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 《三国演义》的作者是谁?
    李小坑心里有数啊,自己大招也放了,而且那个龟灵罩法器又灵动之极,自己的拳头现在还酥麻酥麻的呢。

    褦襶看到李小坑无计可施,遂凶残地祭出一柄灰蒙蒙的刀形法器,在自身立于不败之地的前提,他显得很轻松。

    那灰色的刀形法器见风就涨,很快就变得彩虹一样大,尽管这个彩虹形状的法器遁速不是特别的快,不过那灰色的法器浑身散发着逼人的寒气,好像可以吸收周围的寒气一样。

    整个场面变得严肃而僵硬,擂台下更是沉闷异常,好像大家都集体窒息了一样。

    生死决斗马上就要分出生死了,大家的眼中都充满了血色,特别是那些押了重注的赌徒,他们只希望自己不看好的那个人去死!

    李小坑的名气并不是很大,之前的战斗李小坑总是杀人灭口,一个不留,所以他的大名许多人都不清楚,而买他赢的人就相对较少,如果李小坑可以杀掉斗笠,那可真是爆了冷门了。

    不过李小坑明显已经快要死了,先不说他无法破掉斗笠的龟灵罩,就是这个已经到了他头顶的刀形法器也不是他能够硬抗的,果然没有名气的家伙就是死的快。

    “嘿嘿,小子,你可以放心的去死了!”褦襶得意忘形地大叫。

    “褦襶,《三国演义》的作者是谁?”李小坑笑眯眯地问道。

    “罗贯中啊!”褦襶随口答道。

    “是施耐庵吧!”李小坑语气肯定地说道。

    “草,施耐庵……”褦襶凌乱了。

    来自褦襶的脑力值+206

    褦襶的头好晕,就在他脑袋一晕的时候,在他的神识中突然一疼,不好,龟纹刀的神识烙印被抹除。

    果然,已经贴着李小坑头皮的龟纹刀法器突然调转方向攻向了褦襶。

    这下褦襶可是被吓得魂飞天外了,没有人更清楚这龟纹刀的厉害,如果他的龟灵罩是正品,或许还可以抵挡龟纹刀的攻击,现在嘛……

    轰!

    龟纹刀一刀劈开龟灵罩,同时李小坑一拳砸在了褦襶的脸上,那一拳直接把他打飞了。

    不过这个擂台已经被防御性法阵笼罩住了,褦襶被打飞也飞不了多远,直接撞在了法阵的内壁上,像凶丑撞墙上了一样地慢慢滑下。

    李小坑看到已经没有还手之力的褦襶有些不忍,如果是他被打倒,恐怕也是这个熊样吧。

    李小坑决定就这样吧,让他去杀死一个没有还手之力的对手,他很难做到,那种骨子里的自傲,让他不屑再出手。

    李小坑笑眯眯地看着擂台下懵逼的看客,心中有些飘飘然。

    不过那些看客的眼神不对劲啊,他们就像是被集体捅了菊花一样,而且他们都还全部憋着,生怕李小坑看出端倪来。

    谢司令也是这样的表情,这也太奇怪了,只是谢司令的表情和其他人还是有些区别的,那就是其他人都是隐藏着兴奋,只是谢司令憋着担心和焦急。

    老子现在都打赢了,你还焦急个毛线啊!

    嗖!

    凶丑突然从李小坑的口袋里窜了出来,然后一巴掌拍在了褦襶的手臂上。

    李小坑暮然转身,就看到了已经爬到他身边的褦襶,而他的手中还紧紧地攥着一把森然的匕首法器。

    只是那个手掌已经脱离了褦襶的尸体,没错,褦襶已经变成了尸体,彻底的尸体,他不但被凶丑抓断了脖子,连他的魂魄都被凶丑变成了鬼蛋,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李小坑用手鼓励地抚摸了一下凶丑的小脑袋,并顺手抓住了褦襶腰间的储物袋。

    那个储物袋就是李小坑交给他互换检验的储物袋,里面的一千块中阶灵石还好好地躺在里面,只是那个叫嚣着要打死自己的褦襶已经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李小坑腰间还是一个储物袋,那里存放着一千颗二级妖兽的妖丹,这是炼丹的好东西,在没有大量灵花灵草的时候,炼丹可全靠这些妖丹了。

    而李小坑则打算把这些妖丹入菜,只要能够研究成功,恐怕也不比那些炼制的灵丹差吧。

    李小坑给凶丑使了个眼色,凶丑立即心领神会,它直接跳过去咬断了那个孤零零手掌,并把那柄匕首法器抓出来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然后凶丑又把褦襶的储物袋也给一把扯下,并大模大样的塞进了口袋里,此时凶丑的四个口袋都塞的鼓鼓囊囊的,看起来就像涨大了一圈,显得臃肿之极。

    不过却没有人敢小瞧它,毕竟刚才它一拳砸断褦襶的手臂,又一把抓碎了他的脖子,如此凶悍残忍的打法,一般人都受不了啊!

    集体沉默了三秒钟,然后是一部分人失常的喝彩,还有大多数人的唉声叹气,输钱了自然高兴不起来。

    李小坑在大家复杂的眼神及部分的喝彩中走下了擂台,不过所有人都记住了他的名字:李小坑!

    褦襶死了,被一个叫李小坑的少年用一种诡异的手段杀死了,事情刚刚发生,大家还不太能够接受,不过这已经是事实。

    李小坑收起了嬉皮笑脸,他威严冰寒的眼神四面扫视,那些高傲的少年看客全部都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赢取了擂台的李小坑可以随意再发起一场决斗,万一被李小坑认为是挑衅被拉上了决斗擂台,那可就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

    所以好汉不吃眼前亏,他们就是来这里看热闹的,没必要和一个疯子计较什么,能够杀了褦襶的人不可能正常。

    李小坑最终也没有再发起一场决斗,见好就收的道理他还是懂得的,李小坑知道,自己能够赢了褦襶也有运气的成份,如果遇到一个老奸巨猾不怕心理干扰的对手,李小坑可就麻烦了。

    看着李小坑拿着几个储物袋走回了人类的阵营,在远处的一个阁楼里的圣光非常恼火,没想到这个褦襶那么没用,连一个练气期五层的菜鸟也杀不死。

    圣光恶毒的瞪了李小坑一眼,那种阴毒的眼神令人不寒而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