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 鬼镇温玉
    杜东桥在昏暗的大树上也渐渐地睡着了,等到明天正午还有一场惊心动魄的行动呢,现在必须先养足精神才好。

    翌日正午,黑山鬼镇的山门前有几个倒霉的鬼兵在打着呵欠,嘴里不干不净地抱怨着保安队长偏心啥的。

    “黄毛,咱们哥几个也太老实了,这青天白日的哪里有什么奸细啊,不如咱们四人分成两班,一班执勤半天,另外的半天咱们也好进镇子里逍遥快活,如何?”一张长着蟾蜍皮脸面的守门小鬼建议。

    “嘿嘿,蛋皮啊,你是不是又想你窑子里的马莲花妹妹了?”黄毛猥琐地取笑。

    “黄毛,你再这样侮辱我的莲花妹妹,我就和你翻脸。”蛋皮一脸的愤怒。

    “呦呦,开个玩笑又有什么打紧,再说那马莲花也是千人骑,万人入的,你凭什么这么护着啊,等老子开了工钱,也可以找马莲花耍耍啊。”黄毛一副猥琐的嘴脸。

    啪啪!

    “你,你敢打我?蛋皮你特么反了你了!”黄毛震惊地捂着肿胀的脸颊尖叫。

    “我没打你呀,再说了,我也打不过你呀。”蛋皮惊愕地瞪着黄毛。

    “这边就咱们两个,不是你打的,还特么见鬼了啊?”黄毛看着一脸无辜的蛋皮,还有他那垂着的双手,心里也是一股恶寒。

    咔嚓咔嚓!

    黄毛艰难地转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立即发出刺耳的咔嚓声。

    不过这点声音已经不算啥了,让黄毛和蛋皮震惊的是对面看守的两位兄弟已经变成了鬼蛋,那只巴掌大小的丑狗正把孙克和武技俩人变成鬼蛋装进口袋里,太特么吓人了。

    “你们谈论的换班我都听到了,只是这个建议不太好,你们的队长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你们逃班了,不如这样,我的人帮你们站班,你们俩选一个陪我去镇子里走走。”李小坑从口袋里随手抓出来三只鬼魂。

    “蛋皮,还是你陪这位爷爷进去吧,你不是还得见马莲花的吗?”黄毛有些紧张。

    “那好吧,你就辛苦在这里值班一会子吧。”蛋皮嘴唇颤抖了起来。

    “很好,这么快就商量好了,那么咱们抓紧吧,午休的时间可并不是很多。”李小坑很是熟悉地说道。

    这句话听起来平常,可是如果对这里的制度不是了如指掌的话,根本就不可能掐算的那么精确的,毕竟这么荒凉的鬼镇的作息时间谁特么会知道啊,一定是出了内奸了。

    不过这样的事情和他们两个守门的小鬼没有什么关系,毕竟眼睁睁地看到孙克和武技被变成了鬼蛋,这样的视觉冲击力比什么都有说服力。

    李小坑留下黑暗之神及两个收服的猛鬼陪着黄毛在这里站岗,毕竟这么明显的山门要看起来很正常的样子才行。

    李小坑在蛋皮的带领下,必须在午休的两个小时之内收服温玉,不然后患无穷,他李小坑恐怕又得亡命天涯了。

    李小坑换了一身鬼兵的巡逻服,和蛋皮走在一起,就像是两位下班了的鬼兵一样,一路上遇到了零星的鬼兵也没有引起任何的怀疑。

    蛋皮也没有去找马莲花,而是直接带着李小坑去了温玉的镇长府邸,看得出来,这位叫做蛋皮的鬼兵对这里的管理制度非常的不满,能够控制温玉镇长,对他来说或许是一件好事,反正这样平庸枯燥的生活他早就厌恶了。

    按照马莲花工作的那个窑子老鸨的话来说,蛋皮要努力工作一百年才能够积攒够给马莲花赎身的费用,而一百年之后是个什么情况他完全无法把握,想着自己喜欢的女人还要为其他乱七八糟的男人服务一百年,蛋皮就有些抓狂,今天如果能够让这位少年满意,说不定就可以救出马莲花了。

    蛋皮的顺从让李小坑有些吃惊,不过想想这位小鬼的处境他也就可以理解了,如果收服了温玉镇长,李小坑也不介意满足蛋皮的愿望一次,毕竟对于李小坑来说,救出一位风尘女子实在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

    鬼镇镇长府邸是一处幽静而美丽的古式院落,高墙大院,四角还有炮楼,显然这位镇长大人和他的手下关系不咋滴,不然也不用如此防贼一样地布置府邸啊!

    李小坑带着蛋皮从后院围墙很轻松地就翻越了进去,蛋皮进入温玉府邸就浑身颤抖,完全是发自内心深处的恐惧。

    再说蛋皮也没有进入过温玉府邸,让他跟在身边实在是碍事。

    “蛋皮,我把你暂时装进灵兽袋里了。”李小坑捏住蛋皮的脖颈,这是暂时缩小鬼魂的诀窍。

    “主人真是太体贴了,我正好有些紧张呢。”蛋皮一脸蛋疼地说道。

    把蛋皮随手装进了灵兽袋,李小坑就开始心无旁骛地探索这个温玉府邸,这个后园看起来非常的宽敞,一半种植了花花草草,另一半则是种植的瓜果蔬菜,看起来幽美恬静,李小坑忍不住地摘了一颗番茄,吃起来酸甜爽口,比外界的番茄好吃多了。

    当然,李小坑冒险潜入此地不是为了品尝人家番茄蔬菜的味道的,而是要制服那个温玉。

    据说这个温玉有练气期十三层的修为,李小坑如果拉开架势和他对打多半要输,当然,李小坑可以偷袭的嘛,何况还有凶丑帮忙。

    想到了凶丑,李小坑立即脸色一僵硬,坏菜了,刚才顺手把蛋皮装进了凶丑的储物袋,也不知道那个蛋皮是不是怕狗。

    蛋皮本来不怕狗,不过他怕凶丑啊!

    此时蛋皮猥琐地跪在凶丑的身边给它捶腿,本来凶丑用眼神和嘴巴比划着让蛋皮来给他捶腿,蛋皮装作看不懂,可是那个丑狗居然会写字,看到“过来给我捶腿”几个字的时候,蛋皮都特么哭了。

    忒欺负人好嘛!

    李小坑已经从后园摸进了别墅二楼的窗户,看到温玉镇长正搂着两位女鬼在观看歌舞表演,当然,表演歌舞的也是几个女鬼。

    李小坑正准备把凶丑悄悄地唤出来一起偷袭温玉镇长呢,就听到从他腰间储物袋里传出来一声惨叫,好像还是凶丑的惨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