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0章 木府
    沂江城,水之国一个中等大小的城市,人口差不多有千万之多,因为濒临沂江而得名,其境内盛产珍贵香料沂香而在水之国小有名气。

    此时,瓢泼大雨正笼罩这座大型的城市,天空昏暗,无数的乌云凝聚在城市上空,水流如注的倾泻进入城池。

    不过这里的人似乎并没有什么厌恶的情绪,反而有些怡然自得。

    水之国境内本就多雨水,河道纵横交错,而这也确实很符合水之国修士多有水属性灵根的特点,因此即便是再大的雨,他们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舒服,反而会因为空气中湿润的水汽感到十分舒适。

    城池之中,一座宏伟的庄园屹立在沂江城城南,几乎占据了整个城南五分之一的面积,无论是从其奢华的程度以及庞大的面积来看,这个庄园的主人都是非富即贵。

    偶尔路过庄园的凡人,亦或者是修士,都会艳羡的看一眼这个宏大的府邸,他们都知道,这个城中之城就是沂江城最大家族的宅邸——木府!

    然而外界却是不知道,木府之中此刻的紧张程度已经达到了骇人的程度,所有人都是如临大敌,而究其原因,就是因为木府主人木征的夫人流产了。

    木征虽为元婴初期修士,但他们家一直都是一脉单传,且到了他这一代,一直没有子嗣出生,好不容易夫人怀孕了却没想到在七个月的时候竟然流产了,而且还不是自然流产,是被人给谋害的。

    “木府戒备森严,外人根本不可能踏足这里半步,说,到底是谁害了我的孩子!”木征震怒无比,脸色阴沉的可怕。

    他现在已经人到中年,这一次他的夫人怀孕已经可以算是老来得子了,可就在他无比欢喜的时候,竟然被人在他眼皮子底子给谋害了,这让他如何接受,如何能够不怒!

    大堂之上,跪拜着数百的仆人侍卫,一个个全都战战兢兢,神色惊恐,即便这中间有金丹期的修士,也依旧没有好过到哪里去,因为一旦被木征查出什么,别说金丹期修士了,就是天王老子这个时候他也不会放过。

    “不说是嘛?就算什么也查不出来,你们也全都给我的孩子陪葬!”

    嘭!木征一掌击碎了坐下的木椅,整个人的气势瞬间达到了顶峰,元婴初期的修为完全爆发,使得在场所有的人都是心头一震,有一些修为不济的人直接被木征这一下震得瘫倒在了地上。

    “家主,我们真的不知道啊……”

    “冤枉啊,我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

    地下的人已经惊恐的哭成一片,他们确实什么都不知道,但是这个时候,木征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孩子,这些人本来就是该死,他找不出凶手,便只能以这种残忍的方式发泄自己心中的滔天怒火。

    轰隆……

    一声巨大的雷鸣,恐怖的雷电爆发出骇人的天威,天空之中瞬间变成了湛蓝的颜色,仿佛雨过天晴一般,引得所有人都在这一刻抬头看了过去。

    也就在众人抬头的瞬间,所有人都看到了一道湛蓝色闪电轰然落下,落入城南消失不见。

    “城南……那个方向……该不会是木府吧……”

    “这木府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竟然遭雷劈了!”

    ……

    众人一时间议论纷纷,抱着看戏的心态欣赏着此刻的‘美景’。

    大堂之中的所有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雷声吓了一跳,木征也感觉到了那道湛蓝色的光芒是落向自己的府邸的,不过他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而且他也知道那雷霆没有多少威力,而在这个时候,他更觉得那是老天都在为他死去的孩子哀鸣。

    木征的目光从下方几个修士的身上扫过,他虽然没有找到凶手的证据,但是却也能推测出是谁想要害死他的孩子。

    其中养子木离的嫌疑最大,其他的也有那么几个人值得怀疑,但是都没有确切的证据。

    木征深吸一口气,径直朝着那个面色沉凝,一句话都没说的少年走去。

    在没有自己的孩子之前,木离是他的希望,也是他的骄傲,但是现在,这种希望变成了怀疑,变成了忌惮,变成了愤怒。

    “你……”木征刚刚开口,话还没说完,大堂的门就被人一把推开。

    一个拥有筑基期修为的老妈子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双手上还沾满鲜血,脸上的神色带着惊恐,又带着些许的欣喜,也不顾跪在地上的那些人了,直接就对木征开口道,“老爷,你快去看看吧,夫人虽然流产了,但是孩子没死,只不过气息非常的微弱……”

    骤然听到这个消息,木征蓦然愣在了原地,紧接着元婴期的修为瞬间爆发,直接轰的一声撞塌了大殿,直奔后院而去。

    这一刻,大殿之中的几个人神色微微波动了一下,悄然交换一个晦涩的眼神。

    老妈子看到木征已经去了后院,也立刻运转灵力赶了过去,她现在的心情也是极为复杂,虽然这孩子没死,但是从气息来看,距离死亡也就一步之遥,如果到时候真的死了,那倒霉的可就是她了,生出来就是死的,和生出来后死掉,那可是两码事,前一种她不用担责任,后面一种可就说不清了。

    后院之中。

    几十个婢女正在忙碌的穿梭进出,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焦急与惶恐的神色,而在卧榻之侧,木征已然站在了那里。

    “老爷,夫人昏迷了过去,但是没有大碍,只不过孩子……”另一个接生的老妈子看到木征来到,一边焦急的解释,一边将一个浑身沾着血的婴儿递给了木征。

    这是一个男孩,皮肤通红,气若游丝,不哭不闹,完全昏迷,只不过在他的脖子上,却是有着九个类似于逗号一样的勾玉胎记,但不太明显,不注意的话很难发现。

    木征小心翼翼的接过婴儿,犹如捧着绝世的珍宝,脸上的神色担忧中带着无限的惊喜,全身的精纯水灵力立刻爆发,轻柔的朝着婴儿体内涌去,稳定着他的气息。

    半个时辰后,木征已经是满头大汗,比战斗一场的消耗还要大,这种细微到极致的控制,是对一个修士极大的考验!婴儿的气息实在是太衰弱了,他必须在不造成刺激的情况下尽力稳住孩子的生机,多了不行,少了也不行,而这种机会,只有这么一次,一旦失败,他的孩子就真的死了。

    不过好在婴儿的气息在木征的帮助下,变得越来越平缓,这给了木征极大的信心与惊喜。

    也就在这时,原本一直昏迷的婴儿抖了抖睫毛,睁开了眼睛,这是一双散发着天蓝色光芒的美丽眸子,不过也就仅仅是闪烁了一下,便彻底的熄灭了。

    随即婴儿再次昏迷,只不过气息却是终于稳定了下来。火影神树之果在异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