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0章 重创
    ,精彩小说免费!

    他的视线焦点直接汇聚在冯缘的脖子处,万花筒写轮眼骤然一缩。

    “神威!”

    瞳术刹那成型,使得冯缘身边的空间急剧扭曲,尤其是他的脖子处,空间几乎完全错位扭转。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冯缘的直觉十分敏锐,作为一个阵法师,对于自身的保护永远是第一位的,在感觉到危险的刹那,他身上的一件护体法宝骤然爆发,同时他的身体急速朝着旁边闪开!

    那是一件犹如纸伞一般的防御法宝,其上有着繁复而精美的刻纹,闪烁着夺目的光彩,显然不是凡物!

    然而,还没等冯缘反应过来,这件防御法宝竟然直接被扭曲,位置朝着另外一个方向错了开去,将原本保护在后方的冯缘再次暴露了出来。

    这一次,没有了防御法宝的保护,冯缘的身体直接暴露在了林川的神威下。

    “咔嚓……”

    像是瓷器破碎的声音,冯缘所处的空间扭曲达到极致,像是透明的玻璃碎裂了一般,鲜血在瞬间飙出去数十米,染红了天空。

    而冯缘的左半边肩膀,以及连接这半边肩膀的身子直接被撕裂了开来,化作一团碎肉朝着地面落去。

    “怎么回事?那个黑衣人怎么受伤了?”

    “这是……什么攻击?竟然直接越过了防御法阵?”

    ……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是震惊的睁大了眼睛,甚至有人不由自主的揉了揉双目,以确定刚刚看到的不是幻觉。

    然而事实就摆在眼前,容不得半点质疑!刚刚还用强大的阵法操控力与洛河宗斗得不亦乐乎的黑衣人,此刻竟然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人重创了,甚至在场众人几乎没有一个人看出这是谁发动的攻击,至于这攻击是怎么发动的,就更没人看出来了。

    “那是……空间的力量……”

    紫霞亲王也在此时变了变脸色,能在那电光火石的时间看出这是空间攻击的,也就只有化神后期的紫霞亲王了。

    这个发现让紫霞亲王背心一凉,谨慎的目光开始朝着四周望去。

    空间!那是只有炼虚期修士才能掌控的力量啊,刚刚的攻击,从形式来看,几乎可以断定是炼虚期修士所为,否则的话,恐怕只有仙器能够做到了。

    “呼哧……呼哧……”

    林川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身体不由自主的有些摇晃,右眼的刺痛让他看东西都非常模糊,刚刚那一刻,消耗的不只是他体内的仙术查克拉,还有大量的精神力!

    不过这样的情况相对于旗木卡卡西第一次使用神威已经好了太多了,至少他没有昏迷过去。

    “青龙,你没事吧!!!”林川的身体刚刚出现不稳,白虎就在第一时间闪身上来,扶住了林川。

    “没事,休息一下就好!”林川摇了摇头。

    “刚刚攻击冯缘的……是你?”白虎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

    “是我新得到的瞳术!”林川答道,随即来不及去看冯缘的伤势,闭目开始修炼起来。

    中川越三人距离组织众人不远,刚刚青龙微微摇晃的身体完全落在了三人的目光中。

    “刚刚的攻击是青龙发动的?他是怎么做到的?那个强大的法阵到现在都没有破开啊!”中川越惊愕的说道。

    “元婴中期的修士,竟然在瞬间重创了一个化身期大圆满的阵法师,而且这个阵法师还在自己的阵法之中,这样的能力……我感觉自己的后背有点发凉……”幽华郡主气息出现了一点散乱,眸子中满满的全是震惊。

    “无视距离,无视阵法,无视修为……这能力跟他的天照有点像,但是攻击力更加强大,弱点更少……”肖恺面色沉寂的说道。

    远处,随着冯缘被人突然重创,掌控阵法的人缺失之后,元泽宗护宗大阵立刻开始了崩溃,原本被修复的裂纹再次出现,开始急速扩大。

    而木羽衣和洛羽希两人也在此时爆发出了全部的实力,趁着冯缘受伤的时间,对护宗大阵发起了猛攻,洛神赋的威力再次爆发,舞动的光影挥洒出更多的湛蓝色匹练,朝着阵法落去。

    元泽宗内,冯缘的身体失去了踪迹,众人只看到他的半边身子被扭曲撕裂,然后他的身体坠入宗门之中便再没有了踪迹。

    而那把雨伞一般的防御法宝此刻依旧悬浮在半空之中,林川的神威并没有破坏这件法宝,他只是利用空间的扭曲将这件法宝稍稍转移了一下位置,让神威形成的空间扭曲落在了冯缘的身上,否则的话,神威就算毁了这件法宝,估计也没有多少威力去对付冯缘了,对林川来说完全没有意义。

    “亲王殿下,我们要出手吗?那个阵法没有了那黑衣人主持,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昆阳城城主肖凌问道。

    这个时候已经到了可以抢功的时候了,如果让洛河宗完全攻破这个法阵,那他们到时候在水之国皇室面前不好交代不说,也没办法获得更多奖赏了。

    “暂时不要轻举妄动!”紫霞亲王的眸子朝着四周转了转,没有打算出手。

    他几乎断定周围有一个炼虚期的强者隐藏,虽然这个人看似是站在他们这边的,但面对这样一个无法预知的强大存在,紫霞亲王不愿意冒一点危险!

    仙府的事情不但让他丢了一阶的修为,也让他的性格变得谨慎而多疑起来,对他来说,那点功劳没有多少用处,他宁愿守在外面,以不变应万变。

    很快,元泽宗的阵法越来越稀薄,眼看要不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要完全破碎了,却在这时,一股血腥的气息突然弥漫开来,紧接着大量血水从元泽宗下爆发而出,顷刻间充斥在整个宗门之中。

    下一刻,一个全身浴血的身影从学海中走出,他身上的黑袍已经破碎,他戴在脸上的面具脱落,露出了一个面色苍白,但却非常英俊的青年样貌,他的目光中蕴含着无尽的愤怒与怨毒。

    “青龙,你今日撕碎我半边身体,他日我必灭你满门!”冯缘的怒吼响彻四野,将脚下的血水掀起百丈的滔天血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