什么,听清楚了吗?”李小坑脸色一沉。

    “听清楚了。”驼背锯子自然不是傻逼,似乎也明白了这个诡异少年有某种神秘的力量,好像和自己对他的怨念有关。

    “说说你们这次的全部任务的过程吧,不要漏掉任何细节。”李小坑静静地问道。

    “任务过程我自然会全部告诉你的,不过现在我都和你是一条船的人了,我就不得不提醒你,你可能遇到大麻烦了,我们现在撤离此地恐怕都有些来不及了。”锯子忧心忡忡地说道。

    “什么大麻烦?”李小坑自然不会三言两语就被锯子牵着鼻子的。

    “计阳寿是血煞宗的少宗主,其父亲计无涯是恐怖的筑基后期大成的假丹境界,你说你杀了他的宝贝儿子,是不是摊上大事了?而且你还得到了那柄墨血弯刀,牵扯到血煞宗的传宗之宝,他不会放过你的。”锯子摇头晃脑地说道。

    “如果你不告密,计无涯又怎么可能会知道是我杀了他的宝贝儿子的呢?”李小坑认真地盯着锯子的眼睛说道。

    “计无涯的血煞宗里有命魂灯,他现在肯定已经知道自己的儿子被杀了,而你却还留着计阳寿的魂魄,难道真的不怕一位假丹修士找上门来报复吗?”驼背锯子着急地一跺脚。

    “我现在还不可以灭掉计阳寿,因为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对我的几位朋友做了什么阴毒的手脚。”李小坑坚定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